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虽然是被法皇严厉地呵斥了,但是她并不因此而生气沮丧,甚至反而有些开心。笔趣?阁  ? w?w w?.?b?i?quge.cn多年来,因为和德川幕府关系不睦,所以连带得她和她的儿女们也经常被法皇所迁怒,自从法皇退位出家之后,情况就变得更加严重了。她自己还能够忍受,却十分担心女儿兴子因此得不到正常的教育和成长,时常为此烦扰不已。

    今天看到法皇居然出奇地关心起了兴子的艺业,还决定亲自来教导兴子汉文汉诗,这又怎能不让她喜出望外?不管法皇能够教得多好,至少兴子可以因此而多喝父亲相处,享受正常的人伦之乐。

    “臣等有罪,还请陛下恕罪。”很快,她又觉自己这么表现有些太过于失礼,连忙开始告罪,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怎么也无法抹去。

    接着,她走到了兴子天皇的身边,然后将跪坐在地的她抱了起来,“兴子,还不快点向父皇致谢?”

    “已经谢过了……”兴子低声解释,但是无从抵抗母亲,最后只得重新跪在地上,郑重地再次向父亲行礼致谢。

    “好了,对父亲要这么多礼节做什么?”法皇不以为然地伸手将兴子又抱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将笔送到了她的手中,“兴子,来,先把还没有写完的地方写完吧。”

    看着难得如此亲昵的父女,和子皇太后突然感觉眼角一酸,差点就要流下眼泪来,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

    毕竟是父女啊,纵使有外物的干扰,亲情是怎么也无法磨灭的。她欣慰地想,同时自己也凑到了两个人身边,在旁边看着女儿写字。

    然而,虽然身处在这其乐融融的一幕当中,法皇的思绪却要比起妻子和女儿要复杂得多。

    他能够感受到她们的意外和惊喜,也因此觉自己之前亏欠了她们太多了,以至于做了这一点点事都会被感激成这样。

    只是,她们又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么做,其实动机并不纯粹呢?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六军不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他的脑中又回荡起了《长恨歌》的那些熟悉的诗句。

    刚才看到长恨歌这些诗句,他之所以会那么生气,不光是想要找个理由借题挥,给自己住进常御殿当中制造借口,而且也是有一点点触景伤情的感怀。

    现在因为自己的决定,她们这么高兴,她们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已经暗地里将她们卷到了一个几乎可以吞没任何人的可怕漩涡里面呢?

    尤其是和子,到时候朝廷和江户正式决裂,她不仅要面临更加为难的处境,也许甚至还会有更加不可测的危险,想一想都会让人觉得可怕。

    可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再犹豫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他知道自己只能在已经无可挽回的大势当中,尽最大的努力来让一切按照心意来实现。

    亏欠你们太多了,只要能够夺回朝廷的大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们的。法皇暗暗下定了决心。

    寂静的宫墙和殿宇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似乎都在静待着风暴来临的那一天。

    和法皇父女一样,周璞这些时日一直都躲藏在桥本家,因为闲来无视,所以他也天天阅读藏书,顺便以写字打时间。他知道他的到来意味着什么,日本朝廷那边对他肯定会有些措手不及,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商讨应对的方略,所以他并不着急。

    他仅仅只等待了几天,右大臣二条康道的府上就给桥本家递来了一个消息——为了庆祝自己儿子的生诞,左大臣一条兼遐大人打算在庐山寺内举办诗会,邀请一些和自己一样大的年轻人饮宴,桥本实清也要参加,为客人们吹奏助兴,时间就定在两天后。

    周璞当然明白这个邀请所代表的意义了,他停下了自己的闲暇活动,开始为之后的谈判构思方略,同时也在罗列自己需要在谈判当中提出的条件。

    现在大汉的军队还没有打过来,他对日本的朝廷还没有威慑力,所以如何既达成国内所期望达成的条件、又不至于吓退日本朝廷,这中间就需要一个微妙的平衡,实在要仔细把握。

    有事的时候,时间就流逝得非常快,很快就来到了一条兼遐预定举办饮宴的时间。就在天色已经到了傍晚,即将入夜的时段,周璞小心地戴上了头巾,装扮成了桥本实清的仆人,跟着桥本实清一起向城北的庐山寺走了过去。

    因为被剥夺了实际权力,所以朝廷公卿们有的是闲暇时间,饮宴活动几乎连续不断,再加上一条兼遐年纪轻轻,更加喜好游乐,经常和同龄人举办类似的聚会,于是这场饮宴根本不惹人瞩目,大家只当成是左府大人又来了玩兴了吧。

    当周璞来到庐山寺的时候,他现这里已经来了几个人了,他们都穿着朝臣们所专用的小直衣,头上还戴着弯弯的竖起来的立乌帽子,看上去仿佛是参加一场真正的宴会一样。

    而周璞马上现,右大臣二条康道正在其中。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二条康道也现了周璞,然后拿起了自己手中的折扇向周璞飘摇了一下,示意他走到自己这边来。

    因为算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周璞稍稍犹豫了一下。

    二条康道微微笑了起来。

    “天使无须顾虑,今天到场的都是和我们志同道合的人,他们都是值得信任的,不用再躲躲藏藏了。”

    周璞这才放下心来,然后脱下了头上的帽子,环视周边,向这些青年公卿们作揖。虽然行的是中国的礼节,但是因为剃了半个光头,所以看上去怎么都觉得有些怪异。

    不过今天的来宾们却并没有人在乎这种怪异感,他们齐刷刷地将目光放到了周璞身上,仔细地打量着他,目光热切,而且还互相窃窃私语,简直是把他当成了什么稀奇古怪的新奇玩意儿一样。

    周璞被他们的视线打量得有些浑身不自在,但是他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抬头看着他们,然后朗声说了起来。

    “在下周璞,身为大汉的官员,奉天子之命前来贵国京都,见过诸位大人。”

    虽然大家都知道他的身份,但是他的话仍旧在这群人当中掀起了骚动。

    对这些大权旁落已经五百年之久的公卿来说,他们何时想象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被人问津,而且是被中原天子亲自派使臣过来问好呢?

    因为一条兼遐和二条康道有意封锁消息,所以他们不知道其中的具体关节,只道是法皇和二条康道从中原借兵征讨逆臣的计划已经取得了成功,所以都倍感激动——在他们看来,从这一刻开始,日本终于有希望恢复旧日的秩序,他们也终于有希望恢复先祖的荣光了。

    在这种气氛当中,有些人身体微微抖,有些人甚至热泪盈眶。

    “见过天使!”他们齐声向周璞喊了出来,虽然声音都不大,但是那种热忱却足以体现了出来。

    “大家肃静,可不要惊扰到了那些乌鸦!”二条康道伸出手来制止了他们,然后意有所指地说。

    接着,他又笑着看着周璞,“天使,想必已经看到了我等的热情了吧?我等都是一腔热血,甘愿为朝廷再兴而粉身碎骨,只是一直碍于幕府势大,所以只能忍气吞声而已,现在有了天草的帮助,我们终于可以有机会扬眉吐气,一展胸中块垒了,只恨不能现在就为国殉身!”

    虽然他的话再度引起了一片慷慨激昂,周璞也一直捧场,不过他心中还是有所保留的。

    这些在场的公卿个个身形瘦削,脸色和肤色都十分苍白,显然大多文弱不堪,而且,因为从小就不吃肉食的缘故,他们都十分缺乏体力和耐力,别说厮杀了,就算干活都会十分困难。

    虽然“一腔热血”倒是有,可是这一腔热血到底有多少战斗力,那可就是两回事了,想要靠他们打生打死是肯定没什么指望的——当然他其实也没有想过让他们去这么做。

    “诸位的一腔热血,实在让在下感动。”周璞不慌不忙地回答,“贵国朝廷御国已经千百年,早已经是贵国正统之所在,历代幕府凭借武力强行篡夺朝廷的权力,威凌君上,这就是不忠不孝之举,罪大恶极。我朝奉天承运,维护的就是普天之下的纲纪,德川家如此败坏人心,那就必须付出代价。诸位请放心,我朝天子一直都十分同情贵国朝廷,所以我国一直都会站在你们一边的,只要我国能够击垮幕府,那就是贵国朝廷重新御国的时候,也就是诸位大展身手报效国家的时候。”

    不出意料,他的话再度引了一阵激奋,人人都喜形于色,仿佛大事已经成功了一样。

    在最初的寒暄拉起了气氛之后,这些人纷纷各自举杯,然后喝干了杯中的酒。酒精所带来的热焰让他们心中的烈焰更加燃烧,就连周璞也感觉自己的胸中好像烈火熊熊,身体都轻了许多。

    “不瞒诸位说,我并非科举出身,之前因为家业的缘故,几次来到过日本,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被天子选中作为使者来到贵国。”他抬起头来,环视着这些朝廷公卿,“若大事不成,我以身殉国自不必说;若大事能成,天子定会将我作为国朝的大使留在贵国,全权负责两国之间的来往。所以诸位不必担心之后会有什么波折,尽可以与我合作。同时,诸位要是有什么需要协力的地方,也可以通过我来传达给国内。”

    他借着这个机会努力抬高自己的地位,一心想要震慑住这些公卿,同时确立一个以自己为主导的格局,所以说得格外用劲。

    “天使能得到贵国天子如此重用,显然是简在帝心,”二条康道微笑着恭维了一句,“也只有贵国天子这样的盖世英雄,才能尽展天使之能。”

    “多谢夸奖。”周璞略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既然先要说的事情已经说清楚了,那现在时间紧迫,我也就不再说客套话了。其实我国的方略十分简单,既然要进兵日本,就要在日本的边陲之地获得一个继续进军腹地的跳板,而离大6最近的九州岛就是最好的跳板选择,所以一开始我们就会直接进攻九州,希望能够以最快的度平定九州,为我国,为贵国,创造一片安生之地。”

    他并没有打算说得太细,也不想把岛津家等九州豪族的合作也说出来,不仅是为了保密,也是为了尽量减少这些人的疑虑。

    果然,他的话虽然引起了一些凝重,但是并没有人感到奇怪。这个战略十分简单浅显,当年大元也是这么做的,只是没有得到好结果而已。

    “想来,只要我们一进兵,幕府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进行抵抗,而且他们也会从一开始就想着要把贵国的朝廷继续握在手里,挟朝廷以号令日本。所以我们就不能让他们得逞,应该在他们挟持贵国两位君主的时候,就抢先把他们带出宫外。如有可能,就让他们渡海来九州,最不济也要让他们藏身于民间,等待我们北上攻入京都再重返朝廷,以君王之位和神器之重来号令日本,让幕府的权威和号召力尽丧,只能露出乱臣贼子的本来面目!”

    因为周璞说得如此直白,几位年轻人倒抽了一口冷气,面面相觑。

    很显然,在大汉进攻九州的时候,京都是不可能有大汉的军队的,所谓抢先把君王带出宫外,只能由他们自己人去做。这不是随便喊几句口号的事情了,而是要冒极大的生命风险的。

    “各位,我们都是藤原家的直系后裔,身负的是国家与天下的众望,朝廷有需要的时候,难道我们能退缩吗?平日里我们各个说得慷慨激昂,只恨不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难道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吗?”眼见大家的情绪有些凝重,二条康道突然喝了出来,“天使所说的都是正理,如果当年后醍醐天皇不是携带着三神器逃出京都,又怎么能够重新割据一地,并且号召天下人讨伐幕府?在关键时刻带领法皇和天皇以及三神器逃离京都,这就是成败的关键,也是天下所承载的关键!我们就算拼死也要在大汉进攻之前做到这一点。”

    虽然二条康道的鼓动,其他人也纷纷点头,最终同意了周璞提出的救出法皇然后南逃九州计划。

    “右府大人所言甚是。”周璞十分赞赏地看着二条康道,“还请诸位从今天开始就谋划此事,动用自己的一切力量,不用再管什么后果了,只要做成了这件事,大事就已经达成了一大半。”

    其实对周璞来说,日本朝廷乃至法皇本人的支持,虽然十分有用也十分重要,但是并不是必须的,所以他其实也不指望法皇一定能够逃脱,跑到自己这边来。只要日本朝廷能够在大汉进攻九州的同时闹出一些事端来,表达出对幕府的反抗,或者至少摆出不和幕府一起抵抗大汉到底的立场,对他来说就已经达成了目标了,那时候想必幕府要更加焦头烂额得多。

    “大人,我们会拼尽全力的。”二条康道阴沉下了脸,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我们有许多忠心于朝廷的公家,还有世代忠诚于我们的家仆,再加上驻守京都和皇居的守卫当中,有很多是朝廷和法皇陛下的同情者,只要大家谋划得当,集合起来把陛下从皇居当中救走不成问题。当年后醍醐天皇被足利尊氏派兵团团围住,都能从幽禁地里面逃脱,我们这些后人,难道还能比前人更差不成?”

    他一直在提后醍醐天皇的旧事,其用意也是在鼓励和暗示他的这些同道们——只要能够把天皇和法皇救出来,那么以大汉占领地为核心,朝廷至少就能和当年的后醍醐天皇一样构造出一个南北朝的局面,他们也会因此得到重用。如果能够达成全功,那就是最好不过了。

    而他以历史上的案例来鼓动,确实也有说服力,这些原本就已经满腔热情的青年人们都已经抛却了刚才的疑虑,已经变得跃跃欲试。

    然而,事情当然不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了,德川家占有日本这么多年,京都也一直没有放松过管控,一直都用京都所司代来监视,想要从皇居里面带走法皇需要冒很大的风险。

    不过成功的希望也不是没有——经过数十年的和平,幕府和各藩的武备都已经开始松弛,别说打正规的战争,就连镇压市民和农民的暴动(一揆)都开始变得十分吃力起来。再加上因为对朝廷心存轻慢,自恃关东所拥有的武力已经足够,所以幕府在京都附近部署的军队并不多,就连京都所司代本身,辖下的编制也只有与力三十骑、同心一百人而已,他们加上那些雇佣的白身,整个京都能够动用的武力也不过只有几百人,只要法皇等人能够逃出京都隐匿到乡村内,幕府想要搜索出法皇是极难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