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而他当然不会知道,此时他身处九州的同仁们,已经陷入到了微妙的境地当中。?  笔趣?阁??  w?ww.biquge.cn

    就在他离开后几天,仍在九州商馆的刘靖突然再次接受到了老中内藤忠重的传召。

    怀着疑惑而又紧张的心情,他马上就抛下了其他事情,在当天下午来到了长崎官署当中觐见这位老中。

    之前的长崎奉行竹中重义,因为贪腐而被幕府觉,现在已经被索拿并且被送往了江户,而且据说这次逃不了一个被切腹的处置。因为竹中重义的被抓,老中内藤忠重最近一直都在长崎清洗他的亲信官员,所以今天他来官署的时候现多了很多生面孔,这些人看见他也不冷不热,再也没有了当初那些人的热络。

    在侯见室当中他等候了很久,直到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个板着脸的侍从这才来到侯见室内宣召他,然后他跟着对方来到了内藤忠重所处的房间里面。

    一进来,他就现内藤忠重正坐在椅子上处理公文,见到他的时候也仍旧目不斜视,只是手稍微摆了一下,示意他坐下。

    由于和西洋以及大汉的商船来往频繁,所以这里受到了外部世界的很大影响,与日本其他地方大不相同。不光是城区的建筑格局有西洋风,就连官署内的陈设也多了很多外来色彩,比如内藤忠重所坐的西洋椅子,就是日本人平常不使用的器物。

    刘靖也不慌不忙,按照内藤忠重的吩咐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这位幕府老中话。

    “让大使久等了,抱歉。”直到内藤忠重将桌上的文件都处理完了之后,他才搁下了笔,然后抬头朝刘靖笑了笑。

    接着,他又伸了个懒腰,然后往后一仰,“哎,最近还真是忙碌啊,有太多的事情等着我来处理,可真是让人头疼。”

    “大人辛苦了。”刘靖恭敬地向他行礼。

    “大家都辛苦,都是为了国事啊!”内藤忠重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又笑了起来,“不过说实话,这南蛮人的器具还真是有些意思,用起来非常舒服……他们倒还真会享受啊,只可惜我只能在这儿享受一下了。”

    “大人回江户的时候,也可以带回去啊?”刘靖笑着问。“说不定还可以在同僚们面前展示一下呢。”

    “那可不行,我在江户不能标新立异,也不能显得与众不同,不然可有很多人会说我的坏话了。”内藤忠重苦笑,然后马上转开了话题,“算了,该说正事了……刘大人,今天我把你叫过来,是有些要事要询问你。”

    “大人请问?”刘靖有些好奇。

    “因为现在江户还没有把接替竹中重义人选派过来,所以最近长崎的事务一直都在由我来处理。虽然一开始是千头万绪令人头疼,但是现在总算是有了个头绪。”内藤忠重忽然微微笑了起来,“我们也已经查清楚了,之前竹中重义多次勒索过贵国商人、乃至大人本人的礼物,有一些钱财和礼物已经被他挥霍了,所以无从追索,但是能够追索到的礼物我们都已经清理封存了,到时候麻烦大人把这些礼物都拿回去吧,这些不法所得我们不能留。”

    “这……”刘靖十分惊愕。

    没想到抄家之后居然还会有东西退?这破天荒的稀奇事确实他之前从未听过,想来日本幕府内部也没有这样的规矩,看来这是内藤忠重的个人意志。

    还真是看重我啊,看来笼络我的心思很明确呢……他心里冷笑。

    “谢大人!”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连忙向对方致谢,“大人一来,就让长崎的风气为之一变,也让我们的冤屈得以伸张,堪称贤明!”

    “这件事本来责任就在我们身上,我现在也只不过是补救而已,又怎么谈得上贤明呢?”内藤忠重摇了摇头,“刘大人,这只是其中一件事而已,还有一件事我想要问问你。”

    “请大人问?”

    “自从我开始接手长崎的事务以来,有些事情就变得很奇怪了。”内藤忠重不慌不忙地从自己桌上的文件堆里面抽出了几页簿子,然后扔到了刘靖的面前。“根据港口的记录,最近从贵国来的商船,相比之前已经大为下降,货运量也下降了不少,请问这是何原因?”

    “这……”刘靖微微一滞,总算他事前也想过会被人问这种事,所以马上就采用了自己之前的说辞,“这是因为……因为我们两国之间现在有贸易上的纠纷,现在国内对此有些不满,所以限制了商船的贸易往来,我们,我们也在为此忧心忡忡。再说了,现在铜的出口还没有回复,大人这边又想要限制两边的贸易往来,”

    “是啊——贵国看来确实心里有气,这也在情理之中。”内藤忠重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可是强行限制两国的贸易往来,这并非是我们的本意。”

    “事情到这个地步,也不能全怪我们吧?”刘靖苦笑,“我们也不希望两国间的贸易出现这么多的波折的。”

    “既然事情已经生了,再来追究以前已经没有意义了吧?”他暗含的反讽,内藤忠重装作没有听出来,“大人,现在重要的事情的解决这些疑难,而且越快越好。敢问之前我跟大人说过的事情,现在有了结果没有?”

    他说的自然是想要前去大汉和大汉朝廷谈判一事,此事当然断不可行,刘靖只是随便向国内报告了一下而已,但是又怎么能告诉他实情。

    “我已经报告给国内,现在国内大概还在商讨应该如何处理,还请大人稍等吧。”刘靖低声回答,“想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也许是因为这个答案十分不合心意的缘故,内藤忠重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刘靖的目光也变得凌厉了许多。

    刘靖压抑住了心里的紧张,尽量镇定地坐着。

    “那还有一件事,也请大使给我一个解释!”内藤忠重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又拿起了一张纸摊了开来,“根据荷兰来的商船的报告,他们在来长崎的一路上多次受到过海盗的骚扰,很多同行的船都被迫返航了,他们好不容易才冒险来到日本——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国与荷兰人的贸易现在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更有甚者,根据荷兰商船上的商人们描述,他们在来长崎之前,在外海上看到不停有大汉的商船和战舰穿梭,而且目的地都是高丽地区……请问大人,商船到了我国国门之外却逡巡不前,战舰也不停窥伺我国,这又是为何?”

    这个问题,直指要害,倒是让刘靖一时失语。

    虽然大汉上下已经在严守机密了,相关的海面也进行了封锁,但是再严密的罗网也会有漏网之鱼,更何况还是广阔无垠的海面?海军再怎么改扮成海盗进行袭扰,还是有荷兰人的商船突破了封锁线,来到了长崎港当中,然后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给了幕府官方。

    “大人……此事……此事……还请听我解释!”刘靖的额头已经流出了汗来,紧张到了极点。

    “哦?要解释?那好……请解释吧。”内藤忠重冷笑了起来,“大使,我今天找你过来就是要听听你的解释呢。”

    刘靖知道自己已经面临到了十分危险的处境当中,在这里,幕府老中可以以任何方式处置他,他没有任何方法躲过厄运——如果他不能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的话。

    “最近……最近……我们两国不是关系不睦吗?所以我国的商业部衙门就下达了指令,要求……要求暂时缩减对日本的贸易规模……”刘靖勉强定了定神,然后嘶声解释了起来,“但是货物既然已经产出来了,又不好全堆在仓库里,而且我们还是想要尽快恢复贸易的,并不想纠纷长期持续下去,不得已之下,我们衙门里面的官员商议出了一个结果,那就是将这些预定要出口到贵国的货物先行存放在高丽,能够卖多少就卖多少,卖不掉的就先存放在高丽商馆的仓库里面,以备两国贸易关系恢复正常之后,再尽快卖给贵国,毕竟高丽离贵国很近。”

    内藤忠重一直都默默听着,不置可否。

    “然后呢?”

    “然后……然后是战舰的事情对吧?”刘靖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其实这事也简单,最近海面上颇为不平静,海盗行事十分猖獗,所以为了商贸的安全,我们不得不增派了战舰给商船队保驾护航,另外还有不少战舰被派去清剿海盗,以便让海面重新归于太平……想必这些荷兰人看到的战舰,就是我们执行以上任务的战舰吧。”

    “清剿海盗?恐怕不止如此吧?!”内藤忠重仍旧是冷笑,“在我们两国贸易出现纠纷的时候,海盗就突然猖獗了,然后贸易就马上大幅萎缩,就连荷兰人的贸易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这其中难道没有什么玄机吗?我看其中蹊跷甚多,怎么看都会让人产生一个想法,觉得这些海盗都是贵国的海军刻意放出来的吧?”

    “大人……大人此话从何说起?”刘靖大惊失色,显得十分仓皇,“两国之间的贸易,我们是十分重视的,我们……我们怎么会做这种事呢?这不是让大家都受损吗?”

    “是啊,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有些人非要喜欢做些让大家都受损的事情,而不愿意做一些让大家都能够得利的事情呢?”内藤忠重霍得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刘靖的身边,“刘大使,事到如今,你就不用再说一些漂亮话来糊弄我们了,请告诉我们吧,是不是贵国的商业部或者朝廷以为用这种掐断贸易的方式来要挟我们,我们就会不得不就范,然后对贵国朝廷俯听命了?”

    因为心里起了火,所以他的话也毫不客气了。在他看来,大汉这种种行迹,怎么看都透着诡异,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是故意降低了两国间的贸易量,而且还干扰日本和荷兰的正常贸易。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内藤忠重思来想去,最后觉得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大汉朝廷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勒索幕府,逼迫幕府就范,同意他们所有的贸易条件。

    不得不说,这种做法确实让幕府变得有些吃力,很多原本依赖进口原料的行业——比如丝织业等等——因为大汉的这些举措而顿时陷入到了生产难以为继的境地,商业不稳定经济就不稳定,经济不稳定社会就不稳定,实在有些难受。

    不过,这种难受,并没有疼到让幕府和内藤忠重本人屈服的地步,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恼怒,在他们看来,大汉这是以过激的手段来处理贸易问题,甚至还影响到了日本和别国的贸易,实在欺人太甚。

    而且在他们看来,中国向日本出口的商品,虽然对日本来说至关重要,但是并没有上升到命脉的地步;而日本对中国出口的商品,却完完全全抓住了对方的命脉,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在两国的贸易当中,都应该是日本占有优势地位才对,至少不应该由自己这边让步。

    因此,他决定以强硬方式回击大汉的举措,召来刘靖吓唬一番也是情理之中。

    “大人莫要冤枉了我们!我们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刘靖听完了对方的话之后,现对方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因此他装作十分慌乱地辩解,但是心里却反倒是定下了心来。

    “事实已经都摆在大家的面前了,大人不承认又有什么用?”内藤忠重还是一脸的讥诮,“算了,我也理解大人的难处,这种事情你也不能直接承认,不过……还请不要再说些无用的假话来诓骗我了吧,免得徒增耻笑。”

    “大人……”刘靖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垂下了头不再辩解。

    内藤忠重自然将他这种样子当成了默认,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属实。

    “很好,看来大使终于无话可说了。”他又叹了口气,然后走回到刚才的座位上重新坐了下来,“我们各为其主,原本这件事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贵国朝廷这么做,难道没有在意过大人的安危吗?若是将军大人雷霆一怒,恐怕大人纵使身为官员,也难以保全自己啊。”

    “这是朝廷的安排,我身在长崎又能做什么?无非只能是********而已,就算要面临危险也无话可说。”沉默了许久之后,刘靖回答,“再说了,此事闹到如今的地步,我也觉得并非只是我们大汉的责任,如果不是之前闹出那么大的风波的话,又怎么会有接下来的事情?”

    “现在再追究责任在哪边还有意义吗?!”内藤忠重紧皱着眉头问,“重要的是解决!早点把事情解决!大人自己不也是说了吗?大汉朝廷现在还是在盼着尽快恢复通商的,那么多货物堆在高丽想必也会让贵国十分难受,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再浪费大家的时间,而不早点把纠纷解决,让一切都回归正常呢?为什么非要用这样的方式?难道贵国以为做这样的事情我们就会妥协吗?这简直是太天真了!”

    他一通狂风骤雨,说得刘靖根本不敢接口,但是刘靖知道,既然对方肯把自己叫过来,那就不会只是为了当面骂一顿而已。

    “大人说得对,两败俱伤终究不是好事,以我看来,还是两家尽快和好为好。”他重新正坐,“以我身为长崎专使的立场来看,我当然是希望两国的商业日趋兴盛,商人和平民都为之受益的,只是有些事,我也难以控制……只能听天由命了,大人若是怪我,我也无话可说。”

    “尽了人事之后才可以听天命,若是还没有把应该做的事情做完,那怎么能够轻言放弃?刘大人你自己也说了吧,你想要维护两国的关系,现在局势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难道我们不应该想办法马上补救?非要听任两国关系落到谷底才好吗?”

    内藤忠重从心底里不希望两国就此闹翻,尽管大汉的所作所为已经十分过分了,但是在他看来,现在的情势还可以补救,只要贸易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就好。在他看来,两国并没有任何天然的矛盾,可以通过协商来解决现有的一些问题,自己是被派过来解决这些问题的,如果最后两国闹崩,上面的大老和将军一定会认为这是自己无能;相反如果真的他力挽狂澜,让一切都恢复正常的话,那肯定也会得到将军大人的好评。

    而这一切,就需要这位大汉官员的配合了。

    “大人……大人是觉得现在还有转圜的办法吗……”刘靖疑惑地问。

    “当然有了!天下无不可为之事,只是看有没有决心去做而已,只要有决心,还怕做不成?”内藤忠重摇了摇头,“刘大人,你的安危荣辱、还有在贵国朝廷的前途其实都是和我们一致的,只有两国的贸易变得长久而且规模更大,大人才会更加得到看重和信用,难道大人这样的聪明人这样的事情都看不出来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