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人……我们……我们真能够挡住汉寇吗?”这个问题,在早已经心烦意乱的板仓重宗听来,更加显得刺耳了。?笔??趣阁?  w?w?w?.?b?i q?uge.cn

    我怎么知道能不能挡住?若是知道,还用得着如此烦忧吗?他禁不住在心里大骂。

    如今天下已经和平了这么多年,之前那些强悍的名臣武将大多早已经凋零,而他们的子孙却已经在优渥的生活当中,丧失了之前祖先们的勇气和热血,尤其在这个体弱多病的本多政朝身上,更加是看不到任何来自父亲祖父的半点英豪之气。

    这些天来,他一直惴惴不安,尤其是当听到了福山藩的藩主水野胜成被汉寇大军杀死的消息之后,更加是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自己也会遭到这样的下场。他这些时间早已经将自己的家眷亲族都已经送向了关东,若不是因为板仓重宗和幕府都拒绝了他迁回关东的要求,恐怕他自己也早就丢弃了自己手下的姬路藩逃回关东了。

    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放弃原本的恐惧,这些天来他一直都围在板仓重宗的身边,好像要借着他来给自己一些勇气似的。若不是顾忌本多家在幕府内部势大根深,板仓重宗早就要责罚他这种怯懦的行为了。

    “我们世代领受幕府的恩惠,又是神君所确定的谱代大名,理应为幕府效忠到最后一刻,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他忍不住暗暗呵斥了对方,“如今幕府忧患艰难,正是我辈杀身报国的时候,我们只要为幕府尽了忠那就行了!至于挡得住挡不住,那得要看天意。”

    “是……是。”本多政朝脸色微微变化,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点头。

    虽然知道对方内心当中对自己的话不以为然,但是板仓重宗也没有兴趣再和这位谱代大名争论了,自从来到了姬路藩之后,他就下令将已经集结起来的藩军全部收归到自己的属下,由自己来亲自指挥——而本多政朝对这一条也并不抵触,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多少经验,还不如唯马是瞻。

    可是纵使表面上再怎么镇定自若,板仓重宗又何尝有多少信心?他也是在承平年代长大的,他自己也没有多少信心能够在大汉的兵锋面前挫败他们,让汉寇不得不止步于西国。

    所以这阵子他一直都在不停地向幕府报告,希望幕府能够派出更多援军和精兵强将来支援自己,虽然幕府最近一直都在调遣大军前来京都,但是他总是觉得还不够,因而他一直都在收缩周边的力量。

    不过,不管怎么样,姬路城是要塞,而在姬路城的后面就是一片平原,直到京都都是一片坦途,若是姬路城被攻破,汉寇大军可以一路进军,甚至有可能直接就打到了京都城下,让整个近畿也成为战乱之地。

    所以即使觉得自己手上的力量不够,他还是亲自带着一支大军来到了姬路城,打算依靠这座要塞来尽量抵御汉寇。

    他站在姬路城最中心的大天守阁上,居高临下放眼看着城中四处逡巡的军队。

    在汉寇登6之后,城中已经有不少人因为害怕就选择逃离了这座城市,而他一来到这里,就下令将城中所有与军事无关的平民都往近畿和关东迁徙,所以现在姬路城当中已经没有多少平民了,到处都是士兵。

    这些被赶走的平民,资源贫乏的板仓重宗并没有给他们任何保障措施,只是将他们赶走了事,所以他们接下来一路上肯定要面临十分艰难的处境,只能四处颠沛流离,不过在板仓重宗看来,这样总比困在姬路城当中成为两边炮火的牺牲品要好一点点。

    当然,除了拼死抵抗汉寇进军之外,他还从千里之外的江户领受到了另外一个命令——相比固守待援、抵抗汉寇来,这个命令是不能宣传出去的,只能秘密去做。

    没错,在派过来援兵的同时,江户那边也派过来了一群使者,他们都是老中土井利胜大人的心腹,这次是带着特殊使命来到这里的——而这个特殊使命,除了板仓重宗之外也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

    在大汉四处肆虐、到处兵祸连结,并且还专门布檄文说要讨伐幕府,要让幕府将军德川家光和他的重臣们为之前对大汉的不敬付出代价,但是幕府将军居然还是暗地里打算和大汉和谈,想要和他们妥协——这个消息如果传出去的话,恐怕会给其他人带来极大的震撼吧。

    如今的幕府在明面上一直都四处宣告要和汉寇血战到底,要以北条时宗为榜样,全国上下一心,共同抵御汉寇的侵袭。背地里谁又能想得到,就是幕府将军和重臣,在想尽办法同汉寇妥协,甚至打算付出极大的代价呢?

    不过板仓重宗却接受了这个现实,毕竟他是要亲自面对汉寇兵锋的人,自然也比任何人都希望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事能够早点结束。颠沛流离的流民有多么凄惨,他已经见识到了,他十分害怕如果继续打下去,关东的子民也要受到这种可怕的灾祸,他更加害怕在幕府的统治在风雨飘扬当中垮塌,也让他这样的谱代大名为之陪葬。

    等到本多政朝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离开了大天守阁的顶层之后,顶层开始变得一片寂静。直到许久之后,才有几声零碎的脚步声在他的身后响起。

    这是一个大概四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和平常武士一样的打扮,不过长相颇为斯文,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文官,而不是上阵杀敌的武士。

    “参见大人。”当来到了板仓重宗的背后时,来人很恭敬地向他行了礼。

    他是高木清,是老中笔头土井利胜身边的心腹,也正是这次他派过来负责和谈的领头人。

    他性格谨慎,行事十分周密,虽然在幕府里面官位不高,但是却被土井利胜看中了,这件事必须隐秘行事,非要交给他这样的人才行。

    而他也知道他自己此行的重要性,所以自从接受命令之后,就马不停蹄地从江户赶到了京都,并且随着板仓重宗一起来到了姬路城当中。

    姬路城当然也不是他这番旅途的终点。

    “高木,眼下姬路城、乃至西国的整个形势,这一路过来你都是看在眼里的,所以你此行的任务之重大,想必你也是清楚的吧?”板仓重宗没有回头看他,而是依旧眺望着远程那重重的楼宇,“将军大人和老中大人的厚望,你一定要小心行事,绝对不能辜负了他们。”

    虽然高木清是老中大人的心腹,但是板仓重宗是京都所司代,在幕府的体制里面离老中也仅有一步之遥了,地位十分崇高,所以跟他说话的时候也不用怎么客气。

    “大人请放心,在下完全清楚。”高木清仍旧垂着腰,恭恭敬敬地回答,“眼下时势艰难,每过一日就败坏一分,所以在下现在也甘愿担当生命风险,去为幕府和汉寇谈判。只要一现汉寇的踪迹,在下就立刻前往。”

    “汉寇的具体进军路线,我当然不会知道,不过以他们进军的度来看,用不了多久就会来到播磨国境内,所以你只需要即刻往西南行进,很快就可以碰上他们的军队了。”板仓重宗马上回答,“不过,一路上你必须做到保密,绝对不能够让任何人知道你此行的来意,直到见到了汉寇领为止,明白了吗?”

    “老中大人也是这么交代在下的,在下绝对不会泄露消息。”高木清马上回答。

    “汉寇眼下连战连捷士气正盛,所以他们大概一下子也不会答应我们这边提出的条件,所以如果他们拒绝了,你也千万不要气馁,只要能够先和汉寇的高层建立一个联系,让他们知道我们的想法,这次你就算作是初步完成任务了——另外,你也要多注意一下收集汉寇的情报,搞清楚他们现在到底有多少兵力、兵力又是怎样的构成、敌军士气如何,这些情报也对我们极为有用。”板仓重宗继续交代,“这大概是一次长期的交涉,你千万不能失坠了幕府的颜面。”

    “在下一定会将所司代大人交代的事情办好,想尽办法探听汉寇的消息。”高木清立即答应了下来。

    “很好,看来老中大人没有选错人。”板仓重宗欣慰地笑了笑,“时间不等人,你们今天晚上就趁着夜色离城西行吧,这样也不会在军中惹起骚动。我会派几个忠心又口风紧的人来护送你们的。”

    “多谢大人!”高木清重重点了点头,然后又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大人,在我来的时候,老中大人也对我有所交代——他说汉寇狼子野心,而且不知餍足,如果他们一切顺利,那想必会是漫天要价,提出我们绝对难以接受的条件来。若我们想要以我们可以接受的条件让汉寇退兵,那就必须表现出我们还能够抵御他们,所以大人一定要想尽办法,不惜一切代价阻挡汉寇,纵使阻挡不住,也要让他们受到难以承受的损失!”

    “这个是自然的,”板仓重宗又抬起头来看着姬路城,“姬路有如此天险,又有历代苦心经营的防御工事,可谓是坚不可摧,就算是汉寇再强,想要攻破这里也要撞得头破血流不可,只要他们在这里受到足够的教训,那他们应该就会懂事了。”

    “只盼大人所说的能够成真。”高木清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突然又放低了声音,“还有一件事,也请大人务必要注意。这件事牵涉重大,老中大人特意交代过在下只告诉给大人一个人。”

    “什么事?”板仓重宗有些疑惑。

    “就在在下离开江户之前,幕府得到了消息,大纳言大人逃离了拘禁他的高崎城,不知所踪。”高木清小声地说出了这个消息,“为了避免天下震动,此事暂时秘而不宣,不过还请大人小心戒备,断不可让大纳言大人和汉寇的人接触上!”

    “大纳言大人……居然逃亡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板仓重宗也十分震动。

    大纳言德川忠长,是先代将军的嫡子,而且之前曾经同现在的将军德川家光争夺过继承人之位,即使在现在,德川家光没有儿子,他依旧是理论上的幕府将军大位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因为这个特殊的身份,他的逃亡,当然会给幕府上下带来极大的震动。

    更为可虑的是,如果他和汉寇接触上的话,难免就会和朝廷一样,成为汉寇手中的棋子,被他们所利用,变成反对幕府将军的利器。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逃亡中的大纳言大人和汉寇接触上。就为了这个考虑,幕府在各处兵力都吃紧的情况下依旧派出了大批人去搜捕德川忠长,并且德川家光还专门下了命令,宣称自己的弟弟已经反了谋逆大罪,可以就地格杀不必再顾忌身份。

    而板仓重宗这边自然也要严防死守,决不让德川忠长和他的支持者们有机会和汉寇接触上。

    板仓重宗明白了老中大人的意思之后,连忙表示自己这边也会注意,这才让高木清放了心。

    就在当天夜里,高木清等人,在板仓重宗调拨的护卫的护送下,趁夜离开了姬路城,一路向西国进。

    而正如同他们所猜想的那样,此时周璞所率领的军队已经一路进军,来到了播磨国与备前国的交界处附近。

    自从他们击败了福山藩的藩主水野胜成的军队,并且杀死了水野胜成本人之后,周边的豪族藩主们更加是闻风丧胆,谁也不敢再和大汉军队交锋,纷纷望风而逃,而他的进兵也变得十分顺利,若不是为了稳固后勤运输线的畅通,他的军队甚至可能已经打入近畿了。

    不过,他和他身边的参议官们并没有因为这一系列的胜利而被冲昏头脑,他们不仅进兵以稳妥为主,对接下来的战事评估也开始变得谨慎起来,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乐观。

    “幕府果然行事果决,居然真的敢于放弃整个西国,坚壁清野,以逸待劳等着我们打过去!”在临时的营地当中,黄昌国对着周璞感叹,“周大人,之前我们考虑的时候,都觉得幕府会按捺不住来跟我军决战,然后我军可以一战胜之,接下来可以放手进攻近畿。现在他们却如此决绝,不管我们如何挑衅他们就是不南下同我军决战,逼得我军不得不一路北上,拉长自己的供应线……他们把分散的力量越是聚集,就越是强大,接下来恐怕我军会有不少艰难了。”

    “这个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原本我就没有想过能顺顺利利开进京都。”周璞倒是并不焦急,“再说了,我们这里能够吸引到的幕府军队越多,不是越能够配合赵帅他们的行动吗?”

    “话虽如此,可是若我们这一路屡屡遇到挫败、寸步难行,那可就丢了大汉的颜面了,也会失去了大汉在这些藩主面前的威信。”黄昌国正色回答。“别忘了,我们这一路只有千余汉兵,要是真的这些藩主胆寒了,甚至生起了二心,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他这么一说,倒真是让周璞有些担心了。

    “那黄参议觉得应该怎么办?总不能停下来不动了吧?”

    “我们之前几位参议官已经讨论过了,大家都觉得既然已经开始进兵,那不如一路打下去,绝不能彷徨犹豫。不过打仗的方式应该更加谨慎,求稳不求快。”黄昌国一边说,一边在地图上比比划划,“幕府既然存了以逸待劳的心思,那么他们肯定是会借重地利来和我们交战。地利莫过于坚城要塞,所以敌军现在大概已经在姬路城聚集,打算在那里阻挡我们进兵。”

    “姬路城……?”周璞的视线在地图上移动,最后落到了这座城市上面。“那确实是一座雄城,若守军意志坚定的话,恐怕难以快攻破。”

    “对,大人。根据我们之前得到的情报,这座姬路城是一座大型的要塞,防备工事十分严密,而且数量众多,和我们之前一路上所碰到的那些藩城完全不同。”黄昌国也点了点头,“这样的雄城,幕府又聚集了大量兵力,若我们一味强攻的话,恐怕……恐怕会出现很大伤亡。”

    周璞默然想了想,也统一了对方的看法。

    经过一路上的裹挟和朝廷的招募,现在他手下的军队已经变成了一支数万人的大军,不过其中的核心力量并不多,也就是他从九州上带过来的那一两万人而已,况且就连这些人的素质也难以恭维,最能够信得过的还是大汉这千余人兵力——而这是绝对不能轻易损失的。

    “所以,经过我们现在的讨论,最好的方式还是尽快占领一座能通港的城池,然后让海军把攻城炮给运上岸来,这样才能减小我军的伤亡。”黄昌国说出了自己的意见,“还请大人跟九州沟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