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由大汉入侵所带来的绝大风暴,其影响当然并不局限于京都或者江户一隅而已,即使大汉现在还并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或者占领日本的重要城市,但是这场风暴已经席卷到了日本几乎每一个角落,并且让每一个人的生活都为之改变。笔?????趣阁?? ??? w?w?w?.biquge.cn

    在本州岛内荒僻的内6,上野国高崎城当中那种似乎永恒的静谧,仍旧在持续着。

    这是一座小城,不过因为筑城的时间已经很长的缘故,所以土制的城墙上已经爬满了青苔,看得出来已经多年没有让人修缮过,看不出原来的底色,只有城墙上一些缺口,才能看得出它之前在厮杀不断的战国时代所经历的一切。

    这座小城的地理位置并不重要,一直都没有修缮,本身就说明了它在这些年来一直都不受重视,在荒废当中。奇怪的是,在城下还围着的一些新制的白竹栅栏,将整个小城团团围住,城下还有不少士兵身居期间,神色紧张如临大敌,仿佛是准备在这里打仗一样。

    可是就算摆出如临大敌的样子,他们却并没有直接进攻这座小城,即使这座小城内并没有多少人足以抵御他们。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里所居住的人的特殊身份。

    就在城内的一间陋室当中,一个身材颇为颀长、面目清秀的年轻人跪坐在榻上,神色凄然地看着前方,在他视线所聚焦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案几,上面横放着一把佩刀,这把佩刀做工十分精致,在并不明朗的光线下,闪耀着清亮的寒光,仿佛正在等待饮下人的鲜血似的。

    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眼神十分迷茫,显然内心正在做着激烈的斗争,迟迟做不了决定。就在这时,天空的阴云也积得越来越浓厚了,轰隆隆的声音开始在天空当中回档,好像有人在他耳边嗡嗡作响,让他更加心烦意乱,原本淤积的愤怒也再度涌上心头。

    就在这种大雨倾盆之前的沉闷空气当中,他的神色变得越来越激愤,而天空中轰然一声巨响,似乎也在催促他做出最后的决定。

    “与其继续忍受这样的屈辱,还不如自己了结掉自己,也不辱没父上之名!”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大喊,然后伸出手来去拿那把佩刀。

    不过,他的手还是在抖,看得出来还是有些心有不甘。

    他握起刀柄,拿起了这把佩刀,再度注视起了刀刃,然后慢慢地把刀刃转了一个方向,指向自己的腹部。

    刀尖已经离皮肤很近了,仿佛腹部已经感应到了那种尖刺感。只要再微微用力,它就可以刺穿他的腹部,成全他自杀明志的愿望。这把刀是名匠精心打制的,恐怕可以划出很精致的划痕吧……

    然而,当刀放在了腹部之上的时候,这个年轻人的手却停了下来,久久没有去完成最后一步。他的脸色变幻不定,显然还是对人间有所留恋,下不了最后的手。

    这时候,天上再度传来了一声轰然巨响,这个年轻人骤然睁大了眼睛,然后手一抖,手中的佩刀就此掉落在了地上。刀在落地之后出了嗡嗡的轻鸣,仿佛是在指责他在受到了这么屈辱的对待之后还不求死,有辱武家后人的清名一样。

    雨点哗啦啦地滴落到了地上,打得窗户也微微摇晃,这个年轻人又是一阵呆,然后抬起头来,看着窗外的天空。

    又一次,自杀失败了。

    这倒也是正常,他身为幕府将军的嫡子,从小就备受父母的溺爱,在养尊处优当中长大,哪里有可能这么容易就抛却掉对人间的留恋?

    没错,他就是先代将军德川秀忠的嫡次子、当今将军德川家光的弟弟德川忠长。

    他的母亲母亲崇源院因为长子竹千代(家光)出生后,被德川家康交由乳母(春日局)照顾,而与这个长子疏远。因此在幼子国千代(忠长)出生后,她向丈夫秀忠提出了自己亲自抚养国千代而不请乳母的要求,而秀忠也同意了崇源院的这个要求。

    正因为如此,国千代在父母的宠爱下长大,而秀忠夫妇也认为被别人养着的国千代,要处处都比沉默寡言、性格暴烈的竹千代要好。而且国千代在幼少时也确实比家光更有才能,显得更加聪明伶俐。

    因此,在一段时间之后,德川秀忠和崇源院开始萌生废掉竹千代,立国千代做三代将军的念头。竹千代由此开始地位动摇,也产生了对自己弟弟最初的仇恨——他是一个记仇的人,这种仇恨他可以在内心当中铭记许久。

    也就在这个危险的时刻,竹千代的乳母春日局感觉到竹千代的将军继承人的地位可能将要不保,因而为了挽回局面,她跑到了当时已经隐退、号称大御所德川家康所隐居的骏府城,然后向家康哭诉秀忠夫妇的打算,请求他出面来保护竹千代。

    德川家康得知情况之后大怒,因为他认为想要改变战国时代那种频频下克上、礼崩乐坏的局面,就必须从幕府开始坚持秩序和伦常,而长子继承制就是这个伦常秩序的根基。

    所以家康破例来到了江户,然后对秀忠夫妇说要分长幼,坚持要让竹千代做将军将军的继承人,家康当时虽然把将军大位让给了儿子,但是他毕竟是打下天下的人,对幕府拥有实际控制能力,于是处于尴尬境地的秀忠夫妇只好让此事作罢。

    不过,虽然碍于家康的命令不得不把竹千代当成继承人,但是秀忠夫妇仍旧更加偏爱国千代一些,而国千代在幼年时,常听祖父家康、父亲秀忠说竹千代是主公而自己以后只能是做他的家臣,又曾被家光几次羞辱,因此也对家光开始有些怨恨。

    他自认才智、容貌强过兄长家光,因此哪怕明知对方将要继承将军大位成为自己的主公,也不改轻视家光的态度,两兄弟之间的矛盾也由此越积越深,变得形同陌路。

    元和六年,德川秀忠仿照父亲的先例,将将军大位让给了竹千代自己成为大御所,而竹千代也正式选用了家光作为自己的名讳,成为了幕府的第三代将军。因为自幼就憎恨弟弟忠长,所以他将打压这个弟弟也当成了自己重要的事务来办。

    本来在秀忠在位的时候,他还算是得到了优待,按照德川家的惯例他领受了封地成为幕府的亲藩。他被封于骏河国,经过几次加封最后领有五十五万石的领地,官位至大纳言,也算是亲藩当中的佼佼者。

    可是家光开始掌权之后,对他的打击和迫害就纷至沓来了,家光借口幕府在骏河国的眼线报告了忠长的种种不法劣迹,指责忠长迫害领地内的人民,并且不听家臣的劝谏。用这一系列的罪名,他将德川忠长的领地没收,然后流放到了甲府,勒令他闭门思过。

    更有甚者,在父亲德川秀忠去世的时候,他还禁止德川忠长回去为父亲奔丧,只能继续呆在软禁地。就这样,德川忠长失去了一切领地和尊荣,就连见挚爱的父亲最后一面都不被允许。

    这种莫大的羞辱,更加让德川忠长对自己的这个哥哥充满了忿恨之情,可是德川家光现在已经稳固了统治,父亲死后又没有人能够为自己而向他求情,他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现实。

    可是,哥哥家光的怒气,似乎还是没有泄干净。在秀忠死后没有多久,家光就借口弟弟忠长在闭门思过期间还是没有幡然醒悟,依旧劣迹不断,于是下令将他再度流放到条件更加恶劣的上野国高崎城,将他禁闭在这里。

    而这也不是他迫害的终点。

    德川忠长被流放到高崎城之后不久,家光就将自己从小身边服侍的亲信、现任幕府老中的稻叶正胜给指派了过来,负责处置德川忠长一事。

    而自从老中稻叶正胜来到了高崎城之后,城外原本就十分严密的监视变得愈紧密,他下令用白竹栅栏把整个高崎城都围起来,不允许任何人随意出入,而且还下令将输入城中的供应物品仅限于食物和日常用品,再不允许他使用原本的器物,就连消息也被隔绝。

    用白竹栅栏隔离起来,简直就像是中原王朝用高墙圈禁犯有不法行为的亲藩一样,只不过德川忠长的活动范围要比那些藩王稍微大上一点点而已,但是本质上是同样的意思。

    从原本优越于所有人的地位,跌落到如今这种处境,德川忠长心中的失落和痛苦自然很容易想象得到。他明白哥哥德川家光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羞辱自己,逼迫自己自杀,可是这种日子实在太过于难受了,他几次都想要干脆以自杀的方式逃离这种处境,遂了哥哥的心愿。

    可是,虽然他多次下定了决心,但是每次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还是因为对人世的留恋而停下了手。

    呆呆地坐了片刻之后,他慢慢地从地上捡起佩刀,然后又长叹了口气。

    只要日子持续下去,总有一天自己终于还是会忍不住动手的,也不用着急这一天吧。

    “大人!不要做傻事!”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惶急的喊声。

    随着这声喊声,一个穿着裃装、做武士打扮的年轻人也冲了进来,然后跪倒在了地上,诚挚地劝解着忠长。

    “将军大人叫我去死,我怎么能够不去死?就算今天不死,总有一天还是会死的。”德川忠长苦笑了起来,把玩着手中的刀柄,“我死了,对你们来说不也是好事吗?你们可以解脱了,不用留在这里和我一起受罪,只要离开了我,你的哥哥是不会为难你的。”

    “大人……我一心只服从大人,只为大人着想,哪里还有什么哥哥!”这个年轻人以头触地,“此生我只追随大人,绝不会向他人摇尾乞怜!”

    他是稻叶正利,是外面那位老中稻叶正胜的弟弟,不过和从小就被安排为德川家光侧近侍从的哥哥不同,他被安排到了德川忠长的身边,并且很得德川忠长的信任。于是从小时候开始,因为德川两兄弟之间的争执,稻叶家两兄弟也同样开始反目,彼此的积怨和矛盾都很深。

    在德川忠长被幕府授予封地、成为幕府亲藩之后,稻叶正利也顺理成章地成为德川忠长的家臣,而在德川家光流放弟弟的时候,稻叶正利也作为罪人的一员,随同德川忠长一起被辗转流放,最后来到了高崎城当中,倒也算是荣辱与共。

    看到稻叶正利如此诚恳的样子,德川忠长心里也有些感动,他轻轻地将佩刀放回到了刚才的案几上,然后闭上了眼睛。“这种日子,我也不知道能够忍受到什么时候……过不了多久,你就能够自由了。”

    “大人,今天我正是来跟你报告的,刚刚听到了的,一个天大的消息!”稻叶正胜的脸色有些红,显然还是没有从刚刚得知消息的兴奋当中走出来,“大人你有救了!”

    “什么?”德川忠长迷惑不解。“什么有救了?”

    “大汉和幕府交恶,并且已经对日本出兵了,宣称要讨伐幕府恢复日本国内的纲纪,现在他们已经打下了九州岛,并且准备进一步进兵!”稻叶正利一口气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给了德川忠长,“现在幕府已经是一片大乱,上下手足无措,稻叶正胜也被将军召回到江户去商讨对策了!”

    虽然将忠长和他的家臣们流放到这里的时候,幕府上下有意隔绝他们同外界的联系,但是大汉进攻日本这样天大的消息仍旧流传到了这里,同时,因为稻叶正胜被临时紧急召回到了江户的缘故,被高崎城的监视也不可避免地放松下来了一点,于是稻叶正利就通过自己之前买通的守卫,得知到了这些讯息。

    当然,守卫不可能知道太多细节,所以说的只是模糊的大概情况,不过即使如此,这个消息仍旧让稻叶正利感到精神一振,所以他马上就跑过来跟主公报告。

    德川忠长初听的时候感到难以置信,他瞠目结舌地看着稻叶正利,觉得他可能已经疯了,然而看着对方笃定的样子,他慢慢地回过了神来。

    “居然……居然是这样?”他感到极度的震惊,然后便是茫然,“居然……会生这种事?”

    自从大汉立国之后,因为它十分注重商业,所以和幕府的商业往来十分频繁,关系也算是良好,德川忠长当时还在做藩主的时候,就大量购买了来自于大汉的奢侈品。他真的没有想到,他才被拘禁两三年,两国之间的关系就突然恶化到了这个地步,以至于生了战争。

    他更加没有想到,幕府居然会在一开战就出现了惨败,竟然丢失掉了整个九州岛。

    镰仓幕府在位的时候,蒙元也曾入侵,但是仅仅在九州岛上,幕府就抵挡住了元寇的兵锋,可是到了现在……到了德川幕府治下,居然开战没多久整个九州岛就失陷了。

    羞辱和愤恨、乃至于痛心,这些负面的情绪在他的心中骤然燃烧了起来。

    “竹千代,你有什么面目去见父上!”他不顾一切地大喊了起来,“你有什么面目去见爷爷!你丢尽了我们德川家的脸面!”

    这种咆哮式的泄持续了一会儿之后,他终于平静了下来,虽然呼吸变得粗重,但是总算恢复了理智。

    “幕府现在在怎么应对?”他马上问。

    “现在的消息不太确切,我也不大清楚。”稻叶正利摇了摇头,“不过幕府现在正在征集大军,恐怕是想要全力抵抗大汉吧。”

    接着,他突然放低了声音,“大人,现在正是你的机会啊,我们想办法逃出去吧!现在幕府的精力都放在抵抗大汉上面,只要我们逃出了高崎城,那么他们不会、也没有办法在茫茫天下去搜寻我们!”

    是啊,现在如果我跑掉的话,那个人应该没有余力再去追杀我了吧?

    这个建议,让德川忠长心中豁然开朗。

    他之所以在这样的处境和迫害当中还勉强支撑着,没有如人所愿的那样去自尽,固然是舍不得死,同时也是因为心存侥幸心理,总希望能有个转机。

    虽然明知道结果是绝望,但是求生欲仍旧让他还是忍不住抱有期待,希望事情能够有个什么特别的转机,让自己可以转危为安,摆脱现在这种可怕的处境。

    虽然大汉打过来,对幕府、对德川家来说都是一个噩耗,但是对他来说,却未必完全是一个坏消息,至少……他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摆脱这个可怕的樊笼,不用年纪轻轻就告别人间。

    之前他没有想过逃跑,是因为幕府的权势已经威凌天下,他就算努力逃跑成功了,也肯定躲不过幕府的追捕,到时候只会死得更加屈辱而已,可是现在的形势,就完全不一样了。

    逃出去,就能不用死了!天空中不绝于耳的惊雷,好像就是上天在给他的启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