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三项原则条件之一,此次两国纠纷,之所以闹到如此令人难以解决的棘手地步,就是因为幕府篡权乱政,胡乱行事,所以为了两国关系着想,贵国幕府必须在限定期限内,结束篡权乱政的暴行,还政于贵国的朝廷,让两国关系尽快恢复正常。笔趣阁  w?w?w?.?biquge.cn

    其二,两国之间的贸易纠纷,已经给我国造成了重大损失,并且幕府肆无忌惮胡乱行事也给我们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所以贵国必须给予足够的赔偿,其数目为五千万两白银。

    其三,为了保障两国之间的贸易在未来能够持续平稳,不再受到此类事件的影响,我国朝廷正式要求贵国在限定期限之内割让长崎港作为我国的商港,并且承认我国的商人在贵国具有特殊地位,不得随意限制或者逮捕。

    三项原则条件是本次我们两国的谈判基础,缺一不可,还请贵使知悉。”

    随着孔璋的叙述,一直都在静静听着的柳生元斋,神情变得越来越古怪,最后他仿佛是看一个疯子一样地看着孔璋。

    “孔……孔大人,这些都是贵国正式提出的条件吗?”

    “当然是了,我身为大汉官员,难道还能在这种事情上作假?”孔璋笑眯眯地从旁边拿出了一本文本,递给了对方,“这里是我们的文书,还请大人过目,看看自己有没有听错。”

    柳生元斋仿佛中了邪一样,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来,接过了文书,然后仔细地看了下去,最后,他现自己并没有听错,这三项条件确实是大汉现在的要求。

    “柳生大人,你觉得这些条件如何?”等他看完之后,孔璋不紧不慢地问。

    一阵血气顿时涌到了柳生元斋的脸上,他的脸瞬时就红了,他按捺住了扑过去揍对方一顿的冲动,随手将文书扔到了桌子上。

    “这些条件……我们断不能答应,一条都不会答应!而且连谈都不会谈!贵国这么做,难道是想要让两国关系就此破裂吗?”

    “这么说来大人是不愿意同意了呢?”柳生元斋的反应并没有出乎孔璋和其他大汉官员们的预料,所以并没有引起任何反响,“既然如此,我看这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柳生元斋隐隐然感到有些不妙。

    “此次两国失和,责任全部在贵国幕府手里。”孔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冷冷地看着对方,“现在这些条件,已经是我们为了挽回局势所作出的最后努力,既然大人不肯同意,那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仿佛是心有所感,柳生元斋已经全身都僵硬了起来。

    “我说得十分清楚,我们已经别无办法了,只能采用最后一点手段来解决这些问题。”孔璋仍旧不紧不慢,“既然谈判已经无法挽救形势,那么我们就只好以武力手段来挽回局势,让贵国重新恢复秩序,也恢复两国之间的良好关系。”

    “是要打仗吗?”柳生元斋已经明白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还能再说出话来的。

    “是的,打仗,从今日、从此时此刻开始,我国与贵国就已经是在交战了。”孔璋紧紧地盯着对方,“同时,因为幕府并非贵国的朝廷,也并非名正言顺的统治者,所以我们并不认为我们是在与日本国交战,这只是对幕府的讨伐与惩戒而已,还请大人知悉。”

    “讨伐……惩戒……”柳生元斋下意识地重复,好像思维都已经混乱了一样。

    这确实是一个恐怖而又意外的打击,在来之前他哪里想得到,今天居然会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是啊,惩戒已经开始了,很快就可以让贵国幕府明白现在天下到底应该谁说了算。”孔璋冷笑,“另外,还有一个事,在幕府改变这种倨傲无礼、不服王化的态度之前,我国朝廷断然不会再与其有来往,也绝不会将幕府再看作谈判的对手。”

    也就是说,以后不会再谈判,甚至连和谈也不行吗?

    这是何等的傲慢态度啊!

    “你等贼子,莫要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柳生元斋突然冲着孔璋等人破口大骂。“看现在的情状,你们怕是早就在准备对我国开战了吧?那为什么还要故意谈判?此等奸猾之辈……何德何能窃据中原?呸!”

    孔璋没有回答,只是冷淡地看着对方,其态度之冷漠,好像他只是一只在鸣叫的猴子一样。

    “你们不要以为你们赢得了我们!”眼看情势已经无法挽回,柳生元斋已经毫无顾忌了,冲着这些大臣破口大骂,“我们幕府经营日本几代人,军力强盛,粮草丰足,更加有日本国民万众一心!你们纵使船坚炮利,也绝对无法打败我们幕府!到时候倒要看看是谁难受?你们初定中原就四处攻伐,滥用民力至此,早晚会被民心所厌倦,到时候你们就是秦隋之流而已……不,秦隋尚且能够延续二代,你们这些贼子,一代就该把天下败坏个干净了!”

    “这厮满口污言秽语,毫无廷臣教养,真是番邦蛮夷。”贺景堃鄙夷地撇了撇嘴,“来人,让他清净点儿!!”

    门马上就被打开了,几位卫兵马上走了进来,柳生元斋眼看情势不妙,纵身一跃向孔璋冲了过来。他的愤怒已经冲垮了理智的堤防,原本为了应对大汉官员们而刻意做出的谦恭已经消失了,武士和剑客的骄傲、以及血脉的中蛮狠暴戾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他怒睁双眼,然后扭曲着脸向孔璋冲了过去,因为事起仓促,又没有人想到这个日本人居然胆敢在大汉的官署里面动手,所以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任由他冲到了孔璋的面前,然后重重向孔璋一抓。

    孔璋本来也是有些懵然,但是他毕竟经历比其他人丰富得多,又是在乱世当中摸爬滚打出来的,所以反应毕竟比其他人要快上一截。他这个时候一个激灵,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往后一退,但是还是稍微慢了一截,柳生元斋的手没有抓住他的脖子,但是重重地扇到了他的脸上。如果他的手里有兵刃的话,恐怕现在就是血溅五步的结果了吧。

    “啪”随着一声巨响,孔璋被他重重地扫到了地上,然后就是一声惨嚎,在地上滚了起来。

    “保护孔大人!快上来,抓住他!”贺景堃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大声向卫兵们呼喝。

    这些卫兵连忙围了过来,然后同时向柳生元斋冲了过去。

    柳生元斋摇摇晃晃地想要逃跑,但是房间太小很快就被逼到了墙角,他虽然推开击倒了几次卫兵,但是奈何人数相差实在太多,再加上最近一直忧心忡忡所以身体条件也不在最佳状态,终于被几个卫兵推倒然后一起按到了地上。

    孔璋终于爬了起来,他的右脸高高地肿胀着,头也散乱了,看上去十分狼狈,疼痛不已。

    “给我打,给我打!狠狠地打!”他看着地上的柳生元斋,满心都是怒火,“不要怕,他现在已经是犯人了,一切有我来负责!”

    在得到了孔璋的授意之后,士兵们马上开始对柳生元斋进行殴打,以报孔大人之恨,他们两个人按住柳生元斋的身体,其他人不住地往他的身上踢打,很快就将柳生元斋打得遍体鳞伤。

    但是柳生元斋一直都没有告饶,甚至都没有呼痛,只是以仇恨的视线看着在场的大汉官员们,看上去实在有些瘆人。

    “这些岛国蛮夷,确实是蛮狠凶残!”贺景堃看得有些心里寒,禁不住感叹,“当年我听老人们说倭寇自出横行,犹如恶鬼一样,我还不信……现在看来,诚哉斯言!”

    “无视两国邦交,还背信弃义,对我国突然袭击,残杀我国子民,到底谁才是恶鬼?”柳生元斋却破口大骂,“你们才是恶鬼!”

    他一骂,这些士兵更加卖力来打,很快柳生元斋断断续续地骂不出声了。

    “罢了,罢了。”眼见已经把他打得差不多了,孔璋也叹了口气,“敬你是条好汉,我也不让人折辱你了,现在两国之间形势已定,你再多做什么也没有任何意义,还是老实安歇着吧。”

    柳生元斋还想说什么却被孔璋制止了,“原本今天找上你,就没想过要你来同意我们的条件,不过你毕竟是幕府的派过来的使节,所以我们既然要开战,那就得知会一声。原本我们是想让你带着我们的布告和国书回去见你们的将军,告诉他我们的条件的,但是现在你在我们大汉的官署当中咆哮、还袭击我们大汉的官员,这实在是无法饶恕的过失……所以我不放你回去了,你在天津的那些部下,我可以放几个,让他们带着国书回去。”

    能够在开战之前派人回去给幕府报信?

    听到孔璋的决定之后,即使心情已经跌落到了谷底,柳生元斋仍旧感到稍稍有些宽慰。

    但是,仿佛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孔璋突然冷笑了起来,“不过你也不用高兴,因为我们的大军,马上就要进攻贵国了,恐怕等到使者回去见到了贵国的将军的时候,我国已经占据了大片土地了吧……哈,恐怕到时候使者还得仰仗他们才能够回到江户呢。”

    这么说来,大汉已经动了进攻了?幕府……这可如何是好?

    柳生元斋觉得心中的疼痛比身上的疼痛还要剧烈。

    痛苦很快救转成了痛恨,他看着孔璋再度怒骂。

    “你们……你们纵想打仗,那也应该堂堂正正,以国战对国战,结果你们却行此伎俩!你们名为中华,看似公卿满堂,其实都是些贼子,有几个配得上冠盖的!都是奸贼小人!”

    “我乃孔子嫡传后裔,如何配不起朝堂冠盖?”孔璋大笑了起来,“你幕府又何德何能,敢自称为国?贵国是有朝廷的,我们替贵国朝廷征讨不臣,恢复纲纪,这是行天道,你们幕府自寻死路,自有天罚,且看你们能落到何等下场吧!”

    “朝廷……”柳生元斋睁大了眼睛。“我们的朝廷做什么了?”

    “这就没必要告诉你了,反正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了。”孔璋挥了挥手,让卫兵们将柳生元斋给押下去,“好生看押着吧,别让他吃太多苦头,到时候自然有人落他,我们不用越俎代庖。”

    就这样,随着柳生元斋被关押,日本幕府也失去了在大汉仅有的官员,也正式宣告了两方战争的正式开始。

    已经从釜山港出的船队,当然不知道京城的这一幕幕情景,对他们来说,有没有正式对幕府宣告战争其实也完全不重要。

    在孔璋将柳生元斋抓起来的这个正午,6海军所组成的船队,来到了九州岛的外海之上,军舰列在前头,而运兵船则分布其后,俨然一张拉卡的大幕,张牙舞爪地将九州岛的西北海岸囊括在了手中。

    今天的天气出奇地好,阳光普照天地,能见度十分高,大汉舰队旗舰嵩山号上,一大群军官簇拥在了甲板上,虽然海风吹得他们心旷神怡,但是**的阳光也晒得他们暴露的皮肤有些痛,然而谁也没有余暇顾及。

    处在他们面前的就是博多湾,就是大元之前两次征日时所登6的地方。远远看去,海湾深入内地,而山脉从两侧绵延,就好像一个伸出双臂环抱的巨人一样。

    一艘艘舰船散布在蔚蓝的海面上,犹如蓝色幕布上的一个个黑点。

    大汉的海上力量已经集结了起来,变成了一支幕府无法抗拒的海上力量。

    站在所有人之前的军官,就是此次征日的统帅、大汉荥阳伯赵松,他昂然站在船头,然后手里拿着望远镜,仔细地看着前方。

    对面一片平静,好像根本没有觉这样一支舰队的到来一样。不过,赵松分明看到,对面两臂上的炮台已经严阵以待,虽然顾影绰绰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但是想来已经准备好抵抗了吧。

    两边的炮台犹如两座小山包屹立在他的视界之前,对垒起的黄土在阳光的照射下好像在闪闪亮,就像是一座金山一样。至于炮台的那些大炮,看上去口径很小,而且形状怪异,并不能给人带来多少恐惧感。

    “要夺下这两座炮台,才能够顺利把兵船开进港湾。”他仿佛是自言自语一样。

    “都是些微不足道的障碍,砸开它们就是了。”站在旁边同样拿着望远镜的此次远征的海军总指挥官琅琊侯蔡德马上回答,“两个小炮台,一堆过时货,就交给我们来料理吧!”

    “光靠你们来轰也没用,最后不还是要6军的人去占住?”赵松微微一笑,“不过,先给他们来一顿弹雨也不错。”

    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琅琊侯,这是我们的开张炮,要打响一点,不要吝啬炮弹。”

    “那是自然的。”蔡德哈哈一笑,然后重重地挥了挥手。

    “准备炮击!”旁边的海军军官大喊,就在这一刻,整艘船都好像被注入了活力似的,一下子气氛大变,甲板上的指挥室听到了命令,马上拉动了铃线,下层和下下层的甲板也随之震动了起来。

    桅杆上的值班海员也在同一时刻挥动了旗语,下达了整个舰队准备进攻的命令。

    张满了巨帆的战舰,在看到旗语的那一刻,几乎在同一刻转向,向炮台和岸边贴了过去。

    在蔡德的命令下,嵩山号继续往前航行,直到驶入到了它认为合适的时候,它停了下来,

    接着,海船开始在原地慢慢转向,碧蓝的洋面上顿时出现了一条条白色的划痕,犹如巨人的利爪,但是又很快消失不见。

    所有的战舰都以自己的一侧船舷正对着面对着左翼的炮台。船舷上两层的隔板纷纷被放了下来,一根根黑色的炮管从空洞当中伸了出来,犹如是刺猬受惊之后伸出来的尖刺一样密密麻麻。

    然后,一艘船和一座炮台就这样保持着固定的距离,好像两个人对视着一般——尽管它们的体量看上去完全不成正比。

    一切都陷入了沉寂。

    然而很快,仿佛能够持续到永恒的静谧,突然被打破了。

    炮台上的大炮开始轰鸣,但是因为大炮的射程太短,所以炮弹纷纷落入到了水中,只是激起了一些浪花和水雾,无法对大汉的舰队造成任何影响。

    而大汉这边,也几乎在同一时刻,完成了炮击的准备。

    “轰!”几十门大炮同时轰鸣,几乎像是把整艘船都往后推了一下,声音震得每个人都耳膜生疼。这些大炮所射出的铁质炮弹带着尖利呼啸,以肉眼无法辨识的度急向炮台飞去,然后砸到了炮台的地面上。

    桅杆上有人在瞭望,马上把炮击的效果写在纸上传了下来,然后船上的军官们也依据这些报告来调整大炮的射击角度和参数,而几层甲板当中热烟弥漫,还有军官在大声呼喝,水手们在这样嘈杂忙乱的环境当中穿行,简直就像是来到了地狱里一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