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第二天,周璞就在岛津义弘的卫士的护送下,启程前往了长崎城。笔趣??阁 ? w?w?w?.?b?i?q?u?g?e?.cn

    当他回到商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他绕过了幕府盯梢的暗探小心翼翼地从后面的暗门当中回到了商馆。

    “大人总算回来了!”他一回来,刘靖马上就找到了他,“大人这几天可让下官苦等了啊!”

    “怎么了?”周璞连忙问,“又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倒是没有生什么大事,这几天商馆这边风平浪静,就连商馆周边的监视和警卫都撤下了不少,恐怕是想要刻意对我们示好吧。”刘靖低声回答,“不过……就在昨天,幕府那位老中又把我叫过去了,说是参加新一位长崎奉行的接风宴……”

    “新一位长崎奉行?谁?”周璞顺口一问。

    “好像叫什么曾我古佑,是幕府将军亲信的旗本。”刘靖连忙回答。

    在竹中重义之前,长崎奉行都是由旗本家格的幕府直辖小领主来担任的,但是竹中重义因为颇得先代将军秀忠的喜欢,所以成为了第一个以大名的身份入主长崎的人,而他闹出了这些事端之后,将军德川秀忠也痛定思痛,决定重新恢复家康公的旧体制,让旗本来负责长崎的事务,

    曾我氏曾经是室町幕府宗家足利氏的幕臣,世代辅佐,到了德川幕府的时代他们转头了江户,并且被给予了五千石的家禄,是幕府的高级旗本之一,把曾我古佑派过来,也体现了幕府将军德川家光扫清父亲残留影响,将整个日本掌控在手中的决心。

    不过刘靖想要说的并不只是这一件事而已,“这位长崎奉行倒是无所谓,反正我们已经不用再跟他们打交道多久了,倒是在宴会上面那位新奉行转达了一项幕府的要求来给我……”

    “什么要求?”

    “说是为了缓和现在两国之间的关系,幕府的将军想要召见我去江户,招待我们大汉的专使,并且随同他明年一同上京,以彰显两国之间的密切友谊……”刘靖沉着脸回答。“他们要我马上准备好,不日就会送我去江户,参见德川家光。”

    也难怪他这么难受了,大汉眼看就要兴大兵了,他要是被人送到了江户,那开战之后岂不会成为日本幕府泄怒火的对象?到时候纵使大汉得胜,恐怕他也会死无葬身之地吧。

    “周大人……您看怎么办?”说完之后,他满怀希冀地看着周璞。

    他愕然现,周璞并没有显得焦急,反而庆幸地笑了起来。

    “幸亏我这边说动了太子殿下,不然大人可就危险了!”

    “大人这是何意?”刘靖被吓了一跳,“难道大人觉得我应该跟着他们的人去江户吗?”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了刘大人……我是在为你庆幸,你不用去江户了。”周璞笑着回答,“我朝已经进军在即,现在我们不要再对幕府虚与委蛇了。”

    接着,他将自己这次前去高丽所得到的结果都说给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死里逃生的轻松感,让刘靖长出了一口气,“那大人打算怎么处理现在的情况?幕府估计很快就要派人来传召我了。”

    “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干脆直接就跑了吧。”周璞马上下了决断,“你把我们商馆里面的东西尽快清点一下,必须要带走的都带走,带不走的东西都集中起来,这两天你再找找借口,拖延一下时间,然后几天之后再一把火把商馆和带不走的东西都烧掉。”

    “都烧掉吗?”刘靖有些意外。

    “是的,全部烧掉,不能留下一点东西来。商馆里面隐藏的秘密太多,有些东西是不方便被人查获的,否则就算接下来我们占领了九州,也对我们的声名有损……那还不如付之一炬,”周璞点头确认,“刘大人不必伤心,区区一座商馆算的了什么?等到战后,整个长崎城都是我们的了,那时候就算重建商馆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还可以建得比现在更好。”

    刘靖一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所以也最终同意了。“那好大人,我现在就准备,该整理的账簿和文牍信件,我一封也不会留下来。等到战后,我……我要把幕府在长崎的官署都占下来,用它来做商馆!”

    “这个主意好,到时候就这么办!”周璞大笑了起来。

    打定了主意之后,刘靖也来了精神,马上就暗中带人开始清理起商馆当中的文件来。

    因为已经在长崎多年,而且一直负责两国之间都贸易往来,所以商馆当中积累的文牍和账簿都很多,经过了几天的整理之后,刘靖仔细挑选了一些重要的文件,然后把它们都小心地收藏到了几个包袱当中。

    这几天,幕府方面也几次派人过来要求刘靖早日跟人前去江户,刘靖都以在安排自己离开后的事务推脱了,靠着这个理由,商馆内的这些行动也并没有惹出太多怀疑。

    然而,两国间越来越沉重的气氛,还是不可避免地让长崎的幕府官员感受到了寒意。虽然老中内藤忠重几次申斥了大汉的官员,但是却贸易量却还是一直上不来,大汉的官员说现在国内已经在解除禁令了,但是长崎的幕府官员们仍旧没有看到多大改善。

    这种严峻的现状,当然令新到任的长崎奉行曾我古佑忧心忡忡,他自从被授予了这个任命之后,一直都踌躇满志,想要在这里开创一番大事业,得到将军和老中们的赏识,可是一来之后他却现形势要比想象当中严峻许多。

    在内藤忠重的有意清理之下,竹中重义的余党已经被驱逐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也早已经噤若寒蝉,不会再有多少掣肘,账册和其他文牍也都已经整理好了,现在就可以慢慢接收,唯独贸易问题,却怎么也没能够解决,一直都以令人忧心的度下降。

    并且,他现还有更可怕的前景在等待着他。这一天傍晚,他忧心忡忡地来到了老中大人所居住的地方。

    在侍从的带领下,他来到了高楼上,觐见老中大人。

    这些天虽然内藤忠重已经把长崎的事务都已经转交给了他,但是不管是出于实际需要还是出于讨好老中大人的考虑,他还是时常来觐见老中大人听受教诲。

    今天和往常一样,老中内藤忠重在高楼的书阁当中看从江户和其他各地传过来的信件和报告,曾我古佑耐心地等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被内藤忠重叫到了房间里面。

    “曾我,最近长崎的事务已经上了手了吧?”等到他恭敬地跪坐下来之后,内藤忠重随口问。

    “是的,大人,托大人之前耐心整理的福,我接受长崎的事务十分顺利,现在已经大体上把官署的人都掌握住了。只是……”曾我古佑的脸上出现了些忧色,“有些事情,不能令人忧心啊……”

    “忧心什么?”内藤忠重直接问。

    “还是大汉的问题,现在两国的贸易问题还在一直持续,还是没有恢复的迹象,这几天大汉的商船都不来了……另外,荷兰人的商船也还是受到骚扰和阻挠。”曾我古佑满面的凝重,“今天来了一艘荷兰人的商船,他们说也是被海盗追了好久,差点没办法来到长崎。”

    “……看来大汉现在还是不打算改弦更张啊。”内藤忠重皱起了眉头。

    他也一直在为此心忧,几次召见了大汉的使节,然而现在看来效果还是不够,大汉至少在现在还是没有改变主意的倾向。就连他访问大汉的事情,现在大汉国内还是没有传出下文来。

    虽然他心急火燎,也几次催促了专使刘靖,但是却一直都没有进展,他也知道光是催一个专使没用,所以只好按捺住性子继续等待。

    “大人,这样持续下去是不行的啊!长崎的收入对幕府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要是真的两国之间持续纠纷下去的话,我们……我们难以承受这个后果。更何况,更可怕的是大汉可能还不满足于此……今天来的荷兰人,他们说大汉在我们外海的兵船有增无减,兵力看上去反而增加了。有些迹象让人心悸啊,大人!”曾我古佑突然长叹了一声,“现在这种山雨欲来的气氛,实在让人难受,我……我唯恐最坏的情况生。”

    “慌什么,慌有什么用!”内藤忠重皱了皱眉头,呵斥了一下曾我古佑,“现在这种事情不要口头说出来,心里明白就好。现在就大声嚷嚷,徒然扰乱人心而已。”

    虽然他呵斥了对方,但是其实心里也惴惴不安,尽管心里极度不愿意两国就此交兵,但是他也没办法完全欺骗自己,无视那些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的迹象。

    他现在已经十分紧张,整天都在为此忧心,甚至几次做了噩梦,但是正因为如此,他越在别人面前表现得镇定,好像根本就不在意一样。

    “大人,此处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我也绝对不会在出去之后胡言乱语……可是在您的面前,难道我还能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浑浑噩噩地过下去?”曾我古佑低声回答,“大人,若是大汉真的存了对我国开战,我们两个当其冲,而且九州也会变成危险之地,我们身为幕府大臣,要为保全将军大人和日本国的国土而拼尽全力,再不能轻忽行事了!”

    这个轻忽行事的评语让内藤忠重脸色更加难看了,曾我古佑虽然是无心之语,但是听上去犹如是在指责他一样。

    “之前我也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他冷冷地回答,“现在长崎的防务已经被我重新整顿了一番,并且已经严加戒备,绝不会轻易出现问题。”

    “大人,如果大汉真的举兵进犯的话,光是现在这样的一点准备恐怕不够,还得再加强一些措施,”曾我古佑摇了摇头,“至少我们先应该让九州各藩都整备以来,以防万一。”

    “这是将军大人下令才能够做的事情,我们怎么可以轻动?”内藤忠重反问,“况且九州各藩当中,又有几个人会真心实意地拥护幕府?让他们整备,要是大汉没有打过来的话,我们这样草率的行动岂不是埋下了九州动乱的种子?就算九州没有动乱……恐怕将军大人哪里的问责我们也顶不过去。”

    “大人……现在形势紧迫,这个时候就没必要再管那么多了!”曾我古佑有些着急了,“将军大人派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授予了防备大汉的任务,就算调动九州各大名,也算是在将军大人命令之下的行为,就算事后追责,也不至于被处罚太甚……可若是大汉真的开战了,那我们要是什么都不做,这就是灭顶之灾啊!”

    在他极力的劝说之下,内藤忠重考虑了片刻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对他来说,现在至少有两个人来担责了。

    “那好,你说得也有道理,我们确实应该做一些事情来防备了……具体的细节我会上书将军大人来分说的,你尽力来办就好了。”

    “谢大人!”曾我古佑终于松了口气,“大人忠心为国,将军大人一定会体谅大人的苦心的!”

    “不过……我们不能全部动员九州的各藩,”然而,内藤忠重马上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九州各藩里面,心怀异心的太多了,就算让他们整备,也未必会给我们帮上多少忙,还不如只让亲附幕府的藩主们先行整备,先就通知福冈藩、严原藩、臼杵藩和久留米藩的藩主吧,他应该能够给我们帮上忙。”

    福冈藩是九州岛内的大藩,领地有四十三万石之多,藩主是黑田家,是战国大名黑田长政的后代,黑田长政战功赫赫,并且战队十分精明,在丰臣秀吉死后就投靠了德川家康,并且在关原之战当中作为东军一方的将领挥了重要作用,立下了赫赫战功,所以在战后,德川家康为了感谢他,将他封到了九州的福冈,赐予了极大了领地,也让他和他的后代成为了幕府在九州乃至西日本的亲信。

    黑田长政已经过世了,现在在位的藩主是黑田忠之,他的名声不佳,在藩内执政粗疏,所以内藤忠重一直都不喜欢他。

    严原藩也是九州岛内的一个大藩,领地为对马、田代、滨崎等地,石高为三十多万石左右,严原藩为宗家所有,宗家是九州的一个传统豪族,先祖宗盛国在室町幕府时代就出任了对马守护代,并且在多年后割据一方,成为战国时代的一大势力。

    战国时代开始之后,天下大乱当中,他们多年来一直都想要进占九州全岛,与毛利、岛津和大友等大名家族多次进行了激战。

    在丰臣秀吉崛起并且进行九州征伐的时候,宗家投靠了丰臣家成为丰臣的臣僚,在秀吉死后,宗家先是反对德川家并且在关原之战当中派兵参加了西军,但是很快就反正,投靠了德川,并且被德川家重新任命为严原藩的藩主,统治着如今的领地。因为这些历史原因,他们十分亲附德川幕府,成为了幕府势力在九州的一个支点。他们如今的藩主是宗义成。

    臼杵藩是德川幕府在开幕之后封赏功臣时建立的藩,藩主是稻叶家,这家人在关原之战时本属于西军但是马上又投靠了东军,战后得到了封赏,并且他们和将军德川家光的乳母春日局有是亲戚,因此也颇受幕府照顾。该藩不大,石高五万石左右,现在的藩主叫稻叶贞通。

    久留米藩同样也是德川幕府在开幕之后封赏功臣时建立的藩,藩主是有马家,这一家人当年也追随德川家有功,并且在德川家光进攻大阪到时候立下了极大的战功,战后被授封于此,并且石高被追加到了二十一万,同样也是九州的大藩。

    这四个藩是九州众藩当中最得幕府信用和青睐,也被视为是幕府对九州进行控制的支点,现在有事的时候,内藤忠重也想到了先利用他们武装起来保卫九州,静待时局的变化。

    至于其他那些藩,比如萨摩藩的岛津家,柳河藩的立花家,佐伯藩的毛利家(这个毛利家和长州藩的毛利家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先祖本姓森,因为在战国时代为毛利家立下战功,所以被毛利辉元赐姓为毛利。),这些藩都不值得信赖,如果真要打起仗来,不添乱就已经是好事了,何必让他们去整备军队,平白给自己添加烦扰。

    “好的,大人!”曾我古佑当然也明白其中的曲直,他马上垂应了下来,“我马上就派人去通知这几个藩的藩主。还请大人到时候召集几位藩主,让他们都听从幕府的号令。”

    “你是长崎奉行,这些事情当然由你来定。”内藤忠重摆了摆手,“我不需要插手其中,只是为你在后面给予支持就好了,不然的话,你反而会被人掣肘。”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