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眼见敌军在后退,而且阵型已经开始松动了,大汉军队也停止了火枪的轰击,重新排成了刚才的一个个方阵,然后在军官的命令下继续向前行进。

    他们的步伐还是和刚才一样,并不快,但是每一步都好像踏在了人的心上一样,令人心生恐怖。

    一边往前走,一边往后退,大汉军阵的度一直没变,但是藩兵们后退的度越来越越快了,很快,就有人忍受不住对面那团红色烈火所带来的压力转身开始逃跑。

    阵中的武士们一开始竭力想要阻止,甚至还挥刀斩杀了几个带头逃跑的人,但是他们的努力很快就失去了效果,在大汉军阵一步步压过来的时候,对大汉军队的恐惧终于压过了对藩内武士们的恐惧,这些人再也没有了抵抗意志,几乎同时向后面跑了起来。

    上千人往后溃逃的景象十分骇人,武士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弹压了,甚至不少人还被裹挟着一起往后逃了起来。

    “混蛋……混蛋……”后方观阵的福冈藩主黑田忠之看得怒火万丈,挥着手中的肋差刀破口大骂,也不知道是骂自己这些怕死的藩兵还是骂大汉军队。

    然而,就连他也没有办法弹压这些逃跑的藩兵了,他不得不接受了自己本队和大汉交手后也是一触即溃的事实。眼下他的本部只剩下了几百人了,该何去何从呢?

    “藩主大人,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前去长崎吧,这里已经守不住了。”忠心的家老凑到他的旁边说,“事已至此,我们现在再全军一搏也没有多大意义,只是以卵击石而已。趁着现在我们还有点兵力,赶紧撤退吧!我们这些兵力在这里没有用,但是到了老中大人那里可就拥有了,还有……大人想想吧,若是我们的藩兵都耗光了,到时候该怎么见老中大人呢?!”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黑田忠之马上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反正这里看来是要顶不住了,还不如多带点部属走,在老中大人面前,若是还有部队就还有地位,要是兵现在都拼光了,到时候孤家寡人怎么会被老中大人放在眼里?

    再说了,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他自己也害怕,害怕对面这一堵移动的红色长墙,他现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马上就下定了决心,然后急促地催动坐骑往后转。

    “走!我们走!”随着他的命令,他身边的藩士们也纷纷调转马头,急地向后脱离战场。

    就在这一刻,黑田忠之心里突然泛过了一丝明悟,自己家族在战国积累的一切辉煌和荣光,已经在这一刻,彻底被抹消一空了。

    战国的一代人们,看到今天的惨败,又该怎么想呢?他闪过这个念头之后,再也不敢想下去了,只顾着扬起马鞭,拼命地往前赶。

    藩主的逃跑,成为了藩军崩溃的最后标志,人人争先恐后地逃窜,再也没有了任何抵抗的意志,有少数人甚至跪倒在了地上,祈求敌人给予饶恕。

    而这个时候,眼见对面增援过来的敌阵又已经被击溃,大汉军队也马上转换了阵型,重新动了冲锋,拿着长枪的士兵们急地朝前冲,准备追击敌军——虽然他们的数量远远少过敌人。

    看到红衣汉兵们冲过来的时候,已经开始奔逃的藩兵们更加惊慌,他们跑得越来越快,无数人因为不注意而撞在了一起,然后互相呼喊咒骂,有些人甚至因为被撞倒了而躺在了地上,被无数人从身上踏过,出刺耳的呻吟。

    大汉的长枪兵们很快冲到了他们的阵中,然后追击到了敌军队伍的末尾,那些躺在了地上或者逃跑不及的人纷纷被杀死,其他人根本无心抵抗,反而拼命地往前跑,和之前的战友争抢逃生的机会。

    在大汉原本的阵地的高地上,博多湾的汉军高级军官们用望远镜全程看完了大汉军队这次短促的突击和它带来的战果。

    “这赢得还真是轻松!”王昌国忍不住感叹了起来,“真没想到墙后面的幕府军居然会这么不经打!”

    他原本虽然对大汉的官兵十分有信心,但是总觉得对面的藩兵应该是能够做出一些抵抗的,毕竟人数有优势,但是没有想到大汉军队居然这么轻松就打穿了对方的防线,然后把阵地战打成了击溃战。

    “早就在意料之中了,这些日本幕府军怎么可能是我们大汉百战精锐的对手?只要稍加冲击,他们肯定挡不住。”团正毕肃笑着回答,手上也没有拿下望远镜。“所以说啊,赵帅之前的部署还是保守了一点,我们明明能够两路都击溃他们的。”

    “那团正现在准备怎么打下去呢?”王昌国低声问。

    “当然是继续追击,彻底打垮他们了,难道还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重新集结起来给我军带来麻烦?”毕肃毫不犹豫地回答,“现在就应该追下去,把这一股敌军全部击溃,为接下来的作战做准备。”

    “可是,这和赵帅之前的部署就不一样了啊?”王昌国还是有些犹豫。“再说了,这里若是兵力太少,恐怕也不好。”

    “赵帅的部署只是一个大致的方略而已,本身就不能把我们都限定住,身为团正,身为这里最高的指挥官,本来就有因地制宜重新制定方略的权力,怎么能够墨守成规坐等贻误战机呢?若不是我们今天这么一试探,怎么会一举就将这些幕府军直接打崩?”毕肃不以为然,“至于这里,参议不用担心,幕府军的实力你也看到了,实在不敢恭维,我们这里只要能够留下几百人,又有炮舰助阵,守住这里完全不是问题,他们现在应该是对我们的兵锋惶惶不可终日才对,怎么用得着担心他们来偷袭我们?这里有我们在,就是********,谅他们也不敢来!”

    王昌国默默地想了一会儿,确实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最关键的是,他也和毕肃一样,一心想要让辽东军立下更多功劳来,哪怕承担一定的额外任务也好。

    “还是不要让官兵走太远了吧,不然赵帅那边万一有召,我们也好集结起来给他们输送援兵。”最后,他低声说。

    毕肃当然听明白了对方的暗示,于是欣然颔。“那是自然的,我们怎么会让赵帅难做呢?追击的士兵都会被约束住,随时准备听令后撤,绝不会误了大事!”

    如果没有得到增援的要求的话,他就打算让这些士兵四处扫荡了。

    “那好,就这么办吧。”王昌国也不再坚持己见,“只盼我们的官兵能够继续奋勇前进,打得他们鬼哭狼嚎,给赵帅、给陈大帅长脸。”

    两位最高层的指挥官达成了默契之后,毕肃马上就把自己的传令官叫了过来,然后将他们两个刚才商量出来的意见告诉给了对方。

    “你赶紧去,去告诉他们,不要停手,接下来放胆了冲,往死里打,把他们的魂都给我打散!没听到我的命令不许收兵,绝不能让这股藩兵重新集结起来再给赵帅那边添麻烦!”

    “是!”传令官马上行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高地,和其他几个传令官一起骑上了马,快地向远处的大汉军队冲了过去。

    在军官们接受到了追击的命令之后,早已经打出了兴子的大汉官兵们几乎同时出了欢呼,然后他们马上各自调整,继续追击那些已经四处溃散的藩兵。

    “真可惜,现在骑兵没有调上来……”看着自己的士兵们一路前行对藩兵进行追击的毕肃,骤然叹了口气,“不然这一路就可以割草,也省了我们多少事了啊。”

    “团正说的是,不过迟早会有骑兵割草的时候吧?哈哈哈哈。”王昌国大笑了起来。

    正当博多湾的大汉军队强行突破福冈藩军、并且击溃了对方的抵抗的时候,在长崎的大汉军队也早早地于早晨在长崎城郊外登6成功,并且借助海军的炮火驱散了幕府军队的袭扰,将上千人的部队送了上去。

    和博多湾的部署一样,今天上岸的部队也是来自于同一个团的,他们是都是马同济马团正手下的部队,现在的征日军暂编第三团。

    马同济还十分年轻,虽然因为常年征战在外的缘故皮肤有些黝黑,但是精干强壮,五官棱角分明,被认为是军中的美男子之一。

    而且因为他又是君侯的嫡长子,所以向来都得到上峰的倚重和信赖,再加上他自己也争气,几年的戎马生涯当中立功不断,很快就被升到了团正的职位。从小就如此春风得意,他自然就养成了一股骄悍之气,而在这样的团正带领下,他的团也自认为自己优越无比,从北方一路打到南方,从未逢过敌手,是国朝一等一的精锐。

    长崎是大汉军队这次的主攻方向,而第一批投入到长崎的就是他们这个团,他们对此都欢呼雀跃,觉得这是上头对自己的认可,并且一心想要在友军和赵帅面前打出威风来。

    所以一上岸,他们就雄赳赳气昂昂地想要直接向内6挺进,亏得赵松下了死命令约束,才让他们在登6地点老实地等了一个上午,把登6地的兵力充实。

    为了避免指挥上的混乱,赵松并没有上岸,而是留在了嵩山号上面继续指挥海6军,登6部队经过一早上的充实,终于差不多将马同济的这个团差不多摆到了前线上,并且占领了一大片海岸。

    周边的幕府军队已经被驱散了,还有一座小小的炮台也被他们攻占。

    而且,经过了运输船和岸上士兵们的努力,多门各种形制的大炮,也被运到了岸上,进一步充实了登6部队的实力。

    本来赵松和马同济一直都希望从长崎或者内6会冲过来一支幕府军来和他们交战,但是在他们登6的时候,两边除了零星的骚扰之外都没有任何动静,好像什么都没有生一样。

    这样诡异的寂静倒是稍稍让赵松有些失望,他站在船头,一直都在用望远镜观察登6的部队和长崎城的动向,不知不觉地皱起了眉头。

    经过昨晚的炮击和大火,现在长崎港的外貌已经和当初截然不动,沿海的民居已经基本上被摧毁,那些和式、西洋范式甚至汉式的建筑、那些住民们几十年积累出来的城垣,在猛烈的炮火下已经轰榻,被一视同仁地葬身到了战火当中。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火势还曾经蔓延到了城内,现在还没有熄灭。如果周璞在这艘船上的话,他一定会对长崎港如今的模样感觉到极度震惊吧。

    这些被炮弹打出来的废墟,有些地方现在还在着火,冒着青色或者黑色的烟雾,升腾到天空当中,让天空都变得灰蒙蒙的,也让气温都好像降低了不少。

    站在船头的赵松,鼻子一直都能从风中闻到长崎港当中传过来的焦臭味,这种令人作呕的味道一般人闻起来都觉得难受,但是赵松却好像浑然未觉。

    “赵帅,敌军按兵不动,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旁边的征日军暂编第二团黎黄河低声问。

    和马同济一样,他也是大汉军内的新锐之一,同样也是君侯的嫡长子、未来将要继承爵位的人,所以一直也深得上峰的信任和重用。不过,相比马同济,他的性格要内敛许多,待人更加谦逊温和,极少和人吵架,在军内的人缘要比马同济更好。

    正因为他这样的脾气,所以赵松认为他更识大体顾大局,于是把先上岸进攻的任务交给了马同济,免得各个部队之间闹出矛盾来,让内部的军心不稳。而让赵松十分欣慰的是,黎黄河看上去也明白他的用意,所以对这种安排并没有什么不满,根据赵松在第二团安排的参议官的报告,在第二团当中,有些军官对赵松“忽视”他们团的做法有些不满,集体要求团正黎黄河跟赵松请战,施加压力,以便让第二团担任更重要的角色——而这些要求,都被黎黄河直接拒绝了,他说赵帅已经面临了很大的压力,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并且他要大家相信赵帅,绝不会委屈了大家。

    黎黄河这样的表态,更加加深了赵松对他的欣赏,所以这阵子他对黎黄河也和颜悦色了许多,当然,军队内部最重阶级和尊卑,上下阶级之分赵松是绝不会松弛的。

    “敌军胆寒了那是好事。”赵松沉着视线回答,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心中的焦虑来,“他们不敢动,这也是方便了我们展开和行进,多好的事!黎团正,你让你的部队也准备吧,下午的时候我把你们也调上去。”

    眼见敌军玩不出什么新花样,赵松也放了心,所以准备把自己留在手中的一个团也调过去——当然,因为大汉舰队运力有限,所以现在黎黄河只有半个团而已,剩下的部队还在釜山等待登6。

    “好!多谢赵帅!”黎黄河意外之后马上大喜,“属下这就去通知部下准备。”

    “至于已经上岸的部队,就让他们向内6北方进吧,不过不要入长崎城,先把长崎城和外界的联系隔断。”赵松继续补充了命令,“你上了岸以后,向西挺进,务必要驱赶长崎周边集结的幕府军,让长崎孤立无援,明白了吗?”

    “得令!”黎黄河昂挺胸,接下了命令。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