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如同内藤忠重所预料的那样,在大汉用大炮轰开城墙,并且直接动了总攻之后,久留米藩城的抵抗,很快就被大汉军队的冲锋所瓦解了,外城陷落之后,天守阁的抵抗也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被大汉军队所攻破。? ?? ?笔趣阁   w?w?w?.?b?i?quge.cn

    很快,在赵松的命令下,其他各藩的藩军也被投入到了战场当中,跟着冲进了久留米城当中。这些藩军之前在大汉军队的旁边观战,在大汉开始对久留米城进行毁灭性的炮击之后,他们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听到了赵松的命令之后哪里还敢不从?

    在攻城战事正酣的时候,赵松仍旧留在城外,等待着城内传来的捷报,而他也没有失望,就在当天的下午,整个久留米城就被大汉军队和藩军攻陷,城内的守军一部分被大汉军队所消灭,而剩下的人在恐惧当中选择了投降,内藤忠重原本指望坚守几天,给幕府将军多拖几天时间的心愿再度落空了。

    “有马家藩主有马忠赖,在天守阁中被幕府老中内藤忠重所杀,而内藤忠重在我们破城之前剖腹自杀了,福冈藩的藩主黑田忠之,率部投降了我们。”在战事结束之后,赵松收下的一位团正黎黄河,来到了赵松的帐中,报捷之余也将城内生的事情报告给了赵松,“有马家还有不少人也自杀了,但还是有些人落到了我们手中,请问赵帅,他们应该如何处理?”

    “有马忠赖为何被内藤忠重所杀?”赵松感到有些奇怪。

    “……有马忠赖之前想要投降我们大汉,但是因为他们已经被列为大汉要诛除的敌人,所以被我们严词拒绝了,恐怕内藤忠重心里也有所察觉,所以他想在城破之前诛杀这个叛徒。”黎黄河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如实报告了,“所以他才会在城破的时候,不在城头自杀,而是先回去杀死了有马忠赖。”

    为了感谢黎黄河在登6之后对自己的服从和配合,所以赵松特意将久留米围城和后续的总攻的战场指挥权交给了黎黄河,在大汉军队围城之后,有马家已经是魂飞胆丧,一心想要保全自己,但是忌惮内藤忠重带过来的幕府军,所以不敢明着谈投降,只是偷偷地派人过来洽谈投降。

    在得到了部下的报告之后,黎黄河没有做什么考虑就下令拒绝了有马家的投降。

    一来,大汉已经在九州各地下达了檄文,《九州奖惩令》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对抗大汉天威者必死无疑,有马家现在是九州最后的抵抗势力,大汉需要在九州的各地藩主面前杀一儆百,树立一个榜样。

    二来,这也是出于个人的考虑——黎黄河是将这次的围城战当成他在大汉初战当中最后、也是最好的立功机会了,在他看来攻下此城并且立下大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接受有马家投降的话,这种胜利和功劳,就会有些失色了。

    没错,虽然表面上稳重而且愿意为上司考虑,但是黎黄河终究还是个年轻人,竞争意识还是有的,在另外两个团正毕肃和马同济都已经立下了大量功劳的现在,黎黄河心里也想要自己立下一个大功,盖过这些同僚,让全团扬眉吐气。

    “这个内藤忠重,倒是有几分本事啊……至少是个硬骨头,把他厚葬吧,我们大汉和日本交战,但是既然他都已经死了,也没必要辱没他。”赵松明白黎黄河心里的一些心思,但是他也不打算点破,在他看来只要部下能够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暗地里有竞争的心思反而是好事。“至于有马家的那些人,你甄别一下,如果是成年而且是血缘近的,那就诛杀,如果是未成年或者血缘偏远了,那就留下吧。”

    接着,他又想到了一个人,“对了,那个福冈藩藩主黑田忠之,虽然投降了我们,但是既然之前我们在檄文里面说过要处置他,那他也不能留,杀了吧。至于那些投降我们的藩兵,全部打散打乱,编入到劳役营当中,现在我们很缺人手,用得着他们。”

    “遵命!”黎黄河也没有多说什么,领命就退了下去。

    “这下九州就全在我们大汉的掌握之下了啊……”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参议官严广突然笑了起来,向赵松祝贺,“赵帅,短短十几天内,我们就达成了此等武功,在我大汉立国的时候也不多见啊。”

    “严参议平常不苟言笑,今天倒是恭维起人来了,倒是稀奇。”赵松也笑了起来,“不过,你这么夸我,怕也是拐着弯在夸你自己吧?”

    要说得意,赵松确实有些得意。

    正如严广所说,在大汉开始征伐日本之后,短短十几天内,整个九州岛就几乎已经落到了大汉的手中,大汉军也并没有付出多少伤亡,并且九州的藩主们可谓是望风归降——这一个个辉煌的胜利,早已经出了他和参议官们在之前制定计划时的预想。

    这些藩主,之前他们在藩中可以作威作福,俨然是一个土皇帝,但是现在却都命悬在自己的手中,生死存亡只在自己一念之间。

    这又如何能够不让人有些得意?

    不过赵松也知道,九州被攻下,只是第一步而已,接下来还有更大的挑战在等着自己,现在还不是沾沾自喜的时候。

    “我只是在说事实而已,我们的胜绩摆在这里,难道还怕有人质疑吗?”严广却没有故作谦虚,“只要接下来我们还是这么打,战后的封赏就绝不会小,天子可是一直在看着我们呢……”

    就在这时,大汉天子派来的使臣周璞,突然闯入了帐中。

    “周大人?生什么事情了吗?”看着周璞神情有些异样,赵松连忙中断了和严广的对话。

    “赵将军,确实是出了些大事……”周璞的脸色有些凝重,“刚刚有几个归附我们的藩主来跟我报告,说他们的藩内有天主教的教民作乱,因为留守的藩兵力量薄弱、大部分人已经跟随将军参阵,无暇顾及的缘故,现在已经弹压不住,几个藩都陷入到了混乱当中,所以……他们想要请我们大汉军队帮忙镇压。”

    “什么?弹压不住?不就是一些农民吗?这些藩兵连些农民都弹压不住,真是废物!”严广又急又气,“他们是鼠两端还是什么意思?”

    “恐怕并不是鼠两端……”周璞略带讥嘲的笑了起来,“严参议,现在我们大汉的军队已经和藩兵们交手几次了,这些地方藩兵是什么德性难道您还没有见识到吗?他们也没比农民强多少,更何况……更何况现在他们还被我军打破了胆子……”

    九州岛因为之前一直都和西班牙人以及葡萄牙人通商的关系,所以来往的传教士很多,这些传教士大多数具有极高的宗教热忱,依靠医学和武器开路,他们很快就在一些藩中传播开来,在战国时代,不光有很多下层民众信奉天主教,就连一些藩主和武士都开始信奉起天主教来。

    这种形势当然得到了自诩日本保卫者的幕府的警惕,德川幕府平定了日本之后,几次布了教令,要求严厉禁止天主教的传播,保卫‘神国’信仰上的纯洁。

    在德川幕府掀起的狂潮下,许多教民和教士受到了严厉的迫害,要么改宗要么失去了生命,而许多教民则选择暂时忍耐潜伏。

    这次大汉打过来之后,给幕府和许多藩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和冲击,旧有的社会结构面临崩解的风险,于是许多教民就此看到了希望,他们马上起来作乱,希望把这些藩变成教民的天下。

    “那也不能叫我们去平乱啊?我们大汉军队过来是为了帮他们做这事的吗?”听完了周璞的解释之后,严广还是没好气,“我们大汉进军是有严格的计划和时间表的,九州地盘这么大,要是一个个地方帮他们平乱,天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我们现在没有这么多时间来浪费,让他们自己去平!”

    “严参议莫要着急……”看着周璞的神色,赵松觉得这位使臣现在还有话说,所以制止住了严广,“周大人恐怕心中有所定计吧?”

    周璞是天子所亲选的使臣,而且这些时日来为大汉立功极多,未来肯定会得到天子的重用,所以赵松并不打算轻慢触怒对方。

    “严参议说得对,我们打过来并不是为了帮他们这些藩主平乱的,不过若是完全撒手不管,也不好……毕竟九州能否安定,对我们来说也是事关重大。”周璞果然表示出了不同的意见,“另外,就我看来,如果能出兵协助一下这些为乱民所困的藩主们,不仅可以更得藩主的们的感激和效劳,而且在别的地方也对我们不无裨益……”

    “周大人是指什么呢?”赵松略微有些不耐烦了,“我和严参议都是带兵的,脑子没有那么活泛,你尽管跟我们直说就好了。”

    “天主教民乱事一起,就可以给我们提供别的借口了。”周璞装作没有听出对方的不满,笑着回答,“若不是幕府镇压不力,九州怎么可能还会剩下这么多心怀不满的教民?可见幕府并没有像自己吹嘘的那样,不遗余力在维护日本原本的宗教信仰……”

    打量了一下两人,现他们还是一脸懵懂的时候,周璞心里也不无得意,“所以我们就可以站出来,镇压这些教民,把我们打扮成佛门的维护者。占领九州之后,我们肯定要给本州岛和四国岛的诸位大名布檄文的,把未能够镇压教民、败坏日本信仰的罪名也给幕府按上去。”

    “也就是说,在幕府的罪状里面,再加一条镇压教民不力?以便显得我们像是来帮助镇压教民的?”严广终于明白了周璞的意思,不过他还是有些奇怪,“可是这又有多少用处呢?”

    “单纯说几句是没有多大用处,但是我们可以借着这个契机,痛批幕府欺压佛教徒,败坏国家的信仰,这才给了天主教民坐大的机会。”周璞继续解释,“然后,我们可以借机拉拢那些对幕府不满的僧院寺社的势力,让他们跟我们走。”

    从古代的平安时代开始,日本的僧院一直都有很强的势力,佛教自从传入日本之后,就极受贵族们的喜爱和青睐,很快就成为了日本的主流信仰。贵族们在执政和死后,都将大量财富送给了僧寺,僧寺由此掌握了大量的财富。

    掌握了财富之后,这些僧寺仗着不用缴税的便利、以及政治上的然地位,开始进行土地兼并,并且最后成为了以寺院为核心的大地主。在平安时代末期,天下的纲纪开始大乱之后,这些僧寺地主开始组织僧兵来保卫自己、并且争夺利益。

    因为有宗教信仰的洗脑,所以僧兵大多数悍不畏死,再加上财富众多,所以一些僧寺就成为了强大的武力集团,在平安时代的末期,兴福寺、延历寺、东大寺等等僧院,就成为了这样的武力集团,和一般的军阀相比都不遑多让。

    而到了天下更加大乱的战国时代,社会矛盾更加激化,僧寺势力也得到了更大的膨胀。以本愿寺为核心的一向宗势力,通过煽动信徒暴乱,谋求建立********的‘佛国’。在动了多次暴乱之后,一向宗成为了最庞大的寺社势力,统治着大片土地。

    寺社势力的膨胀,很快就惹来了世俗界强人的忌惮,战国时代崛起的强人织田信长,开始谋求限制这些寺社的势力、剥夺他们的武装力量,很快就和一向宗产生了武力冲突。

    在石山合战当中,本愿寺和盟友朝仓氏一起和织田信长决战,但是最后败于织田信长,一向宗也由此受到了绝大打击,各地的暴乱也随之戛然而止。

    在织田信长的野心下,其他寺社也遭遇了同样的打击,其中历史悠久、占有莫大财富而且在佛门地位极高的延历寺,也因为屡屡不听从他的命令,而成为了他打击的重点目标。

    他下令纵兵前往延历寺的本山比叡山,声言要把这座宗教圣山夷为平地。

    在他的命令下,他的部下封锁一切下山通路,然后纵起大火,对延历寺开始了残酷的围歼战。传言本愿寺的根本中堂以下山王二十一社全被焚毁,包括僧侣、信徒在内约三四千人,不分男女老幼,均惨遭屠杀。

    火烧比叡山因此信长这一行为为众多寺社怨恨,并且送予他“第六天魔王”的称号。大家都传说织田信长是因为信仰了南蛮传过来的洋教,所以才做下了这些疯狂之举——虽然其实信长并不是因为宗教信仰的缘故而做出这些行为的。

    在织田信长死后,丰臣秀吉以及后来的德川家康相继统治日本,他们对寺社势力的做法不再那么激进,但是暗地里还是以限制为主。

    在持续三代人的打击之下,原本庞大的寺社势力开始烟消云散,寺社的土地和财富大部分落入到了幕府和各地的藩主之手。本愿寺则在德川家康的支持之下,出现了大分裂,再也无法对幕府的统治构成威胁。

    由此也可以预想得到,原本的寺社势力应该也是对幕府十分不满。如果大汉打出一个消灭洋教,协助日本恢复信仰的纯洁,并且保证愿意让寺社恢复原本的财富和地位的话,这些寺社应该会心向大汉。

    当听完了周璞的解释之后,赵松和严广陷入到了深思当中,显然开始意动了。

    “这些寺社不是已经被打击得很惨了吗?他又有什么力量来支持我们呢?”片刻之后,赵松提出了质疑。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寺社如今大不如前,但是毕竟千百年来信仰流传,他们拥有很大的话语权,在下层当中尤其受尊重。”周璞马上回答,“我们从外面入侵日本,最忌讳的就是让日本人心齐整,所以拉拢寺社,让幕府人心不稳,方为上策。我们镇压天主教民,然后宣称要帮寺社恢复地位,肯定会深得寺社欢喜。”

    顿了一顿之后,他继续说了下去,“另外……对我们战后的安排来说,日本的力量越分散,就越容易为我们所掌控……”

    赵松和严广对视了一眼,他们终于觉得周璞所言十分有道理。

    “此议可行。”赵松低声说,“现在反正我们大军要修整,等长崎港差不多修好之后才能继续大规模行动,所以调出一些兵协助各地藩主镇压天主教民,也抽得出来空。”

    “演戏就要做全套,既然两位决定要协助镇压,那我也不能闲着。”眼见他们答应了自己的提议,周璞也喜形于色,“我这阵子也接见一下九州岛各地的僧寺,让他们知道我们大汉的诚意吧。魔王和幕府是他们的敌人,我们就是他们的朋友了。”

    在毁灭了这么多敌对的藩主之后,九州现在已经有了不少无主之地,虽然大汉答应了要把整个九州岛送给岛津忠恒,但是送一点土地给各个僧院,想必岛津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