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因为距离实在太短,所以近乎于平射的大炮根本就不需要瞄准,这些弹丸几乎弹无虚,狠狠地扎入到了敌军当中,最前排的人马上被无数枚弹丸打穿,甚至有人直接被轰得往后飘动并且在空中解体,血珠和残肢四处迸射,如同雨水一样飘散。? ???笔趣?阁 ? w?ww.biquge.cn

    炮轰的巨大威力,终于让这些幕府军的冲击出现了滞涩,而这时候,火枪兵也开始了第二轮的射击,密集的枪声当中,又有不少人倒下,剩下的人终于难以承受这种可怕的惨象,嚎叫着往后退却,这一波的冲锋终于被击退了。

    “敌军倒是有几分蛮勇,可惜战术还是不行,我军阵列之前,哪能这么蛮冲?”马同济看着这一幕,下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贬损的话,然后趁着这个时间,带着自己的一营人马,移出了军阵,向还在燃烧着烈火的小山包移动了过去。

    他们移动的方向,正好又是长崎城内冲过来的幕府军的方向,所以两军在路上又撞在了一起,再度枪声大作。黑夜当中,虽然现任的长崎奉行曾我古佑亲自带队督战冲杀,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马同济这边的大汉军阵岿然不动,阵线一直不乱,所以根本无法给他们造成太大损失就被击退了。

    马同济带着自己的第一营来到了他指定的地方,然后背对着还在燃烧的山林重新列阵。燃烧的山林给了他们足够清晰的视野,因此他们可以摆脱刚才的顾忌,火枪兵开始各自瞄准开火,继续给已经溃散的两路幕府军以新的打击。

    第一波冲锋的失利给了后方督阵的内藤忠重以很大的打击,他没有想到千余人的冲锋居然会这么轻易地就被击退,大汉军队所表现出来的临危不乱的纪律性和凶狠的火力,让他看得心惊胆战,尽管早就知道大汉军队很强悍,但是从没想到会强到这种地步。

    被击溃的士兵因为巨大的伤亡已经吓破了胆,大多数人四散奔逃,只有一小部分才得以被重新拉回到军阵当中。那些溃散逃跑的人虽然他十分痛恨,但是现在也无法拿他们怎么样了。

    夜晚对他有多少好处,就对他有多少坏处,诚然大汉的火力无法完全挥,但是一旦溃散,他也休想完全收拢撤下来的溃兵。

    “大人……真是抱歉了……”这时候,一阵喧哗当中,蒙头垢面、显得有些狼狈曾我古佑来到了他的面前,“原本想要跟这些汉寇正面较量下的,没想到……一照面就被打退了。”

    他是带领长崎城内的部队亲自和马同济的部队交战的,但是在大汉军队猛烈的炮火和坚实的军阵之前,哪怕他这个长崎奉行有过后退者死的威胁,最后部下的士兵们还是顶不住往后退却了。

    夜晚当中,这一退自然也带来了全军大乱,他带出来的部下很快就溃散了接近一半,他好不容易才带着剩下一半人往内藤忠重这边移动,和老中大人汇合。

    “汉寇……确实十分厉害,这不能怪你,我这边也吃了大亏。”内藤忠重咬着牙回答,用充满了憎恶的视线看着远处的火光,“曾我,还有胆子再来一次吗?这次干脆你带着这里的人一起上。”

    听明白了内藤忠重的话中含义之后,曾我古佑脸色顿时一僵。

    这是要拼命了,而且是要自己带着所有人来拼命。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几乎每一个人都清楚,如果连这么有利的时机都打不下这些汉兵的话,那么想要抵抗这些汉军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属下听令!”他没有说别的话,直接应了下来。

    “好,那就赶紧准备吧……你先喝口水,休息下。”内藤忠重长叹了口气。

    时间已经越来越晚了,黑夜的幕布已经让周边的一切都变成模糊不清的黑影,山头的火势也因为可燃物的减少而慢慢地减轻,因而愈黯淡了下来。

    虽然已经击退了敌人的第一波进攻,但是马同济一点也不敢怠慢,依旧四处观察周边的动静,同时命令自己的部下也继续维持阵型,不许松懈。

    夜幕的遮蔽下,为了不让自己的军阵散乱,所以他一改平常的作风,禁止部下追击,只是继续待在原地。同时,虽然四处表面上现在一片寂静,但是多年来他作战的经验告诉他,现在只是暴风来临之前的宁静而已,敌军应该不会就此收手,还会继续来一次冲锋。

    果然,当来到凌晨时分的时候,在马同济的视野下,顾影绰绰的黑影开始四处耸动。因为畏惧炮火的威力,所以他们选择冲击马同济这边的军阵,想要先不顾一切地吃掉这些人,哪怕同归于尽也算是完成了目标。

    随着距离的接近,大声的呼喝再度从幕府军当中响了起来,黑影的数目看上去要比之前还要多。

    马同济马上命令部下开始戒备,然后他也从阵列的中心走到了前方。

    “开炮!”就在幕府军新一轮的冲击即将冲到马同济这边的阵前的时候,另一边的军阵也已经完成了炮火的新一轮装填,然后开始炮轰向他们冲过来的幕府军。

    “开火!”马同济这边的军阵也在之后跟着开火,一时间枪弹和炮弹的弹丸再次开始在军阵之前横飞,再度带走了不知道多少人命。

    然而,这一次幕府军却没有退却,他们好像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似的,疯狂地嚎叫着向军阵冲了过来。

    “团正,敌人来势汹汹,我们还是小心应对为上!”看到敌军这样的声势,参议军官小心地在马同济旁边说。

    “他们也就是喊喊而已,用得着害怕吗?”马同济冷笑了一声,然后从刀鞘当中抽出了刀来,一边挥舞军刀,一边朝自己这边的官兵大喊,“大家都给我听着!敌军不过是困兽之斗而已,他们想要来送死,我们求之不得!杀!”

    “杀!”周围能听到的官兵们几乎同时跟着喊了起来,而队列边缘的士兵们也马上跟着喊了起来,一时间喊杀声震天。这既是给自己鼓劲,也是给敌人带来无尽的压力。

    在时断时续的炮火当中,曾我古佑带领着士兵们冒着危险强行向大汉的军阵冲了过去,黑夜里面无法维持阵型和纪律,但是他现在本来也不打算维持了,他心心念念的只是用自己这些人,为日本殉身,带走更多大汉士兵的生命。

    身边不停地有人倒下,但是他和其他人都不屑一顾,一直吼叫着向火光的方向嚎叫着冲过去,黑夜让他们看不清楚旁边人的惨状,倒是给他们增添了额外的勇气。

    伴随着尖利的嚎叫声,他们终于撞击到了大汉的军阵上。虽然最前排的人马上被长枪兵直接扎死,但是后面的人却踩着前人的尸身冲了上来,然后挥动武器杀向了大汉的军人们,在这种前仆后继的冲击下,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之后,有些人终于冲破了前排的长枪兵,杀死了几个大汉的军士。

    他们冲杀所带来的混乱,不可避免地让大汉的军阵出现了一些动摇,前列的阵线开始微微往后缩,倒下的士兵也让阵线出现了更多的空隙。幕府军的人数毕竟占有优势,在这样的黑夜情况下总能够占据一点主动。

    马同济一直都在观察前方的情况,因为火光越来越小,所以看得有些不太真切,不过前方已经开始的动摇他已经看到了,他并不慌张,只是微微撇了撇嘴,然后直接大踏步地和自己的卫兵走了上去。

    “结阵前进!还有,火枪手,放下火枪,拿刀跟我上!!”一边走,他一边挥舞自己别在腰间的军刀向前挥舞。

    “是!”他旁边的官兵们纷纷响应,然后拿起自己的武器向前列冲了过去。就连火枪手也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佩刀跟着长官向前方冲了过去。

    因为火枪装填度慢,开枪节奏有空隙的缘故,大汉军队一直都给火枪手装备近战武器,平素火枪手也必须和其他士兵一起演练。

    在马同济的带领下,这一大群人就向压了过去刺眼的红色军服,即使在黑夜当中也显得如此醒目。

    在黑夜当中,最怕的就是自己人的误伤,所以马同济干脆就选择了抛弃火枪,直接和对方肉搏相拼——马同济带着这些兵打了好几年的仗,他对自己的士兵作战素质和勇气是绝不怀疑的。他们之前在西南,也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这样的混乱战斗,早已经有了不少应对的经验,虽然比起当地的残明势力和山中蛮夷来,这些幕府兵更加疯狂一些,但是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不知道如何应对。

    很快这一大群人从里面冲了出来,和前方阵线当中的幕府兵再度撞在了一起。

    相比大声呼喊的幕府兵,他们要沉默得多,每个人都沉着脸,拿着手中的武器,好像没有任何波动一样。厮杀声、兵刃的交鸣声突然盖过了周围的一切声音,成为了世界的主宰。

    不过,虽然两边已经开始交战,但是大汉军队却在黑夜当中维持了勉强的阵线不乱,他们在黑夜当中三两成群,然后以娴熟的战技以刀枪搭配的阵型和幕府兵厮杀。

    大汉军队选择军服的颜色为亮红色,就是考虑到了要方便官兵们认清战友、以便维持阵型,在现在这个昏暗的环境下,这种安排也确实产生了预期的效果,大汉军队看着红色的标识互相穿插厮杀,因为都十分冷静,所以极少产生误伤。

    而幕府兵就不是这样了,他们穿着的都是灰黑色的衣服,在夜晚当中被融入到了背景当中,完全看不真切。在一起冲锋的时候倒不是太要紧,可是在对阵厮杀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大弱点,在黑暗当中幕府兵们挤来挤去,有时候甚至挥刀的时候造成了误伤,平白无故地给自己添加了更多的伤亡。

    马同济在厮杀当中指挥若定,一直带着自己直属的军士们向着最危险、压力最大的地段冲杀,因为有团正冲锋在前,所以他每到一个地方,那里的人就声势大振,和增援的部队一起反击冲杀,给敌军带来惨重的损伤,而且他自己也参加到了厮杀当中,甚至还挥刀杀死了两个敌兵。

    在长时间的厮杀之后,幕府兵们的声势已经大大衰竭,呼喊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后面也没有新的增援兵冲过来了,马同济感觉这一股敌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敌人已经没后劲了!大家打起精神来,给我杀!”马同济大喊了出来。

    接着,他拔起了自己的军刀,然后朝斜右方重重地一撩,锋利的军刀顿时就在旁边那个幕府兵的脖子和腹部留下了一条又长又深的划痕,血光几乎就在同一时刻迸现,然后就是一声惨叫,一个人歪歪扭扭着脖子扑倒在了地上。

    迸现出来的血光溅落到了他的身上,让他的脸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迹,刺鼻的血腥味一股脑地灌到他的鼻子当中,这种气味会让不习惯的人闻之作呕,马上收刀。而就在他收刀的时候,旁边两个幕府兵也挥动手中的太刀和薙刀向他挥砍了过来。

    马同济一时收不住身体,眼看这两件兵刃已经扫到自己的面前,那扑面而来的劲风好像先行吹拂到了他的脸上。

    “锵!”金铁交鸣的声响骤然响起,然后丝丝火星从兵刃交接的地方飞溅,两件挥砍过来的兵刃被马同济旁边侧卫的士兵用长枪强行格挡开来。还没有等他们再刺过来,马同济再度抬起刀来,狠狠地向对面扫了过去。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只紧紧地握着太刀的断臂飘落到了地上,马同济身上的血痕又多了不少。

    旁边的幕府兵身上也被溅到了血液,浓烈的血腥味将他们从疯狂当中惊醒了过来,有几个人停下了脚步和兵器,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向他们冲杀过来的大汉士兵。模模糊糊当中,这些穿着红衣、身上也沾满了鲜血的大汉士兵,再配上背后的火光,看上去简直就跟从地狱里面走出来的恶魔似的。

    强行鼓催起来的勇气,在衰竭之后,几乎马上就会变成深不见底的恐惧。

    “哇!”蓦地,有些人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了,或抛下兵器、或者直接持刀就往后面狂奔,甚至比他们刚才冲过来的度还要快。

    而在马同济等人的坚决抵抗下,冲入大汉军阵的幕府兵蒙受了巨大的伤亡,阵线重新变得牢固。因为领主压榨十分酷烈、以及宗教信仰的缘故,除了少数的武士之外,大部分征召起来的足轻和农兵从小并不吃肉食,因为十分瘦小,在力量上就无法和供养充足的大汉官兵相比。

    他们唯一能够依仗的只是夜幕所带来的混乱而已,一旦在夜幕当中拼了命也没有办法打垮对面的大汉军队,他们的胆气就已经全部丧失了,袍泽的死无法激起他们的仇恨只能带来恐惧。

    最初逃跑的人只有寥寥几个,但是很快就越来越多,不少人直接四散奔逃,只想着趁着夜色离开这片血腥的战场,甚至都不想撤回去回归本队休整。

    “不要跑!不要跑!”带队的曾我古佑几次大喝,想要收拢这些败兵。

    因为刚才身先士卒的冲杀,他的身上沾满了血迹和灰尘,再也看不清原本的模样来了,只有眼睛还在黑夜当中闪闪亮。

    在他带队冲入军阵的时候,他原本以为自己和部下的牺牲总算带来了回报,但是没想到大汉军队被冲击之后,竟然在黑夜当中还这么坚韧,挡住了他的部下一次次的冲击。

    他想要继续拼杀,但是无论他怎么阻拦和威逼,甚至拔刀砍杀逃兵,阵前的人逃跑的还是越来越多,眼看已经压不住阵脚了。

    “老中大人为什么还没有带援兵过来!”他气得满目通红,然后仰天大喊。

    按照原本的计划,因为正面有限,所以必须分批冲击。所以他先带领大队人马冲锋,只要造成战果,老中内藤忠重就带着剩下的人也沿着原路冲上来,增援自己,顺便扩大战果,可是他已经拼杀了这么久了,后面却一直没有增援上来,这让他十分恼恨。

    退却逃窜的人越来越多了,穿着红衣的军队以缓慢的步伐向他这里推挤了过来。杀红了眼的他也不管这些逃兵了,拿起刀来就想要往前面冲,想要同这些可恶的汉寇同归于尽。

    但是旁边的人却拉住了他。“奉行大人!现在汉寇势大,我们不要以卵击石了,先撤退吧!以后再跟他们拼命!”

    “以后还哪有机会拼命!”

    他们的话曾我古佑哪里肯听?死命挣扎想要冲过去,但是旁边的人也不再劝了,挟持着他就往后撤退。

    就这样,大汉军队再一次击退了幕府军的进攻,这一晚将成为多少人的噩梦。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