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硬就是加强九州地区的防务,在长崎增兵,同时兴建新式的炮台,总之要用一系列的手段告诉大汉,纵使他们以后继续讹诈我们,我们也不会提出更多让步了,让他们现实审慎地看待问题。? ?? ?笔趣阁? ???? w w?w?.?b?i q?u?g e?.cn”

    在他说出自己的看法时,德川家光一直沉着脸不予置评,只是静静地思索着。

    最后,他看向了另外一位老中土井利胜。“你怎么看?”

    “臣下以为之前几位老中说的都有道理。”一直没有开口的土井利胜,这次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我以为,先,我们要明确自己的底线,并且让大汉明白我们绝不是好欺侮的对象。所以,不管是为了展示决心,还是为了防备大汉的入侵,我们都要赶紧重振武备,尤其是加强对九州的防备。”

    这是老中们当中第一次有人明确提到大汉有可能入侵,其他老中也顿时脸色一变。大汉自从立国之后,国势昌隆,四处征战,可谓是武功赫赫。他们如果真的打算入侵日本的话,那可是噩梦了,由于内藤忠重在信里并没有提供直接的证据,只是写过几句担心的话,所以在座的重臣们之前心照不宣地在将军面前绕过了这个担心,以免在事情被证明为子虚乌有的时候惹来将军的责罚和旁人的讥笑,被视为杞人忧天的胆怯之徒。

    也只有土井利胜这种并非德川亲藩和谱代重臣,只是两代将军亲信的立场,才敢于跟将军这么直言不讳吧。

    “入侵……”德川家光冷冷地重复了一变,然后陡然变得严厉了起来。“你觉得入侵的可能性大不大。”

    “现在得到的信息太少,臣下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不过从已经得到的信息和内藤忠重的描述来看,大汉的军队调动并不频繁,似乎也不像是在集结大军准备入侵我朝的样子。”土井利胜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不过……凡事有备无患,不管大汉有没有入侵的打算,既然形势已经变得这么紧张,我们做出一些防备也是应该的——大人,我认为不管是为了展示实力还是防备入侵,加强九州的守备都势在必行。”

    他的话入情入理,所以其他人也没有反对,反而都暗暗点头。

    “不过,既然并没有确定他们会入侵,我们最好不要做一些过于刺激他们的举动,对在长崎的大汉商人,我们还是要予以应有的尊重的,不能够随意逮捕。”眼见大家都同意他的看法,他又隐晦地表示了对刚才酒井忠世的反对,“我们加强防务和谋求妥协,两手都可以做,并且在我看来,这是相辅相成的,我们越是加强防卫,大汉就越是会采纳我们的意见。”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加上了一句,“不过,我也同意大老的看法,贸易问题我们可以做出一些让步,提出一些更能够让大汉接受的意见,这样两边都有台阶可下,一场灾祸也可以消弭于无形。”

    眼见土井利胜终究还是倾向于自己,大老井伊直孝不禁点头赞许了他。

    “稳妥持重,这才是谋国事的大臣,不愧是老中的席笔头。”

    “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而已,一切都要让将军大人本人来定夺。”土井利胜只是微微一笑,不再多言。

    不得不说,他这种表现,才是德川家光最为喜欢的。身为人臣,就应该在主上垂询的时候就事论事,在主上还未话的时候不擅自表达意见,而井伊和酒井,实在是让他感觉有些难受。

    这也正是他喜欢使用那些出身低微的侧近人的原因。

    “那么,谁还有其他的意见吗?”他稍微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其他的重臣。

    虽然有些还觉得这些举措不够,但是在将军大人已经表态的现在,并没有谁敢于再说出不同的意见来。

    “既然要跟大汉显示我们的实力,那么我们干脆直接让大汉的专使来江户奉迎将军,然后在明年随同我们上洛吧?”另一位老中,年轻的松平信纲突然开口了,“将军大人在江户召见慰问他,这是表达我们的友好;观阅我们上洛时的军阵,也可以让他们看到幕府的军力,这样可以在不触怒大汉的情况下,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实力,想必也可以达成震慑。”

    在去年,德川家光就已经决定要在明年上洛,因为是有意要向朝廷炫耀武力,所以他已经下令各地的将军领地和亲藩开始集结军队,准备物资粮草,预备在明年举大军上洛,这将是一支前所未有的大军,足以让天下人看到幕府的不可阻挡,也让那些对德川幕府还心有嫌隙的公家们统统噤声。

    而如果在自己上洛的时候,大汉的专使也随同在身边,并且近距离地看到自己这庞大军势的话……一想到这个场面,德川家光心里骤然就有些兴奋了。

    不得不说,松平信纲不愧是从小就呆在德川家光身边的人,他知道这么做可以极大地满足德川家光的虚荣心——而且确实也有必要。

    “确实需要向他们展示一下幕府的军威了。”还没有等其他人再说话,德川家光就马上认可了松平信纲的提议,“不管是为了震慑,还是抵挡有可能的入侵,集结兵力都必须加,传令下去,让各地都快点征召军士并向江户集结,关东的旗本必须在下个月内将自己和封地内的侍从都整备一新,然后听令前来江户。另外,派人去长崎传召,将大汉驻长崎的专使叫到江户来,我要让他亲眼见识一下我们幕府的大军!”

    接着,他将案几上自己刚才敲断的折扇直接扔到了地上,“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就按今天的决议。”

    接着,他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昂然往前走。

    一群将军身边的侍从马上簇拥到他的身边,迎奉他们的将军大人离开表殿,回到幽深的大奥当中。

    剩下的老中和大老们,则互相怀中不同的心思对望了几眼,然后各自离开了表殿,整个江户城也再度陷入了一片寂静。

    就在德川幕府派出的使者们纷纷离开江户,在参与了太子殿下的军议的周璞,很快又通过岛津家提供的船重新回到了九州岛。

    不过这次他的登6地点并非是长崎,而是萨摩藩的鹿儿岛。

    一来到岛上,他就直接提出要面见藩主岛津义弘,而岛津义弘也满足了他的这个愿望,从岛津藩本城来到了鹿儿岛接见了周璞。

    事隔他上次剃掉头去京都已经半月有余,所以他头顶上剃光的头长出了薄薄的一截,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岛津义弘和他带来的心腹随从们当然不会因此而感到异样了。

    “周大人一路辛苦了。”在一间小房间当中,岛津义弘淡然向他问好。“这次回去,已经面见了贵国的太子殿下了吧?”

    “是的,藩主,我已经在高丽觐见了太子殿下。”周璞向岛津义弘行了个礼,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岛津义弘,“并且我已经将藩主写给殿下的信交给了殿下,殿下十分高兴,并且回了一封信给藩主,并且委托我向藩主问好。”

    “哦?快请给我吧!”岛津义弘有些欣喜,向周璞招了招手。

    中原王朝的太子殿下给他一个藩主写信,这可是前所未见的光荣之事,虽然他也知道他要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但是仍旧禁不住感到十分高兴。在这个年代,中原的天子和皇室,在日本人心中仍旧具有极高的地位。

    接着周璞将信恭敬地递给了对方,岛津义弘拿过去仔细地看了起来。

    信里的内容倒是十分简单,就是一些对他的勉励之词,同时感谢了他在本国朝廷危难之际挺身而出的一举,请他之后要积极配合大汉军队的行动,这些言辞岛津义弘倒不是最关注,他更在意的是最后的一小节。

    在这一节当中,太子殿下明确地认可了周璞和他讨价还价所确定的价码,表示战后除了长崎之外,整个九州岛将会奉送给他,这些话比什么勉励和好话都管用,直把他全身的热血都沸腾了起来。

    和周璞不一样,身为大汉的太子,他是不能够说戏言的,大汉朝廷也不会违反他的承诺,所以既然现在他已经在信里明确承诺了这一点,那就再也不用担心战后大汉反悔了。

    “好,很好。”他很快面色恢复了平静,然后将信收了起来,“那么请问大人,大汉将在什么时候进兵?这一点想必太子殿下也已经面谕给你了吧?”

    “是的,时间我们已经定好了,就在十天之后。”周璞随口回答,好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十天之后?”然而岛津义弘的反应当然要大得多,“这么快?”

    “之前不是藩主一直在催促我们尽快进兵吗?现在我们响应了藩主的号召,难道这不是好事吗?”周璞笑着反问。“我们越快进兵,幕府的准备就越少,也更加方便藩主起事响应吧?”

    “大人说的是有理,不过如果只有十天的话,恐怕准备工作就会有些仓促……哎,要是你们早点说就好了。”岛津义弘苦笑了一下,“这下我们得忙个不停了。”

    “我们也是最近才决定的。之前一直有人建议太子殿下再多准备一下然后下个月进兵,最后在我的劝说之下,最终还是决定要尽早进兵……在我看来,早日进兵总比拖延时日要好吧?现在幕府对我们已经有了警觉了,想必藩主这边也不太好过。”

    “这倒也是。”岛津义弘点了点头。

    最近他在藩内对不满势力进行的清洗,尽管一直都十分隐秘,但是终究已经透露了风声出去,不光是长崎那边派人来查看,就连京都所司代那边好像也已经关注了,如果时间拖延下去,幕府难免会觉他私下里的这些行动,那时候他就要承受更大的压力了。

    “好吧,那我就按你所说,这几天就开始极力整备,然后在贵国出兵之前起事,让九州一片大乱。”

    “一切都仰赖藩主了。”周璞再度对他行了行礼,“我们这几天就回去准备,然后直接逃出长崎,希望藩主能够到时候派人接应我们尽快逃离长崎,只要能够逃入到九州的乡村当中,我们总有办法慢慢地潜入到贵藩这里来。”

    “无妨,这一点我当然会做的。”岛津义弘马上答应了下来,“接下来我会派一些熟悉长崎情况的部下潜入长崎然后听候大人的调遣,到时候借助他们的力量,想必逃出长崎不是难事。还有其他事情需要我们做吗?”

    “另外只有一件了……请藩主派几个人上京都吧,让他们带着我的信和太子殿下的信去见朝廷的人,然后把我们即将进兵的消息透露给他们,让他们马上起事,协助贵国的国君逃出京都,如果有可能的话就逃到九州来,如果无法实现的话,就躲在村野之中静待我们的好消息。”

    “什么?”岛津义弘这次真的有些吃惊了。“你们什么时候谈好的?”

    虽然他知道之前这位大汉的青年使者已经去过京都一次了,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跟京都内的公卿和法皇等人达成了默契。就他所知,这些人都是古板迂腐得令人笑的人物,从来都不是脑筋灵活之人,怎么会这么快就转过弯来和大汉联手了?

    “幕府贪婪横暴,京都早就恨之切齿了,一听到我们想要教训幕府,自然会云起响应。”周璞并不打算跟岛津义弘细说其中的曲折,所以干脆地含糊带过,“我想这对藩主来说也是大好事吧?只要有贵国的朝廷下通令,晓谕全国,号召有力豪族群起反对幕府,那么贵藩所承受的舆论压力就会小上很多。”

    “嗯……算是吧。”岛津义弘却并没有多高兴,只是板着脸微微颔。

    身为从战国时代就开始活跃的大名,他当然和其他的枭雄一样,完全没有把什么舆论和心理负担,只要能够拿到实地和实惠,就算被千夫所指也不在乎。有了朝廷的大义名分,固然是好事,可是如果朝廷在战后重新崛起,并且在大汉的扶持下拥有了巨大的实力,那占据九州岛的岛津家又会受到很大压力了——幕府在关东,可能还会对萨摩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朝廷在关西,可不会略过占据了整个九州岛的岛津一家。

    “我可以问下,贵国跟朝廷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吗?”他装作不经意地随口一问,“战后朝廷将会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藩主,我们本来就是为了匡扶正义、讨伐不臣而来的,贵国的朝廷既然也这么配合,并且愿意冒风险为我们提供帮助,那么我们自然就应该有所回报。等到战后,若是一切顺利的话,至少贵国的近畿地区,贵国的朝廷是应该予以直辖的。”周璞不紧不慢地回答,好像这真的只是闲谈一样。

    “近畿地区……吗?”岛津义弘沉吟了一下,如果朝廷的本领仅仅限于近畿地区的话,虽然算是个庞然大物,但是对九州的威胁并不是特别大,“那山阳道呢?”

    “山阳道的问题只能留待日后解决了,这是贵国的内政事务,我等不便于插手。”周璞巧妙地推脱了过去,不准备给岛津家任何的承诺,“想来这些问题,之后贵国自己可以解决,到时候藩主身为有力大名,也应该在贵国的国政当中挥重要的作用,而不应该避世隐居。”

    岛津义弘再度沉吟了一下,虽然这个安排并不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对他来说已经可以接受了,只要战后朝廷不将手伸到他的地盘里面来,那一切都好说,而且看大汉这个架势,估计是想要在战后分而治之,并不打算让朝廷垂统整个日本了。

    尽管对日本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这说明大汉是想要让各方互相牵制,然后从中平衡,坐收渔利,但是对岛津家来说这是好事,因为这说明大汉不会坐视平衡被打破,也不会让朝廷把手伸到岛津家的地盘里面。等于就是在说,实际上大汉太子的信里面,给岛津家的是双重的保证。

    “那我,我这就让东乡重方去京都,他既然之前已经去过了一次了,现在自然也知道该怎么更好地完成任务。”片刻之后,岛津义弘终于同意了,“幕府横行多年,早已经在全国都引起了怨愤,朝廷如果号召大家一起动手的话,那么相信能够号召起一大批人来,对我们来说也是个助力。不过……我国之人向来最讲现实,光是大义名分是没办法打动人心的,还是要靠战场上获得优势,才能够解决问题。”

    “这一点我们当然也十分清楚,大人到时候就拭目以待吧。”周璞哈哈大笑。“好了,藩主,我这边先告辞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