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将军,您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请您相信,贵国和别国交战,我作为荷兰人绝无干涉的意愿,也不会站在任何日本人旁边与您的军队对抗。??笔????趣阁?? ??? w?w?w?.?b?i?q?u?g e?.?c n?”戈泽特先是表达了自己的中立立场,然后再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不过……想必您也知道,我国和日本一直都拥有密切的商业往来,我们在平户藩那里还有商馆存在,那里我们有许多人已经居住了几十年,我……我能不能冒昧地请求您,命令您的士兵不要威胁我们在那里的财产呢?”

    “我们并无意破坏贵国商人的财产。”赵松听完翻译之后马上回答,“不过打仗就是打仗,如果我们不得不在平户藩作战的话,那么我们也无法保证一定不会伤害到贵国商人的财产。所以,为了大家的利益起见,我建议你回去之后跟平户藩主商量一下,劝他在战争当中和贵国商人一样保持中立,不必非要为幕府来和我们交战。”

    “这个……我们并不好干涉到日本的内政当中。”戈泽特感到有些为难,“藩主的决定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

    “那就请你努力了,否则我们也无法保证事态将会如何展。”赵松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好了,你还有别的要求吗?我这边时间十分紧迫。”

    “将军的要求我都已经明白了……我们会为保全我们的财产而努力的。”戈泽特皱眉思索了一会儿之后,躬身向他行礼,“在这种时刻,我请您大慈悲,允许我们派出几艘船将不愿意留下来的商人们送回巴达维亚,并且将消息报告给我们公司的高层。”

    赵松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看蔡德,蔡德轻轻点了点头。

    “好吧,那就答应你,我们可以允许你们离开日本,不过要打出旗号。”蔡德马上对戈泽特说。“对了,我还有一个要求,现在我们和幕府交战,我们不希望你们为幕府提供任何帮助,贩售军火也不行。战事期间如果我们现有商船来日本的话,会一律予以警告,如果不听从警告的话,我们就会将它视作敌舰,必要的时候予以击沉。所以你们回巴达维亚去的人最好把这件事也告诉他们,免得有商船无辜遭殃!”

    如此蛮横的要求,让戈泽特的脸上顿时变得苍白了起来。

    “这个要求……对我们来说太艰难了,两位将军,想必你们都知道,我们公司一直都和日本有长久而且稳定的贸易往来关系……”

    “现在两国交战,幕府已经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功夫再买贵国的东西,就算送过来又有什么用?”赵松皱着眉头,“这不是我们的要求,这是我们的命令。这段时间之内,贵国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可以跟我国采买,我国幅员辽阔物产丰富,想必能够满足贵国的需求了。”

    如此严苛的要求,让戈泽特倍感为难,但是他也知道,他现在并没有拒绝对方条件的任何机会,只能先想办法回到巴达维亚再看公司高层如何考虑了。

    “好的,我会把贵国的要求转达给公司的。”他小心翼翼地看着赵松,“那么,我还想再问一下您……在战事结束之后,我们可以重新恢复对日本的贸易吗?”

    “在战事结束之后,一切都可以恢复正常,我们只是要惩罚一下对我们过于不敬的幕府而已。”赵松十分严肃地回答。

    然而,这些话其实完全言不由衷,因为他当时参与的国务会议上,就已经决定在战后进行垄断日本商路的排他性贸易了。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谢谢您,将军。”戈泽特再次道谢。

    “好了,我这里时间有限,还要继续进攻,如果没有其他的要求的话,那么你可以回去了。”赵松有些不耐烦了。

    “好的,将军,我不耽误您的宝贵时间了,再见。”戈泽特看出这位将军已经不想再和自己多谈了,于是只好中断了会谈,然后和自己的随员们离开了嵩山号,重新划回到了荷兰人的商船上,他们将会马上赶回到商馆,将这个可怕的消息告诉给商馆中的商人们、以及平户的藩主。

    在抛开了荷兰人之后,舰队重新全向长崎挺紧,当他们聚集到了长崎外海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而在这个时候,内藤忠重和曾我古佑两个人都已经接到了大汉军队进攻九州,并且登6博多湾的消息。

    奏报是福冈藩的藩主黑田忠之,也许是因为吓破了胆子的缘故,他在奏报里面写得言辞十分激烈,宣城大汉派来了前所未见的海军舰队,炮火太过于激烈,第一时间就摧毁了他们在博多湾的炮台,而且打垮了在内6埋伏的藩兵,让他们无从抵挡。现在博多湾已经失陷,大汉军队也占领了之前的炮台,单靠藩内的军事力量恐怕已经无从抵挡他们继续向福冈挺紧,所以请求长崎方面派出大军来增援福冈藩。言辞当中看得出来他的惊慌和恐惧。

    看完这封奏报之后,两个人一时间都是有些失语。

    他们很希望增援福冈藩,但是现在长崎方面的防务都有些吃紧,又如何能够派出大军去增援?

    长崎是十分重要的港口,也是他们现在固守的本城,是丝毫不能松懈下来的。

    “没想到大汉这么轻易就打上来了。”过了半晌之后,曾我古佑叹了口气,说了句已经毫无意义的话。

    “这也算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吧。”内藤忠重倒显得镇定得多,“大汉的船坚炮利,果不其然,有他们海军炮舰在,如此犀利的炮火支援下,我们是无法在海岸线和他们作战的,完全打不过。各藩现在承平已久,武备都已经颓废,如何能够承受这样的炮火打击?”

    说到‘完全打不过’的时候,他心里又微微有些苦涩,正是因为幕府限制各藩的力量这么严厉,所以才会出现幕府在九州的防卫力量变得如此孱弱的结果……早知道当时就不要做得这么绝了。

    可现在说早知道又有什么用。

    “长崎也在外海上。”曾我古佑没头没脑地说。

    “那我们就只能按照之前的计划来行事了。”内藤忠重皱了皱眉,“各处放火的准备做好了没有。”

    按照他们两个人之前的商议,他们两个都对在长崎港挡住海6都占有优势的大汉军队不抱信心,认为在海边对抗大汉是十分不明智的,所以决定只在长崎进行一定程度的抵抗,在形势不妙的时候就退入内地的久留米藩,借助藩城来进行抵抗。同时,为了不让大汉轻易拿下长崎,把这里变成进一步侵略的基地,所以要在大汉打过来的时候把长崎付之一炬,破坏掉所有的港口设施。

    “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曾我古佑的脸色还是十分阴沉,“剩下的一些冥顽不灵之辈,也没办法顾及他们了。”

    之前他们已经花了好几天来驱逐长崎的平民了,大部分的平民纵使不愿意,也还是被他们赶走了驱赶到了长崎城外的荒郊野岭当中,而还有一些平民因为实在舍不得家业,所以抱着侥幸的心理留在了长崎城当中躲藏,因为一直都要注意布防,所以曾我古佑和他的部下们也懒得去搜捕这群人了。

    等到开始在长崎四处放火的话,他们大概十难存一吧。

    “虽说我们迟早是要撤出长崎的,不过这里的抵抗不能松懈,要全力以赴。”内藤忠重根本没有想过剩下那些平民的事情,“大汉的船坚炮利,我们力所难及,可是我们武士的武勇和意志,他们是难以比得上的。在城区当中,街道狭小还有民居,地形十分有利于我们,无法挥他们火枪火炮犀利的特长,所以我们必须在这里拼命抵抗,杀死杀伤越多人就越好。”

    “那是理所当然的……我会留在这里带着大家拼杀,不负家名,不负将军大人的信任。”曾我古佑昂起头来,满面的激昂,“倒是老中大人你……你还是先回久留米吧,在那里布防,给我们准备军资。”

    “不行!”内藤忠重直接否决了曾我古佑的劝谏,“我是现在幕府在九州的最高官员,现在两军还没有交战,我怎么能够独自逃跑?!我要留在这里亲自督战,等到大家支撑不下的时候再一起撤退。”

    就在他们还在密谈的时候,一个侍从走了进来,报告他们大汉的海上舰队已经来到了长崎的外海集结的消息。

    “终于来了吗……”内藤忠重茫然抬头看向了窗外的虚空。

    就在这时,随着一声轰然巨响,隆隆的炮声重新响了起来,然后就是墙屋的倒塌声,直震得地面都好像在颤抖。

    “老中大人请在城外督战,我自带大军和汉贼拼死!”曾我古佑猛地站了起来,然后向外面冲了出去,他大声呼喝,侍从们给他牵了马,然后他带着侍从们消失在了城内的街巷当中。

    而相比于他,内藤忠重要显得镇定地多,他不慌不忙地喝下了案几上的茶,然后才在不绝于耳的轰隆声当中站了起来。

    接着,他也走出了门外,然后骑上了侍从们牵过来的马,向与曾我古佑离开的方向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按照预定的计划,接下来曾我古佑将会负责指挥长期城内的士兵抵抗大汉军队,而内藤忠重则在城外督战,并且负责后方的给养运输,他们不指望能够抵抗很久,但是务求杀伤更多大汉士兵,并且让这个港口再也无法为大汉所用。

    他带着自己的侍从骑马疾驰,很快来到了城郊外的一座小山上,这座小上扼守住了长崎城与久留米藩沟通的路,一开始就十分受到重视。

    此时天色已经是傍晚十分,金色的光辉将这个大地染上了一层虚幻的颜色,内藤忠重来到山顶,然后拿起了一枚望远镜。

    这枚望远镜制作十分精巧,雕花镂金,价值不菲,是大汉专门的精工所做,原本就是内藤忠重的爱物。然而现在在手里把玩着这枚望远镜的时候,内藤忠重却是苦笑了一声。

    枪炮,望远镜,战舰,要是日本也能做出这些东西那该多好啊。

    这种思绪没有持续多久,他马上打断了念头,抬起望远镜来,看着远方的海岸。

    天色已经很暗了,金色的洋面和金色的天空混杂在了一起,在一片模糊的海洋当中,一些模糊的黑色轮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犹如魔窟里面刚刚放出来的怪物一样。

    这些怪物不时的出轰鸣,然后就是光华迸现,无数的炮弹呼啸着向长崎港袭来,砸到地面的时候,它们出了更加可怕的响声,直让人心悸。

    长崎的炮台也在还击,但是他们的炮火十分孱弱,而且射程也无法和大汉的军舰相比,所以无法给大汉的炮火带来多少阻碍,反而成为了大汉海军的炮击目标,一直都被轰击,在炮火的反复蹂躏之下,变得惨不忍睹,再也看不到原本的形貌来。

    看着这一幕,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内藤忠重的心里仍旧有些紧,攥着望远镜的手也都白了。

    若是我们也有和他们一样好的大炮,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他心里充满了沉痛。

    身为老中,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些人治理国家即使不算是完美,至少也还做得可以,维持了幕府的统治、削弱了那些桀骜不驯的藩主,让天下得到了告别战国的太平。结果现在一看,没有做好的地方太多了,实在太多了……

    因为羞愧和激愤,他心里一阵堵,眼睛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好不容易才在侍从们的搀扶下稳下了脚步。

    向幕府报信的使者已经派出去了,不知道将军大人在看到了自己的报告之后又该作如何想呢?

    就在这时,天色已经越来越黑了,太阳终于落下了他面前的西方洋面,随着金色光辉的最终消失,一起都隐匿在了黑暗当中,洋面上的大汉舰船再也看不清了,只有一片黑暗。

    然而,在这些舰船每一轮的炮击时,随着火药迸射出来的光线,这些舰船又清晰可见,仿佛在昼夜之间交替一样。

    “已经到了晚上了啊,传令下去,让各军暂且休息吧。”站在嵩山号甲板上的赵松,收下了自己的望远镜。“大家准备吃饭吧,不过炮还是要继续打,不能停。”

    今天下午的炮击在他看来还是比较令人满意的,基本上摧毁了还在反击的炮台,现在长崎港在他们面前已经没有什么还手的余地了。

    遭受了一轮轮的炮击之后,长崎的海岸也受到了严重的损失,原本海岸边上那些和式洋式的建筑,在炮弹的轰击下大部分被摧残一空,而且因为炮弹的热量所引的火焰,很快让海岸上的木制房子燃起了大火,冲天的火焰没有人来扑灭,所以火势越来越大,照亮了对面的海岸。

    不过,现在已经来到了黑夜,他不想派兵直接登6,占领这座港口城市。黑夜当中的战斗不利于大汉挥自己的优势,反而会增大误伤的风险,所以干脆再等一天再说。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用炮击来炫耀大汉的实力,摧毁那些守军的信心。

    “赵帅,明天早上请让我们的部队登6吧,定为赵帅拿下这座城池!”就在这时,他手下的一位团正、巨鹿侯马冲昊的马同济凑到了他的身边请战。“我们的将士现在都在摩拳擦掌,都等着给国家立功,长崎这座城我们用不了多久就可以……”

    今天毕肃的表现让他感到有些眼热,所以希望自己也能够抢下一份功劳,博多湾上如此轻松的登6和胜利,也让这个年轻人升起了骄傲之心,觉得这些日本人的战斗力实在太过于软弱,根本不值得太过于看重。

    “怎么?这个时候就自大了吗?”赵松瞥了这个后辈一眼,吓得他立马住了口。“幕府虽然老弱,但是体量毕竟摆在那里,里面的忠臣义士也是不少的,切记不能够掉以轻心。长崎内的街巷狭窄,难以挥我军的特长,所以还需要慎重对待,不能任意妄行。”

    “现在他们哪里还能有什么抵抗?”马同济心里有些不服气,抬头看了看长崎港岸边的冲天大火,他不相信还有人能够在这里活下来并且抵挡他的部队,“看到这样的炮火,他们应该早就吓破胆了吧……”

    “面对敌人的时候宁可高估,绝不能低估,现在的炮击看上去是挺响亮,但是没有能够杀伤他们多少人,城内看来守军还是不少的,如果我们贸然就这么打进去,他们战意高昂的话还能够给我们来到不少杀伤。”赵松摇了摇头,“我们就这么几千人,每一个兵的命都十分宝贵,绝不能够轻易浪费。”

    “那赵帅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办呢?”马同济有些不解。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