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接着,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又抬起了头,“既然这样的话,大汉专使这边的事情也绝对不能再拖了!现在干脆就把他们给集中起来,送去江户吧……如果一切风平浪静,他们就是幕府的客人,如果真的有个万一,多一群人质总也有个用处。? ???  笔???趣???阁  w w?w?.?b?i?q?u?g?e?.?c?n”

    这时候,突然从窗外传来了些许人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嘈杂鼎沸,原本静谧夜空也被打破了沉寂。

    内藤忠重原本想要置之不理,但是仿佛是心有所感似的,他骤然睁大了眼睛,然后忽然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了窗口边。

    本来因为跪坐他就气血不畅,看到了窗外的景象之后,他更是头晕目眩,摇摇晃晃差点没有站起来。

    “怎么了,大人?”曾我古佑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跑过去。

    一过去看,连他也不仅目瞪口呆。

    在高楼的窗口下,他分明看见远处,在长崎城的一角,有几幢建筑物生了火灾。火势很大,直冲云霄,把周围都好像给照亮了,可以看到穿着木屐和内衣的男人和妇女仓皇奔跑。远远看去,各处窜出来的火苗是可以吞噬一切的舌头,这条舌头扫过之地便是一片焦黑。,熊熊的火焰肆无忌惮地扩张着它的爪牙,企图把所用的地方全覆盖在它的统治之下。

    其时已经接近夏天了,所以天气炎热,在风势的助长下,火势越来越大,很快就席卷了周边的一些房屋,凄厉的喊叫声越闹越大,一直传到了他们所在的高楼上。

    火灾本是常见,但是这样一件火灾,却让在场的两位幕府重臣都心头剧震。

    因为,着火的方向和位置,分明就是大汉的使馆所在地。

    这到底代表了什么?两位官员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个地方。

    “该死!”内藤忠重大骂了一声,然后狠狠一摇晃差点摔到了地上,幸亏被曾我古佑眼疾手快搀扶住了才没有摔倒。

    内藤忠重很快就恢复了一点精神,然后挣扎着站了起来,接着对曾我古佑大喊,“别管我,快去带人去抓人!能抓到多少抓多少,不要让他们跑了!”

    “是,大人!”曾我古佑当然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他马上应了下来,然后飞地跑下了楼,跟着自己的随从来到了长崎的官署当中。

    接着,很快他就又带着官署里面的官吏们来到了大汉商馆的所在地,然而这个时候,这座曾经庞大的建筑已经变成了一片焦黑的废墟。

    火还在熊熊燃烧,扑腾的热风不住地往他们的脸上扇过来,让他更加心里烦闷之极。

    因为他刚才问了别人,都说起火之后商馆内没有一个人跑出来。

    要么他们都已经死了,要么他们事前就已经跑了……哪一种结果对他来说都说巨大的灾难。

    他忍耐着心中的惊恐和愤怒,注视着燃烧中的商馆,并且大声命令自己带过来的人们马上救火。

    各处水井取出来的水很快被送过来了,就连百姓民夫也被动员了起来,大家忙着救火,而他也带着人四处巡视,以防有人趁乱逃走。

    然而,直到几乎天明的时候,他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大汉商馆的人。这时候火势也已经被扑灭了,他带着人来到了商馆的废墟当中,仔细查看。

    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只是各处都有被放过灯油甚至火药的痕迹,显然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纵火,而且就是大汉商馆里面的人做的。

    “混蛋!”他也禁不住骂了出来。

    破口大骂了许久之后,他拖着已经十分疲惫的身躯,再度赶回到了内藤忠重所居住的地方。并没有他出乎意料,他很快就得到了接见,内藤忠重也是一夜无眠。

    “怎么样?”一看到他的时候,内藤忠重马上问。“抓到了人没有。”

    曾我古佑惨然摇了摇头。“没有抓到,他们应该事前就都跑了。”

    两个人同时呆坐了下来,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看来这是早有预谋的举动了,这些大汉的使臣一直都在处心积虑和我们作对,这次听到了我们要送他们去江户,所以干脆就逃跑了。”许久之后,内藤忠重终于说出了他们两个人共同的判断,“现在必须把到处搜捕,把他们都抓回来!”

    “我已经下令长崎的警卫去搜捕他们了,”曾我古佑点了点头,“不过……大人,现在还有一件事比这个更加重要。”

    “是……是有一件事情更加重要。”内藤忠重陡然加大了声音,“赶紧传我的命令,让那几位藩主赶紧将藩内的兵士都召集起来,然后尽快把兵士集合起来,赶紧!”

    “我已经下了命令了,大人,现在使者已经紧急赶往他们各自的藩内,应该天亮以后就可以通知他们了。”阴沉着脸的曾我古佑叹了口气,“只不过,怕是可能会晚了点……”

    又是一阵沉默。

    虽然听得出曾我古佑的话里面深藏的一些埋怨,但是内藤忠重已经没有心情去生他的气了。

    很显然,大汉商馆的使臣们既然会做出这么决绝的行动,那么他们一定是有什么更深的图谋,接下来九州很有可能将会遭遇到大汉的侵攻,作为现在幕府在九州的两位主要官员,他们两个之间必须要团结,绝对不能够再闹出新的问题来了。

    “除了召集这些藩主之外,必须马上派出使者前去江户,让将军大人赶紧召集天下兵马卫国,”内藤忠重马上继续说了下去,“对了,还有京都……京都那边也必须通知,让京都早作准备,不要让朝廷受到了大汉的蛊惑和影响!”

    接着,他摇摇晃晃地走到了书几案边,然后扯出了几张信纸,拿起毛笔沾上墨就开始挥毫。他的手一直在抖,但是却一刻也没有停歇,近乎于疯狂地在纸上写着。

    “大人所说的都是正理,我……我就按照大人说的来办。”曾我古佑看着这个老人有些可怜,所以想要离开,“我这就布置防务去。”

    “稍等一下!”哪里知道,内藤忠重突然叫住了他。

    “大人?”曾我古佑有些疑惑。

    内藤忠重以极快的度挥毫写下了打算送往京都和江户的信,然后重新抬起头来,用充满血丝而且有些肿的眼睛看着曾我古佑。“古佑,真是委屈你了……刚刚来到这里,就要仓促之间面对这样的灾祸。”

    “大人……”曾我古佑还是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一切都是以最糟的形势展的话,那九州恐怕就要面对最难堪的境地了,我希望你能够做好心理准备,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情况,都不要气馁也不要退缩。”内藤忠重苦笑了起来,然后以一种奇怪的视线打量着他,“九州最少最少也要抵抗到底,给江户争取时间。”

    曾我古佑睁大了眼睛,因为他听明白了内藤忠重的暗示。

    “大人觉得单靠九州抵挡不住大汉吗?”他嘶声问。

    内藤忠重没有回答。

    曾我古佑微微一滞。

    大汉的兵威和船坚炮利的名声他也有所耳闻,如果大汉真的决定入侵九州的话,也许按他们估计,派不来太多的军队,但是自己这边却也难以抵挡。

    幕府在九州的兵力太少了,就算加上九州这些亲幕府的藩主,能够拿出的兵力也不够用,他更不敢保证拿着这些杂乱的部队就能够挡住大汉的兵锋。

    “也许确实有些艰难,如果……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我们可以利用九州的地利拖延时间,等待将军大人在本州内集结起来的军队?”片刻之后,他带着一丝期待反问内藤忠重,“大汉毕竟是客军,只要我们同仇敌忾,那……那也许就有转机。”

    内藤忠重却还是苦笑。“是啊,必须拖下去,总之,我们必须死战到底,绝对不能退让。也许抵抗到底会让我们这里死伤惨重,但是……至少我们给将军和幕府拖延到了时间,这样的话,不管怎么样,整个日本都会记得我们的。”

    他不看好在九州,单凭幕府自己的能力就能够抗衡大汉军队,因为幕府的主力大军是在关东,征召起来就需要时间,更何况还要武装起来行军到西国。虽然他已经写了信催促将军早作准备,但是肯定要花许多时日的。

    幕府如果全力动员的话,可以拉出几十万大军,足够在本土上和大汉纠缠,耗到他们筋疲力尽不得不撤军,就好像当年的高句丽对付唐太宗一样。可是……当其冲的自己,就未必能够撑到那个时候了。

    而他现在并不惊慌,甚至反而平静了下来,因为在之前的一次次噩梦当中,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了。

    在内藤忠重的注视之下,曾我古佑抛却了最后一点侥幸,明白了形势的严峻、和他面对的压力。“大人请放心吧,我身为幕府的旗本和长崎的奉行,背负了职责也背负了将军大人的信任,如果战事不利的话,我绝对会和部属们死战到底,绝对不会逃跑和投降。纵使战死,也能够百世流芳!”

    “有这样的觉悟就好了。”内藤忠重缓缓地点了点头。“这才是我们武士所应该有的精神。”

    接着,他突然又长叹了口气,“以前大家都以为是大汉需要我们的矿产出口,是他们有求于我们,所以我们居于有利的地位,可以把两国之间的贸易更加偏向于我们的需要……哪里会想到居然会有这种事!只希望这只是我们的虚惊一场,大汉不要疯,让两国都陷入到兵灾当中吧。”

    他熟知历史,知道当年大元两次攻伐日本都以失败而告终,然而这两次大战当中镰仓幕府却也将财力消耗一空,并且无力封赏作战有功的将士,结果上下离心离德,最后被造反的足利尊氏所灭。

    这次战争会不会一样呢?大汉损兵折将,财力消耗无数但却徒劳无功,而德川幕府也为之精疲力尽最后不得不面对天下大乱?

    直到现在这一刻,他还是难以置信,大汉居然会做如此不明智的选择——耗费无数财力物力来渡海远征日本。

    “还请神君继续庇佑日本!”他暗暗祈祷。

    就在长崎城内大汉商馆燃起大火的同时,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离九州并不遥远的京都的民居内也燃起了一场大火。

    因为纵火的人同样事前做足了准备,所以这场火同样来势凶猛,很快就在城区当中蔓延。

    京都的建筑基本上都是木制的,在这种闷热的天气当中当然很容易点燃,事实上在历史上京都也是经常遭遇严重火灾,所以并没有人为此生疑。

    在大火开始蔓延的时候,京都内负责维护治安的与力和同心差役们也迅地聚集到了民居区域当中开始全力灭火。

    然而,就在他们聚集火场,无暇顾及其他地方的时候,一群人也趁着暮色来到了皇居的围墙之外。这群人都身着黑色的衣服,头上还戴着斗篷,完全看不出身份,在夜色下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黑影而已。

    虽说是皇居,但是建筑格局是十分狭小的,围墙自然也不会太高。他们趁着夜色,快步来到了皇居西南方向的宜秋门外。因为有人充当内应的缘故门并没有锁上,只是虚掩着而已。

    领头的两个人随手推开了门,然后带着后面的一群人冲了进去,接着这群人中间,有人拿出一个哨子一样的东西吹了几声,尖利的声音如同蝉鸣顿时就在皇居当中游荡。

    就一群守卫马上就簇拥到了他们的身边,而这时候他们终于被人现了。

    “宫中有反贼作乱,我们来平定叛乱,所有人都呆在原地不许动,否则以逆贼论处!”领头的人大声呼喝了一声,然后带着后面的人就往里面冲。

    有几个守卫想要阻止,还有人想要逃跑,但是他们马上被这些早有所备的人冲了进来,然后拔出兵器来杀死。

    凄厉的惨叫声很快就惊动了整个皇居,很快侍女们也吓得大叫了起来,四处乱跑,

    一片混乱当中,这些人的脚步不停,径直地沿着预定的路线一路前行,好像对皇居内的建筑格局十分了解。他们先是跨过了紫宸殿,然后又绕过了清凉殿,深入到了皇居之内,最后来到了天皇居住的常御殿当中。

    就在这个时候,纷乱的喊声,也传到了常御殿当中。

    原本已经入睡了的兴子天皇,模模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她现自己的面前并非是一片黑暗,而是昏暗的烛光,和一直跪坐在她旁边的父亲政仁法皇。

    “父皇?”她眨了眨眼睛,努力让视线变得更加清晰,“您……您还没有回去歇息吗?”

    因为对自己的学业的进度感到不满意,所以最近一段时间里面法皇一直都留在了常御殿,悉心教导兴子书法和文学之道,今天也一直从下午教到了晚上,直到兴子感到有些疲累的时候法皇才结束了教导,然后兴子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她没有想到,在她睡了以后,父皇居然还是没有离开自己的这个房间。

    法皇没有回答,只是伸出了自己手,抚摸着兴子的头。

    兴子顺从了父亲亲昵的举动,只是挣扎着想要抬头看看外面。

    “外面……外面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变得好吵?”她小声问。

    法皇还是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将女儿拥入到怀中,然后继续抚弄着她。

    兴子一时间感到呼吸有些不畅,但是轻轻地挣扎了一两下之后就又停了下来。她感到很突然,父皇平常是个很严肃的人,整天都板着脸,不会做出这么亲昵的举动。

    而且由于小时候父皇和幕府冷战的缘故,经常对她态度十分恶劣,说实话她也有些害怕父亲,并不亲近他,也不喜欢最近以来他突如其来的亲近,但是她当然从来不敢在别人面前表露出来。

    就在这时,随着几声喊声,这群人已经冲进了常御殿当中,然后直往天皇身处的地方走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冲撞天皇的居所!”有几个侍从试图拦阻他们,但是很快就被推开了,惨叫地蹲到了地上。接着,还没有等其他人再反应过来,他们就直接冲到了兴子身处的居所,然后将门推了开来。

    一片嘈杂当中,兴子更加慌乱了,她抱紧了法皇,瑟瑟抖。

    然而法皇却一片沉静,毫无慌乱之色。

    就在他的注视之下,领头的人跪了下来。

    “见过两位陛下!”

    他赫然就是当今的右大臣二条康道。他的身上沾了一些血迹,所以在他进来了以后,浓烈的血腥味四处弥散,直冲得法皇有些刺鼻。

    “免礼。”法皇冷静地回答,然后带着兴子天皇站了起来。“三神器现在都在原地,你们赶紧去拿过来吧,时间紧迫,不要顾忌太多了。”

    “是,陛下!”二条康道挥了挥手,马上就有人往旁边跑了过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