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古代,之前有很多天皇为了从朝廷的体系里面摆脱擅权的藤原家的桎梏,选择了出家,以法皇的名义施行院政,另建了一套中央体系。??  ?笔?趣?阁?  w?w w?.?biquge.cn

    可是等到朝廷开始式微,不再握有实际的统治权之后,出家的法皇也出现得越来越少——原因就是生怕自己的待遇会被降低,或者不再为人所需要。如今的法皇自然也会有同样的忧虑,因为法皇本来就不是法定或者令制当中的国家统治者,极有可能被架空。

    法皇复位的事情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不过二条康道也早就对女主临朝的现实十分不满,因此他也不介意在那时候创造一个先例。

    接着,二条康道小心地将法皇的手书折叠起来放入到怀中,然后再度向法皇拜了下去。

    “陛下继续安歇吧,臣先告退了。”

    “爱卿多保重。”法皇轻轻挥了挥手,眼中全是殷切的期盼,“国运能够出现这样的转机,都仰赖爱卿的忠心和努力,还请爱卿之后要继续如一,也要保重自己,朕有复国的一天,决不会有须臾忘记爱卿的功劳。”

    “臣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二条康道一边激动地回答,一边慢慢地往后退出了房间。

    等到这位右大臣离开之后,法皇拿着笔,继续在纸上写着法帖,直到中午时分,他才停下了笔,拿着写好的字帖站起来,离开了这间和室。

    他走出了自己的居所,然后在侍从的簇拥下来到了天皇日常起居的常御殿当中。

    虽说是皇殿,不过因为朝廷财政用度窘迫的缘故,所以说实话陈设十分简陋,看不到多少奢华。不过公卿和皇家千年文化浸染,所以倒也多了几分文气。

    常御殿建得很晚,是近几十年前才由丰臣秀吉的兴建的,但是由于它是模仿平安时代的御书库建造的,建筑格局刻意追求复古,所以比起皇居内的其他建筑倒多了几分古色。它的内部总计十五间房间,被分为三列,最前一列的西边有三间房间,被分作上段、中段和下段。

    这三段房间是在殿中的最深处,中间用描绘着壁画的门隔开,一般是礼仪用的场所,平素不会被使用,在地位最高的上段的房间里面,东侧还被帐台隔除了一个小空间,这被称作‘剑玺间’,里面陈设着日本世代相传的三神器中的草雉剑和勾玉(另外一件神器八咫镜则被存放在了春兴殿内的贤所当中)。

    作为神化自己的手段之一,这三件神器被皇家在千百年来赋予了极高的神秘性,有传言说这三件神器早在源平之乱、南北朝之乱和应仁之乱这几次大乱当中,因为时局的变幻而在混乱被破坏了,现在的三神器都是后面的人伪造的——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神圣性,朝廷自然不会承认类似传言的。

    法皇当然不是为了去看这三神器而过去的,他走到最里面这一列之后,直接去了上段对面的房间。对面总共有四间房间,那里才是天皇平日里日常起居的地方。

    这些房间中的次间内,正是兴子天皇学习艺业的场所,因为今天正好是天皇跟帝师学习的时间,所以负责担任教导兴子天皇的权大纳言花山院定好也正好在这里。

    当看到法皇陛下突然驾到之后,头花白并且留着长胡子的花山院定好连忙向天皇陛下行礼,而兴子天皇因为正在用心写字,所以并没有现父皇的驾临。

    一身黄袍的她照着桌上的字帖,一笔一划地写着,纤细的头飘散在肩头后,则埋在书堆当中模样,看上去倒是颇为有趣。

    花山院定好原本想要叫她跟法皇行礼,但是法皇却摆手阻止了对方,然后轻轻地走到了她的旁边。

    兴子天皇混若未觉,只顾着写完面前的字帖,她皱着眉头,写得十分缓慢,好像手中的毛笔有千钧之重一样。不过,在法皇看来,字已经有模有样了,虽然缺乏那种飘逸的神采,但是笔力已经到位,而且架构也颇有行书的神韵。

    只是内容却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

    正在法皇的注视下,兴子将笔稍微一收,写完了一个‘里’字,将法帖写完了一个段落。接着,她轻轻搁笔,伸了个懒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仿佛是完成了什么艰巨的任务一样。

    然而,正当她还在为自己初步的成绩感到颇为自得,想要叫旁边的老师来评鉴一下时,她面前的纸却被骤然抽走了。

    她抬起头来,现拿走书帖的不是权大纳言,而是法皇。

    “父皇!”她连忙想要行礼,然后确实法皇用手压住了肩膀。

    “不用了。”法皇一边安慰自己的女儿,一边拿起书帖仔细看了起来。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法皇面无表情地念,一直念到了最后一句,“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陛下的字越写越好了。”花山院定好谄笑地走到了法皇的身旁,恭敬地对他说。

    “字是不错……”法皇仍旧面无表情,然后抬起头来冷冷地盯着对方,“可是,为什么要让兴子写这个?”

    “陛下?”法皇的恶劣态度,让花山院定好心里有些惊慌,但是他却不明白陛下为什么恼怒。“这……这……”

    “让一个幼龄稚子学写这么长的诗,而且还是《长恨歌》,这也太不合适了吧!”法皇皱着眉头对他说,其中的怒意十分明显。“爱卿,我之前就听说你并不热衷于对兴子的教习,但是没想到你居然随意敷衍到了这种地步!兴子的教育有关国本,如果你不想要承担这份重任的话,那跟朕直说就是了,朕大可以另选贤能!”

    “陛下……”花山院定好被法皇这一怒给吓得几乎无所适从了,全身都抖了起来,“臣……臣绝无此意啊!是太后对臣说陛下的学问已经有了精进,所以让臣开始教汉诗……所以臣才选了这诗教给陛下的。”

    从平安时代开始,日本人一直十分仰慕大唐的文化,而且十分推崇大唐的诗歌,几乎人人都会吟诵那些知名诗人的诗作。而这些诗人当中,最受欢迎和崇拜的诗人就是白居易了。

    在平安文士大江维时编辑的《千载佳句》中,共收中日诗人诗歌一千多,而白居易一人之作品即占了五百多,几乎接近占了半数。在当时有名的文人公卿藤原公任所编纂的诗集《和汉朗咏集》中,共收录接近六百诗,其中白居易的诗就达一百三十九之多。在这一时期问世文学作品比如的《源氏物语》、《枕草子》等作品中,处处可见对白诗的引用,尤其是《长恨歌》一篇,更是成为了源氏物语的主轴。

    日本自从平安朝开始,文坛崇尚汉诗文,每当文人或者贵族相聚以及饮宴,大多都会吟诵汉诗,以展示自己的才华。而对大部分初学汉诗的人而言,在没有任何参考资料的情况下,是难以作出好诗的,这就需要一种范例或辞典,以供借鉴模仿,由于其诗通俗到“老妪能解”的程度,无论是本就喜爱他的文采的文人贵族,还是一般的平头百姓,都能做到雅俗共赏,白诗自然也就成为了人们眼中最佳的学习教材。

    比较起来,李白过于飘逸,杜甫则过于沉重,而平实当中又有娴静和哀愁的白诗则更受日本的文人贵族喜爱。

    而白诗当中,最受推崇和喜爱的当然就是《长恨歌》,这凄凉哀婉的长诗千百年来都让这些公卿贵族深感共鸣,所以当从太后那里得到了继续教汉诗的命令之后,他选择长恨歌来教兴子天皇也就顺理成章了。

    他绝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因此而惹来法皇陛下的雷霆之怒。

    虽然到了如今这个时代,朝廷的力量早已式微,当今法皇的权势也无法和之前的法皇们相提并论,但是对花山院定好这样的公卿来说,法皇陛下的怒气仍旧具有足够的威慑力。

    他全身都在抖,一副想要辩解却又不敢多说的样子。

    而兴子却不明所以地在两个人当中扫视着,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怎么父皇一过来就对权大纳言怒。

    不过她心里并不喜欢老古板并且有些严厉的权大纳言,所以反而心里对此感到有些高兴。

    “就算太后下了这样的命令,你也不能随意选诗文来教!”法皇仍旧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白诗里面好诗无数,有许多比长恨歌更适合现在的兴子,你就不知道另行挑选吗?!”

    “臣……臣知罪了……”花山院定好终于承受不住压力了,他低下了头。

    “算了,自己去太后那里告罪吧,”法皇重重一拂袖,示意他离开,“朕知道你们都已经闲散惯了,视教授兴子为苦差,整天就想着应付了事,罢了,你们不肯用心,以后朕就自己来教兴子。”

    “臣知罪,臣告退……”花山院定好战战兢兢地告退,然后离开了常御殿。

    说实话,其实他也正如法皇所说的那样,心里并不喜欢这个差事,一般来收,能做天皇的老师是好事,可是兴子天皇身为女流,显而易见在不久的将来就只能让位,做她的老师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只是浪费时间精力而已。自从被指派了这个任务之后,花山院定好只觉得苦不堪言,如果能够借着这个机会免去这个差事的话,倒也算是因祸得福。

    当他带着惊慌与喜悦并存的心情离开了之后,法皇又重新看向了端正地跪坐在书桌前的兴子天皇,这下他的表情要和缓许多了。

    “兴子,吓到了没有?”

    兴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不过显然她还是有些害怕的。

    “没关系,父皇只是担心你而已……”法皇伸出手来,颇为爱怜地摸了了一下她的头,“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是这么漫不经心地教你,朕刚才已经说了,以后朕就先住在这里吧,你的功课也由朕亲自来教授,一定可以把所有的学问和技艺都传授给你,让你不逊色于之前任何天皇。”

    听到了父皇如此富有感情的话,兴子天皇终于笑了出来。“谢谢父皇,兴子一定会认真学习课业,再也不让父皇担心了。”

    她倒不是因为得到了一个用心教授艺业的新老师而高兴,真正让她喜不自胜的是,从小就对她十分淡漠的父皇,这次居然对她这么亲热,不光要亲自教授她艺业,还要和她住在一起。对一个小孩子来说,没有什么比父母的关爱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乖孩子。”法皇将女儿轻轻搂抱了一下,然后将自己刚刚写出来的那些书帖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你先看着这些书帖临摹吧,先从临摹做起,你行书有问题,笔意太厚重了,不够飘洒。”

    “是!”兴子马上点头,然后拿起笔来就在纸上挥毫,认真的劲头居然比刚才还要多了几分。

    法皇一直面带笑容,不时地在旁边评点,偶尔还抚摸兴子女皇的头以示鼓励。然而,看上去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的一幕,在如今这个箭在弦上的背景下却多了说不出的意味。

    法皇要住在这里,当然不光是为了教女儿写字而已。

    他要将身为天皇的女儿,以及代表着日本国统治权的三神器都掌握在手里,不管到时候是携带他们逃跑,还是拿着天皇和三神器作为号召来鼓动人心、保全自己的地位,这都是最为有用的工具。

    在南北朝时代,为了反抗足利尊氏和室町幕府,后醍醐天皇就是挟持着三神器逃脱的,而室町幕府在他逃脱之后,也另立了天皇与之对抗。吸取了前人的历史教训,他也必须先住在女人所居、收藏三神器的地方,以便在适当的世界快逃亡,而幕府想必仓促之间也无法另立天皇了。

    父女两个其乐融融地写着字帖,而这个时候,得到了花山院定好报信的太后德川和子也带着女官从自己的御所来到常御殿当中。

    因为刚才花山院定好一副战战兢兢魂不守舍的样子,并且还说圣上了雷霆之怒,所以她也有些害怕,生怕兴子也因此遭受到池鱼之殃。当来到房间内,看到这其乐融融的一幕时,和子皇太后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陛下……刚才是为何事怒?”她小心翼翼地走到法皇的旁边,伸手揽住了法皇。

    因为她最近刚刚生产,诞下了一位皇女,所以身体有些虚弱,脸色白,而且声音听起来也有些弱气。

    “你来了?”法皇脸上的笑容敛去了,然后将刚才兴子天皇所临的《长恨歌》书帖随手递给了和子,“这些人,教兴子也教得太敷衍了!兴子才多大的年纪,又还是女的,结果他们居然叫她临长恨歌!这真是不知所谓。”

    和子还是有些不明所以,她默默地接过了兴子的书帖,然后仔细看了起来。

    虽然是武家出身,但是和子从小也接受了传统的文化教育,而且因为久处京都的缘故,她对文学一道也并非全然没有了解,白诗自然不在话下。她仔细看了看,觉得女儿的字已经写得很好了,顿时心里倍觉欣慰。

    花山院定好的安排,在她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长恨歌这样的杰作,兴子早一点接触也没什么。不过,既然法皇为此而生气,那当然不能把这种想法说出来。

    “陛下说得对,这确实有些不太合适。”她轻轻颔,不过很快就又微笑了起来,安慰法皇,“不过您看,兴子的字是越写越好了,真是不枉大家的悉心教导。”

    “你也不用为他们说好话,他们哪里用心教过啊?只是兴子天赋过人而已。”法皇仍旧皱着眉头,“还有,你也不能光把事情都推给别人,兴子的教育你自己也要过问,不然她怎么可能学得好?”

    “权大纳言确实有过错,还请陛下恕罪。不过权大纳言也是一片好心,虽然做错了一些事,但是还请陛下能够原谅他。”和子皇太后低声道歉,“以后我们会更加用心地教导她的。”

    “你们这么不懂,朕怎么可能放心!”法皇长叹了口气,“朕原以为自己出家了以后,你们能够照看好一切的,结果没想到就连兴子的教育都做不好!天皇身负天下之望,你们怎么能够这么轻忽对待呢!也罢,既然如此,那朕就再辛苦自己一回吧,这些时日朕就呆在这边,亲自负责对兴子的教育,你们做不好的事情,朕就亲自来做吧。”

    “陛下……这是真的吗?”和子睁大了眼睛,一时间竟然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事情。

    “当然是真的了!”法皇没好气地说,“有你们这些人在,朕想休息一下都做不到了,真是岂有此理!”

    “太……太好了……”愣了片刻之后,和子突然脱口而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