下一章          上一章

 

    在周璞的命令之下,大汉军队决绝地执行了督战的任务,在示警无效之后直接就对退却的己方攻城军队开火,杀死杀伤一批人之后,他们退却的脚步终于被阻止了。??? ? 笔趣阁??  w?w w?.?b?i q?u?g?e?.?c?n

    火枪的轰鸣惊醒了这群人,他们迟疑地四处张望,却现他们已经夹在了督战队和敌军的城池之间,两边都在向他们开火。

    因为大汉军队这边的炮火更加犀利,所以他们又被压得往城边退却,慢慢地回到了城下。他们也终于明白,大汉使臣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动真格的,他一定要拿下这座城市,也决不允许任何人退却。

    在进退无能的窘迫境地下,原本已经十分混乱的攻城军现在变得更加无序了,但是大多数人却被激出了血脉中的蛮劲,重新拿起武器嚎叫着向城内冲了过去。

    大汉使臣之前说得十分清楚了,若是拼尽性命在城下作战,立功就会有封赏,纵使死了还有抚恤,可要是作为败军被督战队阵前射杀,那就什么都没有了,只会带着懦夫的骂名离开人间。

    周璞一直在阵前拿着望远镜观察动向,看到这群溃兵在大汉军队的轰击之下已经重新开始攻城,他暗暗松了口气,不过当看到他们如此杂乱无章的队形时,他又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些人军心都已经混乱,就连建制都被打散了,可想而知,就算现在重新去攻城,也未必能够给守军带来多少麻烦,只怕这一群人很快就被会守军淹没到血泊当中吧。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结果,他现在手里有的是可以作为消耗品的炮灰,就算这一波人都消耗光了也没关系,至少现在他们已经有一部分人攻入到城中了。

    是时候准备下一轮的进攻了。

    “右府大人?”他转头看向了一直站在他旁边的二条康道,“麻烦你让桥本大人赶紧准备吧,让他的部下赶紧进,向城内进攻!”

    “什……什么?”二条康道呆呆地抬起头来看着周璞,明显有些魂不守舍,“大人……?”

    他已经被刚才自己所看到的场面给吓坏了。身为公卿,而且出身在最高等级的五摄家当中,他从小也算是养尊处优。虽然二条家的家业并不大,没办法给他多好的生活待遇,但是毕竟也让他安安稳稳地成长到了现在。

    他以前也听人说过战争的残酷,也听老人说过当年京都的惨状,可是当今天他自己亲眼目睹这种场面的时候,他才真的被震撼到了。放眼所及,到处都是黑烟和废墟,还有许许多多的残尸夹杂期间,血流成河,甚至还有不少人当着他的面就这样死去,死在了友军的火枪之下。

    他这样的年轻人,之前也算是血气方刚,为了打倒幕府不遗余力,也曾畅想过自己在战争当中大放光彩斩下德川家光的场面,可是当他真正见识到了战争的场面之后,那种从心底里泛出的恐惧感,让他几乎汗毛倒竖,若不是害怕丢掉颜面的话,恐怕早就已经掩面逃跑了。

    “右府大人,还不快快整军!”看到他这么魂不守舍的样子,周璞不耐烦地再度命令,言辞也不再客气。“赶紧进攻!”

    “大人……”经过他这么一吼,二条康道终于回过神来了,但是他迟疑地看着面前这座姬路城,一时间竟然有些犹豫,“大人……前方甚是混乱,还是……还是再等一会儿吧?”

    “前方战事吃紧,如何能够等得!”周璞皱起了眉头,冷然看着对方,“刚才我军好不容易才打出来了一些缺口,并且突入到城中,若不赶紧增援,岂不是给敌军缓过劲来的机会?”

    “可是……可是桥本的部下大多数是刚刚招募的新军,战力和战意都还不甚理想,若是……若是在这一片混乱当中被派过去,恐怕……恐怕未必能够得到太多战果,反倒会白白牺牲人命……”二条康道还是有些犹豫,“在下认为,大人还是先派出精干的部队杀入城中,扩大战果,然后再由我等突击为上……”

    之前在周璞鼓动的时候,他曾经热血上涌,向周璞保证自己一定会督促大军加攻城,可是当亲眼看到城下惨烈的景象之后,他又犹豫了,想要再让其他军队去顶一下。毕竟现在桥本实村手下的军队,是数百年来第一支直属于朝廷的军队,二条康道实在舍不得这些家底被白白消耗。

    然而,他的苦心却完全没有得到周璞的认可,周璞反倒是冷笑了起来。

    “右府大人,你之前还在我们面前慷慨激昂,难道现在反倒临阵退缩了吗?难道右府大人现在还要担心些许伤亡?只要打下此城,近畿就门户洞开,我们之后就可以长驱直入,让近畿落入到贵国朝廷的手中,那时候百姓户口百万,还怕招不到兵来补充损失吗?”

    “可是……”二条康道还是有些犹豫。

    “我国有句古话,慈不掌兵,打仗就是打仗,岂能犹豫不决!”眼看城下又厮杀在了一起,周璞再也没有耐心了,“大人别忘了,现在这支军队都由我全权指挥,就连你和桥本实村的属下,也必须听从我的调遣!若大人再犹豫,就是违抗军令,那我就不客气了!”

    看到这位天朝使臣眼中冒出的凶光,二条康道不自然地往后面退了一步,这位原本和气的使臣,这时候却目露凶光,和平常判若两人。如果再不按照他说的话去做的话,恐怕……恐怕就连自己都会有性命之忧吧。

    “是……大人。”在恐惧之下,他终于放下了其他想法,俯遵从了周璞的命令。

    接着,很快,从桥本实村帐下又有一大群士兵涌了出来,然后冲向了对面的城池。他们的队列并不整齐,而且步伐也十分缓慢,显然对对面那座城池颇有畏惧。可是在军官和督战队的催促之下,他们还是一点一点地向对面城墙涌了过去,迎接最为残酷的考验和未知的命运。

    “大人,现在派出去的部队战具不齐,而且士气低落,恐怕无法表现太好,我们还是早作打算,准备下一轮的进攻吧。”看到了这支部队的表现之后,立花宗茂对接下来的战斗没有什么信心,于是主动来跟周璞请战,“下一轮的进攻,就请让在下手下的部队来担任主攻!在下将会亲自入城督战,一定尽快为大人剿灭城中之敌!”

    “不,你整军就行了,现在不用参加进攻。”然而周璞却拒绝了他的提议,“先让他们冲击一下,消耗城中的敌军。”

    “大人,如果让这些部队轮番冲击的话,恐怕损失会很大,毕竟他们之前没有经历过多少战阵,经验严重不足。”立花宗茂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如果让在下率领本阵部队进攻的话,一定可以打得更加漂亮。在下虽然年高,但是毕竟打了多年的仗,绝不至于让大人失望……”

    “立花将军,我并不是不信任你,相反,我是太信任你了,所以打算帮你。”周璞突然打断了他的话。“我是打算让你们去立下大功的,怎么能让你们一开始就白白消耗在城内,先让他们去填平外围的敌军吧,等到了攻打内城的时候,就是你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大人……?”立花宗茂一时间没有弄明白周璞的意思。

    但是很快,看着周璞似笑非笑的样子,他终于恍然大悟,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周璞。

    “好好等着吧,到时候不要让大家失望。”看到对方终于回过神来的样子,周璞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没错,他确实就是打算先让其他各军的部队在城中和守军厮杀消耗,让他们承受最初的伤亡,然后最后再让立花宗茂带着他的部下去进攻,夺取最后的胜利。

    周璞之前已经在各个将领面前许下了承诺,要给最后打下姬路城的将领加封领地,他并不打算违背承诺,可是如果真要让自己不信任的人得到那么多加封的领地,实在会让人有些顾虑,所以他在承诺完了之后就暗暗下定了决心,接下来一定要创造条件来让自己人去最后夺到那些领地。

    他并不是特别喜欢立花宗茂,可是这阵子立花宗茂在他身边鞍前马后效力,立下了不少功劳,而且他的地位十分特殊,既不和朝廷亲附,也跟幕府以及别的大大名没有什么瓜葛,正是他可以大力扶持的人。

    他打算在战后把立花宗茂变成一个大大名,然后设立在朝廷的近畿和德川家的关东之间,用他和他的继承人们来作为制衡日本各方势力的棋子。

    所以,打定了这样的主意之后,明明立花宗茂的提议要更加符合实际,但是他还是做出了继续让二条康道在城内消耗兵力的决定。

    在周璞的命令之下,一**的兵力被投入到了城中,因为城内守军的疯狂抵抗,所以每一次投入的兵力,很快就在城内蒙受巨大损失,但是周璞不为所动,继续一**地将部队投入其中。

    在这一次次的消耗当中,攻城军的损失越来越大,但是因为大汉军队的督战,所以每次他们都无法退却,只能红着眼睛一直向城中冲锋厮杀。

    而在攻城军的疯狂进攻之下,城内属于他们的占领区也越来越大,烟雾和血水开始在整个城内流窜,整个姬路城似乎都被笼罩在了灰黑色的烟雾当中,模模糊糊地倒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城市。

    而在这样的人间地狱当中,也有一些人依靠着自己娴熟的战技和坚强的意志,竟然慢慢地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东乡重方就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他带着自己的一小支部队在城内的小巷和房屋当中逡巡,搜索敌军的踪迹,时不时地要投入到激烈的厮杀当中。

    连续几天的厮杀让他的眼睛里面出现了不少血丝,身上的肌肤也沾满了灰尘,就连原本鲜亮的衣服也已经变得十分凌乱,还露出了斑斑伤口,有些伤口已经结痂,有些伤口在滴血,在阴沉沉的烟雾当中,原本还算英俊的他,竟然看上去有若是从地底出现的邪魔一样。

    可是现在的他也没有余裕来顾及个人的形象问题了,他刚刚经历过一场厮杀,在呛人的烟雾当中只觉得口鼻和喉咙都十分难受,全身都因为刚才过度使用力气而隐隐酸痛,他感到很疲惫,眼皮十分沉重,好像随时都会砸下来一样。

    这些天他受了很多伤,而他原本的部下,也大多数人都阵亡在了城中,现在跟在他后面的人,很多是他在这一路上收拢的残兵——他们的袍泽也已经大多数阵亡在了这座城池当中了。

    如今他已经记不得什么功勋和富贵了,甚至已经渐渐地忘记了自己还活着的事实,他脑中唯一转动的念头就是去杀敌,杀敌,把这座埋葬了他多少袍泽和部下的城池打下来。

    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手下有多少条敌人的性命,他只知道,他的佩刀已经因为之前的几次厮杀而出现了不少缺口,砍入敌人身体内的时候也没有那么锋利了。他的身上现在挂着几把佩刀,有些是从敌人手中拿的。

    连续不断的厮杀,已经磨灭了他们绝大多数的感情和注意力,如果不是因为一直都有新的补充部队从城外涌入的话,他几乎会以为自己已经被城外的人们所遗忘了。

    幸好有这些源源不断补充过来的援兵,他们得以一点点地向城内深入进攻,这些援兵们的战力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但是却用自己的血肉铺垫起了向城内进攻的道路。不管怎么样,现在他们已经将西之丸的外廓拿下了,而且控制内城内的一大片区域。

    到处都燃烧着火光,能见度很低,他看不清远处的东西,他和他后面的士兵们都默默无言,微微摇晃地向前走着,仿佛是一群已经丧失了意识的行尸走肉一样。不时有人因为远处的冷枪和冷箭倒下,但是没有人注意他们,大家只是沿着狭窄的巷道往前走着,仿佛面前就是一切的终点。

    然而,这种麻木的状态,在面前模模糊糊地浮现了几个人的身影时就马上结束了,东乡重方握紧了手中的刀,然后像豹子一样微微弓下了身来,随时准备对对面起冲击。看到他如此动作,他后面的部下们也纷纷做出临战的姿态,等着跟他一起往前冲锋。

    短短几天的厮杀,他们已经从之前茫然无知的新兵,变成机警干练、看淡生死的老兵,这也是无数人血的代价换过来的。

    东乡重方弓着腰慢慢地沿着巷道向对面走了过去,判断两边的距离,同时抬起了自己手中的刀。当他觉得时机合适的时候,他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大吼了一声,然后拿起佩刀就对对面冲了过去。

    虽然巷道狭窄而且崎岖,还有呛人的烟雾,但是东乡重方的全部注意力都已经集中到了面前的敌人身上,度快得令人心悸。而他的部下们也和他一样,怪叫着跟在了他的后面,急地冲了过去。

    很快他就越过了短短的距离,冲到了敌军的面前,这些敌军显然是刚刚从其他地方派到这里来增援的,看衣服还是十分干净。当看到了从巷道窜出来的东乡重方等人那狰狞的面貌时,他们惊讶得目瞪口呆,好不容易才拿起手中的武器开始迎敌。

    然而他们似乎之前没有经历过战阵,在紧张的境况下动作十分生疏,就连挥刀的动作都十分滞涩。东乡重方没有浪费这样的良机,他直接揉身冲到了一个领头的人的面前,然后抬起刀来就重重一砍。

    刀正面劈中了那个人的肩膀,并且沿着肩膀到腹部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伤口,在“噗”的一声轻响当中,对方的血液突然迸射了出来,然后直接就躺倒到了地上,微微地抽搐着。

    灰黑色的人影,狰狞的表情,以及如同鬼魅般的袭击,几乎吓破了这群人的胆,有几个人大着胆子过来迎击,但是马上就被东乡重方和他的部下们杀死,而剩下的人似乎已经胆寒,拼了命地往回跑。

    东乡重方没有追击,他拄着刀站在原地大口地喘息着,利用难得的闲暇恢复自己的体力。那些人迟早都会死的,不是被自己杀,就是被别人杀。

    只是,腹中好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灼烧他的他的筋骨,让他感觉无比的难受,原本酸痛的四肢也变得十分沉重,好像随时就要坠落到地上一样。

    好想……好像吃个饭团啊……

    他的脑中突然转过了这个念头。

    太饿了。

    在进入城中的时候,他曾经带了一些干粮,但是这几天要么丢失,要么都已经吃完了,虽然从友军的尸体上搜出了一些粮食,但是总是不够用,他已经差不多饿了一天了。

    他抬起头了头来,睁大了充满了血色的眼睛,微微张开了浮肿干涩的嘴唇,仿佛要借此舒一口气一样。

    而在他的面前,姬路城中白色的大天守阁的轮廓,已经隐隐约约地出现在了烟雾当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