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璞对这些商人礼遇,当然不是因为他喜欢这些商人,而是因为他们有值得利用的地方。?  笔趣阁  w?w?w?.?b?i?q?u?g?e?. c?n在幕府的体制当中,对这些豪商政治上进行了十足的歧视,搞的是等级制那一套,但是在经济上又很依赖这些商人,他们也掌握了大量的资源。

    如果能够和这些豪商建立好良好关系的话,幕府就会因此蒙受巨大的损失,而自己这边也能够利用这些豪商的资源,尽快稳定占领区的秩序,甚至对攻占近畿地区也大有帮助。

    三井高松很快就被士兵带到了周璞面前来。

    一看到周璞,他立即跪倒在了地上,然后毕恭毕敬地跟着他行礼。“在下三井高松,参见大人。”

    在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告知了这次会是大汉使臣本人接见他,在意外之余也倍感欣喜,甚至还有点受宠若惊。在过去,这些豪商虽然富有,但是在幕府内部也受到了歧视,别说将军大人了,就连重臣也轻易见不到,而大汉使臣现在在西国已经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他肯亲自接见,可见大汉对商人的重视程度确实远过幕府。

    “抬起头来。”周璞虽然态度温和,但是也没有说客套话,“你来求见我,是为了什么事?”

    “在下是代表堺市和大阪的一众豪商过来的。”三井高松抬起了头来,然后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几页纸,“我们素来仰慕大汉风华,一心想要同大汉展生意,现在大人莅临日本,令我们不胜荣幸。大人,我们准备了一些小小的礼物给到大人,这是礼单……”

    一边说,他一边将礼单往前呈了上来。

    周璞也没有客气或者装模作样地推辞,而是直接就一把拿过了礼单,然后粗略地扫了几眼。

    礼品算是丰富,也比较贵重,不过周璞倒也没怎么动心,最近他带着大军一路北上,部下不知道抢掠了多少东西送上来,他的眼界早已经和过去不同了。关键是要看礼单上写了名字的那些豪商,人家送上礼过来,就是为了保自己命的。

    “我知道了。”看完了之后,周璞随手将这张礼单扔到了旁边的案几上。“你们的心意我非常感激,你们放心吧,我们大汉素来宽仁,只要你们真心实意地不与我们为敌,那么我们也绝对不会跟你们为难。”

    “大人……我们这些经商的人只是为区区薄利而奔忙而已,绝没有掺和到政事当中的意愿,我们是绝对不想跟大汉为敌的……”三井高松显得更加恭敬了,“只是,之前我们经商,有很多地方必须要和幕府打交道,因而不可避免地会有不少人和我们来往……”

    “这一点没关系,之前你们在幕府治下,很多事情不得不做,也不算做错。”周璞大度地挥了挥手,“过去的事情既往不咎,这一条是我奉行的宗旨,你看看我手下的大名们,有哪个不是之前在幕府治下俯帖耳?形势使然,这不是罪过,只要你们弃暗投明,之前的一切都可以既往不咎。”

    “谢大人体谅!”三井高松大喜过望,然后马上又低下了头去,“不过,在下还是请大人谅解,现在幕府毕竟还控制着畿内和近畿地方,所以我们还是不得不任凭他们驱使一段时间……”

    “什么意思?”周璞闹得不太明白。

    “大人,一直以来我们都和幕府有生意往来,为他们承接了很多运输商货的任务,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幕府突然大量征用了我们的车船还有人员,为他们运输物资,现在我们本身的商业也大致陷入了停顿……所以大人,还请谅解,我们这也是不得已。”

    周璞当然不会因为这个而怒了,现在幕府大军云集,要征用这些商人的车船人员,他们又能怎么样?他反倒是对幕府的动向比较感兴趣。

    “他们征用你们的车船,是运输粮草吗?每天的运输量大概有多少?”

    这确实是十分重要的情报,如果能够通过这些商人弄清楚幕府对西国和近畿地区的粮食运输量的话,就能够大致判断出幕府在西国已经部署和准备调动的兵力,也可以判断出他们接下来的动向了。

    “从关东赶过来的车船是用来运输粮草,其他人我们现在还不大清楚,但是每天经过我们的车船运输的粮草就有数千石之多……而且一直持续不断。”三井高松马上回到,“不过,也有不少车船是被征用到了其他地方,用来运送人口、粮食、物资到关东去,为数极为庞大。就连我们商行当中的商品,也有很多被他们直接征用,送去了关东……”

    听到了对方的描述之后,周璞心中微微一动。

    幕府这样的做法,很明显一方面是在对西国的兵力进行增援,一方面是在关东和关西之间坚壁清野,已经是做好了关西丢失之后固守关东的准备了。

    这些人,头脑还真是挺灵光的啊。他心想。

    “你们被他们征用车船也是被逼无奈,这一点我能够体谅,也不会因此而怪罪你们。”他马上回答,“不过,接下来他们若还是要征用你们的物资,你们千万不能轻易交给他们,更加不能再配合他们的行动!”

    “是,大人!我们一定听从您的命令!”三井高松马上答应了下来。

    自从幕府下定决心要在西国坚壁清野之后,他们就开始在西国和近畿地区大量迁移人口和物资,就连工匠和商品也没有放过,随着他们将大量物资运走,近畿的这些商人们都深受其害,就连三井家也不例外。这些豪商们之所以这么快就和大汉开始接洽,一个重要原因也就是在这里。

    就算周璞不说,这些豪商们也打算开始消极对待幕府的征用了。幕府的征用除了直接拿走了他们的资产和物资之外,下面经办的人还沉寂勒索他们的钱财,这短短一段时间,他们的家底已经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实在不能够再忍受幕府的盘剥。

    这些商人都没有多少国家的观念,为了保住自己的家资,他们宁可投靠大汉——只要大汉能够保证不盘剥他们的话。他们从大汉军队这一路过来的表现,也判断出他们只是针对幕府而已,并不打算与所有人为敌,再加上他们这一路势如破竹,眼见就要打到近畿了,因此就产生了投靠他们的心思。

    而周璞的保证,无异于是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除了消极应对他们之外,最近你们也要小心去收集他们的情报,想办法来告诉我们,尤其是有关于兵力、部署还有物资调运方面的情报,越详细越好。”周璞继续下命令,“只要你们把这件事做好,我们就会给你们记功,等我们打到了近畿,非但不会侵扰你们的产业,反而会给你们论功行赏。”

    “是,在下回去之后,一定让本家着意收集有关于幕府的情报。”三井高松马上回答。

    “还有,你们回去之后,想办法给我们这里运一些粮食过来,越多越好。”周璞突然说。

    “大人?这……这恐怕有些……”三井高松感到为难了,局促不安地回答,“如今两军正在交战,幕府对附近的封锁十分严密,恐怕……恐怕就算我们想要运粮食过来,也不是那么容易……而且我们现在手中的粮食,已经被幕府大部分征用走了,实在难以满足贵军的需求啊!”

    “我知道这事不容易,不过我更加知道,这种小事难不倒你们。你们经营了这么多年,上上下下早已经盘根错节,在幕府内部也不知道买通了多少眼线,想要做到这件事,还真的不难。”周璞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既然想要投诚,就得让我们看到你们的诚意,明白吗?”

    “大人……”三井高松显得有些犹豫了,但是还是没有答应下来。“容我们……容我们回去尝试一下,如果真的能够做到的话,我们一定会去做。”

    周璞知道对方的顾虑,现在他们毕竟是在幕府的统治之下,向大汉偷运粮食物资,可不是说着玩的,一旦被觉就会惹来大祸临头。

    “你也别怕,我们不是让你们穿过两军的阵线给我们送来粮食,6上运不了,你们可以试试用别的办法。”周璞放缓了语气,“我军现在已经在附近占领了不少海港,你们可以向这些海港输送粮食。而且你们放心,我们和幕府不同,我们是不会强征你们的物资的,我们会足额给予资金。价格你们开吧,只要合适就好。”

    “大人……?”三井高松没想到周璞居然提出了这么宽厚的条件,一时间竟然有些难以置信。“大人所说的是真的吗?”

    周璞这么做,主要还是为了笼络这些豪商。

    作为经营多年的豪商,这些豪商手里有存粮,而且手里有大把的资源,如果能够争取到他们的支持的话,那么周璞就可以透过他们密如蛛网的商业渠道来获取有关于幕府的情报,反客为主让幕府的地利优势化为乌有。

    他让这些豪商给自己输送粮食,一方面是为了让困扰自己的后勤问题就可以得到一些缓解,但是更重要的目的是让这些豪商和自己产生瓜葛,将他们绑在自己的战船上面。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宁可采用高价来收购这些商人运输过来的物资——反正要付的钱也是他从别的地方抢掠过来的,花起来根本不心疼。

    “当然是真的了,我们大汉什么时候需要用谎话来骗人了?”周璞皱了皱眉,“你听着,这次你就可以带一批订金回去,然后回去之后马上去筹措一批粮草运过来,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只要你们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就会给你们付账,而且还会给你们记功,到时候还会给你们别的奖励。”

    听到了周璞的许诺之后,三井高松已经是十分激动。

    一直以来,幕府对他们虽然依赖,但是也十分蔑视,而且最近以来一直都在盘剥他们的资产,而大汉却这么看重他们,还决定高价收购他们运过去的粮食,不管两边有什么客观原因,但是大汉的做法和幕府的做法,对他们来说是高下立判的。

    因为最近的变乱,三井家的资产和物资损失很大,就连资金也开始捉襟见肘,如果能够得到大汉这边的资金输入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度过难关了。

    “别的奖励……别的奖励是指什么呢?”三井高松大着胆子问。

    其实对他们来说,就算是现在的条件也足够诱人了,只不过商人的天性是得陇望蜀,所以一听还能够有别的好处,那么他也禁不住想要弄个明白。

    “你还真是心急啊。”周璞大笑了出来,“也罢,那就现在跟你们说清楚吧。幕府惹出了这么大的祸乱,让我们两国之间交兵,也让朝廷大为震怒,既然如此,那以后两国之间的贸易就绝不能再由幕府主导了。我国的朝廷已经决定,以后只跟日本那些得到了我们授权的商家进行贸易。”

    顿了一顿之后,他跟对方继续解释,“也就是说,之前想要参与两国贸易,幕府给你们朱印状,而现在我们已经不认那些东西了,想要参与进来,就得要我们朝廷的特许状。没有特许状的话就不允许参与。”

    三井高松很快就听懂了周璞的暗示。

    他无疑说得很清楚了,只要大汉打败幕府,以后两国之间的贸易的掌控权就会从幕府转移到大汉朝廷手中。而在近畿的这些豪商当中,谁跟大汉合作,谁就有可能成为他们指定的商家,参与到两国贸易当中。

    两国之间贸易如此庞大,再加上又有垄断的地位,豪商能够从中获取多少利润,也就不言而喻了。

    这一瞬间,三井高松只感觉全身的热血都在往头上涌,几乎跪都要跪不稳了。他无比庆幸自己得到了抢先一步和大汉官员拉上关系的机会,庆幸自己先听到了这个消息。

    如果能够成为两国贸易的垄断中间商的话,三井家势必将会再上一个台阶,成为日本豪商当中最顶尖的一家,而他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肯定也会水涨船高。

    “大人对在下如此推心置腹,在下赶紧不尽!”在激动之下,他骤然朝周璞叩了一下头,然后再大声回答,“大人,我们回去之后就给您筹措物资,而且绝不会再给幕府帮忙。另外……第一批的物资,我们不要您给的订金,连货款也不要,就当是让您看看我们的诚意吧。”

    “这样真的好吗?”周璞笑着问。

    “我等屡屡受幕府欺压,早已经是愤愤不平,如今有大汉王师来给我们伸张正义,我们欢呼雀跃还来不及,怎么还敢跟天朝索要?请大人放心,我们接下来一定会想尽办法给大人运过来粮草的。”打定主意之后,三井高松也不再犹豫了,直接就跟对方表明了决心,“大人对我等如此看重,我等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就算冒着性命之危,也一定要达成大人的命令!”

    在这么优厚的回报和利润面前,就算是卖国,也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况且,就连朝廷不也是站在大汉的一边?就大义来看,顶多也只是出卖幕府这一群乱臣贼子而已。

    “你们能有这样的决心,很好。”周璞微微一笑,显然对对方的决策感到十分满意,“只要你们能够为我们效劳,我们绝不会亏待了你们。”

    “而我们也绝对不会辜负大人的。”三井高松若有所指,“若大人能够从中说项,让我们得到特许的话,那么今后我们绝不会忘记大人的恩德!”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就快点回去准备吧。”对他的暗示,周璞不置可否,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这里。

    在三井高松离开之后,周璞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脸上笑容也渐渐淡去了,反而变得一片凝重。

    这些豪商,心里只有自己的家业,斤斤计较的就是私利,哪有半点家国和民族大义?为了自己抛出去的诱饵,他们不惜冒天大的风险走私粮食给自己,其人之贪婪可见一斑。

    这种贪婪,又何止是日本商人一家而已,就连之前的大明,不也有商人暗地里跟建奴走私牟利、帮助建奴销赃贩卖人口吗?商人重利忘义,以此为甚。

    大汉素来重商,重商可以带来朝廷财政丰盈,可以带来百业的繁荣,固然是不错,可是真要让一群这样心无大义的商人主导了朝堂,那可就是亡国之兆了。朝廷必须趁着现在豪商还未坐大,将这些商人控制住,让他们不至于危害国家,否则到时候这等祸事怕又会轮回到大汉这边。

    带着一种莫名油然而生的忧虑,他决定将这个建议也写到表功的奏章当中,呈送到京城里面,让陛下也能够为此做出一些防范。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