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随着周璞一路顺利进军,好消息一个一个地传了过来,就在他将这些求见他的豪商们都送回去了之后,从九州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在得知了他的请求之后,经过了短时间的考虑之后赵松就同意了将军中的攻城炮调运给周璞,让他们使用这些重型武器来突破沿途的要塞城市。?  ? 笔?趣阁 ???? ?? w?w?w?.?b?i?q?u?g?e?.?cn

    而在这时,他身边的参议官黄昌国已经占领了他们回去计划占领的儿岛郡,然后夺取了郡中的港口,让大汉海军得以将大炮运输到本州岛上,满足他们的需要。

    因为这些大炮多少也算是军国重器,而且对本军十分重要,所以周璞等人决意不让日本人接触这些大炮,而是让自己部属当中的大汉士兵来负责大炮的接收和运输。

    这些大炮体积巨大,必须要经过拆卸才能够运输到船上,然后到了岸边又要重新组装起来,然后用专门的炮车运输,运输度更佳缓慢,需要一段时间之后才能运输到前线军中。

    他手中的大汉士兵本来就不多,在被分出一群之后就更加少了,周璞知道自己手中的军队看上去实力庞大,但是实际上能够依靠的精锐力量并不多,再加上现在又需要静等大炮运到前线军中,所以这段时间他一直按兵不动,并没有跟对面的敌人寻求作战。

    更何况,他也知道自己手下的军队来源和成分十分复杂,难以齐心,需要严格的约束才能够投入到战争当中,现在绝对不是跟敌人寻求决战的时候。

    他们一反之前高歌猛进的常态转而按兵不动,而幕府军队却也没有利用这个战机来抢先进攻,只是进行小规模的袭扰,同时抓紧时间巩固城防,尽全力来增加姬路城的防御能力。

    不过,在这段平静时期期间,近畿地区也开始陷入到了混乱当中。大汉已经登6到了本州岛,而且幕府长期无力驱逐他们,反而节节败退——不管幕府为此作出多少解释,在当其冲的近畿士民来看都是幕府已经无力再打赢大汉的证明。

    因为历史的原因,这里的居民本来就对幕府没有多少好感,而幕府风雨飘摇的形势、以及强行掳掠迁移平民的举措,更加助长了他们对幕府的反感。依照幕府将军的命令,幕府军队在近畿大量迁移人口和物资,而幕府的官兵又暗地里借着机会大横财,四处抢掠,更佳是搞得各地怨声载道。

    而这个时候,朝廷开始在近畿打出旗号,更加让这些地区的人心变得浮动了起来,不管怎么样,朝廷毕竟是国家的正统,人们在心理上也更加愿意朝廷——至少朝廷回归的话,自己不用被强行迁走。

    原本因为害怕大汉四处烧杀抢掠,所以这些地区的民众想要逃亡,可是这些时间以来大汉的一路进军,并没有进行严酷的残杀,虽然偶尔有些抢掠的传闻,但是相比幕府军队所宣传的那个形象,已经好了太多。

    对大汉的恐惧渐渐消退,朝廷又进行了宣传和背书,因而近畿民众的逃亡潮渐渐停了下来,除了一些被幕府军队强行迁走的人之外,大部分人都准备留在本地,静待大汉军队和朝廷入洛,甚至还有一些被迁走的人也在半路上逃跑,溜了回来。

    在这样的心理环境当中,和周璞暗地里沟通的那些近畿豪商更加是有恃无恐,他们在回去之后,很快就履行了诺言,想尽办法筹集了大量粮食通过海船运输到了大汉军队所控制的海港当中。同时,他们还遵照了周璞的命令,大量收集了各个地区的情报告诉给了周璞。

    为了周璞许诺的特许商人的地位,这些豪商都已经被调动了起来,竟然没有任何迟疑,反而争先恐后。有了他们的绑住,周璞对畿内人心浮动、物资运转不畅的事实一清二楚,甚至就连幕府的军队部署和兵力也大致摸了清楚。

    依靠着这些近畿豪商的支援,周璞的军队积存了大量粮食,原本紧张的后勤供应也开始变得舒缓了下来,幕府的苦心孤诣也随时付诸东流。

    而这个时候,日本朝廷也开始心急了起来,政仁法皇将一向与周璞交好的右大臣二条康道也派了过来,打算让他来为周璞壮声势、打旗号,顺便暗地里催促他尽快进军。

    没有人比这帮公卿更加想要尽快打回近畿,他们自从逃出去之后,做梦都想着打回洛京然后直统天下了。在周璞带军北上之后,他们殷切盼望他能够一路顺利进军,早日打入畿内。而在周璞放缓进军度之后,他们也比谁都更加焦急,期望周璞能够尽快重新进兵。

    他们这种毫无军事常识的做法自然没有被周璞所采纳,不过因为日本朝廷现在毕竟对大汉利用价值很大,而且现在手里已经通过桥本实村的努力招募到了一支军事力量,所以周璞并没有对他们的要求直接拒绝,而是以各种理由推脱,坚决不肯在就绪之前动进攻。

    二条康道虽然着急,但是他也不敢对周璞无礼,只好耐着性子不断劝说周璞,同时还以各种方式来恭维周璞,以便让他感到朝廷的诚意。

    就在他们两个各怀心思在牵扯的时候,随着准备工作来到尾声,黄昌国也终于带着大炮回到了军中。这些朝思暮想的大炮来到军中之后,周璞这才放下了之前的一切疑虑,开始在黄昌国的辅佐下准备动对姬路城乃至近畿地区的总攻。

    在他的号令下,他手下的将领和大名们开始重新部署军队,大量的军队从休整的营地当中倾巢而出,向数十里外的姬路城压了过去。

    此时的姬路城当中,也是一片骚动,仿佛感受到了大汉军队这段时间内的紧密筹备时所带来的紧张空气一样。

    城中最中心的大天守阁,因为位置最高、防卫最严密,也就成了京都所司代板仓重宗的驻节地,而因为他在这里,这里也就成为了整个近畿地区幕府军队暂时的神经中枢。

    自从大汉军队开始迫近播磨国境内之后,每天都有大量的人员在这里往来,将消息和文书四处传递,也让这里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

    几乎在大汉军队整体开始重新部署的时候,散步在各处的哨兵和侦骑就已经将敌军的动向巨细无遗地传递到了这里,也让他们再也没有了侥幸之心。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大汉马上就要对我们这里动总攻了,”在大天守阁的厅堂当中,板仓重宗严肃地环视着面前这一群跪坐着的大名和武士们,“诸君,为,报效幕府大恩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他说得十分平静,而其他人也表现各异,有的人平静,有的人亢奋,有的人则显得明显有些恐惧。

    自从大汉军队来到他们阵前的时候,这支军队所带来的压力,一直都让他们紧张不安,纵使明知道他们一定会打过来,但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还是有不少人忍不住恐惧。

    这些恐惧的人当中,就包括了姬路藩的藩主本多政朝。他从小养尊处优,身体又不是特别好,所以对杀伐一直都十分厌恶,更加舍不得将自己断送在这种无妄之灾当中。

    “所司代大人,现在姬路城的防御,没有问题吧?”在一片寂静当中,他缩了缩身子,有些迟疑地问。“虽然姬路城防御十分坚固,但是素闻汉寇炮火犀利,如果我们不小心应对的话,恐怕会吃大亏。”

    “根据前线送过来的情报,汉寇专门从海上运来了一些大炮,而且已经将大炮运到了他们的军中。”旁边的一位家臣为藩主补充,“这些大炮,想必是专门为进攻姬路城而准备的……”

    虽然这位家臣停下了话头,但是大家都已经明白了他的潜台词了——大汉军队最近这些时日十分平静,显然就是在等待这些大炮的支援,而既然这些大炮值得他们如此等待,那么威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一想到被铺天盖地的炮火所轰击的场面,每个人的心头都好像多了一块沉重的大石,因而气氛也就变得更加压抑。

    在这一片寂静当中,板仓重宗不动声色地看着本多政朝身上。

    “大汉军队正在调用大炮的消息,我也早有耳闻。那么,藩主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应对他们呢?”

    因为对方的语气有些森然,所以本多政朝更加不安了,但是求生的**让他大起了胆子,抬起头来看着板仓重宗。“大人,汉寇的炮火犀利,如果我们被动挨打的话,肯定会给我军带来重大损失,更别说现在大军云集在小小的姬路城周边,就连迂回躲避的空间都没有。所以……所以在下觉得我们应该采取主动的应对方法,要么直接进攻,趁汉寇骄狂自大立足未稳去袭击他们,将他们的大炮破坏掉;要么……要么就后撤,让我军得到足够的迂回空间,然后从后方调集更多援军,让我们在近畿再和汉寇决战!”

    他说完之后,有意停顿了一下,观察板仓重宗的态度,但是对方却毫无所动,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他这个主意,看似是有进有退,其实却全都是在为退而做打算——如今汉寇气焰如此嚣张,又是一路节节胜利,板仓重宗怎么可能会贸然派出大军出城跟汉寇决战?他真正的重点是想要劝对方让大军后撤,同时也给自己逃离姬路提供机会。

    眼见对方没有怒,本多政朝大起了胆子,继续开口了,“大人,在下说后撤,绝不是指放弃姬路城,而是说让小部分人守在这里,大部分人后撤,为我军赢取空间。姬路城城池完备,就算只留一部分人,相信也能够拖延汉寇很长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内我们就能在畿内重新布防,还能够得到关东更多的支援,那时候就算和汉寇决战也更有把握——这样的战法,也更加切合将军大人坚壁清野,以逸待劳的宗旨。”

    “那藩主你呢?如果姬路城丢失,你将如何自处?”板仓重宗突然冷冷地反问,“难道你是想要带着小部分人留在姬路城当中,与藩城共存亡?”

    这个反问中的讥刺,本多政朝当然能够听出来,不过性命攸关,他也只能强忍住心中的尴尬。“大人,如果大人采用在下的策略,在下愿意前往江户,为大人寻求更多支援!我们本多家是幕府最亲信的谱代大名,而且……而且家中在幕府颇有影响力,若能够由我来为大人说项的话,恐怕更加能够说动将军大人!”

    为了求生,他也不顾体面了,哀恳板仓重宗让他回江户。

    然而,他的话却并没有说动板仓重宗,反倒是让他的笑容变得更加冰冷了。

    “本多政朝,你说得对,你们本多家是幕府最亲近的谱代大名之一,远在我们板仓家之上……”他一边冷笑,一边轻轻地站了起来,然后突然冲本多政朝大喝了起来,“可是德川家对你家、对你恩义如此深重,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刻,你还不思回报,反而只想着逃跑呢!”

    他这一声大喝,惊得本多政朝的脸色更加苍白,就连身体都微微抖了,而其他人也满面骇异,大气也不敢出。

    “姬路城是畿内的门户,只要从姬路城出去,前往畿内就是一片坦途,沿途当中就再也没有能够和姬路城相提并论的要塞了……”板仓重宗扫视着面前的一群人,厉声说了下去,“如果因为汉寇派了大炮过来,我们就要往后退却,把姬路城拱手让人的话,那接下来呢?在其他城池碰到汉寇大炮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要退,一路退到关东去,甚至把江户也让给汉寇?!”

    本多政朝本想为自己辩解几句,但是因为所司代大人看上去已经怒气汹汹,所以他一时也不敢再说话。

    “我知道,你们畏惧汉寇,不想和他们决战,更不想要在这里去领受他们的炮火……可是我要告诉你们,现在我们决不能退却,就算是面前有汉寇的大炮,也必须顶在这里,让汉寇看看武士的意志!”板仓重宗继续对他们鼓劲,“况且,姬路城依山而建,城内多处高楼壕沟,绝不是区区炮火就能够轻易夷平的,就算汉寇炮火再凶,他们终究还是要派兵过来和我们打,而那时候我们就可以一座房屋一座房屋地跟他们争夺,让他们流尽鲜血!”

    板仓重宗知道,幕府给他的任务就是要在这里消耗汉寇的力量,让他们明白幕府绝不是轻易就能够战胜的,然后再用这种形势来逼着他们和幕府谈和。而之前犯了重大过错的他,也再也没有了继续犯错的资本,只能够戴罪立功。

    所以,虽然本多政朝的建议不无道理,但是他却绝对不能采纳,只能带着大军在这里拼了命和汉寇消耗,就算是以命换命,他也要让将军大人满意。

    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就必须展示出毫不退缩的意志力,让所有人都不能动摇。

    在大家饱含着畏惧的视线下,板仓重宗从腰间猛然拔出了佩刀,然后重重地向旁边的案几上斩落,锋利的刀锋干净利落地将案几斩断,也带来了一声轰然巨响。

    “幕府恩养我们这些人这么多年,现在是我们回报的时候了,我等武士只能以生命回报主公的恩义,不能有半点迟疑。内藤老中的事迹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吧?他在九州岛上竭尽全力抵御汉寇,力竭之后剖腹殉身,回报了将军大人的厚恩!”板仓重宗拿着刀,狠厉地看着这群部下,然后指着已经被砍成两段的案几。

    “内藤公的所作所为,才是我等的楷模,今后谁要是再敢说什么退却的话,谁要是敢于懈怠,不和汉寇拼命,那么他就是这样的下场!”

    已经脸色白的本多政朝再也不敢说话了,他浑身颤抖地伏在地上,而其他人也被板仓重宗吓住了,再也不敢提退却的想法,而是纷纷表态自己将会和汉寇死战到底,绝不辜负将军大人的厚恩。

    等到所有人被叫走去做临战准备之后,板仓重宗才将刀收回到了腰间刀鞘中,他的怒气也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片平静。

    “大人真是慷慨激昂,不愧是幕府的栋梁之臣!”老中笔头土井利胜派过来的使者高木清向他恭维。“若是幕府当中人人都如同大人,又怎么会又今天的灾祸!”

    “和汉寇谈得怎么样了?”板仓重宗没有理会他的恭维,而是直接问。

    在初次接触失败之后,这段时间里面高木清再度同大汉进行接触,小心试探谈判底线。

    “汉寇还是不肯让步。”高木清摇了摇头,也断掉了板仓重宗的最后一丝侥幸。“这一战是免不了了。”

    板仓重宗叹了口气,沉重地看向了远方。

    在他的视线下,远处的苍穹和积云好像模模糊糊地浮现出了一个庞然大物的模样,而这个狰狞的怪物,正一点一点向自己压迫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