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说得很对,是我没有想清楚。???笔 趣阁? ?? w?w?w?.?b?i?q?uge.cn”赵松低声自语,“现在经过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明白了许多……圣上对我们,那还真是念了旧情。我们辽东军以后就算四散了,至少大家都还有前程可保。”

    “所以我们也得把事情都做好,不能辜负了陛下的一番好意是吧?这下你该明白了吧?处在这样的位置上,不光是我,陈大帅也不能跟你和下面的人表现出什么偏私来,我们已经够得照顾了!赵帅,我再跟你说透一点吧,以你之前的资历和功勋,再加上这次征伐日本的功劳,以后军内,除了几位元帅之外,还有谁能够和你争锋?等到几位元帅退下来之后,这个6军大臣,我看你以后也有机会当当!所以……赵帅你现在就得谨言慎行了,有些事情不能做,也不要让上面和下面都以为你私心太重。”

    严广这句话说得让赵松心中一动,感觉豁然开朗。一直以来他都跟着元帅们、尤其是陈大帅帐下打仗,只当跟随他们领军作战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并没有考虑过自己未来的前程问题。现在一想的话……倒也很有道理。

    以前他就有许许多多的功勋在身,现在已经是大汉的荥阳伯,军中现在被封了伯爵的才多少人?这些元帅们迟早都会有回京任职或者闲居的一天的,到时候以他的功勋、以及他身为皇家远亲的身份,成为整个6军的实际领头人倒也不是无法想象……如果不是对他身为信任的话,陛下怎么会将这样的任务托付给自己呢?

    看来确实不用急在一时。

    “好了,现在别的话也不用多说,我们就只能先鼓着劲打好这一仗,让陛下觉得我们可用、而且可靠……另外,若要让其他各军心服口服,就得我们拿出真本事来,光做些小动作是没用的。”赵松沉默了片刻之后再说。“你放心吧,原本我就没打算打压黎黄河和马同济两个,他们怎么说也是大汉勋贵,再怎么样我也不至于让他们两个吃亏。我只是想让毕肃他们先打个头彩出来而已。”

    “你没这份心就好,圣上将另外两个团正给这两个人,确实是十分精当,他们恐怕也是陛下十分属意的下一代军中翘楚了吧,所以我觉得赵帅还是一直和他们保持好关系为上。”严广点了点头,“好了,现在我该跟你说的东西已经说过了,这些东西我也只能跟你说一次,以后我们继续公事公办,我再不会对你们这点事垂手放过了……希望赵帅不要怪我。”

    “我怎么会怪你呢!你今天跟我说了这些肺腑之言,可见咱们的交情你一直都还是放在心上的,我高兴都来不及!”赵松笑着拍了拍桌上的地图,“你放心,这些事情我已经心里有数了,以后也不用你再来提醒。幸亏你提醒,现在我也不用担心弟兄们接下来……我们把这一仗打好就行了。”

    他一改刚才的严肃,颇为兴奋地在地图上指来划去,构思着接下来的用兵方略。“你昨晚写的计划我看了,确实有不少可取之处,现在我军已经打到了九州内,控制了两个地方的大片沿海土地,至少登6作战是十分圆满成功地结束了,接下来我们该继续扫荡,早日把整个九州岛都拿下来。”

    “这是理所当然的。”严广又恢复了刚才那种死板的表情,“既然现在大军已经大部分上了6,赵帅,我们也是时候上6了,不然的话,要是下面的官兵们在前面拼杀,我们却在海上看着,成什么话?而且我们这样寄人篱下,说出去也不好听。”

    大汉海军是直属于皇帝统辖的,皇帝通过海军独立的军政部门来进行指挥,因为身为军议府高官却一直无法插手海军指挥的缘故,所以军议府的参议军官们一直都对海军有些不满,严广又是这种性格的人,所以一路上他对海军的人几乎没有摆过好脸色。好在赵松为全局考虑,一直都对海军十分优容,这才没有闹出两军之间的矛盾来。

    “那干脆明天就着手搬迁吧,把在船上的我们的人都给搬到6地上去,这才是正正经经的指挥作战!”赵松马上做出了决定,“只不过指挥部看来是不能放在长崎了,那里现在已经变成人间地狱了。”

    “变成人间地狱是好事,这样其他地方的豪族和藩主才会看到与我们为敌的下场。”严广颇为冷酷地回答,“况且,长崎越是残破,流离失所的平民就越多,那就越会容易被我们所利用……”

    “这话真不能对外说。”赵松哈哈一笑,然后又比划了一下地图,“对那些豪族和藩主,吓唬是必须的,但是只有吓唬不行,我们不能全把他们逼到绝路上,怎么安抚他们,恐怕就得靠那位周大人了……哎,真希望周大人能够人如其名,做得周全点儿,我倒是等着被九州豪族们众星拱月的那一天呢!”

    而此时,被他们几次提及的周璞,也确实是在为拉拢九州豪族这个事业而奔走。

    和之前相比,在大汉已经打过来、而且屡次大胜幕府军的今天,他这时候的工作要危险了几分,但是却更有了几分底气。

    自从岛津家点起大军,攻陷了延冈藩杀死了藩主有马直纯之后,为了避免再和其他大藩在表态之前生冲突,所以暂时选择了按兵不动,只是派一些武士私下里去寻找大汉军队,以便和大汉军队取得直接的联系。

    同时,他们也四处派出了使者,前往那些他们觉得有希望拉拢的藩主那里,准备说服他们也参与到这场反对幕府兴复王道的大业当中。

    原本在这场大业当中,据有肥后国一国之地的熊本藩加藤家是可以作为一大助力的。加藤家的始祖是丰臣秀吉坐下大将、贱岳七本枪之一的加藤清正,这位加藤清正当年在秀吉帐下立功无数屡得褒奖,参与了丰臣秀吉所主导的大部分战争(包括征伐高丽之战),并且得到了九州岛上肥后国的大片领地。

    但是在丰臣秀吉死后,各个实力派开始互相争斗,经过了长时间的犹豫,加藤清正最后还是选择了倒向德川家康的一边,所以最后,论功行赏的时候,德川家康给加藤清正增加了领地,让他把之前的同僚小西行长的领地也并吞了,变成了领地五十二万石的大领主。

    然而因为加藤清正出身来历的问题,德川家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加藤家的监视和管控,屡屡以各种方式来打压加藤家(就像打压被封到广岛藩的福岛正则一家一样)。在加藤清正死后,他的儿子加藤忠广继承了熊本藩的领地,但是同样被幕府严厉打压。

    原本因为这种对幕府的仇恨关系,他们可以成为大汉和岛津家的盟友,但是很不巧的是,就在去年,幕府突然以统治领地无方造成藩臣动乱、对幕府不敬、有反心等等罪名,强行将加藤家改易到了北方出羽国(而且领地也被缩减到了一万石,可以说是羞辱性的处置,和福岛家一样,这也是德川家对那些投降过来的丰臣秀吉旧臣的清洗工作的一部分)。

    加藤家被迫迁离的熊本藩,而熊本藩目前还没有新的藩主,暂时被幕府官员代为管理,据说幕府是想要让丰前国小仓藩的领主、十分恭顺的细川忠利改易到这里,成为五十二万石领地的新主人,但是现在还没有正式下达命令。

    说实话这件事也是促使岛津家决心借机反叛幕府的原因之一——熊本藩就在萨摩藩的家门口,就因为之前和德川家历史上的矛盾,一个五十二万石的大藩主就这样被强行从领地上赶走,这不得不让同样也曾和德川家有过矛盾冲突的岛津家感到有些唇亡齿寒。

    熊本藩暂时没有拉拢的希望,周璞和岛津义弘进行了几次商议之后,最后决定把柳河藩的藩主立花宗茂一家当做了自己要的拉拢对象。

    这个立花宗茂可是大有来头,他最初并不姓立花,他原本是大友氏的重臣吉弘镇理的长子,初名弥七郎。后来因为继承了高桥氏的家名,所以改名高桥统虎。

    他从小就十分有勇力,并且渐渐地在周边有了名气。长大以后,他被当时大友氏的另一位重臣立花道雪所看上,因为这位立花道雪自己没有成年的嗣子,所以将他招为了养子和女婿,让他继承了自己的立花家名(有趣的是立花道雪本名是户次亲守,他自己也是通过入赘的方式继承了立花家名和领地的)。

    在和立花道雪的女儿立花訚千代结婚之后,立花宗茂很快就在立花道雪死后成了立花家新的掌舵人。

    因为忠诚于大友家的缘故,所以当时立花道雪和九州豪族岛津家一直在打仗,双方曾经大战数次,立花宗茂因为作战勇敢多次打败了岛津家的进攻,所以被大友家的总大将大友宗麟屡次褒奖。

    到了后来,大友宗麟投靠了丰臣秀吉成为了他手下的一位大将,而立花宗茂也由此转入到了丰臣秀吉的帐下,并且十分得丰臣秀吉的欣赏。

    因为在丰臣秀吉平定九州的战争当中作为先锋十分活跃,而且立下了赫赫功勋,立花宗茂被丰臣秀吉重重奖赏,将柳河城周边总计十三万二千石的土地交给了他,作为他的家族领地。并且还亲自说出了“东边的本多忠胜,西边的立花宗茂,可谓东西无双”这样的褒奖话。

    被秀吉如此厚待,立花宗茂自然十分感激,一直都为秀吉奋勇作战。

    因为身处九州的缘故,丰臣秀吉征伐高丽时,他也很早就参与到了这场战争当中,并且多次和高丽以及明国的军队对垒,当然由于明国的军力强大,最后立花宗茂也并没有取得辉煌的战果,最后随着丰臣秀吉的命令而随征伐高丽的大军撤回到日本。

    而这时候,日本已经面临变天了——丰臣秀吉此时已经病逝,而他的五大老五奉行,开始为了他遗留下来的权力进行激烈斗争。

    斗争当中,席大老德川家康和席奉行石田三成就成为了不共戴天的死敌,他们开始各自拉拢支持者,准备进行决战。

    而作为号称西国无双的立花宗茂,当然也成为了德川家康曲意招募的对象,可是面对德川家康的拉拢,他直接回复说“若是忘了秀吉公的恩情而参加东军的话,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然后参加了西军,一起对德川家康进行讨伐。

    然而,虽然他作战十分勇敢,但是德川家仍旧赢得了这次决定日本命运的战争,并且将西军诸位大名逐一打败。一路退到大阪之后,立花宗茂原本还想继续和德川家打下去,建议西军的总大将毛利辉元继续抵抗,但是毛利辉元已经被吓破了胆子,为了家族的存亡已经不想继续战斗下去了,他选择了对德川家康臣服。

    眼见在本州岛已经无法抵抗德川家的兵锋,立花宗茂逃回到了九州岛柳河藩自己的领地当中,继续选择抵抗德川家康。而这时候德川家康当然也不会再客气了,他布号令,命令九州所有臣服于自己的大名进攻立花宗茂,只有岛津义弘当时派过援兵援助立花家。

    虽然立花宗茂和立花家的军队激烈抵抗,但是形势比人强,他们最终还是被团团围困住了,虽然还有熊熊的战意,但是立花宗茂也不得不跟着同僚们做出了一样的选择,向德川家康投降臣服。

    德川家的报复从来都是十分严苛的,立花宗茂虽然表现得十分恭顺,但是德川家康并没有饶恕他的罪过而是进行了严厉的惩罚——他没收了立花家在柳河藩的十三万石领地,立花宗茂一度沦为了浪人,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吃了这么大的亏之后,立花宗茂终于开始明白要改变一下策略了,他不再锋芒毕露地表示反德川家的意见,反而开始讨好德川家康,并且在家康的邀请下担任了御书院番头(亲卫队长),并且重新得到了五千石的领地。

    等到了德川秀忠继任将军大位之后,因为之前秀忠就对他印象良好,所以就将他改易到了6奥国棚仓藩,让他重新成为了一个大名。6奥国是在日本本州岛最北端的苦寒之地,土地十分贫瘠,而且人烟稀疏,虽然几次加封领地变成了三万五千石,但是对比当年,那是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立花宗茂他们原本的封地,就被德川家康奖赏给了他的功臣田中吉政。在领地被强行改易之后,立花宗茂不得不北上赴任,而就在这段时间当中,他的妻子立花訚千代选择了留下,只是移出城外居住,在农村当中隐居,并且三十四岁的时候便早早离世。

    在十几年当中,立花宗茂继续刻意讨好幕府,并且得到了幕府的信任,然后得到了时来运转的机会,在田中吉政死后,继承了他领地的儿子田中忠政,很快就早早离世了,因为田中忠政没有儿子,所以出现了无嗣断绝的情况。幕府经过讨论之后,决定将田中家的领地收回,然后柳河藩的一部分,重新还给了立花宗茂。

    经过了十几年的忍耐和等待之后,立花宗茂终于回到了自己原本的领地内,重新成为了柳河藩的藩主,不过领地的规模却缩小了,从十三万石变成了十万九千石,他也是唯一一个被改易之后还能回到原藩的藩主。

    经过了十几年的磨砺,随着年纪的增长,立花宗茂之前的暴烈脾气也大有收敛,他自从回到了柳河藩重任藩主之后,再也没有和周边的藩主们闹过什么矛盾冲突,只是安安静静地在藩城当中生活着,仿佛……就像是在等待老死一样——如今他已经年过六旬了,按照这个时代的标准来看已经是难得的老人。

    可是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将军,他的血真的那么容易就会冷却下来吗?岛津义弘并不相信。而立花宗茂在大汉和他自己开始动作起来的时候,也并没有表现出一种要决一死战的豪情,反应倒是有些诡异——他将藩内早早就进行了动员,征集了大量的藩士和农兵,但是一直按兵不动,既没有去配合幕府抵抗大军军队的侵攻和岛津家在周边的扩张,可是也没有倒向岛津家这边。

    岛津义弘判断立花宗茂现在还十分犹豫,现在还在观望状态,甚至有可能不知道如何是好,所以他决定派出自己的侄子岛津忠能前去做说服工作,帮助立花家看清楚形势下定决心,而周璞表示自己也想要前来柳河藩,说服这位老将。

    虽然岛津义弘以安全方面的理由,劝周璞不要再贸然行事,但是周璞却拒绝了。他知道现在大汉军队急需九州豪族的帮助,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做的越多,军队就越会尊重他,未来朝廷提供的奖赏也就会越大,所以他决定再冒一次险,跟随岛津家的使者前往柳河藩。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