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就如同立花宗茂所预料的那样,当两军的枪阵刚刚接战,他麾下的长枪足轻因为阵型更好就占了便宜,而且敌军已经因为之前的火枪轰击而变得散乱。? ?? 笔趣?阁  w?w w .?b?i?q?u ge.cn前排大量的长枪沿着面前枪杆的缝隙当中强行捅了进去,并且在一片惨叫当中收割着生命。

    由于军阵一直在向前行,密集的长枪毫不停歇地继续朝前涌动,这些长枪足轻刺穿了敌军的前沿阵势,然后深入到了敌军的军阵当中,简直就像一道道闪电劈开了黑沉沉的夜空一样。

    因为之前的火枪兵的攻击,水野胜成麾下的士兵们早已经军心动摇,在敌军的长枪足轻们动总攻之后,扑面而来的巨大压力,让几乎从未经历过战阵的他们更加恐惧,在厮杀的惨叫当中,原本的勇气慢慢消失,已经有人不住地在往后退了。

    眼见前线刚刚一接战就开始松动,水野胜成怒形于色,气得大骂了起来,不过他也并不意外,因为他事前也知道,自己这些仓促召集起来的藩军,是根本不可能抵挡住对面这支兵力、装备乃至士兵的素质都远远高过自己的敌军的。

    而且,他也早就做好了觉悟。

    骑在马上的他,拔出了自己的佩刀,然后高高扬了起来,指向前方。“突击!”

    接着,他直接下马,然后直接领头就向对面冲了过去,根本就没有把对面徐徐推进过来的长枪丛林放在眼里。

    在战国当中,因为训练和需求的缘故,日本各个豪强军中极少有正规意义上的骑兵,大部分人其实就是骑着马的步兵而已,平时骑着马机动,临战的时候下马步战,水野胜成当年也是这么作战的,现在再来一次显然也是驾轻就熟。

    已经七十岁的老人,手里拿着佩刀,疯狂地向对面冲了过去,他的度很快,看上去倒并不像是一个老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也许就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吧。

    在得到了他的号令之后,他旁边的家臣们也纷纷扬起了武器,嚎叫着跟着主君一起冲了过去。这些家臣,都跟在他身边很多年了,忠心耿耿,在这样的时刻,他们也不愿意离开,想要和主君一同赴死。

    在如今这个年代,家臣必须绝对从属于主君,绝对不可以违背主君的命令,甚至在主君死后还有人需要付出生命来殉死,各地藩主在离世的时候都有人殉葬,所以这时候他们认为这是在尽本分而已。

    因为那些随身的佩刀太短,不适合战阵当中使用,所以他们的手里拿着的长长的薙刀,这些薙刀因为多年来都被封存而显得有些锈蚀,但是看上去仍旧不乏声威。

    在前方将士们不住的溃退当中,这群人也懒得去收拢溃兵,而是逆着潮流向前强行冲了过去,这根本不是什么战略战术,仅仅是最后怒气的泄和忠诚的表现而已。

    这小群人很快就冲到了两军的阵前,然后微微绕行了一下,来到了一个小型的军阵的侧方,接着利用他们转向不灵活的特点,强行切了进去,接着迎面撞上了对面的长枪阵。

    因为战事一直十分顺利,长枪足轻们已经对对面的敌人存了轻慢之心,所以当这群人强行冲过来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心理准备,而且因为他们推进的度过快,侧边还没有来得及有掩护,一丈半长的长枪,在这些各自为战的人面前,转向又谈何容易?

    侧翼突击这些长枪足轻阵前之后,他们马上用自己手中的兵器透过长枪之间的缝隙刺了进去,然后重重砍劈,在砍到了对面的敌人之后,接着自己强行向前挤了进去。

    就在因为每个人奋不顾身,毫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只求和敌军搏命,所以他们反而给这些长枪足轻带来了混乱,仅仅在几个呼吸之间就有十几人倒下,而有不少足轻干脆扔掉了自己手中的长枪转身朝己方的阵线逃跑。

    而在敌军的阵势开始混乱溃逃的时候,水野胜成等人的战意更加高昂,他们嘶吼着红着眼睛向溃逃的敌人冲了过去,几十个人追着上百人后面冲杀,一下子又了结了不少人的性命。

    然而他们勇敢的绝地反击,在整个汹涌的大势面前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浪花,就在他们冲杀的时候,阵线其他地方的藩军已经被全面击溃,大部分人已经转身溃逃,只有一小群人还在坚持抵抗,但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这些溃逃的藩军闷着头往后跑,已经被战场的恐怖吓破了胆,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后路都已经被立花宗茂之前派出的包抄后侧的部队给截断了,他们注定回不了故乡,只能埋骨于这一片田野当中。

    而水野胜成他们却不管不顾,继续向前追击冲杀,他们已经陷入到了敌军的重重包围当中,不过也没人在乎这一点。

    六七月的天气确实是变化多端,就在这时,原本晴朗的天空骤然变得阴沉,乌云已经遮挡住了天空,细细的雨点开始滴落到地上和人的盔甲上,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在雨中,水野胜成红着眼睛闷着头,狂乱地挥舞着佩刀向前冲杀,直到雨水浸透了他的身体,浇灭了他心头的火焰的时候,无比的疲惫感才终于让他难以前行,他气喘吁吁地站在原地,蓦然回望,却现身边已经只剩下了几个人。

    这些人几乎和他一样狼狈,衣衫不整,而且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伤口,而在没有露出伤口的地方,也沾满了别人的鲜血。

    雨还在一直下,雨水慢慢地扫清了每个人的脸,也慢慢集流,将各处鲜血混杂在了一起,在原野上形成了一片耀眼触目的红斑。

    这些红斑,让他恍惚当中想起了过往的那些回忆。在数十年前,在那个纷乱不休的战国时代,他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不知道参与过多少大战,见证过多少比这更加惨烈的景象。

    他杀过人,也见过别人被杀,在一次次的厮杀当中,他看淡了生死,也知道人的性命不过是风中的浮萍而已,随时就会飘散到空中,就连信长公那样的英雄,不也是突然就被狠狠一击带离了人世吗?

    在那时候,依靠着勇武和血性,他立下了军功,也终于成为了一个藩的藩主,成为了天下有数的上层人物之一。他原本以为,有了三代将军的治世,有了神君在天之灵的庇佑,天下终于可以得到一个安稳,而他的子孙也可以安享他用性命换来的一切,和平地生活下去。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一生终于可以在安稳平和当中走完,在亲人和子孙的哭声当中离开人世,也成为被他们世世代代敬仰的初代藩主。

    可是当大汉大军打过来的时候,他才现,他最后的一点点希望也失去了,他辛苦得来的领地和家业,天下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安稳,都已经被这场风暴吞噬殆尽,他的子孙能不能躲过这样一场风暴?他自己也不知道。

    一想到这里,仇恨抑制不住地再度蹿上了心头,他的全身都在颤抖,拿起刀来就想要往前冲,可是就在这时,浑身的酸痛却让他的脚步戛然而止。他终究还是老了,再也回不到过去那个样子了。

    而就在他的视线下,重重黑影也向他们这里覆压了过来,他模模糊糊地看着这些人,虽然雨中看得不大真切,但是他知道,这些人都是他的敌军,将把他置于死地。

    他没有逃跑,也没有害怕,只是静静地看着这群敌军向这边涌过来,然后将自己这几个人团团包围。

    如果使用弓箭或者火枪的话,他们肯定无法生还,但是出奇的是,这些敌军并没有这么做,只是围住了他们。接着,厚重的阵势当中露出了一些空隙,几个骑着马的人的身影,出现在了水野胜成的视线当中。

    这几匹马慢慢前行,最后来到相距他只有一丈多远的地方时终于停了下来,而为的一个人,却是立花宗茂本人。

    雨仍旧在下着,立花宗茂骑在马上,俯视着已经疲惫不堪,只能拄着刀站在自己面前的水野胜成。他看着水野胜成已经花白的胡须和头,看到他疲惫不堪的模样,就好像看到了镜中的自己一样。

    他也老了啊。立花宗茂在心里叹息。

    年轻的时候,水野胜成脾气暴躁血气方刚,因为擅自杀死了向父亲水野忠重报告自己劣迹的部下,而不得不从父亲及德川家的领地当中逃亡,一路辗转流离来到了京都,然后参加到了织田信长的军队当中,并且以武勇而渐渐地在织田军中崭露头角。

    在丰臣秀吉取代了织田信长之后,他继续为丰臣秀吉效劳,最后被他派到了九州作战,而就在这些战事当中,他也为立花宗茂所熟知和欣赏。当时立花宗茂想要招徕他作为部下,可是他却没有同意,再度离开了九州。

    他最后一路辗转,重新回到了德川家康的麾下,并且和已经十五年不见的父亲重新和好,在父亲死后继承了水野家家督之位,并且被德川家康不计前嫌,赠与了福山藩十万石领地,成为高级的谱代大名。

    那时候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以这种方式、在这样的场景下重新见面。

    命运的跌宕起伏,又有几个人能够参透呢?大家无非都是随波逐流的浮萍而已。

    “水野,投降吧。”仿佛是在做最后的努力一样,居高临下的立花宗茂突然开口了,“再抵抗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你为德川家尽忠到这个地步已经可以了。”

    水野胜成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冷笑了起来,这个笑容,在与水将头粘起来的样子下显得格外诡异。

    “你不必为大汉效力,投降之后接受监禁就行了。我可以饶恕你的性命,只要你接下来安分呆在这里就可以了。”立花宗茂轻轻叹了口气,仿佛是已经知道他将怎么回答了一样,“水野,别再固执了。”

    “哈哈……哈哈……”水野胜成突然大笑了起来,“饶恕?你……你也配用这个词吗?你不过是汉寇手中的一个小卒一个走狗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谈饶恕我?你在汉寇面前摇尾乞怜,转头过来又跟我摆出这样的嘴脸,难道不是可笑吗?”

    一听到他如此侮辱自己的主君,立花宗茂身边的几个亲信都勃然大怒,拿起刀来就想要给去了结这个老东西,但是立花宗茂却没有任何怒意,只是挥手制止了对方。

    “人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就算逞强又有什么用?我当年逞强去对抗德川家康,结果我得到了什么结果?颠沛流离十几年,最后只能跟他们摇尾乞怜……是啊,要说摇尾乞怜,我那时候就已经做了,又何必在乎再做一次?”他也微微苦笑了起来,“就连你,不也是身不由己?你奋不顾身……又有什么用?幕府可从派过一兵一卒来帮助你?”

    “若不是你们投靠汉寇,反逆幕府,幕府又怎么可能落到如今的窘境?汉寇再怎么凶恶,毕竟是外来的猛兽,而你们却是日本内的毒虫!你们为了一己私利投靠汉寇,帮着他们来讨伐幕府,你们又有什么颜面立于天地之下!”在立花宗茂的注视之下,水野胜成毫无惧色,“你们现在还想让我和你们一样,对汉寇摇尾乞怜?休想!我宁可去死,也决不背叛神君,和你们这些狗贼同流合污!”

    看来确实是没有希望了。

    虽然明明早就知道这是注定的结果,但是立花宗茂仍旧还是叹了口气。

    水野胜成的痛骂侮辱,并没有打动他或者激怒他,他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颠沛流离和生离死别,早已经让他心如槁木,再也不能为旁人所动。

    英雄?狗贼?这些称谓,对他这样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来说,又有几分区别?

    他再度打量了水野胜成一眼,目光滑到了他手中的佩刀上,这把刀因为刚才激烈的战斗,已经多有破损。

    他将手伸向怀中,然后慢慢地拔出了自己的佩刀,接着用力一掷,扔到了水野胜成的面前。

    “你总不会,嫌这把刀也脏吧。”

    水野胜成一愣,然后慢慢地俯下身来,捡起了这把佩刀。

    这把刀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精制名刀,分量并不重,但是却让人能够感受到一种无言的杀伐之意。在雨水的冲刷当中,刀锋更加显得清光冷冽。

    “好刀!”他忍不住低声赞许了一下。

    用这把刀带自己离开人间,确实不算是辱没了吧。

    他拿起刀来,然后抬起头来看着立花宗茂。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吧!我在地下等着你,那时候就没有什么大军来保护你了,我一定要让你知道个厉害!”

    接着,他别过头去,看着旁边的一个家臣。“你来给我介错!”

    这个家臣马上点头,甚至感到与有荣焉。

    接着,水野胜成一边大笑,一边直接坐到了地上。

    然后,他拿着这把佩刀,慢慢地对准了自己的腹部。

    立花宗茂仍旧骑在马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

    虽然他并不想看一个老朋友就这样离世,但是他必须,这是一种尊重,也是最后一点补偿歉疚的方式。

    雨渐渐地停了下来,阴云慢慢变得稀薄,太阳的轮廓也好像渐渐地显现了出来。就在这时,水野胜成出了一声大笑。

    然后,就是刀锋刺入人体的沉闷轻响,水野胜成将刀刺入了自己的腹部。

    血光迸现,大量的血液留在了地上,几乎用肉眼就能感受到他的痛苦,然而他只是皱着眉头,一声不吭地将刀慢慢地往横划过,在腹部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划痕。

    很直,十分不错的一字切,要有极大的韧劲和忍耐,才能够将腹部划得这么漂亮吧。

    在水野胜成划完了之后,紧接着,因他的命令而站在他后面的家臣大吼了一声,将自己佩刀重重地朝主君的头上砍去。势大力沉的一刀,直接就切断了水野胜成的头颅,让它滚落到了地上,沾上了他原本流下的鲜血。

    立花宗茂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这种血腥的场面,他早年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了,他也曾以为,自己也将会有这么一天。

    在为主君介错之后,这几位家臣也纷纷自杀,整个福山藩的战事也随之结束。

    立花宗茂下了马,来到了水野胜成的遗体旁边,然后俯身翻向了他的袖口。

    在多年前的那个纷乱时代当中,每位将领和大名在死前都会留下辞世之句,有些人因为战争吉凶未卜而把这些辞世句带在身边,水野胜成大概也不会例外。

    果然,他找到了。

    “雨云掩皓月,心湖雾朦胧,我将乘风去,归处空更空。”他毫无表情地念完,然后久久地站在了原地。

    倒是没有再痛骂我们一番呢。

    只是,到了那里,真的能够一切都化为虚空吗?

    “厚葬了他们吧。”良久之后,他留下了这个命令,骑上马回到了大军当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