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而在此时此刻,不光是周璞一个人欢呼雀跃而已,大汉征日军最高级的指挥层当中,现在也是一片喜悦——在将长崎彻底分割包围之后,在昨天早上大汉军队集结起来对长崎城动了全面的进攻,经过了不到一天的激战,长崎城内的幕府残兵基本上都被消灭殆尽,长崎本身也已经被攻陷了。笔趣阁     w?w?w?.?biquge.cn

    这座城市的陷落,不仅是代表消灭了多少幕府军,还代表着现在大汉征伐日本计划的第一步已经圆满完成。

    并且,从现在的形势来看,之后的进展也会十分顺利。

    不过,眼下长崎城还无法作为大汉的战利品投入实际使用——经过了大汉的炮轰、再加上守军的故意焚烧,两面摧残之下,长崎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极少还有什么建筑遗存,至少短期内是没办法使用港口了。

    在幕府老中内藤忠重的命令下,长崎城的残兵们在被围困之后开始纵火焚烧长崎,已经陷入了绝望的他们,在焚城一事上十分起劲,甚至比和大汉作战还要积极。

    然而即使如此,征日军高层仍旧对这么快就拿下长崎感到十分满意。

    在春天的晨曦当中,征日军主帅赵松和他的参议官们从海岸边的临时指挥部走了出来,来到了长崎城当中,虽然到处都是断壁残垣,还有些地方浓烟滚滚,呛得人喘不过气来。

    在他们所经之处,到处都还有还在号哭的平民妇孺,甚至还有守军倒下的尸体,踩在地上的时候,还会沾上褐色和灰色的泥尘——有些大概是刚刚凝固的血块。

    但是这种种惨象,并没有影响到赵松等人的兴致,他们虽然年纪都并不大,但是都是打了多少年仗的积年将领,早已经见惯了更多比这更加残酷的景象,他们的心早已经无法为这种景象所触动。

    在一位军官的带领下,他们终于来到了一处浓烟比较小的地方,也许是因为时间上来不及或者人手不足的缘故,这一片小区域并没有遭到严重的破坏,虽然有些房屋被烧出了残迹,但是还能够尽快修复。

    而这里也变成了大汉军队休整、以及收容俘虏和平民的地方。

    在赵松等人的注视下,一队队士兵押送着俘虏和长崎城内的平民来到这里,然后把他们集中在了一起,这些人饥渴交加,而且早已经被战火摧残了所有意志,所以只是麻木地跟着着押送他们的士兵来到这里,好像听天由命了一样。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人越聚越多,鼎沸的人声开始让这些人慢慢地恢复了一些精神,渐渐地他们也开始恐惧了——他们害怕这些凶神恶煞的大汉军队把他们特意集结起来是为了一次性屠杀光。

    为了激长崎军民的抵抗意志,幕府官员们之前一直散布大汉军队凶残暴虐、尤其喜欢屠城的谣言,这些谣言很容易就被军民们接受了,所以他们一直想尽办法想要躲避大汉军队——虽然抵抗的意志并没有因此增长多少。

    当看到了赵松这群明显是高级军官的人们来到这里之后,这群人越害怕了,他们把这当成了屠杀即将开始的先兆,人潮开始向他涌动,旁边的大汉士兵们好不容易才阻止住这些人潮。

    哭喊和求饶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几乎盖过了旁边的一切声音。

    看着这混乱的一幕,赵松微微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

    “让他们安静点。”他平静地对旁边的军官下达了命令。

    “是!”军官一边应下,然后朝自己的士兵下了命令。“开枪示警!”

    得到了军官的命令之后,早已经做好了射准备的火枪兵抬起枪来,朝天空开了枪,轰鸣的枪声终于又激了这群人内心当中的恐惧,人群开始慢慢地往后退。

    “大汉的将军有命令要传达给你们,统统都老实听着!”这时候,赵松旁边一位会说日本话的参议军官站了出来,然后对着这群人大喊,“谁要是敢再说话,格杀勿论!”

    在刀枪的威胁下,嘈杂的声音终于慢慢地消退了,一切都陷入到了死寂当中。

    赵松走到了这位参议军官的旁边,对着他小声交代了几句话。

    “将军下了命令了!从今天起,长崎还有你们,就归我们大汉军队的管辖!你们要为大汉做事,这样才能保全性命!”参议军官不折不扣地执行了赵松的命令,“大汉军纪森严,如果老实按大汉军队的安排干活,那就不会有事,但是谁要是敢违抗大汉军队的命令,不服从指派的,格杀勿论!”

    在又一个格杀勿论的威胁下,人群当中很明显地出现了骚动,但是并没有人胆敢说出话来——大汉将军的命令虽然严苛,但是看上去并没有屠城的意思,所以不少人心里反而因此松了口气。

    “大汉将军知道,你们现在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过饭了,所以大汉将军大慈悲,打算给你们放食物!从今天起,你们每天都可以在这里领取两次食物!”在这些人惊恐的注视下,军官继续大喊,“但是,这是需要你们用劳力来换的,你们要为大汉军队服劳役,如果有谁胆敢不服从,或者破坏秩序,格杀勿论!”

    接着,在他们面前,大汉士兵们支起了几张大锅,开始生火,然后煮水,简直就好像是在灾区进行赈灾一样——不过他们准备放的不是稀粥,而且面饼军粮,这些水只是用来让他们喝的,免得噎死人。

    在看着大汉士兵生火开始的时候,不少人开始吞咽口水——诚如军官所言,他们大多数已经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早已经饥渴难耐。

    “听着!排好队,一个个来领!谁要是敢破坏秩序,格杀勿论!”参议军官继续强调了一边。

    接着,在沉默当中,有几个人走出了人群。而后,越来越多的人跟在他们的后面,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向这些大锅边走了过来。

    现在长崎聚集的俘虏和平民,他们平常只是效忠自己的藩主或者幕府而已,他们心里哪里有什么日本的概念?在饥饿的摧残下,肚腹轻松战胜了所谓的民族大义,只要能够活下去,他们并不在乎为谁服劳役了。

    即使有一些人不愿意为大汉做事,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强忍着内心的痛苦服从了大汉将军的命令,暗暗期盼幕府早点打回来,光复长崎。

    在大汉军队刀枪的威胁下,他们服从了命令,开始排着队一个个过来了。然后,遵照之前的计划,每放行二十个人,大汉士兵就拦阻人群一次。

    这二十个人领下了放的面饼之后,被带到了锅边。

    “二十个人一组!从今往后就以这个顺序来编组,你们都要以编组来行动,谁要是胆敢脱离,胆敢懈怠,惩罚全组!”参议军官向他们解释,“快吃!”

    得到了命令之后,他们终于如蒙大赦,拿起干粮就往口中放,因为饿极了,有些人甚至是整张饼都直接塞到了口中。

    吃完了干粮之后,他们都十分口渴,但是因为没有杯子或者碗,所以他们干脆趴到了锅边直接喝水,这些开水虽然已经冷却了一会儿,但是还是有些烫,所以有些人在喝水的时候又烫得咳嗽了,样子十分狼狈。

    然而,看着这一幕幕场景,赵松等人都表情肃然,并没有为之笑。

    “战败真是惨,只能供人驱策,如同猪狗。”严广反倒有些不忍了。

    接着,仿佛是怕被人看做是同情敌人,他马上又解释,“我倒不是可怜他们,只是害怕这种事落到我们大汉之人的头上……想想,要不是有陛下,恐怕关内生民,未必不会遭遇这样的劫难啊!看看辽民当年的惨状吧?焉知没有我们,建奴会不会再去荼毒关内啊……如果真是这样,怕是连活命的口粮都没得吧。”

    “所以我们这些从军的,对大汉朝廷、对国民负有责任,让这种事情永远不要落到大汉子民的头上。”赵松面无表情地说,然后他转头看向他旁边的军官们,“你们看到了吗!若我们有一刻的懈怠,我们的兄弟,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妻儿就会落到这样的地步,甚至比这还不如!”

    和平常的训话不同,今天没有一个人答话,大家只是静静地看着。

    “赵帅说得太对了。朝廷和国民的血汗供养我们,不就是为了我们来保卫他们吗?我们领着这么优厚的薪饷,如何能不以死报国?”良久之后,严广才点了点头,“所以我们要一直都警醒,不能骄傲自满,要保持最先进的军械和技术,建造最先进的枪炮和战舰,如此才对得起天子,才对得起天子,对得起大汉万民!”

    在沉默当中,大汉士兵们继续按照计划开始收容这些平民。这些平民按照顺序被编了组,然后每十个组就交由一队工兵负责统管和监视。

    按照预定的计划,他们马上就会投入到各种劳役当中,先他们会重建长崎的港口和民居,用来方便大汉运输物资,同时方便大汉官兵宿营,当这个最优先的任务完成之后,他们将会在大汉工兵的协助指导下,修筑更多道路和建筑,让长崎城在战后也成为大汉影响九州岛乃至整个日本的重要工具。

    而赵松等人,也将长崎城当成了自己新的指挥所,他们在这片区域里面挑了一座相对完整的、原本属于某个富户的居所,然后住到了里面——根据远期的规划,等到战后,这里还会修建豪华得多的官邸,供在日本驻军的总司令官使用。

    不过那已经是以后的事情了,赵松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战后他肯定是要被召回国另有大用的,怕是留不住这里。

    因为军官们特意安排人打扫过了,所以这幢房子里面已经没有了到处可见的血迹和意味,他来到了房子的最深处,这里显然是书房,所以四壁挂着不少书画卷轴,而且还有不少装卷轴的匣子,保存得十分完好。

    看来房主逃脱的时候十分匆忙,所以没来得及清理——甚至,有可能这个房主现在还在劳工队当中,等着为大汉军队服劳役换取每天的口粮。

    当住进来之后,赵松顿时感觉原本紧绷的神经轻松了许多,不过,这里是传统的日式民居,所以里面多的是软塌,但是却没有适合他身高的椅子,这一点倒是让赵松感觉有些不便。他吩咐自己身边的勤务兵去砍掉院子里面的树木,给自己等人做几把椅子,然后干脆先不客气地坐到了一个茶几上面,先行休息一下。

    而他的席参议官严广,则干脆直接一屁股坐到了软榻上,然后伸了懒腰打了个哈欠,一点也没有了平常那副严肃的模样。

    “累了就歇息下吧,这几天你几乎都没有怎么睡觉,也是时候休息下了。”赵松看也没看他,只是看着窗外。

    “要说累是有点累,不过还没有到撑不住的时候,大白天的睡什么觉,让下面的人看到了不成了笑话了吗。”严广却没有领情,“我就是歇息一下,等下还得给下一步的作战制定建议呢。几个下属都提出了各自的建议,我得看看谁的更好。”

    “那就继续辛苦你了。”赵松笑了笑,“干脆趁现在有空,你写两封报捷书吧,一份给太子殿下,一份给陛下。他们两个明着没说,估计心里倒是等得着急了,我们现在的战果这么喜人,也值得他们高兴下。”

    “行,我等下就写。”严广马上同意了他的提议,毕竟他也很想在陛下面前表表功。

    接着,他突然又换了话题,“刚才你的那番话,倒是有些意思,平常我和同僚们也想过不少这方面的事情……哎,其实这几年我们已经把周边打平了,眼下各处的将士都有些懈怠了,少有人再肯去想想以后的事情。”

    “其实我也没有多想什么,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我只想把日本打完。”赵松笑了笑。

    “这只是小打小闹,说实话吧,打个幕府算得了什么?不过就是欺负一下周边的小兄弟而已,我才不觉得这算多大本事。”严广却不以为然,“军队就像刀,一直不用就会生锈,就会懈怠,要是以后没敌人了,少不得有人就会想着马放南山,这才是最可虑的事情啊。”

    顿了顿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所以我们以后和西洋人少不得要打仗,不是我们就是我们的后辈,反正逃不掉的,就算是为了磨刀,也该和他们时不时打上几场。”

    “这是陛下的意思吗?”赵松机警地问。

    严广却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避开了这个问题没有回答。

    已经被勾起了好奇心的赵松原本还想追问,但是这时候突然有参议官过来报告,告诉他们陛下之前派过来九州的使者已经过来了,他还带着一位投诚过来的藩主。

    “快把他们一起带到这里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赵松大喜过望。

    自从攻上了九州之后,虽然战事一直都十分顺利,但是赵松和他的参议官们内心当中都有些隐忧——九州豪族还没有开始对他们投诚。

    他们的兵力太少,无法覆盖整个九州岛,纵使能够把九州岛打个稀巴烂、把每个豪族都打得灰飞烟灭,但是想要稳固地统治九州岛,光靠大兵是不行的,还是需要这些九州豪族的帮助。

    所以他们一直都对天子派过来的官员周璞充满了期待,希望他能够用自己的努力为大家排忧解难,可是周璞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消息,所以他们不得不做了一些最坏的打算。

    可是在今天,周璞居然已经过来了,还带来了愿意投诚的日本藩主,这如何能够不让他欢呼雀跃。

    “那个柳河藩的藩主……好像是立花宗茂吧?”这时候,旁边的严广突然回过神来了,“这可是日本当年的名将啊?这对我们倒是用处很大。”

    为了更好地制定作战计划,所以严广自然会去收集各种资料,精心研究之前日本征伐高丽之战的战史,立花宗茂这个人他当然耳熟能详,所以他更加惊喜。

    “捷报上也写周大人的名字吧,他可给我们帮了大忙了。”赵松大笑了起来,“果然陛下没有看走眼!”

    很快,周璞和立花宗茂就被卫兵带了进来。

    赵松和严广一起迎接他们两个人,周璞当然不必说,他们十分礼敬,就连立花宗茂本人,赵松为了表现出礼贤下士的姿态也还是十分恭敬,一反不苟言笑的常态说了几句恭维话,倒让立花宗茂有些受宠若惊。

    在立花宗茂看来,这位大汉派过来征伐幕府的总大将,一定是大汉最高级的将领之一,所以也同样毕恭毕敬。他此时还并不知道大汉军队的具体人数,也并不知道自己对大汉的重要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