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可是……可是……”桥本实清却没有想得那么简单,不过他可是了半天却再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是脸被涨得越来越红了。笔趣?阁 ? w?w?w?.?b?i?q?u?g?e?.?c?n

    他的想法和兄长桥本实村自然是差不多的,对大汉的动机产生了怀疑,更加怀疑朝廷能否在战后真的实现夙愿,而不是被大汉踢到一边。大汉既然是处心积虑想要讨伐幕府……又怎么会只以些许金银就能满足呢?只怕胃口会比想象当中还要大上许多。

    “贵国当初决定动兵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联合我们吧?那么……贵国朝廷会答应我们的条件吗?”

    “你这可就说错了!”周璞加大了音量喝止了对方,“我朝决定讨伐幕府,虽然并没有之前与贵国朝廷商量过,但是我们出兵的一大动机,正是为了帮助贵国恢复纲纪,对贵国朝廷非但没有加害之意,反倒还有提携和帮助之心,也正因为如此,陛下才会将我派过来。老实跟你说吧,我一直都有联络贵国朝廷的想法,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找到可靠安全的门路和契机而已——贵国朝廷派出使者来长崎,这可是令我们大喜过望。”

    “也就是说……贵国仍旧会尊重弊国的朝廷?”桥本实清低声问。

    “自然如此,”周璞马上点头确认,“帮助日本国恢复纲纪,这是天子的意思,也是我们的想法,这个想法是绝对不会变的。并且,讨伐了德川家之后,只要贵国朝廷日后对我国继续恭顺,那么我国还会一直保护贵国朝廷,绝不会让武家欺凌公卿之事重演。”

    如果真的有大汉作保,那么以后天皇和公卿的朝廷就不会再有社稷倾覆、权柄易手的危机了吧……?桥本实清被周璞的保证给打动了。

    哥哥在信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现在大汉已经调兵遣将,随时准备动进攻了,事已至此,反正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不如干脆借势,按照原本的计划配合大汉进兵,借此压倒幕府。

    他说大汉的太子殿下已经做出保证了,在未来若能够得到胜利,而且朝廷予以配合的话,就一定会保障朝廷的地位,绝不会将朝廷视作敌人。虽然太子殿下和天子毕竟有所区别,但是毕竟也是身份极其尊贵,他的话,不会不代表大汉官方的态度。

    这位周大人说得很对,大汉出兵已经是遂了自己这些人的愿了,那又何必梦想成真的时候又突然畏缩?那平白只会让人瞧不起。

    “大人这几天在我这里稍住几日吧。”片刻之后,他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深深地向周璞躬了下去,“我这就通知朝廷,绝不会让大人此行落空。”

    “静候佳音。”周璞也学着这些日本人的礼节,对着对方躬下了腰,然后毫不担心地随着仆人离开了,就这样住进了桥本家的宅邸内。

    桥本实清并没有说谎,在安顿好周璞之后,他马上离开了府中,然后直奔京都城内。他要去的是右大臣二条康道的府邸。

    二条康道是这次向中朝借兵一事的主谋,而且身为右大臣,也是公卿的主导者之一,桥本实清自然会先向他求助,况且二条家的宅邸是五摄家当中唯一一家不处于京都御苑范围内的宅邸,受到的控制也比其他家要少得多。

    桥本实清很快就得到了二条康道本人的接见,然后将自己今天碰到的事情说给了二条康道听。

    二条康道自然是又惊又喜,然后马上就想要去见周璞,他找过了一位亲信,让他前去一条兼遐的府邸,将桥本实村写的信和****来人的消息一并转给这位左大臣。

    身为右大臣之尊,虽然朝廷的影响力和权势都已经式微,但毕竟也是京都的一个重要人物,他自然不能轻易就这样随便出行,更不好亲自去拜会左大臣,免得被有心人挂念上。

    等到入夜了之后,他才重新打扮了一番,然后趁着夜色走到了桥本家宅当中。

    一进宅门,他就被这种破败的环境弄得有些不舒服,不过很快也就忍耐住了心中的不便,在桥本实清的陪同下来到了宅邸内的最深处。

    此时的周璞正吃了晚餐,躺在榻上休息,虽然因为经济所限桥本家能够提供的饮食十分简陋,但是他却吃得津津有味。

    正当他还在榻上享受一路上难得的休息时光时,房间的门被拉开了,然后周璞放眼望去,现进来的两个人,一个是桥本实清,一个却是个三十岁左右、看上去身材不高而且神态斯文的年轻人,这个人虽然穿着简陋,但是看上去总有些气度,而且桥本实清对他毕恭毕敬。

    他的心里大概有些底了,连忙重新跪坐了起来,正面对着这个年轻人。

    果然,这个年轻人一脸严肃地走到了周璞面前,然后同样跪坐了下来,然后沉肩对周璞行了礼。“鄙人二条康道,现在觍居朝廷右大臣一职,见过天使。”

    “在下周璞,有幸拜见右府大人。”因为之前听桥本实村介绍过,所以周璞一听对方是二条康道本人,所以也变得恭敬了不少。“之前听使者的描述时,早已经对大人心生仰慕,今天得见,果然是精明强干,不愧为公卿当中最年轻有为者。”

    被周璞这一顶‘公卿当中最年轻有为者’的高帽子一送,尽管明知道对方基本上是在说客套话,但是二条康道仍旧禁不住十分高兴。

    自从大唐朝之后,中原王朝再也没有正式遣使来到过朝廷的国都了,朝廷也在源平之乱当中日渐变得衰微,无人问津。到了现在,终于有一位中土官员来到京都,这无疑预示着朝廷又重新回到了政治舞台上,重新成为了可以影响日本一国命运的势力。

    在送走了桥本实村之后,二条康道一直都在患得患失当中,一边期盼他一切顺利,一边却总又忍不住担心,生怕他无功而返,甚至就直接因为各种意外而永远回不来了。桥本实村一个多月没有传回信息,也让他的信心越来越动摇,开始怀疑这一步已经失败了。

    然而,正当他灰心失望的时候,桥本实村却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大汉的一位官员却真的来到了京都,而且带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虽然这位周大人并非正式派过来的使节,但是也是近千年来的头一回盛事了,而他就成了这场盛事的主导者,这有怎么能让他不感到高兴与自豪呢?

    他知道面前仍旧会面临无数的困难险阻,也许甚至还会功败垂成,但是无论前路是一片光明还是疾风骤雨,至少都比之前的一潭死水要好。

    他当然有惧怕,但是更多的却是跃跃欲试的激动——与其是按照目前的形势,让自己和自己的子孙一直都像是傀儡一样地活着,不如奋起一搏,看看能不能恢复先祖们的荣光。枯草纵使能够在寒风当中苦熬过去,又怎能比得上昙花一现的风采?

    “不过是忠于王事罢了,哪里当得起天使如此盛誉?倒是天使为了达成使命,甘冒奇险,先是前来九州,现在又来到京都,实在让人敬佩……若我国多有一些如同天使这样尽忠于国事的英豪,朝廷又怎么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二条康道恭恭敬敬地回答。“只恨现在形势所迫,无法给天使最高的礼遇,反而只能在这种地方会面,实在让人蒙羞,还请天使谅解!”

    来的人是中土的官员,作为自诩尊礼和有涵养的公卿贵族,出于现实需要还是面子上的需要,他不容许自己自己出现任何一点礼节上的疏漏。

    “贵国朝廷的难处,在下当然知道,若不是形势所迫,贵国朝廷也不会来求恳我国出兵了。”周璞并不以为意,“只要能够大事得成,将德川家的势力慨然击退,现在大家吃点苦头又算得了什么?”

    “若是真能够打垮幕府,让弊国朝廷复起,我等当永感****和天使的大恩大德!”二条康道向对方垂致谢。“到时候只要弊国国内凡是****所需,弊国尽可以奉献给****!”

    他知道了大汉早就在谋划进攻日本之后,一开始也十分震惊,不过相比于桥本实村兄弟两个,他的想法要直接得多,在他看来,日本的财富本来就应该是朝廷所有之物,既然朝廷落了难,自然也可以拿去雇人帮忙。大汉纵使再贪婪,所求的也无非只是财富而已,只要将财物奉送给他们,满足他们的胃口,他们又何必与朝廷为难?

    “****出兵,为的是公道仁义,为的是恢复贵国的纲纪,本就不是为了区区财富。”周璞先是给自己和朝廷挂一个高帽子,然后再话锋一转,“右府大人也不用担心,总不能让将士们的血白白流下,出兵的军费还是需要收回来的,将士们的抚恤费和幕府中断贸易的赔偿,也应该收回。”

    “当然没有问题,这些都是大汉来帮助我国所花的开销,本来理所当然就应该由我们来支出,何须天使特意关照?”二条康道长眉一挑,显得十分自信,“事成之后,这些费用弊国朝廷不仅应该承担,而且还应该再筹集一大笔资财,作为感谢和慰劳金,贡献给贵国的将士,以表我国的谢意!”

    眼见二条康道说得如此上道,周璞也心里暗喜。

    “右府大人请放心,我朝只要把军费收回了,并且让两国之间的贸易恢复正常就好了,其他一切可以照常,绝不会让贵国朝廷为难。只是那时候还请贵国朝廷不要再和幕府一样行事了,再不要让两国之间的关系又起波澜。”

    现在他需要日本朝廷的配合和帮助,所以尽量不想提太过于苛刻的条件,更加不想将朝廷在国事会议当中确定的那个高昂的赔偿数字现在就说出来,先把日本朝廷拉过来再说。

    等到日后击败了幕府,他带了大军进入京都,已经成为日本真正主宰的他,自然可以提出各种要求,由不得他们不答应。

    “贵国的高义,真让人感激涕零!”二条康道,声音都有些哽咽了。“弊国朝廷现在已经窘迫到了这种地步,若是能够得****之助恢复权位,那就是永生永世的恩惠,若在这之后弊国朝廷之内还有人对****不敬,则天地共诛之!”

    赌咒誓了片刻之后,他才终于重新镇静了下来。“天使今天才刚刚来到京都,现在朝廷内还没有做好应对的准备,现在实在不是谈论这些事的好时候。天使还请暂且再稍等几日,到时候左府大人也已经知情了,就连宫中的法皇陛下也将得到消息,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得到法皇陛下本人的授权再来和天使叙谈,也只有这样才名正言顺。”

    “大人考虑周全,原本就应该这么做才对。”周璞点了点头,然后低声追问,“不过,我想问下,大人是否能够安排在下与贵国的法皇陛下见一次面呢?”

    “法皇陛下身居皇居当中,出行一次就会惹出很大的动静,而且他的身份特殊,幕府在他的身边安排了不少人,就连皇太后也是德川家的女儿。种种困难,实在难以成行……就连我们也是借着各种手段才得以和法皇陛下维持联系的。”二条康道想了片刻之后,最后还是为难地摇了摇头,“风险太大了,实在不值得,还请天使暂且放弃这个想法吧。不过请天使放心,我们秉承的都是法皇陛下的旨意,绝对不会有任何逾越之举,若是天使不放心的话,我们也可以让法皇陛下再写一封宸翰,将他的心意都写清楚。”

    “在下绝无怀疑大人的意思!只是因为仰慕贵国法皇的风采,所以想要求见一下罢了。”周璞连忙摆了摆手,“我们所行之事十分重大,一切都要以安全为先,既然这个要求这么令大人为难,那请大人不要当真,我但凭大人吩咐安排就好。”

    “谢谢天使体谅。”二条康道再度垂下腰来行礼,接着他突然又摇晃着站起了身,“天色已经晚了,在下不能在外面呆太久,现在先回去了,还请天使先好好休息一下吧,改日我再想办法登门拜访。”

    “大人慢走。”周璞连忙站起身来,恭送对方离开。

    虽然今天只是见到了这位右大臣,而且只是粗略的谈了一下,并没有接触到实质性问题,但是他现在已经觉得十分满足了,因为这代表他已经正式作为大汉的代表和日本朝廷实现了初步的接触——而且效果看上去还十分不错。

    在他的目送下,二条康道慨然转身离开,不得不说,身穿着直衣,袍服下裾的二条康道,在行止当中确实有几分做派。

    他离开的时候,桥本实清也跟着他一起走了。

    桥本实清一直默不作声,直到走到了庭院当中远离了周璞之后,他才低声问。“右府大人,这位****使臣说话看上去不尽不实啊……虽然在下一直都没有跟外国人打过交道,不过听说大汉一向扩张成性,他们出兵,可绝不会因为捞回本就满足的,一定会有很高的胃口。”

    “这些事情我自然知道。”二条康道还是不慌不忙地往前走着,只是斜睨着对方,“不过大汉天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圣人,他胃口大有什么奇怪的呢?只要他们肯出兵我们就求之不得了……”

    “可是……”桥本实清还有些犹豫。

    “没有可是了!如今的局面,我们能够复国就已经是得天之幸了,哪里还有资格挑三拣四!”二条康道加大了音量,近乎于呵斥了。“天下的财富本来就是朝廷的,就算送些给人又怎样?我宁可让一部分给****,也绝不能让德川家这些家奴全部占有!”

    二条康道大声呵斥之后,而桥本实清畏缩了一下不敢再多说。

    “只要大事一成,桥本一家的家格自然会予以抬升,”走到了门口之后,二条康道重新控制了情绪,然后冷冷地看着对方,“所以,好好照看这位天使吧,别让你兄长的一片心血付诸东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