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随着水野胜成的死,他整个藩的军队也被全部歼灭,而在藩军的力量被歼灭之后,福山藩的抵抗也很快就被平息。?  笔?趣阁 ? w w?w?.?b?i q?u?ge.cn虽然有少数的武士流落到了民间,带来了一些小小的骚乱,但是他们对整个大局却再也没有了影响。

    因为许多人已经逃离了乡土的缘故,所以周边的乡村人烟已经稀疏了很多,不过剩下的人并没有给大汉军队造成什么阻碍,他们小心翼翼地躲了起来,等到过境的军队抢掠完了之后,又返回到了曾经居住耕作的土地上,继续原本的生活,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

    长时间以来,这些农民世世代代都承受着十分严苛的压迫,所以他们对领主和幕府并没有什么感情,之所以逃跑只是害怕被大汉军队杀死而已,他们不觉得大汉、朝廷、幕府的这些事情跟自己有关系。

    当大汉军队表现出自己对屠杀平民并没有兴趣,只是偶尔做一些“正常”的劫掠之后,这些农民也放下原本的恐惧和迟疑,重新回到了土地当中,甚至还有一些之前逃亡的难民回到了藩中来耕种自己的土地——毕竟对这些农民来说,土地才是一切的根本,临近收获季节的焦灼感可以战胜一切恐惧。

    而在占领了福山藩的领地之后,大汉军队也暂时选择了按兵不动,打算先休整几天再重新进。他们停下来,固然是因为军队已经连日进军,而且刚刚作战,需要休整一下,恢复精力,另外也是为了稳固后方补给线的考虑。

    这些时间里面,他们一路进军顺利,但是也拉长了和基地长州藩的距离,所以后勤补给开始出现了一些问题,粮草的供应变得时断时续。同时,因为浪人藩士遁入山林当中的缘故,大军的后勤也在受到干扰——这些人缺衣少食,不管是出于对的大汉的憎恨还是出于自身的需要,他们都会去抢掠大军后面的供应队伍。

    也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在黄昌国的建议之下,周璞下令将大军暂时停了下来,然后四处派兵清剿山野当中的盗匪。

    而在这些时日当中,他也受到了连续不断的从后方传来的报告。这些信息大部分是好消息——在他们从周防国的边境出向北进攻的时候,毛利家藩军也从长门国的边境出,攻入到了石见国当中。

    石见国是幕府的直接领地,但是因为防卫力量不足的缘故,所以毛利家军队的攻势十分顺利很快就渗透到了境内,并且将石见银山掌握到了自己的手中。同时,在石见国的山中隐匿的朝廷重臣们,也纷纷趁着这个机会,投入到了毛利藩军当中,总算结束了自己这个惴惴不安的逃亡之旅。

    朝廷正式来到大汉和毛利家的手中,这也更加给了大汉以号召力,就在近期,大量檄文继续被印了出去,号召天下大名起来反抗幕府。

    而就在他暂歇大军的时候,一群特殊的人也来到了他的军营当中。

    这群人是刚刚从大汉的京城当中赶过来的,一些人是外务司的官员,而另外一个是日本朝廷之前派往大汉的使臣桥本实村。

    桥本实村之前被周璞送到了大汉,并且和大汉朝廷进行了谈判,在大汉对日本幕府开战之后,桥本实村也被大汉送了回来,随同他的还有大汉的官员。

    为的官员名叫穆延年,他也和周璞差不多年纪,之前两个人作为同僚关系还不错,不过因为同为新锐的缘故,两个人之间也存了暗暗竞争的心思。

    可是现在,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周璞蒙受陛下的青眼,被他委以重任,而且他还真的单枪匹马做出了这么大的功劳,现在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和周璞争锋了,事实上他这次过来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为这位同僚表功。

    大汉对有功之臣一向十分慷慨,只要立了功一向是重赏,而周璞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勋自然不会会遗落,朝廷已经将他升了官,让他成为了外务司的副司长。升了官阶,那现在对穆延年来说,周璞就已经算是他一个上司了,是官衙里面最年轻的副司长,未来前途无量,他再也不能按照之前的方式来对待他。

    更何况,他听说过一些官衙们之间流传的小道消息,只要战事顺利结束,而且他没有犯下什么大错的话,朝廷还会给他封爵,让他成为大汉勋贵的一员。

    根据周璞和日本朝廷达成的默契,在战事结束之后,大汉需要派一些官员来协助日本朝廷稳固住自己得到的领地,而大汉也确实有稳固占领区方便大军调动的需要,所以也答应了这个要求。

    穆延年等人正是这批官员当中的第一批人,他们都是外务司之前负责日本相关事务的人,对日本多少有些了解,他们将会协助周璞在一路进军的过程当中稳固地方。

    “周大人,多日不见,风采更胜往昔啊!”一见面之后,他恭恭敬敬地躬身对周璞行礼,“大人这几个月来身冒奇险为国立下了如此大功,同僚们都对你敬佩不已!”

    “哪里,哪里。我也只是为了国家出力而已,和旁人又有什么不同?”周璞只是轻轻摇着头,笑着否认。既显得谦虚,又摆足了一方大员的架子。“你也辛苦了,千里迢迢赶过来,这里条件简陋,我没办法好好招待你,真是过意不去!”

    “大人可别说这样的话!”穆延年连忙说,“大人之前冒了那么大的险,吃了那么多苦都没有抱怨一句,我来到这里还有好吃好喝,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大人,这次我们是来辅佐您办事的,自己就可以料理自己,您也无需管我们,只要安心做好上峰安排下来的任务就行了……”

    “你这话说得可就生分了,大家来到异国他乡,都是同路人,我们不相互照应扶持,还有谁能够帮我们?”周璞当然不会一点表示也不做,“我这里虽然没有好茶好饭,但是一路进兵,收缴到的物资倒是不少,回头我给你调拨一些吧,也好让你方便做事。”

    “大人……这……这样不好吧?”大家都是同朝为官,彼此也算是了解,这个调配物资到底有什么隐含的意义,穆延年自然也十分了解。

    “什么好不好的?现在就需要这么做,哪里顾忌得了那么多?”周璞笑着说,“初来乍到,而且你又肯定会事务繁多,方方面面的地方都要照应,总有一些事情需要用到钱,所以拿上一笔又算的了什么?”

    这段时间他一路进兵,手下也在四处进行抢掠,军队自然会有军队的规矩,不需要他自己开口,下面就自然会将最好的东西大半都送上来。所以他现在军帐当中也积存了不少金银和物品。

    他本来就是个大度的人,如今又是特殊时期,所以一点也没有吝啬,把这些钱统统地花了出去,一部分是给了身边的人,奖励他们的苦劳;一部分就作为赏金又给了作战有功的部队,如此一下上上下下也对他十分满意,觉得这位使臣大人确实十分慷慨。

    而穆延年这帮人过来了,他自然也不会吝啬,仍旧按照之前的惯例,跟这些同僚搞好关系。

    他知道,只要战事顺利,未来他就是日本的太上皇,那时候金山银海都在脚下流淌,又何必在乎现在这样的一点小钱。

    而穆延年等人也早就知道日本盛产金银的事实,在来之前心里就已经抱了捞一笔的心思,看到周璞如此慷慨,他们自然也对他感激不尽。

    这时候两边的气氛更加融洽,话题自然也转回到了国内。

    “周大人,朝廷对你之前所做的一切成绩都十分满意,这次我过来,孔大人还专门跟我说,只要你再接再厉,保你以后能坐上他的位子。”一边说,穆延年一边艳羡不已地看着他。“孔大人叫我交代你,虽然前事十分顺利,但是接下来的事情也非常重要,必须小心执行才行……”

    这个倒不是虚言,周璞这么年纪轻轻就如此受宠,又有这么大的功勋,未来一路升迁是必然之事,就算在十几二十年后接掌整个外务司也不足为奇——说不定那个时候外务司都已经成为外务部了,他能成为一个部堂官。

    “请详细说说?”周璞不敢怠慢,马上问。

    “周大人,朝廷的意思也是很明确,一定要确保在战后,让日本各方都有所顾忌,互相牵制,不得不依赖我们居间制衡,所以接下来我们也应该往这个方向去努力……”他转头看了一下帐篷外,确定没有人能偷听的时候他继续说了下去。

    “日本朝廷想要借着我们来培养一批地方官,让他们可以直接掌握领地,我们也要来个将计就计,趁着这个机会,收集一下日本山川地理的情况,顺便培养一些能够听从我们话的人。如果能够掘出几个肯听话的,我们就要提拔他们,让他们掌控日本的中枢朝政……”

    “嗯,这个自然是应该做的。”周璞马上点了点头。

    “另外,对于诸藩,之前周大人的手笔很大,朝廷也听说了……这个安排确实有些让朝廷惊诧啊……”突然,穆延年又笑了起来。

    “之前为了安顿这些藩主的心,让他们投靠我们,所以我做了一些承诺……有些承诺确实比较慷慨,可能会让朝廷不太满意……”周璞顿时就有些坐不住了。“不过,等到战事结束之后,整个日本就在我们掌中,到时候要怎么安排还不是我们几句话的事情?之前的承诺可以更改收回……”

    “不用……不用……大人别误会了,朝廷并没有推翻大人承诺的意思。大人是天朝的使臣,代表的是陛下说话,做出的承诺怎么可以轻松收回呢?那岂不是让圣天子失信于人?再说了,大人所做的种种安排,本是出于公心,也没必要更改,朝廷是承认大人所做的承诺的。”穆延年连忙解释。“朝廷只是决定,之后对这些藩主不宜过封,而且选择封地的时候要选在大势力的中间充当缓冲,比如日本朝廷和毛利家之间,就可以放置一群小藩,这样就能让他们相互制衡,不至于生乱。”

    看到朝廷并没有呵斥他的意思,周璞总算松了口气。“如此甚好,现在我只是给寥寥几家许诺了封地,剩下的还没有决定,现在你们过来了,到时候可以和我协同会商,一起来确定对这些藩主的处置……”

    “对日本的朝廷,对那些强藩,这些都好说,不过对幕府,就必须慎重行事了。”穆延年现在还是一脸的严肃,“之前朝廷的意思大人也知道,朝廷并不打算趁着这次将幕府整个打垮,一来过于消耗资源,二来也没有必要,只会白白便宜其他势力,还会让日本一直陷入混乱当中……”

    “这一点我知道。”周璞回答。他之前曾经得到过丞相大人的面授机宜,所以他自然懂得朝廷的用意。

    “幕府之前冠绝日本,实力极强,如果我们这次不狠狠挫败他们的话,他们还是会保有强大势力,到时候我们一旦结束战事,他们还是可以左右日本,这当然不行,不符合朝廷的本意;可是如果我们把他们打得太惨,或者直接消灭的话,姑且不说我们自己人的伤亡,就算真的成功了,也对我们殊无益处……所以这之间的微妙之处,还请大人好好把握。”穆延年耐心地跟周璞解释,“所以朝廷认为,保留幕府是应该的,而且应该让他们也参与到和谈当中,共同维持接下来的战后局面。”

    周璞马上精神一振,他知道现在穆延年说的是朝廷给他的直接指示了。

    “朝廷觉得日本孤悬海外,信息沟通不灵,所以不为遥制,放手让大人来因地制宜,把握其中的度,只需要完成几点最基本的要求就好了。”

    “哪几点呢?”周璞问。

    “其一,幕府将军德川家光,在任之内搞出这么大的祸乱,让两国兴动刀兵,而且平日傲慢无礼,辱没君上欺凌朝廷,实属罪大恶极,所以他必须去职,将将军之位让给德川家的其他人、同时还要交出之前引祸乱的幕府重臣,绝对不允许宽贷;其二,幕府之前侵占的领地必须予以归还,还给那些因为幕府而无辜受损的大名豪族;其三,幕府必须确认赔款,并且之后继续臣服于大汉。”在周璞的注视之下,穆延年小心地说出了朝廷对幕府的条件。“大人,这些条件都比较粗略,但是也十分明确,请大人按照这个基础来安排处置幕府。”

    “是这三条条件吗……”周璞微微皱起了眉头,沉吟了起来。

    这些条件看起来简单,但是实际上也十分苛刻,处理起来都很麻烦,比如德川家光现在是幕府将军,大权在握,你让他引咎去职谈何容易?更何况是让那些幕府重臣们去引颈就戮了,想必他们会为了保命而死拼。

    “大人,这其中的难处朝廷自然也知道,所以朝廷也不打算掣肘大人,而是让大人放手去做。大人也要明白,大汉的军队就是大人最可靠的后盾——而且陛下还有两句话要转告给大人。”穆延年仍旧是一脸严肃。“还请大人记在心里。”

    一听到陛下有话,纵使知道这只是私下里的话不算是谕旨,周璞仍旧打了个激灵,然后马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听着。

    “第一句是能战方能言和,只有打得赢、想办法打赢,逼得敌军力竭气穷,敌军才会灰心丧气,内部纷乱,然后不得不听从我们的处置;第二句是一旦开战,就必须想到要在什么程度的时候言和,不能浪战,要以达到目的为先。”穆延年一脸严肃地转述了陛下的话,“陛下还说,周大人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周璞细心地思索了一下陛下的话,然后躬身领命。“臣明白了,吾皇圣明。”

    陛下让他放手去做,却也让他准备与幕府谈和,他的意思也十分明白——幕府的体制也是令出多头,而且上下并不稳固,如果面临极大的压力的话,可能内部就会生乱,要往这里去下功夫。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需要他和大汉军队努力,步步进击,将幕府逼到这种窘境。

    “这次我们过来,还带了几个日本人,他们都是之前幕府在大汉商馆的人,他们领头的柳生元斋因为咆哮部堂、殴击朝廷命官,现在还在被拘押,只是把他们送回来而已。”穆延年继续说了下去,“朝廷将他们放回来,固然是有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意思,但是主要也是为了让两边可以沟通一下,大人有什么话想要转达给幕府,也可以通过他们……”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周璞现在已经明白了朝廷的部署,所以现在连连点头,“我就按照朝廷的部署来做,先让幕府知道我们并不是为了要灭了他们再说!这也算是攻心计吧,至少可以离间他们君臣。”

    接着,他忍不住感叹起来,“陛下庙算千里,真是我等不及!”

    “陛下另外也有话要我转述给大人。”穆延年忍不住失笑了,“少拍马屁,多做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