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退却的时候,不再需要顾忌杀伤自己人的大汉军队,使用他们的火炮再度开始了轰击,原本就已经四散奔逃的幕府兵遭受了严重的创伤,但是没有人顾及倒在地上的战友了,只是像没头苍蝇一样乱窜。? ???  笔???趣???阁  w w?w?.?b?i?q?u?g?e?.?c?n

    曾我古佑等人再也无法在黑夜当中再整队,阴沉的黑幕当中只剩下了一片混乱,好在大汉军士们因为顾忌黑夜没有追击,所以他们才得以逃脱。借助着火光和暗淡的星光,曾我古佑等人终于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原本出的地方。

    这片树林,死寂而又阴凉,枝杈在星光下张牙舞爪,犹如鬼魅的居所。

    满身血污的曾我古佑,摇摇晃晃地穿行在这片树林当中,周围的幕府军兵在他身边经过喧哗,但是他已经毫无所觉。虽然不是信心满满,但是至少也是意气飞扬,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生命来回报幕府和将军,结果现在……经历过这样的惨败之后,他已经意气消沉了下来。

    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还是没有能够打败汉寇,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行?他扪心自问,但是怎么也找不到答案。

    在不知不觉当中,他走到了老中大人内藤忠重所驻足的地方。隐隐约约当中,老中大人正阴沉着脸跟旁边几个人说这话。他的表情比刚才还要难看许多。

    仿佛是被惊醒了似的,他突然抬起了头来,迈步向老中大人走了过去——他想问对方,为什么刚才不来支援自己!?

    身为长崎奉行,并没有人阻拦他的脚步,他马上走到了老中大人的旁边,然后大声喊了出来。

    “大人!为何刚才不来支援我?!”因为心里焦急,所以他几乎已经忘却了礼貌,以十分不恰当的态度喝问,“刚才若能够得到您的支援,没准我们就不会败了!”

    听到了他的话之后,内藤忠重回过头来,扫了他一眼,但是却没有说话。

    而这时候曾我古佑也稍微平息了一下情绪,看了他旁边的人。

    “你……你怎么在这里?!”他赫然现,这个人正是福冈藩的藩主黑田忠之。

    按照曾我古佑和内藤忠重的安排,他之前应该是在博多湾抵抗大汉军队的入侵,然后两边保持联络,互相支援。

    这时候他注视了一下,现黑田忠之的身上也布满了灰黑,看上去十分狼狈,再看内藤忠重,还没有等黑田忠之回答,他大概也猜出来了结果。

    “……博多湾,失陷了?汉寇已经击败了你们?”他颤声问。

    在曾我古佑的注视下,黑田忠之艰难地点了点头,“是的,大人……昨天汉寇突然动袭击,击破了我们的阵线,我们……我们已经奋勇拼杀了,奈何……奈何汉寇实在穷凶极恶,不得已之下我们只好撤退……”

    “昨天……昨天……那不就是一天就被击破了吗!”曾我古佑眼睛一黑,差点晕了过去,“你……你带着你的藩军,就连一天都坚守不了?还有脸跟我责备大汉军队穷凶极恶?就算打不过,你也应该继续坚守,顶到最后,而不是逃窜!你……你现在跑了,你的藩岂不是完全暴露在汉寇的兵锋之下了吗?你……你还对得起你的先祖们吗?!”

    他这一通叱骂,十分严厉,但是因为内心有愧,所以黑田忠之根本不敢辩解,只是低着头默默听训。不过他心里却也是不服——你自己不都是从战线上大败撤了下来了吗?凭什么叫我留在那里送死?

    “好了,曾我。”倒是内藤忠重叫住了他,“现在不是骂人的时候。福冈藩主在力不能敌的情况下撤走,也并不能说大错,现在大汉兵锋势大,如果留在博多湾也只是以卵击石,无法挥什么作用,如果他在那里死战不退的话,等到大汉打赢,福冈藩不还是保不住?现在他撤过来,至少还能给我们增添一些力量……”

    “谢老中大人!”黑田忠之总算松了口气,连忙向内藤忠重道谢。他的心里则在暗自庆幸当时自己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带了些人从战场撤了下来,不然的话要是自己孑然一身,恐怕幕府就不会对自己这么客气了。

    自从在博多湾撤退之后,黑田忠之的日子并不好过,大汉军队一直都在背后对他们进行追击,大有借着这个机会把他的部队一举消灭的意思,已经被打破了胆子的藩军当然无心抵抗,大家都是亡命奔逃,所以一路上跟他跑的人不时掉队,等他来到这里的时候,麾下只有几百人了。但是即使几百人,也比孑然一身就好,幕府终究还用得着自己。

    “那好,既然大人觉得他保存兵力有用,那么现在我们又多了些人了,老中大人,我们干脆再打回去吧!”曾我古佑马上跟内藤忠重喊,“那些汉寇刚才已经被我们打得胆寒了,弹药也已经快要用尽了,现在只要再打过去,他们一定支撑不住的!我们一定可以把他们消灭掉!”

    “不,不行……”出乎他预料的是,内藤忠重却摇了摇头,“我们打不下那里,也不能去打那里了。”

    “为什么!?”曾我古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喝问内藤忠重,“大人莫非是害怕了吗?大人别忘了自己是幕府的老中,负有将军大人的重托啊!”

    “正因为是幕府的老中,我才不能再挥霍大家的性命!”内藤忠重低沉着回答,“我们再不走,就没地方可去了!岛津家已经寝返,他们昨天兵进军了延冈藩,现在我们再不管的话,久留米也会在他们的兵锋之下,如果久留米都保不住的话,我们……我们就无路可去,只能坐等被消灭了!”

    “岛津寝返……”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蒙受了巨大打击的曾我古佑,这下更加如同遭到了雷击,目瞪口呆地看着内藤忠重,“大人,这个消息可否属实!?”

    “属实。”内藤忠重沉声回答,“现在延冈藩已经被岛津藩全部贡献,藩主有马直纯已经和自己的家臣殉难了,有马宗家派出使者来找到我们,恳求我们加派原本保卫久留米城,否则……否则他们可能就保不住藩城了!你说,现在我们还能在这里和汉寇拼命吗?”

    “值此危难之际,岛津家……岛津家居然会趁火打劫!这些逆贼,这些无耻之徒,果然是身有反骨!到处神君就不该留下这些逆贼的狗命,不然怎么会有今天的事情!”曾我古佑破口大骂起来,“他们难道就不知道唇亡齿寒吗?难道我们完了,汉寇进占九州,就会饶过他?”

    “没准真的会饶过他们。”内藤忠重冷冷地说,“他们既然敢于在这个时候趁机而动,而且看上去还是早有准备的样子……那么说不定早就已经和汉寇达成默契了。”

    “他们……他们……”曾我古佑感觉喉头一甜,差点连血都吐了出来,“他们简直连狗都不如,一群无耻逆贼!!”

    “现在骂也没用了,想想怎么应对才行。”内藤忠重却并没有他这么怒形于色,“现在你也看到了吧?我们面临的处境十分险恶,现在汉寇已经在西边进犯,岛津氏在东边反乱……更让人震骇的是,除了岛津氏之外,汉寇是否还和其他藩有过联系,又有几个藩打算跟着岛津氏一样寝返?总之……整个九州岛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安全之地可言了,我们现在能够去想的,只是怎么样尽量拖延时间而已,现在强冲大汉的军阵,只会让我们受更多损失,于事无补!”

    曾我古佑突然明白了,内藤老中这样的表态,无异于是承认现在九州的幕府兵和藩兵再也没有和大汉军队野战的能力了。他想要辩解,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也是啊,如今自己这边都已经这样了,如果再继续打下去的话,真的能占到什么便宜吗?无论是自己或者老中大人的部下,还是黑田忠之再过来的人,都已经在汉寇面前遭遇到了无法弥补的损失,更重要的是胆气都已经被打光了,再继续打下去恐怕也没有什么机会了吧。

    “等下就走吧,要是等到天亮,恐怕我们想走也未必走得了了。”内藤忠重摇了摇头,“你抓紧时间休息下,另外收拢一下溃退下来的人,能够收拢多少就收拢多少吧。”

    这样的黑夜里面,又是溃逃的部队,能够维持剩下的人都不容易,还说什么收拢?曾我古佑苦笑。

    “大人,那接下来我们又该怎么办?”沉默了许久之后,曾我古佑将刀垂了下来,然后长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四面强敌环伺,还能退到哪里去?”

    “退到久留米去,和有马家汇合。”内藤忠重马上回答了他的问题,显然他刚才已经考虑很久了,“现在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们和大汉军队野战没有任何机会,也拖不到什么时间……既然如此,就只能守城了,有城池的帮助,我们至少能够多撑持一会儿……现在也只能以这个目的来作战了。有马家现在和岛津家仇恨很深,汉寇肯定也容不下他们,他们的忠诚应该还是能够保证的。”

    “只能……只能拖时间了吗?”曾我古佑反问,但是自己却又停下了口。

    是啊,现在也只能拖延时间了,而且是纯为别人拖时间。

    原本以为在九州只要拼死抵抗,也许可以拖到幕府大军过来救援,但是现在看来,自己大概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只能尽量给幕府拖出征集天下兵力的时间。

    只盼自己的努力,能够换来九州光复的那一天吧。

    “那长崎怎么办?不再守了吗?”尽管心里已经有些预感了,但是还是不甘心地追问。

    “难道现在守还能守得住吗?”内藤忠重苦笑,“现在大汉军队已经打到了这里来,长崎马上就会变成孤城了,粮食和军器断绝,就算想要守又怎么可能守得住?现在我们需要现实一点了。”

    “大人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可是我身为长崎奉行,就这样丢弃掉长崎实在有些不甘心!”曾我古佑还是难以下决断,“这样吧,大人,趁着大汉军队现在还没有全面围困长崎,我就回长崎去吧,到时候殉城就好了……大人在久留米抵抗……”

    “胡闹!”内藤忠重终于怒了,大声呵斥对方,“你以为现在还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吗!你去长崎,有什么用?能多杀几个汉寇吗?无非是等着被杀死或者饥渴而死而已!那里已经守不住了,你还想要浪费我们多少人!”

    “可是……”曾我古佑还想说什么。

    “没有可是了!!现在你得听从我的指令!!”内藤忠重不再打算跟对方纠缠了,“听着,你不许再回长崎,至于长崎这座城……我们也不能就这样白白地交给他们,里面现在还剩下多少人?”

    “大概……大概还有几百人吧。”踌躇了许久之后,曾我古佑说。

    长崎城内本来还留了接近两千人,但是为了这次配合老中大人围攻大汉军队的计划,同时为了避免长崎被大汉军队全面围困的局面,曾我古佑带了其中的大部分人出来了。

    然而,他们的进攻现在已经被挫败,曾我古佑手下的大部分人已经溃散,大概是不会再回到长崎去了。所以里面剩下的人,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几百人而已,想要靠他们来阻止大汉军队,无异于是痴人说梦,曾我古佑也只是打算去殉城而已。

    “几百人……好吧,大概也够了。”内藤忠重倒是并不显得失望,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好吧,你派人传令,让他们赶紧把长崎都烧了,全都烧了!”

    “都烧了?!”曾我古佑再度呆住了。“因为大汉之前的炮轰,所以现在长崎已经有一部分被烧成了断壁残垣,如果我们再继续全部都烧掉了的话,又怎么给剩下的人提供给养呢?那里现在不光有我们的兵,还有不少平民……有不少没来得及跑,有一些是被汉寇赶回去的……他们到时候该怎么办?”

    “现在还用得着再管他们吗?他们现在就算死拼,又能抵挡多久?一天还是两天?这都没意义,与其坐等长崎陷落还不如一把火烧光。”内藤忠重再度打断了他的话,“宁可把长崎烧成白地,也绝不能就这样留给汉寇!至于里面的人……到了这个时候了,就用不着再管他们了!他们就算是死了,也比沦落到汉寇的手中要好,现在你还有什么好犹疑的!”

    “大人的意思……我……我明白了。”在他眼里的注视下,曾我古佑最后点了点头,“那就按大人的命令来办吧……大人说得对,长崎,就算是烧成一片白地,也绝对不能够就这样白白落入汉寇的手中。”

    接着,他骤然瞪大了眼睛,“现在我马上就去整队,能拉回多少人就拉回多少人吧,然后一起带去久留米,反正守城的人越多越好。我们身为幕府之臣,大不了就在久留米城内血战一场,为幕府为将军大人殉身吧。”

    “不,你不用去久留米。”然而,内藤忠重的回答再次出乎了他的意料,“你把剩下的人集中起来之后,把他们都留给我,然后就带着几个人往北跑,趁着汉寇现在还没有占领九州封锁全海,赶紧跑到本州去,然后……然后想办法回江户!”

    “大人!这是何意!”曾我古佑急忙问,他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白吗?”内藤忠重冷笑,“这里现在不需要两个幕府高官了,你赶紧走!至于我……我就留在久留米,到时候给将军大人殉身吧。”

    “殉身的美事,怎么能由老中大人一个人来做?我……我也要去久留米,伴随大人一起!”曾我古佑却完全不接受内藤忠重的提议,他大声回答,眼泪都差点流了下来,“大人,我身为长崎奉行,本来就有为将军大人守土的责任,现在……现在眼看就要放弃长崎了,本身就罪无可恕,怎么还能逃跑呢?若是我逃跑了,那我就是懦夫,丢尽了先祖的脸面!也只会招人耻笑而已……对我来说那是生不如死。”

    “就算生不如死你也得活着去江户。”内藤忠重却一点都没有让步,“现在就我们和大汉交战过,我们有经验,尤其是你,还亲自上过阵,手刃过汉寇。所以……你的经验可以帮到将军大人,让以后我们的大军能做出更多准备!难道,你能让幕府以后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和汉寇交战吗?”

    “那干脆大人自己回去吧,我……我在这里为幕府殉身就好了。”曾我古佑还是不肯放弃。

    “你虽然是长崎奉行,但是毕竟只是刚刚履职,汉寇侵略、长崎失陷这些事都不能怪你,你可以坦然回去……至于我,我回去了也只能剖腹谢罪,又何必以罪人的姿态回去呢?要剖腹,在这里就可以了。”内藤忠重苦笑,“再说了,我这一把年纪,又何必去颠沛流离,忍受万人唾骂呢?曾我,你就成全我吧,让我至少死得好看一点,也让我最后帮你一点小忙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