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就在周璞豪言壮语的时候,这一批大汉的军队已经基本上上了岸,他们重新按照编制组好了队列,然后在岸上就这样集结了起来,以临战的姿态站在周璞的身后,为周璞的豪言做出了一个无声的注解。?? ??? ?笔趣阁   w w?w?.?b iquge.cn

    为了避免毛利家产生动摇,他之前对大汉军队的数量、以及准备派到北上的军队数量都予以了隐瞒,可是现在到了整个军队向京都进军的时候,对方就算现也已经晚了,还是只能按照大汉的步调前进,他们已经打出了反旗正式反对幕府,那么已经没有回头的路可以走了。

    毛利秀就的脸色先是僵了一下,然后很快就又舒展了起来,甚至还有一抹喜色。

    虽然周璞刚才的话明显有一些对他的讥嘲和蔑视,可是他现在顾不得这么多了,他反而庆幸大汉军队如此部署,让他不用背负最大的责任和风险。

    大汉如果依靠海上的力量直奔关东和幕府决战的话,想来幕府一定会拼尽全力去集结部队和大汉决战,以保卫自己起家的老巢和都城所在之地——而这就意味着他们对京都的防卫肯定不会拼尽全力,自己所要面对的抵抗不会特别厉害。

    这对他来说当然是个极好的消息。

    不光是他,就连他后面的那些藩臣们也是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刚听到大汉只派了千人大军随同他们进军京都的时候,他们可是都吓了一跳。现在忧虑总算解除了。

    虽然不知道大汉具体将会怎样去和幕府决战,但是对只想要恢复家族旧领地、不想要称霸天下的毛利家来说,只要打平了西国,东国的幕府又无力打过来,那么其他事情他们也就不用去操心了。

    “大人,为了迎接您和天兵,我们已经在藩内准备好了居所和饭食,不过弊藩简陋,请大人不要介意。”因为心情甚好,所以毛利秀就脸上也堆满了笑容,“还请大人随鄙人一起前去藩城吧。”

    然而,周璞却没有答应,他反而走到了毛利秀就旁边的一个人身边。

    “右府大人,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他是在刚才现身处这群人当中二条康道的,因为之前和二条康道有过一些来往,并且对他印象还不错,所以周璞决定先给他打个招呼,或者说至少也跟日本朝廷的人建立一个联系。

    二条康道是在听说毛利家答应了大汉的条件决定尽快投降,并且准备迎奉天朝使臣的时候,主动要求参与到迎奉使臣的行列中的。因为对他颇有些歉疚,所以毛利秀就直接就答应了这个要求,把他也带到了下关。

    他也随着毛利秀就一起藩臣们一起对周璞行礼,混在人堆里面毫不起眼,不过他心里却颇为焦急,想要和周璞搭上话,本来已经打算主动开口了,当看到****使臣主动向自己走了过来的时候,他也松了口气。

    “外臣二条康道,见过天使。”已经站了起来的二条康道,对着周璞长身作揖,“天使信守承诺,弊国感恩不尽!”

    因为如今的形势所然,二条康道对周璞格外的恭敬,言辞当中已经以藩国大臣自居。

    “出兵贵国,是我朝天子的决意,本官可不敢居功。”周璞只是淡然跟他点了点头,对他的态度颇为满意。“此处并不方便多话,眼下我们就要进军藩内了,右府大人就随我同行吧?”

    “谢大人!”二条康道又是一喜,连忙答应下来。

    在周璞下令离开之后,海边的毛利族人和藩军,以及大汉的军队,浩浩荡荡地向长州藩境内行军。长州藩的藩军分列在两边,而大汉登6的军队则以行军队列昂然走在中间,相比于那些藩军,更加显得雄姿英。

    因为这是大汉使臣次踏足到本州岛的土地,毛利家也觉得意义非凡,再加上他们希望讨好周璞,弥补之前行为给大家带来的影响,所以特意搞得十分隆重,不光是是毛利家本家的人全体出动,就连毛利家麾下的将领,除了在北方边境防范浅野家以及幕府的军队袭击之外,也悉数到场。

    他们这样苦心安排,倒也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效果,至少在他们看来,大汉天使不计前嫌和藩主相谈甚欢,并且并没有要收回之前恢复毛利家一百二十万旧领地的承诺的意思,至于那个太政大臣的头衔,想来大汉也并不会在意。

    带着那种如释重负的心情,这些毛利家的上层人物们骑着马簇拥在周璞的身边,偕同他一起前往藩城,不过他们明智地保持了距离,因为大汉的使臣正在跟右大臣二条康道商谈。

    之前因为担心周璞对朝廷的行为耿耿于怀,所以二条康道心里还有些担心,不过当刚才和周璞谈笑风生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放心了许多,这位****使臣并没有追究他们的意思,反倒是刻意在安抚他。

    “之前在京都辞别,约定了来日再见,不过那时候在下也知道前路艰险,不敢心存侥幸,反而打定了必死的决心。”在猎猎的夏风当中,二条康道长叹了口气,“总算是得天之幸,一切都还算顺利,法皇陛下和天皇陛下顺利脱离,在下也保住了一条性命……在下现在也要替法皇陛下和弊国的朝廷感激天使。”

    “贵国国祚千年,自有列祖列宗庇佑,贵国国主吉人天相,自然不会被些许宵小所欺。”周璞回答得颇为客气,不过却好像绵里藏针,“不过……右府大人,想必你已经将我们之前谈好的条件跟贵国的国主说清楚了吧?不知道他意下如何?”

    这个问题直击要害,倒是让二条康道刚才的兴奋之情渐渐消失了。

    这位大汉使臣也是用这种不怎么客气的问题,暗自提醒他,刚才说起“法皇”和“天皇”的称呼已经不合时宜了。

    被人这么当面这么指摘,当然是如迎头泼了冷水,失落和郁闷是免不了的,但是他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些许屈辱也算不了什么。

    他呆愣了片刻之后,轻轻点了点头,然后颇为恭顺地回答,“启禀大人,弊国国君之前已经得知了我和左府大人同您商讨后确立的协议,他也感念****匡扶社稷之恩,觉得应该以这种方式来回报****,所以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来。所以从只要朝廷回归京都,从今往后,日本就是大汉的藩国了,永世不移!”

    他也知道再说皇字不妥,所以主动用“国君”来形容法皇,至于什么永世不移当然也只是他讨大汉使臣开心的话而已,无论是他还是左府亦或是法皇陛下,都没有打算让子孙后代都像如今这样仰承大汉的鼻息,他们打算先默认现实,积蓄实力,只要时机合适就重新自立名号,重新用天皇名号直统神国。

    “贵国国主如此识大体,真是贵国之幸!”眼看那位‘法皇’如此精乖,周璞的笑容愈随和了,“如此一来,我们两国就可以明确关系,以后世世代代相安无事,贵国繁荣昌盛指日可待!右府大人请放心,我国素来守信,对贵国之前的承诺绝对不会改变,只要贵国朝廷之后继续臣服于我国,那么贵国朝廷就一定会在辖区之内恢复当年的权柄。”

    虽然这话看上去十分振奋,但是辖区之内的限制,仍旧说明了大汉的主要政策依旧是维持之前的现状,让各地的藩主们继续统治自己的辖地,而不是建立朝廷对整个国家的直统。二条康道深知大汉的政策,并没有抱有太大的期待,不过他还是感到有些失望。

    不过他还是抛开了这种失望,再度试探起了这位大汉使臣,“在下从毛利藩主那里,听闻天使已经和毛利家达成了协议,要让毛利家恢复在丰臣秀吉时代的领地,对吗?”

    “正有此事。”周璞马上就应了下来。“毛利家熟悉西国的情况,而且家中累世将门,麾下将士众多,能够作为我等一大助力,所以给出一些封赏也是应该的——莫非右府大人对此有什么意见吗?”

    “当然没有,在下也觉得这个安排十分合适,事实上朝廷本来也想要这么封赏毛利家。”二条康道连忙说。

    他本来就对此没有意见,西国既然不在朝廷统治之下,那在谁的统治之下对他们也无关紧要,况且朝廷本来也如此打算,他真正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另外,除了确认领地之外,因为毛利家的功绩,朝廷还打算对毛利家进行另外的封赏,让毛利藩主做朝廷的太政大臣……敢问天使对此有何意见?”

    朝廷之前给了毛利家这个许诺,但是后来大汉似乎对毛利家表现得十分生气,所以二条康道不得不现在探询一下大汉朝廷的意见,免得给自己惹祸上身,白白触怒大汉。

    当然他不会知道,自己无意中也为大汉创造了过问日本朝廷官位勋赏的先例。

    “毛利家劳苦功高,贵国朝廷想要封赏无可厚非,况且贵国朝廷的官位是由贵国朝廷自行封赏的,若想要给他什么官位,原也是你们的自由。只是……”周璞先是铺垫了一下,然后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若贵国这么安排的话,恐怕是过于高格的奖赏了吧?怕是会让其他藩主寒心啊……比如岛津一族,就可能会愤愤不平,毕竟岛津家与毛利家有些世代积累的矛盾。”

    二条康道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周璞居然会提出这样的意见。这两家的矛盾他是知道的,可是岛津家为什么就能够置喙朝廷的决策和任命呢?

    “哦,有件事我还没有知会右府大人。”周璞微微一笑,然后勒马凑到了二条康道的旁边,“我之前来到九州,第一个响应了我号召、准备起兵反对幕府的就是岛津家,为了重赏岛津氏,为了鼓励各大名起来反抗幕府,所以大汉朝廷决定给予他们重赏……嗯,就是在战后,将九州岛全岛封给岛津氏。”

    “什么?!”在听到了大汉居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时,二条康道果然大惊失色,“这……这……居然是要将九州全封给岛津家?”

    “是啊,这是朝廷的决定,而且已经昭告给了九州诸位大名。不得不说这个效果还是很好的,现在九州诸位大名都摩拳擦掌,纷纷想要在之后的战事当中立功,为本家也谋取奖赏呢。”周璞的脸上仍旧带着平静的笑意,“这件事事关重大,还请右府大人早点说动贵国朝廷,下诏确认吧,免得寒了岛津家的心,那可不好……”

    周璞的语气很平常,仿佛这不过是一件小事,顺口一说而已,可是在二条康道听来,却不啻为一声惊雷。

    他的血液好像凝固了,手也在微微抖,心里已经恼怒到了极点。大汉之前跟毛利家承诺恢复旧领,已经是在干涉日本的国土安置了,不过那和朝廷的意思不谋而合,倒也还能够忍受;可是现在,冷不丁的居然提出了他们已经跟岛津家达成了协议,已经将整个九州岛拱手相送!

    大汉事前毫无通知,现在倒直接知会了,显然要朝廷默认这项交易,下诏确认岛津家在九州岛的统治,甚至连从中提一点意见都不行——专横跋扈莫不以此为甚。

    因为这个消息实在太过于突然,所以二条康道事前毫无准备,现在更是口干舌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右府大人,可是有些为难呢?”周璞静待了片刻之后,再问了对方,“若是右府大人觉得这项任命事关重大,不好仓促做出决定的话,我们大汉的朝廷可以先行给萨摩藩主以封赏,这样也让贵国朝廷方便行事了许多……”

    “不,还是不用了!”果然如同周璞所预料的那样,二条康道马上就表示了反对意见。

    虽然他现在心绪混乱,但是他也知道,绝不能以大汉朝廷直接封赏岛津家九州岛的方式,来确认这个现状,否则岛津家乃至九州岛日后到底还算不算日本的,都殊难预料。

    “那右府大人是作如何想呢?”周璞也十分从容,并没有坚持,他原本就只是想要吓唬一下对方,让他们尽快做出决定而已。

    他知道自己的条件十分苛刻,但是他更加知道,既然已经上了大汉这条船,他们就算想要下船也没机会了。更加苛刻的条件还在后面。

    经过了片刻犹豫之后,二条康道已经从最初的冲击当中恢复了镇定,也恢复了一点理智。

    他已经看清楚了,既然大汉已经做出了这样的承诺,那么九州岛变成岛津家的领地也就是既成事实了,他就算反对也没有意义,恐怕只会惹来大汉和岛津家两方的嫌隙而已。

    既然如此,还不如就此承认现实,反正九州岛本就不是朝廷的直辖领地,反正要避免最坏的情况,保住朝廷对日本所有藩主名义上的统治之权。

    “岛津家乃朝廷的忠臣,之前就与幕府不睦,只是碍于幕府势大才不得不虚与委蛇而已,如今能够站出来反抗,实乃国家之幸,就算给予封赏也是应该的。”他勉强振作了精神,然后以一种无可奈何的态度确认了周璞这项要求,“对九州岛,朝廷一定会予以正式的封赏,不需要让天使为难。”

    “如此就最好了。”周璞点了点头,显然对对方的态度十分满意。“那还请右府大人赶紧告知给贵国国君吧,也好早点了却此事。”

    顿了一顿,他又笑了起来,“这下右府大人知道为什么我说为难了吧?岛津毛利两家本来就不睦,战后两家都拥有大片的领地,可以说是势均力敌,若是贵国朝廷直接将太政大臣的封赠给毛利藩主,那岛津家该作如何想呢?还请大人三思。”

    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既然战后岛津家和毛利家都会成为拥有大片领地的强藩,那朝廷该如何对待和平衡他们,就需要细致地思量了,不能够轻易得罪他们,最好要让他们实现平衡,共尊朝廷。可是二条康道现在心思颇为混乱,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决定还是先拖下去,尽快跟左府商量。

    “大人说得我都明白了,既然如此,那这项提议就暂时搁置吧。”他脸色十分苍白,在马上都有些摇摇晃晃了,“朝廷会研究出一个方略来恩赏这两位藩主的。”

    “可不会仅仅只有两位而已!”周璞又摇了摇头,“右府大人莫忘了,其他投靠我们的藩主也需要封赏!他们为朝廷聚义,朝廷可不能让这些人寒心啊……”

    随着九州岛落入到岛津家的手中,上面那些其他姓氏的藩主就会失去领地,他们需要在本州岛上取得新的领地来安置自己,而周璞现在就是他们的代言人,他也乐于利用这种地位。

    “右府大人,干脆这样吧,战后这段时间,贵国朝廷的领地安堵和封赏,由我来参赞,我来按功劳去评定封赏,贵国朝廷予以确认。这样才能平抚将士之心,不至于生乱。”

    **************

    随写随更,写出多少更多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