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很快,虽然言语不通,但是赵松和严广就已经和立花宗茂相谈甚欢了,一是因为大汉这边有意要拉拢优容,二也是因为立花宗茂颇为识大体,知道大汉最需要自己做什么,所以从没有虚言敷衍赵松等人。??   笔???趣阁  w?w?w.biquge.cn

    当然赵松和严广问起之后的作战建议的时候,立花宗茂也将他跟毕肃等人提出的建议再转述了一遍,然后将毕肃之后的行动也报告给了赵松。

    “这个毕肃,两次三番都自行其是,还没有等到命令就北上了,这是没有把军令放在眼里吗?”严广当即就有些生气。“有出息了啊,看来之前那封信还不够严厉,吓不住这位团正啊。”

    “既然毕肃已经冲了过去,而且一路追击打到了柳河藩那里,那我们就算想要遥控指挥他也很难,只能让他相机行事了吧。”赵松倒是并不怎么生气,“况且,他做出这样的部署并没有错,我们确实应该两路截断他们——另外,现在形势急迫,让他等待我们反应过来再接令也不太现实。”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严广微微皱眉,“好吧,这个也不争了,总之,我也赞同这个计划。现在困扰我们的难题已经不是怎么打败幕府军了,而是怎么在打败幕府军之后尽快善后。我们应该趁着幕府军现在集中在一起的机会,一鼓作气把他们全部歼灭,不然如果有小股残兵四处流落的话,就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严参议所言甚是,那就这么办吧,我也是这么想的。”赵松欣然点头。

    接着,他叫来了传令官,然后吩咐他将自己的命令传达给远在前线的马同济和黎黄河两位团正,准备让他们继续往北往东进,争取早点配合辽东团南下的部队一起,将幕府军的最后老巢——久留米藩的藩城包围起来,不让任何人逃脱。

    是的,赵松的意思是先用野战部队将久留米藩城包围,以围困的方式消耗藩城内守军的粮食和士气,然后等待已经登6的火炮慢慢运到久留米城下去——是的,大汉军队遵守了孙武子的训诫,并不喜欢将兵力白白消耗在攻城战当中,所以他们极为重视炮火,喜欢用火炮轰开城墙。

    大汉的大炮有好几个种类,用于不同的方面,现在各个前线部队所使用的都是用于野战部队的小炮,专门用于攻城的臼炮则还刚刚从海上卸运到登6地,这些大炮都十分沉重,哪怕使用专门的炮车,行动度也比较缓慢,所以前线部队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同时,赵松等人还有一个目的。

    “周大人,不知道给九州各个豪族的檄文你写了没有?”赵松突然问周璞。

    “嗯,在离开毕团正的时候我已经写了。”周璞马上回答,“而且我已经让萨摩藩和柳河藩的使者带去给了那些藩主,想必他们很快就都能够收到了。”

    接着,他从怀中拿出了一份文稿,递给了面前的两个人。“这里是稿子的原本,还请两位过目。”

    赵松接过了这张《九州奖惩令》檄文原稿,然后粗粗扫过了一遍,“不错,写得很不错,有理有力!”

    “如果没有赵旅正的兵威和胜利,那就没有理和力可言了。”周璞适时地恭维了一句,“若不是因为大汉军队如此轻易地战胜了幕府军,那九州的豪族们也不会这么容易归附。”

    “哈哈哈哈,大家互相扶持,互相扶持。”赵松大笑了起来,“周大人给他们定了两天的期限,我觉得很好,两天也够这些人想清楚了,这段时间我和严参议还有你,干脆就在这里等等吧……”

    接着,他加重了语气,“等来齐了那些肯归附于我们的九州藩主之后,我们就带着这些藩主和他们的手下一起去久留米城下,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大汉的军威!”

    “大人高见!”周璞马上附和了对方的提议,“日本人向来只畏服强者,想要让他们老老实实地跟着我们走,展示一下炮火确实是很有效的手段。”

    虽然立花宗茂就站在他们旁边,但是因为他不懂汉话,所以周璞并没有什么顾忌,说得有些尖刻,而他也一副老僧坐定般的模样,没有对三个人的话露出半点好奇来,倒是很快地就熟悉了自己的身份。

    “那就这么定了,只盼大人的檄文能够多吓动几个藩主吧。”赵松挥了挥手,“时间也不早了,来,我们一起喝几杯酒,就当做庆功吧!”

    “敢不从命!”周璞同样志得意满,笑着拱了拱手。

    就在大汉在九州最高层的几位官员商议的时候,周璞所布的《九州奖惩令》檄文也确实通过使者们散向除了毕肃兵锋所向的小仓藩之外的九州各地,也让这些地方的藩主们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彷徨当中。

    这些彷徨的藩主当中,就有平户藩的藩主松浦隆信,因为平户藩离长崎比较近的缘故,所以他也是第一批面临抉择的藩主之一。这位年仅三十岁出头的藩主,一生当中遭遇过多次的大变,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像他现在所面临的形势那样险恶。

    这份檄文的用词十分不客气,甚至可以说是趾高气扬,两天之内做出答复、如果不投降则玉石俱焚的要求更加是毫不留情,但是他却不得不仔细考虑这种不近人情的要求。

    平户藩地处长崎和福冈藩中间,所以大汉军队两个战场上的辉煌胜利,都会给他们带来比其他地方更为直观的感受,更何况,大汉舰队从博多湾南下的长崎外海的时候,那庞大的舰队,也给看到其峥嵘的每一个平户藩民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印象。

    另外,幕府的惨败还给他们带来了其他的不良后果——最近以来,从上述两个地方涌过来的难民一直源源不断,以至于快要到藩内难以承受的地步了。

    他是从柳河藩的使者手中收到了这份《九州奖惩令》的,所以他也知道,岛津忠恒和立花宗茂——九州地方两个最出名的藩主——已经投靠了大汉,并且率军配合大汉进攻九州的事实。

    自从战事这几天来,他屡次召集藩内的重臣家老,想要跟他们商量一下看看有什么解决办法,但是家老们却一直都没有人能够提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来。

    是的,没有人知道如果不同意大汉要求的话,该怎么去面对后果。

    抵抗显然是不现实的,平户藩只是一个六万一千石的小藩,藩内的人也不多,召集不起多少能够抵抗的人。就算福冈藩那样的大藩、乃至幕府自己的军队都挡不住大汉,指望平户藩自己能挡住兵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大汉已经说得十分清楚了,如果臣服的话还能保全身家,如果胆敢反抗的话,那就会让藩内的人玉石俱焚,在这样的威胁下,也没人敢提议全力抵抗。

    虽然讨论的时候,家老们顾忌藩主生气,没有一个人提出要投降、遵照大汉提出的条件办事,但是他们议论的时候,潜台词已经很明确了,都是希望松浦隆信以大局和全藩人的性命为重,不要意气用事。

    松浦隆信知道他们的意思,他也不想落到玉石俱焚的结局,可是他还是有些难以做出决定来。

    为了最后一分希望,他召见了荷兰人,想要问问这些荷兰人对大汉贸然进攻九州持什么样的看法——平户藩有荷兰商馆,并且一直都和荷兰人关系良好。

    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平户的商业代表戈泽特很快就来了,他的衣着无可挑剔,但也许是因为最近烦心事比较多的缘故,脸色有些阴沉。

    两边互相致意之后,松浦隆信直奔主题了。

    “戈泽特先生,大汉如今在九州已经派遣了大军,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的幕府已经完全失败了。”他直接跟对方说明了情况,“现在,大汉的人已经给我们布了通告,要求我们尽快投降,要我去长崎参觐大汉派来的将军,我想问下,你对大汉怎么看?”

    因为藩内的荷兰人,他心里还存了一份指望,他虽然知道荷兰人现在在平户的商船是不可能对抗强大的大汉舰队的,但是他也知道荷兰人跟大汉的商业来往很频繁,双方的关系不错,所以他想让荷兰人帮自己说项一下,至少可以争取一个更好的条件。

    然而,他没有想到,荷兰人的回答倒是十分简截了当。

    “藩主大人,恐怕您没有办法指望我们的武装力量了。我们在平户只有一些商船,这些商船是无法抵抗大汉舰队的炮火的,而且我们也不能拿自己和水手们的生命去冒险。”戈泽特板着面孔说,“如果您需要我对您的处境给出一个什么建议的话,我建议您尽快答应大汉的条件,并且协助他们维护好藩内和九州岛内的秩序。”

    “什么?”松浦隆信被荷兰人的态度给吓了一跳——这些荷兰人,非但不愿意给他任何帮助,反倒劝他早点接受大汉提出的一切条件,归降大汉。“戈泽特先生,你们难道愿意看到九州落到大汉的手里吗?”

    “就算是落到大汉的手里,也比旷日持久的战争一直持续下去要好。”戈泽特耸了耸肩,“先生,我们来到日本是做生意的,如果日本一直都在打仗的话,这对我们的商业利益来说是一个无法承受的后果。”

    自从那天亲眼看见大汉舰队,并且和大汉派往日本来的将军会谈过之后,戈泽特就明白,大汉这次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击败日本幕府了。本来,从荷兰人的商业利益考虑,他最应该支持的是日本,帮助他们抵抗大汉的侵略,以免日本屈服在大汉之下。

    可是……他现在根本没有力量去支持日本,他带来的商船根本无法抵抗大汉的舰队。指望巴达维亚也不太可能,虽然他现在已经写了报告派船送去了东印度公司本部,但是他不相信巴达维亚会为此来跟大汉打仗。

    东印度公司承受不起同时失去中国和日本两个大市场的后果,再说了,公司现在在和西班牙人打仗,实在也没有余力来干涉大汉和日本之间的战争。

    所以,他觉得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这场战争早日结束,这样荷兰和两国之间的贸易也就可以恢复正常了——如果战争当中大汉作战不力,荷兰人甚至还可以站出来调停,坐收两边的感激。

    当然,大汉如果轻松打败日本的话,那就让人有些难受了,不过就算这样也只能徒叹奈何。

    总之,戈泽特一点也没有干涉这场战争的想法,为了不让平户藩还抱有侥幸心理,为了不让自己等人平白无故陷入到战争的漩涡当中,面临生命的风险,他干脆断绝了平户藩主的希望,告诉他荷兰无能为力。

    “戈泽特先生的意思是,荷兰人无法对我们提供任何帮助对吗?”沉默了片刻之后,松浦隆信终于明白了戈泽特的意思,“你们反倒建议我们向侵略过来的汉寇投降?”

    “…………是的,大人,如果您非要这么理解的话。”戈泽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略显尴尬地回答,“但是请您相信,我们确实认为这对您来说也是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在我们西洋人的观念里面,当面对无可抵御的力量时,投降并不可耻……我想,对现在的您来说,大汉的军事力量恐怕就是无可抵御的,所以您应该为了自己的领民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

    “好的,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松浦隆信也不想跟他们多说了,挥手就让他离开。

    当戈泽特离开之后,天守阁内陷入到了一片诡异的死寂当中。

    松浦隆信一直都在沉思,而家老们没有一个人胆敢说话——实际上他们也都觉得,不必再多说什么了。

    “还有谁有别的建议吗?”沉默了许久之后,松浦隆信抬起头来问。

    “当年就是幕府逼死先代藩主的……现在就算反戈一击,我们也是有道理的。”一位资格最老的家老突然说。

    他口中的先代藩主,就是松浦隆信的父亲松浦久信。他在关原之战当中参与了西军,结果西军战败,后来幕府命令松浦久信去江户参谒将军,结果松浦久信死在了路上。

    家老突然提起这一段旧事,其实也是为了给藩主一个台阶,给平户藩接下来的行动提供一个合理借口。

    松浦隆信完全明白对方的意思,所以苦笑了起来。

    他虽然并不反对跟大汉投降,但是直到最后也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和大汉军队血战到底,以身殉藩,实在也让他有些唏嘘。若是他不答应的话,恐怕他就算想让这些家老重臣们抵抗,他们也不会听从吧。

    “那看来只有投降了,我们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笑了片刻之后,他最后说出了大家期待已久的那句话。

    虽然还是没有人说话,但是松浦隆信明显感觉庭中的人明显同时松了口气。

    他也不管其他人的想法了,继续说了下去,“大汉将军叫我去长崎参谒,我既然要投降,那自然就要过去,你们去安排一下吧,选几个人和我一起前去。”

    虽然前路艰险,大汉的军队凶残无情,但是他不敢违背大汉的命令,只好亲自前去长崎。

    同时,既然已经决定投降了,松浦隆信就觉得至少还是干脆一些早点去,平户离长崎这么近,说不定他还能抢个头彩,能够在大汉军队那里留一个好印象。

    带着这样一点心思,藩内很快给他做好了准备,他带着自己的一些亲信离开了平户藩城,南下向长崎进。

    一路上到处都是流民,他们蒙头垢面食不果腹,围在松浦隆信这群人旁边想要乞食,看得松浦隆信着实觉得有些可怜。最近因为战争,很多流民都聚集到了他的平户藩内。

    不过,他也知道藩内的存粮有限,帮助不了太多人,所以只好硬起心肠从他们当中穿过,心里也认同了荷兰人戈泽特的话——这场战争还是快点结束为好,哪怕大汉打赢,也比战争一直持续下去要强。

    越接近长崎的地界,人烟越是稀少,空气中所弥漫的肃杀之气也越来越强,尽管来之前松浦隆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还是禁不住有些惴惴不安。

    当一群红衣士兵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前的时候,这种紧张不安终于到达了顶点,松浦隆信等人马上翻身下马,在红衣士兵们面前没有做出任何有威胁的举动。等到了他们跟前的时候,他们当中会汉话的人,跟这群大汉士兵解释了自己的来意。

    大汉士兵们听明白了他们是来投诚的九州藩主后,马上态度对他们好了不少,然后他们将他们押送前往长崎城内,带他们去谒见大汉的将军。

    踏足到长崎城当中的时候,松浦隆信现这座原本富庶繁华的城市,已经变成了一片断壁残垣的废墟,一大群衣衫残破的平民,麻木地在大汉士兵的驱使之下在废墟当中四处挖土筑墙,时不时传来呵斥声和鞭打声。

    如果我据不投降的话,平户也会变成这样吧,凄凉之余,松浦隆信也不禁有些庆幸。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