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松的命令,很快就由船上的旗语传到了岸上,马同济一听到黎黄河的部队也要登6,连忙一边命令自己的部队整队准备进军,一边扩大占领区,给这些人腾出登6的空间来。??  ?笔 趣阁  w?ww.biquge.cn

    因为赵帅的新号令,大汉舰队也继续忙碌起来,各艘船四处运动,很快几艘运输船从船队当中冲了出来,在战舰的护送下来到了岸边,然后放下了一艘艘小船,向6地上飘了过去。

    虽然登6有些杂乱,但是因为岸边的炮台已经被占领或者破坏、幕府也无法派出海军来袭扰的缘故,所以倒也算是一切顺利。

    黎黄河带人谦逊温和,马同济因为年龄差不多、功勋资历一直并驾齐驱的关系,之前对他一直都有些竞争的心思,但是到了现在,两个人长时间相处了之后,他这方面的心思反倒是淡化了许多,把对方当成了知己和朋友。

    不过即使如此,他也是不打算落后于人的。

    随着运输船断断续续地运兵上岸,黎黄河的部队在下午时分也集结完成了,两个团正聚在了一起,开始商讨下一步的作战方略。

    他们身为团正,身边自然都有一群参议官,不过见了面之后,他们反而抛开了身边的参议官,选择了在僻静的地方独自商谈。

    这一片远郊景色十分美丽,金黄色的海岬和海滩当中点缀着点点绿色,在蓝天碧水之间,海风不断回荡,让人心旷神怡,好像根本不是在异国他乡打仗一样。

    不过,两位团正都十分严肃,没有将心思放到景色当中。

    “总之,赵帅的意思就是要我们分头搜索,你的部队往北,我的部队往西,目的就是切断长崎城和外界的联系,如果碰到幕府军队的主力,就直接进攻,打散他们,让长崎早点变成一座孤城。”

    “赵帅的意思还是不急着打下长崎吗?”马同济低声问。他一直希望进攻长崎,打下这座城市。

    “是的,赵帅觉得长崎的街道纵横而且狭小逼仄,不适合我军挥长处,为了避免伤亡,不应该先去打,孤立守军即可。”黎黄河点了点头,“反正我们现在又不急着要用这座港口,就让他们先占住也无妨……”

    “好,我明白赵帅的意思了,我马上就跟部下说好,等下就北进。”马同济干脆地点了点头,然后用军刀用力地插进了海沙里面。

    “等等。”黎黄河叫住了他,“马团正,我还有些话想跟你说。”

    “请说?”马同济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从我们现在的形势来看,博多湾那边幕府军应该是没有什么办法来冲击我们的阵线的。”黎黄河微微皱着眉头回答,“不过……怕就怕毕团正因为幕府军队太弱而起了骄纵轻慢之心,另作主张。要是他自行进兵的话,反而打乱了赵帅的部署啊……”

    “我大汉对敌,从来没有畏缩的例子,毕团正就算锐意进取,想要追击敌人,也并不算过错,再说了,他身为团正,本来就有临济专断之权,就算判断要进攻追击,也是他的分内之事。”马同济却对他的话有些不以为然,“我们这边已经有两个团了,幕府军队现在这么畏缩,怎么可能给我们带来麻烦?就算那边仓促之间那边带不来援兵,我们这里也足够压制住幕府军队了,我们上岸之前他们都没办法把我们怎样,现在我们都已经上来了,他们还能奈何我们不成?”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们纵使占据优势,也不应该过于骄狂,还是应该以谨慎的态度来对待幕府。如果博多湾的毕团正动攻势,你我又都同时向两边进的话,赵帅手里就没有多少直属的部队了。如果真要碰到什么意外事情的话,他调度起来恐怕也会有些麻烦……”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马同济有些不解,“赵帅不是自己让我们进的吗?”

    “进是要进的,但是赵帅这里还是要留下人啊……”黎黄河长叹了口气,“马团正,我想干脆还是这样吧,你来带领部队向两边清扫,我带领一点人在这里驻守,随时等待赵帅新的命令,这样也不至于让大家到时候太过于仓促,接到命令再赶回来的话实在太麻烦了,而且有可能贻误战机。”

    马同济一听就更加惊讶了,在他看来,上岸之后的第一战对以后大家的功劳评判至关重要,没想到黎黄河居然这么大方,宁可两个方向都让自己来清扫,这还真是……慷慨。

    “这样……不大好吧?毕竟赵帅是有命令的。”他迟疑着问,“虽然我们有自己的理由,但是现在我们要是自行其是的话,恐怕赵帅未必会高兴啊……”

    “马团正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身为团正,本来就应该要在必要的时候临机专断,既然已经上了岸,很多事情就应该由我们自己来决定。”黎黄河马上回答,“再说了,我也不是完全不让自己部下清扫,两个方向我都会派出一些人去跟着马团正的兵去扫荡的,还请团正好好带着他们打几仗。”

    “好……好……”既然对方说到了这个份上,马同济也不打算推辞了,他重重地拍了一下黎黄河的肩膀,“兄弟,你够义气!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以大局为重!你放心吧,你的兵,我会让他们打头阵的,绝不会亏待了他们!”

    “有些事情,总得有人来做嘛。”黎黄河微微笑了笑,“事不宜迟,团正你就抓紧时间吧,不然赵帅又要狠来催促我们了。”

    “行,我们先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马同济满口答应,然后马上就跟自己的部下们汇合到了一起。

    因为之前就已经下令要大家集结,所以当两个团正商议妥当之后,马同济的部队马上就整备好了,马同济也没耽搁,直接挥刀命令所部进军。

    而黎黄河的手下也分出了三个连,随同两个方向的大军进军,而他自己则留在了登6地,坐镇后方,并且等待赵松之后传过来的任何命令。

    在经过了马同济的命令之后,下午时分,两支红衣军队开始离开了原本的登6场上的阵地,向内6进军。

    在远处山岭上一直观察的幕府军,马上就将大汉军队的最新动向报告给了老中内藤忠重,而后,他也马上从疲惫的睡眠当中给惊醒了过来。

    昨天因为大汉开始进攻,所以他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彻夜都没有睡着,不仅仅是因为大汉海军的炮轰,更是因为心中的忧虑和惊惧。

    而到了早上之后,大汉军队开始登6,他的惊惧更加多了几分,然而虽然内心中一直都有趁大汉军队立足未稳的时机去袭击一次的想法,但是大汉海军的炮火实在太过于犀利,他根本不敢将自己的部队白白投入到这样没有希望的进攻当中,所以只能坐视。

    最初他一直都忧心大汉军队向内6进攻,但是等了许久之后大汉还是一直都没有动手,松了一口气之余,巨大的疲劳终于让他无法抗衡了,他毕竟已经是一个接近五十岁的人了,在这个年代算是一个老人,身体机能已经大幅衰退,实在难以支持了。

    吩咐了手下一旦有变就来通知自己之后,内藤忠重就沉沉睡去,不过他并没有睡上多久,就被部下重新给叫了起来。从被惊醒的迷糊状态清醒过来之后,内藤忠重马上就跟手下开始问现在的情况,然后立即走出了住的地方去观察大汉军队的动向。

    在他的注视下,大汉军队登6的地方出现了两支红色长龙,并且分别向北和东两个方向行进,因为军服的缘故,他们行进的纵队十分显眼,好像有恃无恐,根本就不害怕走漏消息一样。

    内藤忠重看着大汉军队行军的队列,手不由地紧紧地握了起来。他身为幕府的老中高层,平素里也有很多机会去看幕府军队的表现,在他看来幕府手下的军队并不能做到如同他们一样进退有度。

    即使现在身为敌人的立场,内藤忠重仍旧想要对这些军队的素质报以赞叹。

    但是赞叹是一回事,怎么应对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内藤忠重放下了自己的望远镜,苦思冥想应该怎么解决现在的问题。

    他们这么大张旗鼓,目的显然很简单,就是要两面扫荡,让长崎变成一座空城。

    按理来说,他现在最好的应对就是直接进攻大汉军队登6的地方,趁他们现在派出了两支部队兵力空虚,直接将那里的大汉军队都一鼓作气打到海里面去,那样的话出去的汉军也成了无根的浮萍,随时都能够消灭掉。

    可是内藤忠重还是太过于忌惮大汉海上的炮火,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能过去冒险,现在大汉军队到底有多少人登6了还是未知之数,如果仓促去进攻的话,很有可能会吃大亏。

    那么现在看来最好的办法只能是集结起来去和长崎城内的军队一起攻打其中一支深入内6的部队了,只要能够击溃甚至歼灭一支大汉军队的分队,那肯定就可以狠狠地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让他们胆寒,也给自己这边、给幕府拖延更多时间。

    那么到底是堵截那一支分队,和他们决战比较好呢?

    这个倒是不用考虑了,北行的这支分队看上去就是要截断长崎城和自己这里的联系的,但是这也方便了自己和长崎城内的曾我古佑军联合起来夹击,只要自己和曾我古佑全力出击,就算大汉的武器犀利,应该也能够靠着人数的优势击垮这支大汉军队,保住长崎城内外的联系。

    此时的内藤忠重还不知道福冈藩主黑田忠之带领的军队已经在博多湾一代阻击大汉军队失败的消息——就算知道的话,恐怕也会觉得那是因为福冈藩军实在太弱的原因。

    因为九州地处边陲,而且土地基本上都被各处的藩主们分割了,所以幕府在长崎部署的军队并不多,总计只有一两千人。幕府主要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和幕府在本州的巨大实力作为威慑来维持统治。

    因为老早就开始传令周边各藩,让他们派兵集结过来,尤其是得到了久留米藩有马家的鼎力支持,所以内藤忠重的兵力得到了很大的扩充,已经有了五六千人的实力。而且随时时间的推移,各藩继续调兵过来支援,肯定能够越来越多。

    藩兵和藩兵的作战能力是有差距的,福冈藩一直都十分凋敝,而且藩主不得人心,所以军事力量十分孱弱,打不过大汉军队很正常,但是有一些藩,内藤忠重却寄予了厚望,比如柳河藩的立花家。

    立花家现在的当主立花宗茂,在战国时代就是一位十分出名的武将,投靠在丰臣秀吉的手下立下了赫赫战功,被他人称赞为西国第一猛将,他虽然年事已高,但是带过那么多年的兵,手下的藩兵肯定非同凡响。另外,更让人高兴的是,立花宗茂曾经参加过丰臣秀吉主导的征伐高丽之战,并且在高丽屡立战功,不仅击溃了高丽人,而且还多次给明**队带来了惨重损失,比如碧蹄馆之战他就有参与,明军将领在这一战当中损失巨大。

    当然,既然明国是被大汉所取代,那么明**队肯定无法和大汉军队相提并论,但是终归是中原军队,立花宗茂对中原军队丰富的对敌经验、和他对藩兵的多年训练,肯定能够让他的部下挥强大的战斗力。

    同样,还有萨摩藩,萨摩藩现在的藩主岛津义弘,当年也是战国时代的勇将,并且之前也参加过征伐高丽之战,立下过多次功勋。

    虽然这些人和幕府有心结,甚至有仇怨,但是在如今日本面临外侮、大汉肆意侵略日本国土并且把战火燃烧到他们家门口的情况下,这些人是能够深明大义捐弃前嫌,和他一起来抵抗大汉军队的。

    带着这种想法,他原本沉重的心情也终于和缓了不少。

    再沉思了片刻,思考了自己计划的细节之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再派人去柳河藩和萨摩藩,催促他们赶紧整军过来支援我们作战……现在大汉的虎狼之师已经打过来了,还请他们不要再顾惜保存实力,只要能够把大汉打退,到时候幕府必定会有重赏的!”他先是跟自己的一位随从下了命令,然后重新转头看了自己的一位亲信武士。

    “让本队马上准备,去迎击大汉军队!”

    很快,内藤忠重手下的士兵也大部分集结起来了,因为他们分属于不同的系统,所以带队的军官也互不认识,只是以一个个集团你的方式集结了起来。

    在傍晚的暮色当中,内藤忠重看着自己面前集结起来的军队,看着这支基本上没有盔甲、武器也破破烂烂,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统一起来的军队,突然心情变得沉重了起来。

    靠着这些人,真的能打胜仗吗?他暗想。

    这支军队和他刚才看到的那些大汉军队形成了鲜明对比,即使并非一直带兵的将领,他也能够看出两边存在着十分明显的差距。

    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搏一搏了。

    “高野,等下我要带着四千人去截击大汉向北进军的分队,你就在这里留守吧。”他突然朝旁边的一个穿着盔甲的武士说,“记得看我这里的号令,如果我要你增援,千万不要迟疑!如果没有我的号令,则哪里也不能去。”

    这个高野是指高野贵树,他是在内藤忠重离开江户的时候,幕府给他配的随从。他是幕府的旗本出身,因此从小就受过不少军事训练,在开始提防大汉进攻的时候,内藤忠重开始四处征集军队,而高野贵树也随之成为了他身边的重要军官。

    “是,大人!”高野贵树也颇有武士之风,问都不问就直接答应了下来,“还望大人马到功成!”

    “真希望能够马到功成啊!”内藤忠重突然苦笑了起来,然后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佩刀,转身面向了自己的军官和士兵们,“诸位将士听令!我是奉着将军大人的命令来九州的,现在九州的一切事务我都有权处分!这些汉贼背信弃义偷袭我国,我们一定要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现在我们就去打那些汉贼了,如果有谁胆敢畏缩不前,格杀勿论!”

    气势汹汹地了一通狠话之后,内藤忠重就骑上了马,带着自己这群部队踏上了征途,前去寻求同大汉向北进攻的分队接战。

    在自己的士兵出兵的同时,他还派出了一位使者前去长崎城,让他通知长崎城内的曾我古佑也赶紧调兵出来,和他一起夹击这支大汉分队。

    他的想法就是尽最大能力增加自己的兵力去围歼这支分队,并且借助夜色的帮助,让大汉犀利无比的火器难以挥——虽然夜间作战对自己也十分不利,但是内藤忠重觉得对付大汉军队,乱战才最有机会。

    使者很快就领命上路,而内藤忠重的部队也在暮色当中开始行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