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的咆哮,也得到了立花重臣们的附和,大家纷纷把手放到了身旁的佩刀上面,大有一言不合就斩了这几个岛津家的使者然后和岛津家决一死战的意思。笔趣阁  w?w?w?.?b?i?q?u?g?e .cn

    对于藩主和藩臣来说,领地就是一切,有了领地,他们就是高高在上的阶级,在领地内可以为所欲为,要是失去了领地,要么就不得不投靠其他藩主仰人鼻息,要么就会变成一无所有的平民,这对他们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后果。

    “大汉既然给了岛津家这样的承诺,那就会遵守承诺,只要九州打下来了,就一定会交给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下,岛津忠能和其他几位使者都已经面如土色,周璞却不慌不忙,“而且我们示人以诚,既然答应了这样的条件,那就不会害怕说出来。不过……藩主也不用着急,九州岛虽然给了岛津家,但是别的地方却也可以安置立花家,不是吗?”

    立花宗茂这时候已经从刚才的愤怒当中恢复过来了,他看着抢过了岛津忠能话头的周璞,眼光突然变得锐利了起来。

    “你是谁?”

    在他的注视之下,周璞微微感觉有些不舒服,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这种不适感,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再度向立花宗茂深深一揖。

    “立花藩主,在下周璞,乃是大汉天子派来九州的使者,久闻藩主英雄了得,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大汉天子的使者?”立花宗茂略微睁大了眼睛,然后突然冷笑了出来,“你倒是很有胆子,居然敢自己来这里……”

    “若是没有胆子的话,在下也不会接受大汉天子的命令来到此地了。”周璞抬起了头来,然后向立花宗茂微微一笑,“再说了,在下是为了帮助藩主而来的,藩主又怎么会对在下不利?”

    虽然表面上说得十分豪气,但是他一直都在重复提到大汉天子,就是为了扯出皇帝的旗号来给自己撑腰,也让立花宗茂有所顾忌不敢翻脸。

    “你们大汉无端侵略我国,屠戮我国子民,居然还敢说是为了帮助我?”立花宗茂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怒色,“你们如此肆意横行,就不怕和当年元寇一样遭到天谴吗?”

    他说的时候虽然怒形于色,但是周璞反倒心里想笑了。

    大汉打过来,现在如同势如破竹,立花宗茂也知道现在说什么武力抵抗是没有威慑力的,结果他居然搬出了什么天谴……

    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敬神鬼而远之,那些什么鬼神之说,日本人深信不疑,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也不相信日本的运气还能这么好,再来一次神风来阻止大汉的进攻。

    “藩主此言,在下不能苟同。当年的蒙元是胡虏,是窃据中原的贼子,而我大汉是堂堂正正击败大明,夺取神器的汉人王朝,也是毫无争议的中原天子,天子自然就会得到上天的庇佑,如何谈得上天谴?”他冷笑着回答,“再说了……我们进兵日本,是为了讨伐幕府,是为了让贵国恢复纲纪,这是顺应人心天理之举,也是贵国朝廷所殷切盼望的帮助,有何违背天理之处?恰恰相反,这就是顺应天理!”

    周璞理直气壮的反驳,并没有让立花宗茂生气,反倒是让他心里稍稍一动。这个大汉使者果然是个有勇有谋之辈,难怪会得到大汉天子的青睐。

    大汉天子到底是不是顺应天道,其实他并不关心,所以也不再争论,现在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立花一族到底能够得到多少好处。

    而且,他心里还有一块心病——在四十年前,他就是作为太阁大人麾下军队的将领带兵入侵高丽的,并且和明国在高丽大打出手,互相留下了不少仇恨。虽然现在已经是时移世易,大明和丰臣家都已经化为了历史的残迹消失不见,但是

    “朝廷……朝廷打算给你们什么好处?”他直接问。

    “作为邻国,作为多少世代以来一衣带水的邻邦,两国理应互相扶持,我们并不是为了什么好处来打幕府的,只是想要为邻邦的朝廷和国君维护正义而已。”周璞连忙回答。

    “这些骗人的话就不用跟我说了!”立花宗茂皱了皱眉头,“我虽然不是什么很聪明的人呢,但是至少也活到了这个年纪了,一些骗小孩子的话就别跟我说了,免得我一怒之下,做出什么让你追悔莫及的事情。”

    “藩主当然能够让我们追悔莫及,不过九州岛上的大汉官兵也有能力让藩主追悔莫及,所以……大家还是各自退一步吧,藩主,不要把话说得太僵。”周璞不卑不亢地顶了回去,“藩主如果以为抓了我就有什么用的话,那可就错了,我并不是一个人来九州的,我还有副手,您就算抓住了我也要挟不了任何人,只会让两边没有余地。”

    这话一出口,立花宗茂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大汉使者这样一番表态,明明白白地说清楚了大汉根本不会顾忌自己的性命,就算将他抓了也没办法要挟、或者讨价还价,无疑这又断了他的一条路。

    那眼下似乎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可是一点保障都没有的情况下就这么走下去,又实在太让人不甘心。

    “好吧……看来你是不想透露和朝廷的密约了……好吧,你们也要守信,那不说就不说吧。”他叹了口气,终于选择了稍稍让步,“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如果我们立花家在战后一点容身之地都没有的话,那么我们宁可战斗到底,至死方休!”

    接着,他颇为蔑视地瞥了还是面如土色的岛津忠能一眼,“如果你是来劝我们接受现实,做大汉或者岛津家的臣仆的话,现在就可以请回了。请放心吧,你们是使者,我不会拿你们怎么样的,我们就算战死也会干干净净战死。”

    他这番话说得是慷慨激昂,不过周璞却从中听出了弦外之音——如果没有立身之地的话,那就拼个你死我活;那么有立身之地的话,大概就不会有什么反抗心了。

    很好,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

    “藩主,若我们真的不想给贵藩一个立身之地的话,也不会特意跑过来了,大家用刀枪说话岂不是比用唇舌有意义得多?”因为已经大致摸清楚了立花宗茂的底线,所以周璞显得更加从容了,“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为了感谢岛津家先与我们合作,只要我们能够打赢幕府,战后将就会把九州全岛奉送给岛津一族,作为领地世代相传——这是天子亲自予以认可的事情,不容更改。”

    他有意再把大汉天子搬出来,增加自己的威慑力,然后再说出自己心中的打算,“立花家的领地现在在九州,那么到时候肯定是要给岛津家的,不过……这对立花家来说绝对不是损失,因为我们绝不会亏待任何与我们合作的人。只要藩主帮助我们,我们可以在其他地方找一块地方补偿给藩主。”

    “补偿……?”立花宗茂略带狐疑地问。

    “是啊,若战后是我方得胜,那么贵国朝廷自然会在我们的安排下重掌权威,而那时候他们肯定还会感念我们的功劳,也会牢记那些帮助朝廷打倒幕府的功臣……”周璞有意说得十分缓慢,“如果到时候我们特别授意他们补偿几位功臣,那么他们肯定会同意的,藩主觉得呢?”

    虽然周璞说得很隐晦,但是立花宗茂却明白了,如果大汉真的打赢了幕府的话,不说幕府作何处置,战后朝廷的地位肯定会大大上升,甚至能够拥有大片的直属领地——不过大汉显然也不是只为帮助日本朝廷而打过来的,他们显然会做不少防范措施。

    如果能够利用这种情势的话,立花家应该也确实能够寻找到一个容身之处。

    在年轻的时候,他原本锐气满满,天不怕地不怕,闹出了不知道多少大事,但是如今他老了,疲惫了。十几年的蹉跎磨灭了他的锐利,他现在并不想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业了,只想着能够保住家族。

    原本在大汉打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有些惊慌了,大汉的兵锋之强大他虽然地处荒僻却也早有所闻——况且当年他和大明交战过,也见识过大明精锐武装的强大和财力的充沛,能够将这样强大的大明直接灭掉,那大汉又该强大到什么地步?至少不是他一个柳河藩能够匹敌的。

    等到6续听到了幕府军各处溃败,大汉军队已经长驱直入的消息之后,他的惊慌更加浓烈了,生怕自己家族和整个藩都成为大汉军队的牺牲品。他活了这么多年,并不害怕死去,但是他放不下家族。

    之前得到幕府的紧急通知的时候,他就连忙召集藩内的军兵严密戒备——可是他也知道,他一个十万石的小藩能够集结多少人?而且这样仓促集结的军队肯定不会是大汉军队的对手。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一直按兵不动,即使收到了幕府要求支援的使者也一直都没有派兵,他就是不想跟大汉决裂,成为他们的要敌人。

    他一直都在寻求和大汉妥协、或者至少置身事外的方法,只是苦于无法和大汉联系上所以只能惴惴不安地等待,现在看来,情况要比预料当中要顺利一点点。

    “能够有多少补偿?”沉默了许久之后,他突然问。

    “三十万石如何?”周璞随口一问。“我们汉人最讲究的就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藩主如果帮了我们大忙,我们自然就会以最大的诚意来回报,三倍的领地想必能够让藩主满意了吧?”

    他的神色十分淡然,好像但是在所有听的人当中却引了莫大的骚动。

    三十万石,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差不多是一整个令制国所能产出的数量了。其他人原本都已经担心自己要面对大汉兵锋,甚至要和本藩共存亡了,结果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谁又能够不喜出望外?

    和别人一样,立花宗茂也对大汉使者所提出来的这个条件弄得眉头一跳,但是他毕竟拥有多年来所积累的经验,所以还是维持着镇定,并不如同其他人那样喜形于色。

    “听上去不错,但是你的许诺,必须要等大汉胜利之后才能兑现,而且还得朝廷认可才行。”他勉强自己,让语气还是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的波动,以免被人看出来自己的如释重负,“我们却要冒上天大的风险,三倍看起来多,但是和风险……未必能够抵偿。”

    他故意不把话说死,只是试探一下看看能不能捞到更多好处,暗地里打算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立花宗茂没有想到,这个大汉过来的使者比他想象的还要干脆许多。

    “那五十万怎么样?五十万石的领地应该就能够抵偿贵藩所冒的风险了吧?”周璞马上追问。“那些商人有五倍的利润,最什么事情都会趋之若鹜,哪怕犯法……藩主,世上有五倍利的事情不多啊。不过管是关东还是关西,只要能够拥有五十万石的领地,立花家就会变成头等的豪族,还用得着担心谁吗?”

    说完之后,他目光炯炯地看着对面的老人,等待着对方的最终答复。

    他确实十分自信,因为一边是死路一条,一边是将领地扩大五倍,恐怕正常人都会知道该怎么选择——立花宗茂纵使再怎么桀骜不驯,到了这个年纪也该去顾忌宗族了(虽然他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养子立花忠茂),如果不是吃透了这一点他也不会大着胆子过来赌一把。

    说到底还是大汉大军的兵威,给了他足够的威慑力,让别人知道除了死之外只能跟自己合作,而这些藩主一般也只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他确实十分慷慨,之前的幕府将军们,都把领地当成了最宝贵的东西,十分吝啬于封给旁人,而他却完全没有顾忌,随口就是三十万五十万。

    这固然是因为他不是日本之主,也做不了日本之主,给别人三十万五十万,还是八十万一百万石的领地,对他来说都没有本质区别,反正都是别人的土地,他自己送起来一点都不心疼。

    另外,他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考虑——在之前的国务会议上,丞相大人就亲口跟他交代过,他的任务不光是要拉拢日本各个豪族,为大汉的武力进攻铺路;更要注意在战后制造出一种各方面制衡的形势来,让谁都无法完全坐大,这样的话大汉就可以高高在上而且居间平衡,坐收渔人之利。

    岛津家据有九州岛之后,占据的领地已经十分广大,恐怕有接近两百万之多,战后肯定会成为日本最有实力的人之一,但是周璞完全不想看到岛津家在战后可以为所欲为的局面,所以想要制造一些大藩主,然后配合日本朝廷一起来制衡岛津家,免得这家人难以控制。

    立花家得到五十万石的领地之后,肯定想着保卫自己的领地,而且不会再对谁唯命是从——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他以后打算继续在日本寻找更多可以扶持的人,再制造出一些大藩主出来,总之日本战后的局面越复杂越好。

    沉默一直都在持续,各怀心思的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而岛津忠能等人却已经定下了心来,他们已经现立花宗茂并没有要他们性命的意思了。

    “我忠于朝廷,朝廷如果下什么诏令的话,我会接受。”过了很久之后,立花宗茂突然仰起头来,长叹了口气,“我虽然一把年纪了,已经是白苍苍,但是如果朝廷要我讨伐哪位朝敌的话,我一定会鼓起最后的余力,为朝廷分忧的。”

    其实作为战国时代遗留下来的名将,他纵横日本这么多年,见惯了背信弃义和臣下叛主的事情,心里哪里想过什么朝廷?这是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已。

    当然,无论是周璞还是岛津忠能,都没有任何想要揭穿他的意思。

    “藩主果然忠肝义胆,国事能有藩主扶持,真乃天下之大幸!”岛津忠能大喊着又跪伏了下来,“我家主人愿与大人一起共事,再度为推翻德川家的暴政而战!”

    虽然大汉的使者突然提出战后要给立花家五十万石的领地,让他十分意外,但是对岛津家来说,只要能够按照约定拿到战后的奖励封赏,立花家到底被如何处置他们根本不关心,本州岛上的土地怎么划分,他们反正到时候也管不着,所以只需要大声欢呼就好。

    就在这时,旁边的所有立花家家臣们,也仿佛是凑趣一样,统统都给立花宗茂跪了下来,最后整个厅堂当中只有两个人还站着互相对视。

    周璞静静地看着对方,他之前听说过很多有关于立花宗茂的故事,但是此时此刻,他面前不过是一个白苍苍的老人,一个正准备供他驱策的老人,他并没有任何畏缩。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