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父皇?”兴子天皇抬起头来看着父亲,“到底怎么回事?”

    “外面都已经准备好了吗?”然而法皇并没有理会女儿,而是一直看着二条康道。笔趣阁 ?? w?w?w?.?b?iquge.cn

    “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带着陛下逃出皇居,然后外面有人接应,大家一起趁乱离开京都,只要离开了京都,不管是潜居山林还是南下,只要再拖上一段时间不让幕府搜捕的人找到,之后幕府就再也无暇顾及我们了。”

    法皇轻轻点了点头,但是却没有二条康道想象当中那样兴奋,反倒是有些肃然。“诸位辛苦了,今天的事情还只是个开始而已,还请诸位戒骄戒躁,以后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诸位来做。”

    “是!”二条康到诸人同时垂。

    就在这时,被二条康道派去拿三神器的人们也已经跑了回来,在昏暗的烛光当中,已经生了锈的器物出了奇异的光芒。

    二条康道看也不看,直接将这些器物都卷进了一个事前垫了一些软绵的包袱里面。

    对日本的民众来说,这是代表着整个日本、承载着神力和国运的神器,但是对法皇本人、甚至对二条康道来说,这只不过是些凡俗之物而已,不需要特意去对待,如果能够直接拿走最好,实在不行也可以自己再伪做一份。

    这时,外面的嘈杂声又响了起来,显然正有人向这边赶了过来。

    “陛下,万事具备,我们赶紧走吧,不要再节外生枝了,幕府的人迟早会反应过来的。”二条康道连忙催促法皇。

    “好……好……”法皇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然后骤然一动,拉着兴子天皇就往外走。

    “父皇?”兴子有些吃痛,惊骇地问法皇,“我们是要去哪里啊?”

    “别问那么多了,跟着父皇走就行了!”法皇直接对她吼了一声,然后拉着她就往外走。

    兴子长大了眼睛,疑惑不解地看着突然变脸的父皇。最近因为父皇亲自过来教授自己的缘故,她的心里父亲的形象已经大为改观,现在,虽然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但是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新形象,却轰然倒塌了。

    出于一种本能式的洞察,她突然现,可能之前父皇摆出来的那一副和颜悦色的面孔,其实只是一种伪装而已。

    然而即使伤心,她也只能身不由己地被法皇强拉着往外走。

    宫中现在已经喧嚣冲天,各处的宫人们都在往常御殿这边赶,但是他们又如何能够抵挡这群早有准备并且拿着兵器的人?只能惊骇地看着他们挟持着法皇和天皇陛下往外走。

    自从平安时代以降数百年,虽然期间朝廷大权旁落,皇家和公卿一起沦为武家的傀儡,但是无论何人当权,至少都对皇家保持着表面上的尊重,直接冲入宫廷当中挟持天皇是前所未有之事,又有谁能够想得到?况且如今德川幕府根基深厚,统治天下已经越来越稳固,又有谁会觉得皇家还值得利用?

    没有任何人事前有准备,即使有些人试图阻止,也只能落得或死或伤的下场,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一群人离开,不时有人嚎啕大哭。

    法皇闷不做声,一步步地跟着他的忠臣们离开。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十分熟悉,所以哪怕在黑夜当中,他也走得十分轻快。

    这里是他的家,是多少年前他的先祖们秉持国政,对日本号施令的地方,此时却也是囚禁他的牢笼。为了重新以真正君临天下的身份回来,他必须暂时离开。

    虽然面色凝重,但是他的呼吸却越来越粗重,一来是因为他一直都养尊处优,所以体力十分孱弱;另一个原因却是他现在的心情太过于激荡。

    是啊,每往前踏出一步,就离自由越来越近,离恢复祖先的荣光也越来越近……皇居很小,所以这群人很快就重新来到了宜秋门前。

    只要走出这个门,他们就离开的皇居,并且将会踏上一条再也无法回头的路。

    “陛下!陛下!”正当法皇即将离开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呼喊。

    因为这声音实在太过于熟悉,所以法皇禁不住微微停住了脚步,然后往后看了过去。

    在他的视线当中,皇太后德川和子跟着人追了上来,她的声音满是惶急,虽然火把的光十分模糊,但是远远看去,她好像是从就寝时直接爬起来的,所以穿得十分单薄,另外好像是在哭。

    “陛下……”和子皇太后一边喊,一边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度冲了过来。

    当两个人对视的那一刹那,法皇骤然低下了头,不敢和她对视。

    “陛下,不要离开这里!”因为脚步实在太急,和子被一块石子绊倒,摔到了地上,“不要被奸人们蛊惑!”

    她摔的很重,以至于一时没能够爬起来,但是口中的呼喊却一直都没有停下,显然已经焦急悲伤到了极点,法皇看了,一下子竟然有些于心不忍。

    然而,他还是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陛下!兴子……兴子她还小!饶恕她吧!不要把她也扯进来,陛下,她是您的女儿啊!”

    仿佛已经是知道了法皇的心意似的,和子不再催促他了,只是请求他将兴子还回来。

    然而,即使是这个愿望也没有能够得到满足,虽然兴子停下了脚步,但是法皇抓住了她的手,硬是把她往外面拽。

    “我要母后!我要母后!”兴子焦急得挣扎着,但是却无力挣脱父皇的手,只能被带得一起往外走。

    眼看就要被强行带走了,她也顾不得那么多,张开口就往父皇的手上咬了下去。

    “啊!”法皇吃痛,马上松开了手。

    兴子天皇马上向母后那边冲了过去,然而还没有走上几步,她就被身后的二条康道给抓住了,然后硬生生地扯了回来。

    “果然是德川家的女儿!”二条康道心里暗骂,对她自然也毫不客气。

    “放开我,放开我!”兴子的肩膀生疼,于是大哭了起来。

    二条康道无视了她的苦叫,也不管此刻她是天皇之身,直接就将她揽到了怀中。

    “陛下,没事吧?”

    “没事,不碍事,我们赶紧走。”法皇摇了摇头,不过他的手已经微微地渗出了血来。

    “陛下!兴子!”在不绝于耳的嚎啕哭声当中,和子的声音尤其显得刺耳,仿佛能够把耳膜都刺破一样。

    法皇再度抬头往她那里看了一眼,然后一狠心直接别过了头去。

    “我们快走吧,别再耽误时间了!”

    这一行人马上重新启程,很快就来到了门口,因为兴子一直都在苦恼,所以二条康道干脆将自己的手帕堵进了她的嘴里,最后兴子只能出呜呜的声音,既像是在叫喊又像是在哭泣。

    随着他们离开皇居越来越远,和子皇太后的哭声和凄厉的呼喊声越来越远,最后再也听不见了。

    这就是自由吗?法皇的心中突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手上仍旧在隐隐作痛,但是他却一点也没有怨怪兴子的意思。

    直到逃离的那一刻,他才现,有些东西在他心头的分量,要比原本以为的要重许多。和子那凄厉的哭喊,现在还在他的耳边回荡,好像就近在眼前一样……

    他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兴子,她现在正被一个人抱着前行。她刚才还在哭闹挣扎,但是被抢了出来以后,现在已经停下了挣扎,只是抬头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去的皇居。她睁大了眼睛,但是眼神却没有焦点,目光十分涣散,好像已经迷怔了一样。

    法皇的胸口突然感觉有些抽搐

    然而他也知道,事已至此,他是再也无法回头了。想要达成目的,有些代价是必然要付出的。

    在他们逃出皇居之后,皇居之外早已经准备好的接应者,带着他们沿着京都幽暗的街巷穿行,就在满城的慌乱当中逃离了京都。

    当逃出京都、即将隐匿到乡野的山林中时,法皇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京都。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城市,也是日本将近千年的国都。此时大火仍旧没有熄灭,反而越来越大,火势漫卷,窜到了半空之上,照得天空都亮了。

    这座命运多舛的城市,今天正遭遇它的新一轮灾难,就好像这个国家一样。

    不过……这一切劫难,在自己下一次回到这里的时候,就可以结束了,然后在自己和大臣们的治理下,重新焕出它的光辉,成为这个国家最为耀眼的国都……

    “等我回来吧。”他轻轻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对这座城市说的,还是对其中的某一个人说的。

    随着这群人隐匿到了黑暗当中,山林当中夜风回荡,一切都又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生过一样,又有谁能够想到,这静谧当中又孕育着怎样的惊涛骇浪?

    在同一天,九州和京都的加急报告同时向江户了过去,尽管这个时候,这两个地方还不知道对方所生的一切,但是他们都已经清楚地知道,一场绝大的风暴,也向自从登上将军大位之后,尽享太平康乐、一直都没有经受过艰难的考验的德川家光袭来,一场江户幕府自从开幕之后所从未经历过的巨大考验,也在黑暗当中猝然袭来。

    九州大汉使团消失的那一天开始,就四处派人全岛搜捕这些使团成员,同时以最急切的手段,命令九州亲幕府的藩主们赶紧集结起来,动员一切能够动员的力量抵抗大汉有可能动的进攻。虽然对现在生的一切不明所以,但是这些藩主都执行了幕府的命令,然后将领地里的武士家臣和足轻藩士全部动员起来。

    然而,如今各藩的力量却已经衰微,无法和动不动就能够从领地内征集大军的战国时代相比,仓促之间实在拿不出多少军事力量了。

    在日本国的古代,军事和底层的农民是分割开的,战争是贵族武士们的游戏,军队以精锐的武装和武器称雄,农民被限制为生产者,受到了极端的压迫。

    而到了后面的战乱时代,特别是室町幕府在战国时代,各地的豪族都想要展想要争霸,所以他们抛弃了很多自古流传的做法,不再一味地依赖经过多年训练的精锐武士,开始寻求扩大军事实力的任何方法。

    各地的战乱和无休止的赋税以及掠夺,让大批农民失去了土地或者面临死亡的压迫,对那些不满于自身命运的农民来说,时代的变乱也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只能去参军的出路。他们中的许多人就参加了大名的军队,成为了低级的足轻。从“足轻”一词可以看出,这些农民出身的士兵缺少盔甲和其他装备,甚至连武器也不充足,只能依靠一次次地险死还生,从伤亡率居高不下的战斗当中积累经验,并且在军队的体系当中往上爬。

    同时,因为火药武器大量输入日本的关系,战争的形势和方法开始生了巨大的改变,大量豪族都装备了火药武器,这些武器只要经过最基本的训练就可以使用,而且威力巨大,足以让多年训练的精锐武士价值大大降低——而脱胎于农民的足轻自然因为自己的数量,地位也就开始稳步提高。

    后来成为战国第一人的丰臣秀吉,他的父亲是一名足轻,在织田信长的父亲织田信秀手下的军队服役。在一次作战中,他腿部受伤,不得不完全退出行伍。为此他失去了与织田家原有的联系,重新成为农民。而他的儿子秀吉则继续服役,而且获得织田信长的信任,一路升迁,最终成为了信长手下的一名大将。

    而信长死后,秀吉通过进行一系列的战役和政治手段,最终成为了织田信长的真正继承人,终至统治全日本。但秀吉一朝达到目标,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便开始抽去那使他得以成功地往上爬到顶端的梯子,准备打散农民和军事的联系。在对全国的征服几近完成时,他布了“刀狩令”,下令收缴全国农民的武器。这原本是一项十分大胆的举动,此前从未有统治者这样做过(之前豪强林立的时候,也没有人敢做这么自废武功的事情),但由于秀吉势力庞大,此举不光在他自己的领地,也在其他地方大体成功。农民就这样被强行从军事上慢慢割裂,重新回到了生产者和被剥削的地位。

    等到了德川家康建立幕府,统治日本之后,他不仅没有扭转这种趋势的想法,反而更加推进了这项政策,各藩所受到的限制越来越多,财政也越来越窘迫。在德川幕府的规定下,一个十几万石左右的大名,所能够拥有的武装也仅仅只有两千多人而已——而且装备也日趋低劣,仅仅只能够维持它的领地内的治安。就连幕府自己,也开始以终身从事军职的旗本和他们的侍从作为幕府的核心力量。

    于是,在抛弃了大规模武装之后,农民已经被排除出了军事领域,再加上日本多年来再也没有生大的战乱,一两代人的时间,早已让他们忘却了当年的战火和训练,各藩就算现在想要让他们打仗,仓促之间又如何能够让他们成为军队的一份子?

    各藩虽然心急火燎,但是他们只能紧急地召集他们的亲近武士和侍从,几天内凑出了几千人赶到了长崎,而且装备大多数不齐。并且因为幕府禁止各藩私自与别国交易武器的缘故,所以他们的火器也多年没有更换,大多老朽不堪,连能不能使用都成为了问题。

    当现各藩召集起来的人竟然是这样粗劣不堪时,内藤忠重和曾我古佑不知道是该为幕府限制各藩的政策之成功感到高兴,还是为自己现在形势之窘迫而苦恼,都有一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过,纵使心里觉得悲观,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他们两个只能一边按捺住心里的焦急和恐惧,一边认真地开始布防。作为他们的驻节地,长崎港自然是重中之重,他们把集结起来的军队大部分都放在了长崎,然后将剩下的一部分军队开始往北部移动,希望能够给福冈藩以一定的支援——历史上元军两次登6的博多湾就在福冈藩的境内,所以内藤忠重等人当然不会放松那里的戒备,福冈藩本藩的军队也被他们留在了那里,准备这两个重点防御的地区有事时互相支援,

    等到亲幕府的藩先期准备初步完成之后,内藤忠重也顾不得再考虑其他了,开始派使者通知九州的其他藩主,并且号召他们赶紧整备军队,在本乡守土,以防被大汉趁隙入侵,这个命令也同样惹起了一阵极大的骚动。

    然而,令他们十分奇怪的是,虽然现在九州各藩都已经得到了通知,而且都在协助幕府官方进行搜捕,但是大汉商馆那些逃跑的官员们却还是一个都没有抓住,好像他们都已经神隐了一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