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仔细地验证过周璞的身份之后,何贵等大汉官兵马上对周璞致敬,态度为之一变——虽然大汉军队一向和内阁面和心不合,但是那毕竟是上层的斗争,底层的官兵们对朝廷的官员还是有本能的敬畏。??  笔??趣阁 ? w?w?w?.?b i?q?u g?e?.?c?n?

    再说了,周璞甘冒奇险,在大汉到来之前就深入到九州,四处联络对幕府心怀不满的藩主豪族,这种勇敢行为也得到了一向崇拜英雄的大汉官兵们的敬重。

    因为大汉官兵对自己的推崇,所以周璞也得以轻松地约束住了这些官兵。

    现在在柳河藩边界已经集结了数百名大汉官兵,已经成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但是因为之前几天他们一直都在追击福冈藩的溃兵和其他藩派过来的援兵,所以没有得到什么休息,在周璞的建议之下,他们开始就地安营扎寨,休整部队,准备等待后续的援兵。

    按照周璞之前和立花宗茂达成的协议,大汉军队可以无限制地从柳河藩的地域通行,不过不能进藩城(当然也确实没有必要进去),同时大汉军队也要约束军纪,不要抢掠柳河藩内的平民。

    当周璞转述了柳河藩方面的要求之后,在场的大汉军官们都答应了下来。当然,这不仅仅是因为大汉军队习惯了秋毫无犯的作风,或者是顾忌柳河藩是盟友,更主要的是不想因为士兵零散的抢劫而拖慢行军度。

    当傍晚时分,立花宗茂率领自己藩内已经集结起来的藩军主力来到了大汉的临时营地旁边,和岛津家一样,他准备作为大汉军队的合作者,协助他们一起扫荡九州。

    很显然,只要大汉能够在这场战争当中得胜,那么以后他们就会在日本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所以立花宗茂当然想要提前表现积极一点,让这些汉人更加看重自己。

    一来到这里,他就带着自己的几位亲信来到了大汉军队的阵中,借着这个机会,他也小心地观察了一下这些大汉官兵。这些官兵虽然看上去都十分疲惫,但是他们的营地却一丝不苟,并不因为现在形势很好就有一丝松懈,放哨的汉兵也一直警惕地看着自己。

    这些大汉官兵,虽然面目各自不同,但是他们的体格却都十分强健,显然平素里得到了充足的给养,而且在他看来这些人英气勃勃,行动也是令行禁止,十分迅。

    如此精锐的部队,再加上整齐划一的制服,让他看得一阵心悸。

    他之前也是多年打过仗的,甚至还在高丽和大明最精锐的边军交过手,虽然大汉官兵应该比那时候的大明边军强上一点,但是他原本自认也能够想象到大汉军队的强悍。

    可是现在真的见了面之后,他才现。他们阵势之森严,行止之严谨,都远远过了他之前所见过的任何军队。作为多年的宿将,他心里当然知道,什么东国无双西国无双,在战阵面前都是空话,无论怎么有勇力的武将,到了战阵之前都只是不起眼的一朵小浪花而已,真正决定会战胜负的只有靠官兵的素质,而这些人的素质显然比他预想的还要精锐许多。

    难怪他们能够毫不费力地就将幕府的阵线统统打到崩溃。

    经过几天的混乱,现在形势比较明朗了,越来越多的信息汇总到了柳河藩当中。他知道,福冈藩的藩兵已经被彻底击溃,几千人的军队被打得狼狈逃窜,然后在大汉军队几天的追击当中被基本上歼灭;而长崎方面也是一触即溃,现在长崎城也即将落入到大汉之手。

    一想到这里,他也暗自庆幸自己的好运,终于抢在一切无可挽回之前跳出了幕府这一艘眼看要下沉的船。

    幕府军队现在是什么样子,他心里是很清楚的,他认为在大汉这样的兵锋之下,幕府军绝无可能打赢,就连关东老巢能不能守住都是问题。

    如果幕府能够被答案完全消灭,那对他来说最好,就算幕府勉强守住了关东,那至少自己这边还有朝廷的大义名分在,仍旧可以当个大藩藩主,为立花家谋到一个富贵。

    带着这种秘而不宣的心思,他来到了这个临时营地的深处,然后再次见到了周璞。

    相比半天之前,这位大汉使者如今更加显得满面春风,显然对大汉进兵如此顺利而深感得意。而立花宗茂现在也没有了刚才在藩城内的傲慢,而是显得毕恭毕敬,他躬身然后跪到了地上。

    “柳河藩主立花宗茂,参见天使。”

    面对这个老人的行礼,周璞也并没有,倒不是因为他倨傲,而是因为他现在在大汉军营当中,代表的是大汉朝廷和大汉天子的威严。

    他也要用这种方式,确立大汉对这些藩主的绝对权威。

    “藩主请起。”等到立花宗茂行完礼之后,周璞才招手让立花宗茂起来,脸上也微微露出了笑意。“今天劳烦藩主了,以后还请藩主继续努力,为贵国朝廷的兴复大业出力。”

    周璞已经和他商量好了,从今天开始,立花宗茂就是以“兴复朝廷、讨伐德川奸佞”旗号公开站在大汉军队的这边,然后传檄四方,鼓动其他人也与大汉军队合作。虽然各地的藩主并不会将朝廷看做一回事,但是朝廷的旗号仍旧可以让他们更加没有顾忌地倒向大汉。

    而为了奖赏立花宗茂的投诚、再加上立花宗茂原本就是个名将,所以周璞也慷慨地将‘兴复军副大将’的头衔赠送给了对方——当然,为了继续利用日本朝廷这面旗帜,总大将这个头衔周璞是准备授予给皇室或者藤原摄家的。

    这个副大将的头衔,虽然并不能变成钱或者兵,但是立花宗茂却看得很重,因为他知道,这个身份以后对他和大汉的关系也有极大的帮助。

    “藩主在日本国内享有大名,只要藩主传下檄文,应该有不少人会群起响应。”周璞笑着说,“能够得到藩主的帮助,我们可是少了很多麻烦。”

    “一点微末的名声,顶不上多大用处,能够被人听进去就不错了。”立花宗茂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地回答,“真正想要起到效用的话,还是要依赖大汉的兵威,以及朝廷的旗帜……敢问天使,现在我国朝廷已经离开了京都了吗?是否已经到了大汉的掌握之中?”

    这个问题倒让周璞有些为难了。

    按照他之前和日本朝廷的安排,在大汉进军之前,周璞就会给京都送上信息,当收到了自己给的信息之后,他在京都的那几个合作者——左大臣一条兼遐和右大臣二条康道等人——就会马上动起来,挟持日本的法皇和天皇离开京都,想办法到九州这边来,投入到大汉军队的保护当中。

    然而,现在已经多日过去了,京都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到九州来,更加没有日本皇室和公卿来投九州的迹象,虽然这其中有九州现在太过于混乱的因素,但是至少也说明了京都那边并不是一切顺利。

    这种情况就不由得让人有些担心了。

    他之前跟京都的人交代过,想尽一切办法来九州,如果实在不行,就躲入山林,现在看来京都的人是按第二种方法来办了,可是他们是朝廷,是至关紧要的招牌,幕府肯定会看得很紧,不说逃不逃的出来,就算能逃出来,幕府肯定也会动起来,疯狂搜索。

    周璞之前见过这些京都的公卿和皇族,说实话对他们的印象不错,不过好印象只是来源于他们的谈吐和文化、让他这个前书生有些共鸣而已,对他们这些人的能力,周璞心里是十分不看好的,他们真的能够躲避开幕府的搜索吗?周璞只能忧心忡忡。

    如果他们真的没有办法逃脱幕府的搜索的话,那么朝廷这块招牌就会大大失色。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能祈祷这些公卿们走运一点了,再说了,现在大汉手里有一位拿着法皇亲笔信来到京城的公卿使者,到时候只要让他来日本,也不失为一个补救的方法。

    这些事情周璞都留在了脑中,并不打算跟立花宗茂说清楚,他只是含混地带了过去。“贵国朝廷现在还没有到九州来,只是暂时逃入山林而已,毕竟关山遥远,幕府搜索甚急,一时间难以过来。”

    然而,他选择含混其辞,立花宗茂却对这个看得很重。

    “大人,为了消减其他藩主的抵抗心,瓦解幕府一方的人心士气,朝廷对我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不可不予以认真对待啊。”

    “那藩主有什么建议呢?”周璞反问。

    “依在下的看法,应该先趁着时局混乱,先打出旗号来,快收复九州,然后稍加整顿就立即北上!”立花宗茂十分镇定,显然他之前已经打好了主意,“虽然这看起来有些仓促,但是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大汉军兵精锐无匹,各藩仓促之间难以抵御,只要登上本州,天下就会更加震动,到时候就会有更多人动摇,投向我方。”

    小心地瞟了周璞一眼,确定他并没有表示反对之后,立花宗茂继续说了下去,“而且,在下在西国征战多年,对西国的山川地理也十分熟悉,地理形胜不会对我方造成任何阻碍,大可以一举直捣京都。我们只要占据了京都,朝廷的名分自然就在我们手中了……”

    他顿了一顿,好像觉得接下来的话有些艰难似的,“那时候,就算法皇和天皇都已经落入到了幕府的手中,我们也可以宣布他们是被挟持的,然后从京都另外找出几个幸存的皇族和公卿作为摄政,重新举起朝廷的大旗。”

    显然,他对朝廷能否躲过幕府的追索也十分有疑虑,所以就想干脆不管不顾先尽快打下京都,让朝廷早点落入到己方的手中,至于这样做会对法皇和天皇带来什么危害,他是管不了那么多的,也没有兴趣管。

    “藩主此言十分有道理,其实我也正有此意。”眼见对方提出了和自己之前的想法差不多一致的提议,周璞禁不住赞叹了起来,“我也觉得我们打下九州之后,应该趁幕府大军还没有全部集结,直接进兵京都,让主动权继续操之我手。”

    接着,他的笑容更加深了,“到时候还请藩主继续辅佐我,我将作为大汉任大使,代天子巡视贵国京都。”

    此时他看立花宗茂十分顺眼,感觉他比岛津忠恒还更加好用——岛津忠恒想要的是九州岛,只要九州落入手中之后就会懒怠,之前就表露过不想过多干涉本州岛战事的意思,而立花宗茂就不同了,他的封地未来只能在本州岛,所以他十分热心,想要尽快打过去,这也正好贴合周璞的需求。

    这个立花家,以后要大用,周璞暗想。

    “义不容辞!”仿佛是感受到了周璞的想法似的,立花宗茂昂挺胸,一派大将之风。

    就在他们还在商谈的时候,营地外面突然传过来了一阵喧哗,两个人都十分警觉地停下了会谈,看向了声音传过来的方向。

    不过他们很快就现,这喧哗是欢呼声,而不是碰到敌人的呼喊,所以重新镇定了下来。

    然后,他们了解到,原来是这些大汉军队的团正毕肃来了。

    在日暮的苍穹下,在士兵们此起彼伏的欢呼当中,毕肃带着自己的几位参议官一起来到了这个临时营地当中。

    此时他满面春风,享受着胜利带来的快乐。在他的一力坚持下,他的团突破了原本命令的束缚,向幕府军动了冲击,然后以摧枯拉朽的气势打穿了对方的阵线,让对方全线溃逃,然而他没有因此而满足,而是命令官兵继续追击。

    在这场毫无悬念的追击战当中,他的部下们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以无可抵挡的气势基本上消灭的敌人,也打下了九州的大片土地,这毫无疑问是个巨大辉煌的胜利。

    这个胜利,既能够鼓舞部下的士气,让他们更加拥戴自己,也能够让上面看到自己的能力,更加赏识自己。

    他今天收到了赵帅从长崎外海上传过来的手令,虽然字面上有不少申斥的话,批评他不应该妄自行动,但是字里行间的赞赏之意,他也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只要继续这样攒下军功,回去的话大概就能高升了吧……也许还能够封爵。

    而这一切,就是他半生的戎马生涯的追求。这些追求现在看来已经离他不远了。

    还没有等待进一步的命令下达,他就带着团里的主力部队,沿着自己的先锋们追击的道路开始前行,准备进一步扩大战果,摧毁九州北部的一切反抗势力。

    当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终于得到了天子使者已经来到了军中的消息。他不敢怠慢,带着自己的几个参议和传令官,骑着马向这边快马加鞭赶了过来。

    很快,他来到了这个临时的营地当中。

    “大汉征日军第一团团正毕肃,见过周大人。”一照面,他就跟周璞行了个礼。

    相比士兵和下级军官的恭敬,他的态度要矜持不少,不过仍旧十分尊重对方——虽然大汉的高级军官们都不大把内阁的人放在眼里,不过这位周璞周大人可以天子钦点的使者,毕肃可不想让他在陛下面前告一状。

    “毕团正,久仰!”周璞也跟他行了个礼,“贵团之前大破敌军,打得敌军魂飞胆丧,实在是令人佩服!”

    “为国拼杀,本是我们这些军人的本分,不敢居功。”毕肃自谦了一句,“另外,我等只是武夫,上阵厮杀是不能含糊,碰到几个敌军就打几个,不过,现在……在九州还得大人多多指点,免得坏了朝廷的大计。”

    他也知道在大汉征日的策略是以军事为辅助,实现政治上的目的,尽量要动日本人打日本人,而不是一味的强调厮杀,所以在第一阶段已经成功达成目的的今天,也确实需要专门的人来给出下一步的建议。

    “我正是为这个而被天子派过来的,毕团正请放心,此事在我心中已有定计。”周璞毫不谦虚地应了下来,然后指了指旁边的立花宗茂,“来,我先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柳河藩的藩主立花宗茂,他现在已经投诚我国……”

    接着,他放低了音量,“他在日本国内的武将藩主当中颇有威望,能够得到他的臂助,为我军消减了不少麻烦。之前我军已经打到他的领地门口了,还好我约束住了他们,才没有带来麻烦。”

    “哦?”毕肃先是一愣,然后马上转过头来,对立花宗茂行了一礼。“见过藩主!之前部下若有得罪,还请恕罪!”

    尽管作为一贯高傲的大汉军官,毕肃其实心里看不上那些对自己投诚投降的人,但是现在,既然用得上他,毕肃当然也可以拿出表面上的礼貌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