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天使真是一表人才,不愧是中原人物。?  ?笔?趣??阁 ? w?w?w?.?b?i?q?u?g?e?.?cn”立花宗茂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战后天使还会留在日本吗?”

    这既是示好,也是试探,周璞现在答应给立花家五十万石的领地,但是如果战后他就被调回朝廷内的话,那么就算他答应再多条件,他的后继者也很有可能赖掉承诺,所以他需要确认一样。

    而周璞当然明白对方的心意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还是会留在日本,做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吧,继续巩固两国邦交。”周璞的脸上也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毕竟我国朝廷里面,懂得日本之事的人其实也不太多。”

    “那么,今后还请天使多多关照了。”老人轻轻地拱起手来,然后微微点了点头,算是行了个礼。

    “无妨。”周璞同样拱了拱手,“只要能够有利于两国邦交,有利于贵国的福祉,我都乐意去做……”

    立花家需要为自己在以后找一个靠山,维护自己的地位和领地;而周璞也需要在日本有一些帮手,以便加强对日本的控制。

    这种微妙的联合,在两个人的笑容当中,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立花宗茂将手慢慢地放向了右腰间的佩刀上,此时他的神情已经变得十分肃穆,再也见不到刚才的疲惫和紧张。

    然后,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度,他突然将刀拔了出来。

    随着“锵”的一声,明晃晃的寒光掠过了每一个人的眼睛。

    “那就……再同德川家决一死战吧!”

    “哈伊!”随着立花宗茂的这一声大喊,在场的立花家重臣家老们同时附和了起来。

    和立花宗茂一样,他们也有一种死里逃生后的庆幸感,原本他们都担心一旦被大汉当成敌人,最后不得不和本藩玉石俱焚,没想到见到大汉使者之后,经过藩主的一番交涉,大汉使者不仅答应保全本藩,还答应到时候给本藩五十万石的土地作为补偿。

    虽然这个补偿是要在日本的其他地方做出来的,很可能以后要面临迁出柳河藩本地的结果,不过只要领地能够扩大五倍,大家肯定就能享受到更高的地位和待遇,那就算迁移出九州岛又何妨?

    再说了,原本对于幕府,这些人就心有不满,现在能够得到一个机会去报复幕府,倒也让他们心中一时快意。

    在立花宗茂的命令下,这些重臣们纷纷冲出了藩城,去藩内各地召集集结的藩兵们,一是为了做好整备,二来也是为了避免和大汉士兵生冲突——毕竟在大汉一路向九州岛内6深入的今天,很有可能就会生两边打照面的情况。

    这个顾虑并没有脱离现实。

    在正午的烈日当中,一群穿着红色制服的大汉士兵打到了柳河藩的边沿,他们的脸上布满了灰黑,再加上一直流淌不停的汗水,杂糅成了奇怪的一团颜色。而且,他们的脚步有些凌乱,显得十分疲惫,红色的制服已经十分凌乱,有些地方沾满了灰土,有些地方则因为凝结的血块而变成了黑褐色,变成了怪模怪样的可怕杀神。

    在他们前方,也有一群人在往前跑,不过,虽然说是跑,但是他们的度也并不快,只是有气无力地前行着,比起后面的红衣士兵来,他们的样子要更加狼狈许多,衣衫褴褛,眼睛里面也布满了血丝,显得十分痛苦。

    这些人都是之前福冈藩的残兵败将,在经过了第一次和大汉军队的交战之后就已经被击溃,然后选择了逃亡,原本聚集起来的逃亡人群很多,但是经过大汉军队的一路追击之下,人数已经越来越分散。

    他们已经失去了任何抵抗的勇气,明明后面的追兵数量一直都远不如自己,但是却根本没有回过头来抵抗的勇气,也再也没有了建制可言,只是拼着命往前跑。

    在饥饿和疲惫的催逼下,他们甚至连逃生的勇气也慢慢地消褪,一路上不时有人因为实在走不动了而停了下来,呆呆地坐在了地上,甚至就连后面的追兵拔刀砍过来的时候都没有做出任何抵抗。

    红衣的士兵们,虽然同样疲惫,但是他们却要有精神得多,战胜者的兴奋、夺取更多军功的渴望让他们一路持续追击,以至于已经和己方的大部队脱离了开来。他们不知不觉当中,已经追击了敌军几天,打穿了半个九州岛。

    他们现在即将打到柳河藩了,但是这些士兵们当然对这个情况懵然无知,而且他们其实也并不关心这里到底是哪个藩。在他们看来,面前的敌人一触即溃,到处都是一片坦途,他们走到哪里都可以打到哪里,谁挡在前面就把谁打败就行了。

    为了节省体力,他们不紧不慢地跟在前面的败兵后面,悠然收割那些掉队的敌兵的生命,仿佛是猫戏老鼠一样。这一股敌军,在他们眼中看来已经是囊中之物,随时都可以收割掉。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再起一次冲击,彻底消灭这股敌军的时候,突然一群人从远处跑了过来,他们手中拿着并且,看样子应该是一股藩兵。

    “戒备!”带队的军官,连正何贵连忙下令自己的部下们结阵戒备。

    他是大汉征日军暂编第一团的军官,之前也是辽东军的成员。他原本是赵字营的一个小兵,因为作战勤勉勇敢所以在大汉几次扩军之后,成为了辽东军的连正,然后跟随着赵帅和毕团正一起来到了九州。

    辽东军在平定了建州女真之后,大规模的战事开始日渐减少,这让打惯了仗的辽东军官兵来说实在有些不习惯。

    所以他对这场战争到底为什么打的其实不感兴趣,只是为闲了这么久之后终于有仗可打而感到高兴,对他来说,他只有服从的义务,陛下和上面的将领们指到哪里,他就会打到哪里。

    踏上了九州岛的土地之后,原本他和其他军官们就对日本幕府兵的战斗力十分怀疑,第一次接阵就大获全胜更加鼓舞了他的信心,得到了毕团正全力追击扩大战果的命令之后,他带着自己的部下一直往前追击,因为追击的度实在太快,现在甚至自己的部下都有大概一半人脱队,仅有几十人在他的身边。

    听到了他的命令之后,他的部下们马上开始按照大汉军队的操典开始接阵,准备迎击敌人。虽然多日几乎没有休息的追击让他们都十分疲惫,但是他们依靠一直以来严格训练所积累起来的经验,还是很快就集结起了一个作战的阵型,等待着和敌军的交战。

    来的藩兵和之前他们追击的败兵加起来的话,人数远远过他们,但是这些大汉官兵却毫无惧色,多年的征战和源源不断的胜利早已经让他们积累起了无比的信心,他们敢于迎击任何敌人。

    大汉官兵如临大敌,那些被追击、惶惶不可终日的幕府藩兵却已经喜出望外,他们大声呼救,然后不知道哪里来了力气,加向这些新增援过来的藩兵跑了过去。在他们看来,这些新增援过来的藩兵虽然不知道是哪个藩的人,但是他们的出现就代表自己已经死里逃生了,就算他们挡不住这些汉寇,至少也能够为他们争取到逃跑的时间。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迎接他们的却是毫不留情的屠刀,这些冲上来的藩兵在两方接近的时候,突然拔出了自己手中的武器,然后毫不留情地向这群人捅了过去。原本就已经疲惫饥饿几乎已经丧失了所有斗志福冈藩兵,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有抵抗的力量?

    刀光剑影之下,一声声沉闷的惨叫响起,一些人虽然想要再换个方向逃跑,但是他们哪里跑得过这些藩兵,很快就被一一杀死了,再无一人遗存。

    列阵的大汉官兵,看到面前生了这一幕奇剧,都惊讶不已,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藩兵会自相残杀,但是他们当然不会因此而放松警惕,仍旧列阵看着面前剩下的这些藩兵,随时准备和他们战斗。

    然而这些藩兵却完全没有和大汉官兵们战斗的意思,他们远远地站在一边,然后其中一个人以半生不熟的汉话向大汉官兵这边喊了出来。“大人,不要误会!我们是柳河藩的人,是大汉的盟友!”

    他们连续这样喊着,声音也传到了大汉官兵们的耳中,并且惹起了他们带着怀疑的对视。虽然对面的汉话并不精熟,但是他们勉强听懂了其中的意思。

    “连正,他们是说跟我们一边的?”一位军官小心翼翼地问何贵,“这是唬我们的吗?没听说过我们在九州有什么盟友啊?”

    “别瞎说!”何贵呵斥了他一声,“谁说我们在这里没帮手的?”

    作为军官,他比其他人更加多知道一些东西,在打过来之前,大汉征日军的军官们多次被召集起来,有专人跟他们传达了一些上面希望他们注意的东西,除了军纪和日本风俗地理的老生常谈之外,还有一条就是分析了日本的形势。

    参议官告诉他们,日本并不是幕府一家占有全部土地,在日本的国土上还分散这许多藩国,有些藩国可能会倾向大汉,而且天子已经专门派了使臣去笼络一些可能会倾向于大汉的藩主,所以要注意得到消息之后不要攻击这些藩,以免打乱朝廷的方略。

    不过,虽然听说过有这件事,但是他却不能确定面前的藩兵到底是不是属于那群人。纵使他们刚才为了表明诚意已经大肆杀戮了那些逃跑的藩兵,但是焉知他们不是故意诱敌?还是要谨慎一些为好,他可不敢拿部下的性命开玩笑。

    “你们先放下武器!”他大喊了一声,“派会汉话的人过来,其他的人不准乱动,否则格杀勿论!”

    在他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之后,对方不敢怠慢,马上就扔下了手中的武器,然后就有两三个人从藩兵阵中走了出来。

    当看到对方真的听从了自己的命令之后,何贵相信了几分他们的话。

    很快那几个人就走到了他的面前。

    “鄙人是柳河藩的藩士朝仓正彦,见过大人。”一位武士打扮的年轻人毕恭毕敬地向何贵下跪行礼。

    “柳河藩?丰后国的柳河藩?”

    何贵本身一个小军官,平常在军队里面也是一直要********的,今天看到有人这么对自己卑躬屈膝,老实说是有些高兴的,说话的态度也变得柔和了不少。

    一边说,一边他还从怀中的衣兜里面掏出了一张简易的九州地图,一边确定自己的位置——追击的时候他们跑得太快,如今已经确定不了自己的位置了。

    “确实是丰后国的柳河藩。”朝仓正彦连忙点头,心里则在震骇于大汉军官的素质、以及他们准备的详细。

    就连面前这位明显是小军官的人都对九州的情况如此了解,幕府又怎能不败?接着他又瞥了一眼旁边的大汉官兵,这些官兵都面色凝重,身上的血迹斑斑,让他感受到了一种不寒而栗的压力。

    他不敢多看,继续跪在地上,等待着对方的询问。

    “你们藩什么时候和我们大汉结盟的?我怎么不知道?”何贵再问。

    “我们就是在今天和大汉结盟的,现在大汉的使者还在藩城内!”朝仓正彦连忙回答。

    “好了,你们起来吧,别跪在地上了,说话不方便。”何贵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军刀,“你是说使者现在就在你们藩城内对吧?那好,叫使者过来见我吧,要见了使者之后我才能够相信你们的话。”

    “现在藩主正在和使者相谈……”朝仓正彦有些犹豫。

    “好了,没听到我的命令吗?!”何贵不耐烦地呵斥了对方,“要是对我推三阻四,那你们的诚意谁能看得到?难道是想要欺骗我们吗?”

    尽管他现在只有几十个人,但是他却依旧趾高气扬,完全没有将面前的这些柳河藩士兵放在眼里,而朝仓正彦也面如土色,犹豫了片刻之后他跪伏在了地上,“请大人先在这里稍等些时间,我们马上让人回去复命。”

    “快去!”何贵又挥舞了一下军刀,不耐烦地催促。

    很快,朝仓正彦就回到了柳河藩兵的军阵当中,然后骑着快马向柳河藩城赶了过去。

    目送这些人离开之后,何贵不顾对面还有一群藩兵看着,就大大咧咧地坐到了地上,然后招呼自己部下。“第七排的人负责警戒,第三排和第九排的人休息!一刻钟一轮换,大家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等后面的弟兄们过来!”

    得到了命令之后,大汉的官兵们,除了一部分人继续负责警戒之外,其他人马上都坐到了地上,然后有些人就地开始生火,有些人则干脆躺在地上打起盹来。

    连续几天的追击,他和他的部下实在太疲惫了,之前是因为还在追敌所以紧绷着精神,现在一松懈下来,那种倦意和困意就几乎阻止不住。

    “我们这也冲得太狠了。”何贵暗骂了一声,“也不知道回去之后能换一个什么样的勋章。”

    很快,一位士兵拿着泡好的食物给他端了过来,他直接拿起盆子就往自己的嘴里灌,吃完了之后还满足地呵了一声,好像这里面是什么美味佳肴似的。

    为了方便官兵们作战,大汉的作战部队都有专门的食物供给,既有干粮也有炊粮。干粮就是烤面饼,虽然味道一般但是十分顶饱,而且随时都可以食用。而炊粮就是混合了肉末和盐以及香料的炒面,可以在宿营的时候快做出来充饥。

    之前因为忙于追击敌军,所以这群大汉官兵很少宿营,饿了都是直接吃一些面饼,嘴里早就淡得不行了。现在总算有了宿营的机会,所以一吃到这些有味道的炒面,何贵和他的部下们都觉得简直是人间难得的享受。

    很快,属于他或者不属于他的大汉官兵们也从后面冲了过来,在何贵的笑骂声当中同样在他们身边扎营,一时间这个临时的营地变得好不热闹,大批穿着红衣的士兵把绿色的原野点缀得灿烂无比。

    眼见对面有日本的藩兵,这些追上来的大汉军士原本想要继续进攻,但是何贵跟他们说了自己刚才碰到的情况,总算暂时拉住了他们——再加上他们也确实需要休息一下,所以大家同样就地扎营。

    正当他们休息了一下,恢复了精神,已经开始对对面的藩兵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大群人马终于从柳河藩城的方向赶过来了,领头的人正好就是刚才那个会说些汉话的柳河藩士朝仓正彦。

    不过,他显然不是这群人中最重要的人,在大汉官兵们警惕的注视之下,一个年轻人不疾不徐地来到了阵前。

    “在下大汉使者周璞,现已说服柳河藩投诚我国。诸位将士,辛苦了!”

    大汉军队和日本大名的初步合作随之实现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