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璞并不知道毛利秀就在暗地里的考虑,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在乎,和岛津忠恒一样,不管他怎么在藩内清洗自己的反对派,杀死那些不服从自己的藩臣,只要他们能够投靠自己,帮助大汉进兵日本的行动,那他都无所谓。??? ? 笔趣阁??  w?w w?.?b?i q?u?g?e?.?c?n

    “那贵藩就先做准备吧,务必要在我们的宣告到来之时,竖旗反正。”他淡然下达了命令,“今后我们还有很多地方用得着贵藩,还请贵藩多多支援。”

    “那天使什么时候下达宣告呢?”毛利元信连忙问,“弊藩若是能够知道大汉具体的进军日期的话,也好早作准备。”

    他却不知道,周璞现在根本无法给他一个明确的回答,因为这些问题现在大汉军队内部还有争议。

    在大汉军队之前的计划当中,拿下九州岛之后就应该全面修复港口,然后把九州岛挡成是新的进军跳板,继续通过海船向被进攻,甚至直逼江户,所以应该集中兵力,以最大的实力去直击幕府的最强处,争取尽管定鼎。

    不过在商谈对日进攻的国务会议上,周璞提议为了加强大汉的打击能力,干脆使用附从军北上进攻京都,如果能够攻占京都的话,一方面能够将日本朝廷掌握在手中,加强大汉的号召能力,进一步削弱日本人的抵抗心理;另一方面也能够牵制幕府的大量兵力,为大汉在关东平原的大战提供策应支援。

    在大汉天子本人的支持下,这一个计划的改动原则上得以通过,成为了大汉军队的主要作战计划。不过凡是计划就会有变化,需要临场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以适应形势。

    周璞的工作十分顺利,在大汉军队的兵威的支持下,他借助各种手段,招揽了一大批九州豪族为自己服务,看上去让他们拼凑出一支军队渡海向京都进军也并非难事。

    可是在大汉军队和幕府军以及各地的藩军几次交战之后,他们愕然现这些藩军比他们之前预料的还要弱,士气和训练都十分低落,不客气地说就是近乎于乌合之众,所以对他们能否独自向北进军十分怀疑。

    原本大汉军队打算只派出一小部分军队,带着各支附从军捏合在一起,形成一支北进的军团,可是现在看来,想要用这么一支军队进军京都却不会那么容易,派出压阵的大汉军队需要一定程度的加强。

    至于加强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影响到接下里登6关东的作战,现在大汉军队的最高层军官们还在仔细商议,现在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结果。好在现在虽然大汉的监工们一直都在驱使劳工们出力,但是长崎港还没有完全修复,所以现在军队高层倒也有足够的时间来商讨下一步的对策。

    既然这个问题还没有商讨出来,那自然就不会有一个准确的进军京都的开拔时间,所以周璞现在实在也无从奉告对方。

    “现在大汉军队需要休整,暂时没办法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来,不过你放心,进军京都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且很快。”周璞并不打算将这些实情都高知给毛利元信,只是很含糊地带了过去,“贵藩只要做好先期的准备就好了,到时候随同我军一并进军京都,以逞多年之夙愿。”

    “只要有扳倒幕府的机会……弊藩当然是不愿意落于人后的。”毛利元信再度做出了保证,“不过,有一件事在下还是想要问清楚——在天使布的檄文当中,提到过要为弊国恢复纲纪,似乎有让朝廷重新君临日本之意,而且从法皇陛下和天皇陛下突然消失的情况下,弊国的朝廷,似乎已经与贵国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默契,那么请问,大汉如果成事了的话,朝廷将会置于何种地位,弊藩又将需要如何自处呢?”

    “贵国朝廷……已经从京都消失了?”周璞有些惊喜,“这是真的吗?现在可否还有别的消息?”

    在他之前的策划中,大汉进兵之日,一条兼遐和二条康道等人将会带着日本的法皇和天皇逃离京都,想尽办法来到九州的境内,然后以朝廷的名义布宣诏,号召各地大名起兵反对幕府,可是自从大汉进军之后,九州和本州岛的消息已经隔绝了,周璞一直都没有听到日本朝廷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谋划成功了没有,自然有些牵挂。

    所以,当听到了他们确实已经从京都逃亡了的消息之后,这当然会让他感到喜不自胜。

    “看来天使现在还不知道啊……”毛利元信眼睛一亮。“莫非朝廷现在还没有来到九州?”

    朝廷的剧烈动荡,左右大臣和法皇以及天皇——几乎是整个朝廷的中枢顶端——同时失踪的消息,当然是一个天大的新闻,几乎就在当天就传出了京都,在大汉进军九州的第二天,毛利家就收到了这个消息,当时就感到十分震骇,他们都没有想到,大汉居然这么处心积虑,而且朝廷居然也会这么配合。

    他现大汉和朝廷的联系并不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紧密,同样也现了大汉现在对本州岛的局势并没有多少掌控力的事实——这些东西,可以提高长州藩的议价能力,至少他知道本藩对大汉的价值是很高的。

    “很遗憾,现在贵国朝廷的下落,我们还不得而知,不过我们相信既然他们能够逃出京都,那么他们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和我们联系上的,我深信他们能够安然无恙。”周璞倒是十分老实地承认了,“另外,贵国朝廷的举动,很显然已经证明了他们非但不与幕府一条心,而且是将幕府视作敌人的,贵藩也不用再有所顾忌了,剿灭幕府这帮乱臣贼子,这才是大义名分之所在。”

    “朝廷既然有号召天下讨伐幕府之意愿,作为臣子,我们毛利一族当然会顺应朝廷之号召。”毛利元信毫不愧疚地说,“另外,天使请放心,我们会帮助天使搜索朝廷的,只要一找到他们就保护起来,免得落入到幕府的手里。”

    “这就有劳贵藩了。”周璞现在心情甚佳,连带得对毛利元信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不过……刚才的问题,恕在下还想再问一次……大汉如果成事了的话,朝廷将会置于何种地位,弊藩又将需要如何自处呢?”停顿了片刻之后,毛利元信坚持想要得到本藩战后处置的信息,“还请天使告知弊藩,让弊藩先行有个准备。”

    这个问题对毛利家至关重要,甚至是事关生死存亡的问题,所以哪怕拼着会惹大汉使臣不高兴,毛利元信还是要从他的口中得出一个具体的承诺来。

    “我们既然是为了匡扶贵国朝廷、恢复贵国的纲纪而来,那我们当然在战后要扶持贵国的朝廷。”周璞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字斟句酌地回答,“我们已经跟贵国朝廷达成了默契,战后会将京都和邻近地区都奉还给贵国的朝廷,由他们直统。”

    毛利元信稍稍僵了一下,但还是没有说话,等待着这位使臣继续说到自己这里的处置方阵。

    “京都和邻近地区”说得十分宽泛,既可以是指近畿地方的山城国、大和国、河内国等五国,也可以更加扩大范围,变成十国甚至更多。虽然大汉的使臣没有明确,但是想必战后朝廷将会得到一片很大的领地,成为强大的势力。

    这对毛利家来说肯定不是一个好消息——朝廷本就有大义名分,更加是名义上的毛利家的君主,如果他们再有一片根据地,握有巨大的财力和物力的话,那肯定会给毛利家带来极大的压力,尤其是在毛利家如果还是只保有现在这一片小领地的情况

    所以毛利元信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忧色,等待大汉使臣的宣告。

    “当然,我们除了满足贵国朝廷的需要,扶持它之外,对贵国的忠臣、以及帮助我们剿除幕府的功臣都会予以封赏,而且出力越多,就封赏越大。”周璞看出了对方的期待和忐忑,所以微微笑了起来,“在此我可以跟贵藩做个承诺——如果贵藩、毛利家愿意为大汉效力,帮助我国匡扶贵国的社稷的话,我国愿意作保,让贵国的朝廷在战后把被德川幕府掠走的领地全部归还给毛利家。”

    他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在毛利元信听来不啻是一声惊雷。

    “全部……全部归还?这……这……敢问天使,这是真的吗?”

    也不怪他这么震惊了,要知道当年作为五大老之一,毛利家被太阁丰臣秀吉确定的领地就有中国地方(长门、周防、石见、安芸、备后、出云、隐岐七国的大部分,以及备中、伯耆国的一小部分)一百多万石的领地,几乎是现在的领地的三倍,就面积而言比整个九州岛也没小多少。

    在之前毛利一族藩主和重臣们商议的时候,他们都想要借着这次的机会,在向德川幕府复仇之余扩大一下领地,但是他们即使最乐观的看法也没有想过大汉会将之前所有的领地都归还给他们,毕竟他们和大汉之前并没有搭上良好的关系,大汉也没必要如此优容他们。他们最好的期待而言不过是在现有的领地上加封一两个国而已。

    所以当听到大汉的使臣如此慷慨,居然说要把之前毛利家的全部领地归还给毛利家,毛利元信感到十分难以相信。

    “我此行前来,代表的是大汉天子的意志,岂有以戏言来欺诓你们的道理?”周璞仍旧微笑着,“幕府之前欺凌毛利家,这是非道不义的行为,我们当然要予以拨乱反正。当然,这也要毛利家深明大义,为我们大汉和贵国朝廷出力才能得到的结果,而且我们只是给贵国朝廷一个建议而已,具体实行还是要靠他们……”

    周璞做这样的打算,当然并不是他一时的心血来潮,早在之前前往京都的时候,在从九州北端登6下关,经过毛利家的领地的时候,他就仔细考虑过该如何在战后安排毛利家。

    当时他就在考虑之后做出了决定,只要毛利家对大汉予以配合,在战后他也要扶持毛利家,让他们成为一个大藩主,拥有巨大的实力。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喜欢毛利家,而是为了秉承天子和丞相大人给予的意见——无论是大汉天子,还是丞相大人,在他离开中国的时候都重点交代过,大汉出兵并不是只为了掠夺一次财富而已,而是要在战后加强对日本的控制,让它成为一个不得不仰赖大汉的藩属国。

    要达到这种目的,除了战后继续在日本驻军之外,最重要的是要尽量构造出一个各个势力互相牵制的局面——只有各个势力互相牵制互相争斗,那么他们才会仰赖大汉的天威来保全自己。

    为了拉拢日本的主要势力来投靠大汉,之前周璞就已经十分慷慨地将整个九州岛和近畿地方分别安排给了岛津家和京都朝廷,这就意味着他们两家在战后一定就会成为强大的实力,足以影响整个国家。

    为了平衡他们的影响,尤其是为了不让他们可以再轻易地扩张自己的势力,周璞认为有必要在他们之间安排一个强有力的势力,以便不让它们继续坐大。

    毛利家就是一个很好的候选人——它之前就有过辉煌,而且还有雄心,所以他们会想尽办法去夺回昔日的领地,并且不会真正服从于其他任何一个势力,如果恢复毛利家的领地,然后再在这些地方安插一些小藩,想必战后日本的局势就会更加巩固,谁也没办法主动改变局面,大汉也就可以安然居于仲裁者的地位。

    鉴于这些考虑,他就答应只要毛利家合作,就将一百二十万石的领地交还给毛利家。

    毕竟,还是那句话,这不是他的土地,他撒起来完全不心疼,大汉也根本不在乎,只要能够达成大汉天子交给他的政治任务,他可以任意进行划分。

    不过,不得不说,这种任意划分一国土地的权柄和感觉,实在是太让人舒畅了——说到底,在封建社会,一个人最大的权力,不就是肆意划分领地吗?

    不过,周璞虽然志得意满,但是也并没有得意忘形,他知道他的权力并不是天然就有的,而仅仅是来自于大汉天子的委任、来自于大汉军队强大的武力,他也必须以令人满意的表现来回报天子。否则,天子一句话,他原本的权力就会化为乌有。

    “太……太好了……”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失态,但是毛利元信还是禁不住激动得浑身颤抖了起来,“多谢……多谢天使!”

    自从德川家强迫毛利家割让领地,将毛利家变成不到四十万石的领主之后,毛利家君臣上下,心心念念的就是恢复旧日的辉煌,不过因为之前幕府的势力和优势实在太大,所以他们只能将仇恨藏在心里,即使最乐观的看法,也只能承认至少在这几十年内,幕府还是具有统治地位,不会轻易动摇,必须要几代人时间静待机会。

    然而他们并没有想到,机会这么快就送过来了,而且这么慷慨。如果真的成了,那他们就成为了毛利家的中兴一代了,肯定可以成为族中后辈敬仰的存在,至于毛利元信自己,也肯定将会被家族内部予以重赏——甚至有可能会被分出几万石领地,成为家族当中一个世袭支藩的始祖。

    虽然大汉使臣说这只是大汉的建议,但是毛利元信心知肚明,到时候朝廷还不是要按照大汉的意志来形势,只要使臣了话,这事就算定好了。

    “我国一向善待那些为我国出力的人,出力越多,我们的回报就越大。”周璞还是一副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为了让贵藩安心,我会写一封书信给到贵藩藩主,将我们的条件和承诺都写上去——当然,这不是正式的诏书,贵国领地的分配安堵,还是得要贵国的朝廷来认可的。”

    在之前的时代,德川幕府任命或者确认安堵一个藩主,都会给他盖着幕府朱印的安堵状,表示将这片领地确认为他的领地,并且准予他的合法后嗣世代继承,不过如今,大汉使臣的书信肯定要比幕府的安堵状要好用。

    “多谢……多谢天使!”激动之下,毛利元信直接跪倒到了地上,以头触地向周璞行礼,“如果此事成真,我们毛利家将会世世代代感恩大汉天子与大人,也一定会倾尽全力回报大汉以及大人。我回去之后一定会让藩主马上整备,静待大汉北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说什么死而后已,大汉讨伐幕府是顺应天意,怎么会要你的命?”周璞笑着调侃了他,“好吧,你回去的时候,也让贵藩藩主注意找一下贵国朝廷,争取早点把他们保护起来,免得夜长梦多……”

    “诸位!”就在此时此刻,在京都远郊的山林当中,一个人兴奋地对着旁边的人说。

    “大汉真的打过来了,而且就要拿下九州了,我们就要等到光复天下的那天了!”

    ********

    人在井冈山,才上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