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汉真的打过来了,而且就要拿下九州了,我们就要等到光复天下的那天了!”

    在幽深的山林当中,一个人对旁边围拢在自己身边的人们兴奋地喊。? ? ?笔趣阁?  w?w?w?.?b?i?quge.cn

    他是被这群人派出去探听消息顺便采买一些食物的,平日里的性格最是沉稳,然而现在却一副欢呼雀跃的样子,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正身处险境。

    他一边笑,一边将自己这次小心探听得来的消息都一一转述了出来。

    大汉向幕府动战争,并且在九州岛登6、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现在已经近乎于攻占了九州全岛……

    这些消息,伴随着混乱和逃亡的人潮,终于已经传到了京都附近,由于恐慌的缘故,大汉军队被传得越神乎其神,幕府的惨败也被更加夸张了好几倍,眼见到处都已经是人心惶惶。

    然而,他很兴奋,旁人也和他一样兴奋,甚至犹有过之——尽管从理论上来说,他们应该为此忧心愤慨才对。

    “太好了!真是上天庇佑!!”右大臣二条康道忘我地喊了出来,以至于惊起了一群乱鸟。“大计可成,我等的付出终归还是有回报的!”

    在他的一力主导之下,这些人一起跟随着他将法皇陛下和天皇陛下一并从京都当中解救——也可以说是挟持——了出来,然后落荒而逃,隐匿在了京都外的深山当中。

    最初他们是想要找机会继续南下,可以幕府的京都所司代在现这么重大的事情生之后,极受震动,马上就开始派出几乎所有能够调动的力量去搜索法皇天皇以及这群朝廷高官,下令各地藩主一并予以支援。

    从一开始,搜索的力度就十分强大,在这样的气氛当中,光是隐匿自己的行迹他们就已经耗尽的全部心力,实在没有办法南行,只好继续躲在了这深山当中。

    这些人之前都是朝廷的公卿,虽然日子过得并不是十分富有但是也没有吃过多少苦头,法皇和天皇更加是养尊处优,何曾适应得了这样的环境?没过几天,他们就已经苦不堪言了。

    支撑他们坚持下去的,是之前后醍醐天皇反抗室町幕府,克尽万难最终创立南北朝和幕府分庭抗礼的事迹、以及大汉军队即将打过来击败幕府让他们恢复一切尊荣的希望,可是身处在深山当中,消息流通实在不便,所以他们也没有办法确认大汉到底有没有如同使臣宣称的那样打了过来。

    在多日过去之后,眼见好像一切都还一如往常,一种恐惧感渐渐地在许多人心中升腾起来了——要是大汉根本没有打过来,或者被幕府已经挡住了,那么自己这些人所做的岂不是都成了笑话?岂不是白白葬送了一切前途和希望、葬送了原本还可以维持的生活?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恐惧感日渐加剧,连带得就连二条康道内心都有些动摇起来,深怕自己把大家和陛下引错了路。

    所以,当真的听到了大汉已经打过来、而且战事顺利已经基本打下九州岛的消息之后,二条康道一反常态,仿佛是宣泄一样地狂喜。

    当然,其他人也和他差不多,因为现实的一切,证明了他们终于赌对了。

    他们和法皇共患难,现在更加是呆在一起颠沛流离,已经被证明是最最忠心于皇室的公卿。从现在开始,只要一切再如同预想中那样展,只要自己还能在战后保住性命,那么自己就一定可以成为朝廷重用之人——而且那时候的朝廷,可不是现在能比的了。

    无比光辉的前景,驱散了这些天笼罩在他们头上的阴霾,以至于每个人都无法抑制地欢呼了起来。

    不过相比其他人,身为左大臣、公卿之的一条兼遐要镇定地多,只是微微笑了笑就恢复了正常。

    “好了,诸君,要欢庆的话这么长时间已经够了,别忘了我们现在还在幕府控制的地盘之下,还没有绝对的安全!”他略带责备地叫停了所有人,然后继续说了下去,“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实在不能松懈。”

    “左府大人说得对,我们现在还不能高兴。”二条康道也渐渐地恢复了镇定,“现在我们还得想办法把两位陛下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这里实在太危险了。”

    这些天来,为了躲避幕府的追踪,这群人根本就不敢一直待在一个地方,只能够四处躲藏,要不是有之前安排的人作为向导和保护,他们早就被幕府的人给抓住了。但是即使是这样,现在危机感还是没有从他们心头抹去。

    一般来说,在他们来到一个暂时的躲藏之地后,向导会想办法去与山林附近的农户进行交易,为他们谋求果腹的粮食,而在过了一夜之后,他们就会继续启程换个地方。

    “大人,还有一个好消息。因为应对大汉军队的威胁,京都所司代已经下令将幕府和忠于幕府的藩军向京都集结,现在外面搜索我们的人已经少了许多。”就在这时,这位回来的向导继续向左右大臣报告。“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小人才能比往常轻易许多就能赶回来。”

    这确实是事实。

    在左右大臣、天皇法皇趁夜逃亡、朝廷中枢为之一空的时候,幕府所任命的京都所司代、也是在西国最高的幕府长官板仓胜重十分震怒,下令调兵四处搜索,可是没有多久,九州就传来了一个更加让他震骇的消息,大汉在幕府几乎没有做出什么准备的时候突然动了进攻,并且已经登6了九州岛。

    他刚刚收到消息的时候,九州岛还在抵抗,但是幕府军的几场失败却已经揭示了一个可怕的前景——九州岛可能在幕府动员大军救援并且抵抗汉寇之前就将陷落,而且京都也有可能会成为汉寇兵锋的下一个目标。

    这种震恐盖过了对朝廷中枢的震怒,板仓胜重权衡了一下,最终还是觉得保卫京都、抵御汉寇更加重要,所以开始下令各处的幕府军队和忠于幕府的藩主们都到京都附近集结,准备抵御汉寇的入侵。

    在他看来,只要幕府能够抵抗住汉寇的入侵,那么日本就无论如何都还会掌握在幕府的手中,就算朝廷中枢摇旗呐喊、号召天下人起来反抗幕府也没用,他也可以借此将功赎罪;反之,如果抵抗不住大汉的兵锋,并且导致京都失陷,那么他的罪责就一定难逃,只能以死来向将军大人谢罪。

    两相权衡之下,他也只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了。

    搜索力度已经降低的消息,不啻再给了这群人一个莫大的激励,他们再度欢呼了起来。

    这些天来他们东躲西藏,既怕被幕府的人抓住又怕大汉没有打过来,所以当两个担心都被基本消除的时候,每个人都喜不自胜。

    不过,左右大臣倒没有再沉浸在喜悦当中了,他们反而开始互相探询地看了一眼,然后都点了点头。

    无论是官位,还是实际影响力,一条兼遐和二条康道都是这群人当中当之无愧的领袖,他们两个有必要为接下来的行动达成共识。

    他们两个一起来到了一块巨石和溪流旁边,溪流的声音足以冲淡他们两个的对话声,不必担心任何一个人听到。

    “那接下来怎么办?是留在这里静等他们过来,还是想办法南下?”一条兼遐先问。

    这也是接下来必须做出的选择。

    “我觉得应该南下。”二条康道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现在形势瞬息万变,随时都有更改的可能性,大汉的帮助现在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我们不能够一直和他们失去联络——万一他们以为我们没有成功逃离幕府掌控,结果去扶持其他人了,这对我们来说岂不是前功尽弃?”

    “你说得倒也有理……”一条兼遐点了点头。“可是我也有个忧虑……”

    “什么忧虑?”

    “我们如果南下,不说一路艰难困阻,两位陛下能否撑住,就算到了九州,来到大汉的掌控之下,就一定是好事吗?”一条兼遐眉头紧皱,显然还是在重重忧虑当中,“大汉必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打过来的,他们内心对想法里,对我们如何处置还是未知之数,如果我们就这样孤立无援地走入到九州,那生死祸福无不操之人手,风险太大……”

    “事到如今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二条康道一听就觉得很生气了,“我们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再说什么相信大汉不相信大汉岂不是可笑?!左府大人,大汉肯信守承诺,及时兵九州,已经是给了我们莫大的帮助了!再说了,我们对他们很有用,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扶持我们。”

    “他们确实会扶持我们,可是如果我们不表现出一点能耐来,他们就未必会全心全意扶持我们。”一条兼遐轻轻摇了摇头,还是不太满意对方的意见。

    “那你想要怎样?”二条康道不耐烦了。“难道留在这里就能够体现出我们的用处来?”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也觉得应该南行,不过……我们应该留在本州,不要去九州岛寄人篱下。”一条兼遐放低了声音,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去了九州,不说去的成去不成,我们就成为了寄人篱下的傀儡,而留在本州,我们就还是朝廷,是动天下人反抗幕府的道义领袖。”

    “你……你的意思是……?”二条康道差不多明白了什么,“留在本州号召天下人?”

    “对,我们逃到南方,逃到幕府控制不住的地方,然后仿效当年的后醍醐天皇,布诏令,把德川家光指为朝敌,号召天下臣民和大名起来推翻他们的统治。”一条兼遐不慌不忙地说,“南方有很多对幕府心怀不满的藩主,在大汉打过来、幕府摇摇欲坠的今天,他们肯定已经动了很多心思了,说不定已经有很多人去跟大汉联络……至少已经在观望。”

    一条兼遐抬了抬头,看着远处的一处茅屋——那里正是法皇陛下和天皇陛下歇息的地方。“他们现在不知道朝廷的情况,所以有可能会选择投降大汉,可是如果我们去了南方布诏令的话,他们就有可能跟随在我们身边再去跟大汉合作,这其中的区别,右府大人想必是看得明白的吧?”

    朝廷现在没有钱没有人,唯一的优势就是有一个大义名分在,南方的藩主们既然已经蠢蠢欲动、而且和幕府有旧仇积怨,他们就不会反对起兵反抗幕府。现在朝廷要做的是赶在大汉进兵本州、他们投降大汉之前,去南方号召他们,给他们提供一个名正言顺反对幕府的理由,然后把他们聚拢在自己的身边。

    虽然对这些藩主来说没有多少区别,反正都是起兵反对幕府,但是对朝廷来说却至关重要——这样做一来可以不让朝廷完全落入大汉之手,二来也可以提高朝廷和大汉议价的筹码,摆出自己的身价来。

    在一条兼遐看来,既然大汉信守承诺而且武力如此之强,那么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考虑战后如何尽量给朝廷争取更多更好的地位和实利了。

    二条康道也是个很聪明的人,一条兼遐虽然说得有些含糊隐约,但是他很快就领会了这位左府大人的意思,然后仔细权衡了起来。

    “左府大人果然计略深远!”过了一会儿之后,他长叹了一声,“我倒是不如左府想得通透……好吧,就按左府大人说的办,我们南下但是不渡海,找个地方布朝令。”

    “和大汉合作,是右府大人一力主持和坚持的,右府大人因此而有些迷障,这倒也正常。”一条兼遐微微笑了一笑,“未来的朝廷,就要靠右府大人撑持了,还请右府以后尽量以全局考虑吧。”

    “左府,事到如今就不要再提隐退的事情了!”这其中略微的讥嘲二条康道当然听得出来,不过他却无暇再顾及了。“左府大人如此聪颖,又能够深谋远虑,如果战后就这样隐退的话,那就是朝廷的重大损失。战后朝廷必然是百事缠身,焦头烂额的事情多得是,难道左府大人能够忍心甩手不管吗?”

    “隐退出家的事情之前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我的决定,不会更改了。”一条兼遐却十分坚决,没有改动的意思,“这么大的责任,没有个人背负起来是不行的。当然,我也不是打算就此就对大家和朝廷甩手不管,日后你要成为朝廷的宰相的话,只要你愿意垂询,我也会尽全力来帮助你。”

    自从和大汉达成协议,确定朝廷到时候会有不少领地落到手里之后,为了避免朝廷被架空的旧事重演,朝廷显然就需要一套整个的官僚体系来维持这些领地,而现在的这套官职体系显然是达不成这个目标的。

    虽然之前大家要为太多事情烦心,所以战后朝廷应该怎么来改动的问题两个人没有详细谈过,但是也达成了一个共识——要按照大汉的经验来重新改革官制,像大汉朝廷那样实现朝政直统地方——就算在整个日本做不了这样的改革,至少在领地内要这么办。

    日本之前的律令官制是完全学习大唐的,左右大臣就是左右仆射,还有各个省部,完全都是按照遣唐使们所带来的信息进行处置。这样的一套官制,虽然经过了历代的一些小改动,但是基本架构已经传袭了接近一千年的时间。

    当年要学习大唐,现在就要学习大汉,既然大汉横扫八荒证明了自己是强者,那么就应该去学习他们,任何方面都要学习。

    虽然因为信息隔绝的关系,他们并不太了解大汉具体的官制,不过大汉在朝廷内实行内阁和各部大臣制、在地方实行行省郡县制,上下层叠垂直统辖的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他们打算一开始

    一条兼遐和二条康道是左右大臣,又是这次行动的直接领袖,在一条兼遐隐退之后,二条康道显然在之后会成为丞相,这是众望所归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不过他们两个也都知道,公卿积弊已久,实务完全不通,多少代人以来只会吟风弄月,所以他们也打算再仿效大汉,提拔一些新进之人来充实朝廷——当然,出于藤原家的立场,他们还是想要尽量让公卿之后来掌控朝政。

    这当然会引起公卿当中的反弹,所以一条兼遐也不打算之后完全不管,要协助二条康道维持局势,复兴朝廷。

    “哎……左府大人真是固执……”二条康道摇头叹息,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既然左府坚持,那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期待到时候朝廷能够诸事顺遂了。”

    “那时候的事情那时候再说。走吧,既然我们已经拿定了主意,我们就去面见陛下吧,把我们的主意告诉他。”一条兼遐指了一下茅屋,“想要让南方的大名们响应朝廷的号召,还得陛下多出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