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穆延年等人离开之后,桥本实村求见了周璞。?  笔趣阁  w?w w .?b?i?q?u?g?e?.?c?n

    这位桥本实村,说起来也算是周璞的旧相识了——他就是在周璞的帮助下,才得以离开日本,来到大汉并且向大汉皇帝递交求援的国书。

    在大汉,他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礼遇,不光是接待他的官员们十分热情,就算连大汉的丞相也接见了他,和颜悦色地跟他询问了很多有关于日本的问题。

    最让他感到振奋的是,在大汉京城呆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居然受到了大汉天子的接待,因为早已经有了“若能得大汉出兵相救、便让日本做大汉藩属国”的觉悟,所以在觐见的时候,他刻意对大汉天子毕恭毕敬,甚至可以说是卑躬屈膝。

    也正是在这次觐见当中,在桥本实村细数了幕府的种种劣迹,并且控诉幕府欺压朝廷之后,大汉天子大雷霆,宣城这种乱臣贼子必须得到惩治。

    即使已经知道大汉早就已经决定进攻幕府,对方现在是有做戏的成分,但是既然对自己有利,桥本实村自然也跟着一起,甚至他还声泪俱下,恳请大汉出兵帮助日本匡扶社稷,扫平挟制君上的乱臣贼子。

    看到这位使臣如此慷慨激昂,而且国书又写得这么哀恳,大汉天子也十分感动,宣称自己要帮日本朝廷扫除幕府,让日本的纲纪得以恢复。

    也就是在这次觐见之后,大汉朝廷正式下诏,历数了幕府之前和中国交往时的种种不法或者无礼的行径,宣称他们多次对大汉朝廷和天子不敬,为难大汉官员,并且无端为两国之间的贸易来往设置障碍。

    同时,诏书上还说日本幕府作恶多端,挟制君主,横行不法,给日本带来了极大的祸乱,所以为了惩治幕府、结束幕府带来的混乱,大汉朝廷决定出兵,讨伐日本幕府。

    诏书是早就准备好的,相当于一个对全国公布这场战争正式爆的手段,前面那些历数幕府罪恶的条文都是为了给天下人一个交代,顺便打出一个仗义的旗号来,现在加上了日本朝廷一段,更加使得大汉此举显得公平正义,这也是一个必要的宣传手段。

    在大汉布诏令之后,两国之间的战事也进入了公开的阶段,而这时候幕府派驻在大汉的代表们都已经统统被抓,而桥本实村也就成了大汉朝廷唯一承认的日本国代表,虽然没有正式的使臣名号,但是他已经被当成使臣来优待了,备受朝廷各位大臣的青睐。

    而他也在这段时间当中,好好地见识了大汉一番,更加感受到了如今大汉的国富民强——明明立国还十年不到,居然就有了这等声势,实在让他意想不到,也更加坚定了他对大汉讨伐幕府的信心。

    这个时候虽然他已经听说了大汉对日本朝廷所要求的一些苛刻条件,但是和二条康道等人一样,他认为只要能够让朝廷摆脱被幕府桎梏的窘境、得到一个可以施展权力的地位,那么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可以接受的。

    而在大汉顺利进兵的捷报传到了京城之后,他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对大汉朝廷请求回国,帮助朝廷恢复天下,在经过几天的讨论之后,他的要求被接受了,然后连同幕府在大汉的代表、以及大汉挑选出来派往日本的官员们一起,被送向了日本。

    在他回到日本之前,九州已经被大汉军队打下、毛利家也已经投降了大汉,而朝廷也已经从京都逃到了南方,并且布了将幕府指为朝敌的政令。他直接前往了本州岛,然后觐见已经南迁到了毛利家领地内的朝廷。

    重新回到朝廷当中之后,因为自己冒险所得到的功绩,他被朝廷大为嘉奖,就连法皇陛下——当然现在已经不能这么称呼了——也亲口勉励了他,表示他如此忠勇,朝廷日后必将会重用。

    这种话当然也不是口头说说而已,就在觐见的当天,他就被朝廷宣下,任命他为从四位上左近卫中将。近卫府,是古代日本护卫天皇,警备皇居内侧的部门,在天皇行幸之际也作为亲兵侍奉。经过时代的演变之后,也成为军事将领们的高级官位,可以统管军队。

    德川家的将军们,都曾经出任过右近卫将军大位,而左近卫大将历来则由公卿担任,左近卫中将是左近卫大将的副官,而这项任命,实际上的意思也就是让桥本实村成为了朝廷军队的真正管事人。

    原本在这之前,他只是公卿末流中的末流,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人物,可是如今经过这一趟变故,他却一步登天,成为了朝廷的重要人物之一,这又如何不让他激动?

    虽然朝廷现在手中没有兵,他这个左近卫中将算是一个荣誉头衔,手里无兵无钱,但是以朝廷未来将会得到的领地和资源来看,未来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不过这要有前提——他必须能够撑到那个时候,也必须和大汉打好关系。

    从这几个月的经历当中,他已经看出来了,在未来,大汉肯定将会是日本的主宰力量,又拥有宗主国的名分,肯定可以对日本朝廷施加极大的影响力,他出身寒微,在一众高级公卿里面肯定只是个微末人物,就算得到了高位也未必坐得稳,不过如果他和大汉有好关系的话,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只要大汉支持他,纵使他在朝廷当中毫无根基,也应该可以坐稳得之不易的位子。而他既然已经被大汉朝廷所嘉奖,更是得到了大汉天子的接见,肯定地位和其他人有所不同,今后只要他继续和大汉保持好关系,那么就绝对不会有被朝廷其他人抛开的风险。

    是啊,他之前甘冒奇险,不仅仅是为了朝廷,难道不也是为了自己?现在既然朝廷已经得救了,那接下来也该考虑考虑自己了。

    因为之前他和朝廷和陛下都见过面,所以这次周璞对桥本实村十分客气,一见到桥本实村就朝他行礼,一点也看不出平常在其他藩主面前的傲慢。

    “大人,别来无恙?”而桥本实村也对周璞十分恭敬,“自从上次一别,在下一直都对大人的安危十分牵挂,之前听到大人创下那么大的功业、还带着大军为弊国的社稷殚精竭虑,在下实在敬佩!”

    “你之前也是身冒奇险,好不容易才前往我国,最后达成了使命,我也颇为敬佩。”周璞也跟他客套了一句,“我国为了匡扶贵国,前前后后投入了多少心力,我个人承担的一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呢?”

    “大人真是高风亮节!”桥本实村又对他深深鞠躬。

    接着,他转入了正题,“大人,我们被朝廷派过来,就是为了配合您一路进军的。您这一路打过去,很快就会打到近畿附近了,所以为了安定地方,也为了方便大军沿途征集物资,朝廷特意将我等派过来协助大人。”

    周璞知道他这话不尽不实,什么协助他的想法当然是有,当然最主要的想法还是进入近畿地区之后,开始寻求对这一块朝廷将要获得的地盘,进行最初的控制,方便朝廷日后的统治。

    不过纵使知道对方的心思,他也没有什么作梗的想法——毕竟有朝廷的人给自己做招牌,自己接下来的战事肯定会顺利一些。

    再说了,一个朝廷的左近卫中将,参加到他的军队当中挥作用,也是名正言顺。

    “好了,既然你过来了,当然我也得让你有事可做。”周璞也点了点头,“你能不能做立花将军的副手,协助他统管各藩联军?如果大人觉得屈尊的话,我另外想想安排……”

    “大人……”桥本实村没有想到周璞居然这么慷慨,一下子倒有些吃惊。但是他马上反应了过来啊,立刻答应。“立花将军是我国名将,之前就已经是战功赫赫,这些时日以来,更是为朝廷立下了不少功勋,如果能够充当他的副手,是我的光荣,怎么会有意见!”

    如果能够作为立花宗茂的副手的话,那么他就可以和

    “大人身为朝中高官,如果做副手,贵国朝廷那边,会不会有意见?”周璞还有一些迟疑。

    “这个朝廷是绝对不会有意见的,大人。”桥本实村连忙摇头,“大人现在还不知道吧,为了表彰立花将军的功劳,朝廷现在已经给了立花将军升职了,现在他已经是正四位上兵部卿,统管朝廷兵务事宜。”

    立花宗茂之前在朝廷当中的官位是从四位下飞騨守,这下变成正四位上的兵部卿,足足一下子跳了几级,倒也算是平步青云——虽然朝廷的官位对他来说实际上没有多大意义。

    在日本沿用千年的律令官制当中,兵部卿是主管全**务的官僚机构,而近卫大将等人则负责具体的军队指挥,当然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职位。不过,经过了多年的演变,朝廷手里已经没有军队和资源可言了,兵部卿这个也渐渐演变成了虚衔,没有多大作用。

    可是即使如此,兵部卿还是名义上的军务最高长官,日本朝廷拿出这个头衔给立花宗茂,肯定是存了拉拢立花宗茂的意思,这对周璞来说当然不是一个令人高兴的事情。

    不过现在战事重要,只要内部不生变乱,这些事情就放过去算了。

    “哦,是这样?”周璞淡然应了下来。“那样也好,立花将军跟这我们立下了这么多功劳,也确实需要好好奖励一下。”

    接着,他拍了拍桥本实村的肩膀,“桥本大人,我军的情况你也是看到了,虽然战力高昂,但是毕竟是客军,而且人数甚少,这就需要你们来多多努力,壮大我军的实力,并且帮助我军多从地方征集到更多粮草过来,也只有这样,我军才能够更加轻易地击败幕府,让贵国的朝廷得以还都啊!当然,考虑到大人你的难处,我这边会优先将军中的财帛调配给你的……”

    他言下之意,是自己没有多少兵力可以直接划拨给桥本实村,需要桥本实村自己来招兵买马,这当然是给桥本实村出了一个难题,但是也是给他机会,至少他可以不受掣肘地展直属于朝廷的军事力量——而且周璞也明说了会给金钱上的资助。

    在这个世上,什么承诺都算不得数,还是只有兵马才能够有言权。再说了,因为这次的战争,京畿周边现在全是流民,衣食无着的流民想要编入军队也不难。

    “大人请放心,在下一定会殚精竭虑,全力扩充我军的实力,让我军可以尽快击垮幕府。”桥本实村打了包票,“我等在京都居住了多年,对各处风土人情多有了解,只要大人给予支持,想来不难!”

    “那就静待大人的好消息了。”眼看自己的隐忧也被解决,周璞自然也颇为宽心。“我也期待着你身为大将,在阵前横刀立马进入京都的那一天!”

    “一定会有那一天的。”桥本实村也自信满满。

    他来之前,也看到了一大群本军将领四处巡视的样子,多么威风凛凛!他也羡慕起了这种威仪。在周璞的恭维下,他不禁畅想起了自己骑着马在万民的欢呼当中踏入京城时的场景,浑然忘却了自己之前只知道文事从未学过打仗的事实。

    不过,畅想归畅想,现实问题还是需要需要严肃对待的,他马上又问起了心中最关切的问题。“大人,这次我北上,看到我军的阵势,真是盔甲鲜明,不过里面……好像属于大汉的士兵并不很多?”

    为了统一指挥,所以周璞命令这次北上的联军应该尽量统一着装,他选用的是青色或者黑色的衣服,虽然形制各有不同,但是总归也算是统一了。这些藩军和大汉士兵的区别当然很容易分出来。

    “是啊,这次我们北上,九州那边只分给我千人之众。”周璞点了点头,老实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在赵将军看来,我军最主要的目标还是要与幕府决战,幕府的根基又在关东,所以我们必须集中所有力量,倾力一击,前往关东击垮幕府。”

    “此计甚好。”桥本实村赞同了这个说法,不过马上又追问,“那不知大汉将会有多少大军直接前往关东跟幕府决战呢?”

    “大约五六千人吧,这也是我们在九州的所有军队了。”周璞还是跟他坦承了——这也是他第一次跟日本的人说出这个机密问题。

    “五六千人……?”桥本实村大吃了一惊,他这才知道,大汉军队派过来的真实实力。“这……这也太少了吧?幕府……幕府手里可是有很多人……”

    “少?哪里少了?”周璞脸色一变,严肃了许多,“我军打到现在,战力你也看到了吧,说是以一当十,当二十,完全不过分吧?幕府虽然看似庞然大物,但是他们早已经衰颓腐朽,而且四处不稳都要派兵,哪有多少人能够和我们为敌?再说了,他们的那些兵,能打的也没多少个,号称几十万人,能打的人能有几万就不错了……”

    “可是……可是……”虽然周璞说得有道理,但是毕竟人数差距还是摆在那里的,桥本实村还是有些犹疑。

    他倒不是担心大汉损失惨重,而是担心幕府这样和大汉交战的话还留存有实力,那时候就会给立足未稳的朝廷带来灭顶之灾。

    “大人,你好歹也去过大汉,也看到了我国到底有多么强大了吧?我国国富兵强,岂有害怕幕府的道理?就算这支军队没有一举击垮幕府,后续还是可以增调援兵嘛……难道大人还怕我们中途退缩,把贵国朝廷撒手不管?我朝天子既然已经下了诏书,那就不会是戏言而已,不得全胜是绝对不会收兵的。”

    “那就好……那就好……”在周璞的连哄带吓的安抚下,桥本实村总算也稳了下来。“那在下就一切按大人的安排来做吧。”

    就在穆延年和桥本实村等人来到了周璞帐下之后,周璞的大军继续往北开拔,一路势如破竹,很快就打到了备前国,京畿的门户也已经赫然在望;这样的胜利也给了周璞等人更大的底气,一路上桥本实村等人借助朝廷的名义扩充军队,也让各个地方开始有了一个初步的秩序。

    而被送回日本的幕府派驻在大汉的官员们,也被周璞直接送到了江户。

    他们也将大汉开出来的和谈条件告诉给了幕府。

    “混蛋!混蛋!”德川家光得知大汉居然开出了这么苛刻的条件之后,气得七窍生烟,破口大骂不已,“这些条件我要是答应,我日后还怎么去见神君!不行……绝对不能答应!”

    然而,他的心腹、老中席笔头土井利胜,却相比他要冷静得多——即使他也可能被大汉列入到了必须惩办的“祸”之列。

    “大人,不管我们能不能答应他们的意见,至少现在他们已经给出了一个出价了,这也算是好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