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尽管毕肃是好言相劝,马同济听来却十分刺耳。? 笔????? 趣阁   w?w?w?.?b?i?q?u?ge.cn

    他向来就是一个十分自傲的人,在军队当中被寄予厚望之后自然更加是眼高于顶,本来这次出征他一心想要给自己、给部下挣下一份大功劳出来,没想到还没开始打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而且还是在主将和几位同僚面前丢脸,这让他情何以堪?

    “毕团正,我们是过来打仗的,是为了陛下拼命的,可不是为了躲在辽东军的军阵后面享福。”他的语气十分冰寒,既是对别人也是对自己,“这些人看来是一路上安逸惯了,来到了高丽也没有绷起弦来,下一定要往死里面操练,让他们好好明白自己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也不用太生气,其实我的部队也有一样的问题。”看到好友这么恼怒,黎黄河也劝慰了他,“其实我的部队也有些动摇,要是骑兵选择从我们这边冲,搞不好也能冲下来。”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就在这时,主将赵松开口了,“既然现了问题就好办,慢慢想办法解决就是了,而且今天大家的表现还可以,至少能够及格了,哪怕是被冲散的军阵,也是进行了抵抗才慢慢被打散的。想来日本可没有我们这么精锐的骑兵,要是碰到日本骑兵,可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日本的马种十分矮小无力,在研究过他们的马之后赵松就认为他们的骑兵根本不足为惧,而且今天为了稳定军心,特意将他们说得更加不堪。

    “今天就练到这里吧,有些人表现不错,要嘉奖一下。”赵松一边说一边勒马向着自己的军队靠了过去。“有些表现不好但也中规中矩,现在让医卫兵进场吧,能救活的,就好好给他们治疗一下。”

    为了救治战场伤亡、同时鼓舞士气,大汉的军队十分重视医疗,设有专门的医官和医卫兵,待遇十分优厚,赵松这次的出征部队,因为是要远征到岛国之内,所以更加重视医疗方面的准备,配备了比平常旅更多的医官。

    随着他一声令下,他旁边的传令官挥动了一面红色的旗帜,然后其他传令官们纷纷纵马各处传讯,很快大军又按照之前的列阵方式重新集结,而演练当中受伤的人则被医卫兵们带走治疗。

    赵松十分注重平时的训练,而且训练的时候都以贴近实战为目的,越贴近越好,因此经常会造成一些伤亡,不过这样练出来的兵打起仗来却可以少死很多人。

    当医护兵进场的时候,演习也进行到了尾声,几位团长各自到自己的部队去巡视,因为表现不同,所以毕肃最为轻松,跟自己的部下有说有笑,而另外两位年轻的团长则黑着脸,不停地对手下的军官呵斥。

    赵松也没管这些部下,策马跑到了太子所处的山包下,然后下马,跟着自己的几位传令官一起走了上去。

    “臣参见太子殿下。”一见到太子,他们就纷纷行礼。

    不过赵松也感觉得出来,太子的神色似乎不太高兴,他当然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赵旅正,看来今后你还得多抓紧练一练兵啊,今天居然会闹出这样的乱子。”等他重新战好之后,太子直接说,“前段各军阵表现还可以,后一段怎么突然就混乱了,最后还被冲破了阵势,这要是在真打仗,那可糟糕了。要是连炮兵都保护不住,那还怎么去跟敌军决胜负?”

    “殿下所言甚是,臣刚才也为了这事,严厉申斥了部下。”赵松连忙低下了头来,恭敬地向太子解释,“接下来臣一定会严厉整训,绝不会让类似的事情再度生!另外……臣还想请殿下嘉奖一下骑兵的统领,在乱军当中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步兵军阵的薄弱之处,并且前仆后继地向一处冲,不畏伤亡,把操演当成了真正的仗在打,臣觉得应该予以嘉奖!”

    他久在朝堂,对如何应对上司早已经颇有经验了,不声不响地就转开了话题,大力赞扬那些骑兵,也让太子的心情好转了不少。

    “骑兵的表现确实十分不错,在枪炮轰鸣当中还能一直整队,并且集中力量冲锋,带队军官应该予以嘉奖。”他点了点头,“赵旅正,出征在即,虽然日本幕府的军力不能与我们相提并论,但是谁也不许懈怠,你该嘉奖的嘉奖,该处罚的就处罚,不管有谁不服从你的命令,你都可以军法从事,报备给我就可以了。术业有专攻,你的本行就是带兵,我绝对不会越俎代庖。”

    “谢太子殿下!”赵松大喜过望。

    他手下的部队的来源混杂,不少人还是手眼通天的勋贵,因此他最怕的就是有人借着朝中的关系不服从他的命令,现在太子既然有这样一句话,那他到时候就会有底气许多。

    “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来办了。”太子转过了视线,指向了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桥本实村,“这位就是日本朝廷派过来,向我们大汉请求派兵的使者,你认识一下吧。”

    然后他又想桥本实村解释了一下赵松的身份。

    一听到赵松居然是大汉征日大军的主将,桥本实村大惊失色,又重新打量一番这位身着戎装态度严肃的军官,然后深深作揖。

    “在下桥本实村,见过将军!将军如此英伟不凡,必能成就惊天大功!”

    “使者莫要多礼。”赵松连忙将他扶了起来。“使者甘冒奇险,踏海一路上来到这里,真是辛苦了。”

    “为朝廷效劳,有何劳苦可言?唯愿大汉天兵早日进兵,打败蛮横乱政的幕府,恢复国内的纲纪,只要能够达成这个目的,哪怕是要在下粉身碎骨也是值得的。”桥本实村满面激昂地回答,“法皇陛下也在宫中做坛,祈盼大汉天兵旗开得胜。”

    “贵国朝廷的心意,我是明白的。”赵松当然听得出对方旁敲侧击,心心念念的就是要自己早日进兵,所以也给了对方一些安慰,“我国朝廷也已经上下一心,举国都在为这场战事而做准备,只要准备万全,我们就会跨海进攻,把乱政的幕府击败,救贵国朝廷于水火。”

    “那请问……请问将军,贵**队何时准备好?”桥本实村连忙追问,“又何时能够进军?”

    赵松没有先回答,而且斜眼看了看太子,而太子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不要泄露太多军情。

    “既然使者来到了这里,那么想必也看到了,这些时日我国一直都在从各地征集物资,然后运送到这里,已经堆积了许多物资,可见我们的决心有多么大。不过,大军一旦开始征伐,所需要的物资难以计数,必须要事先预备好,所以现在筹备的物资还不够,还需要再稍等些时日。”

    “那……贵国现在打算征集多少军队来攻伐幕府呢?”桥本实村再问。

    这个问题赵松更加不肯照实说了,“我大汉的国力人口幅员,都远远过周边任何一国,既然已经决定要讨伐幕府,那自然就会用上全力,我大汉现在各地的军队总计有数十万之众,从中派出精锐,想来一定可以把幕府一举荡平。”

    “数十万!”桥本实村并没有听出赵松有意回避的事实,而是被这个数字给吓倒了。他不习兵事,以为赵松说大汉有数十万,就会将其中一大部分投入到征伐幕府当中。

    也正是因为大汉自从立国之后四处征伐,并且打出了这样的辉煌战绩,所以公卿们才会萌生借兵倒幕的想法。他刚才亲眼见到了大汉的兵强马壮,这种精兵强将,若是能派出十万打到日本去,幕府又如何能是对手?一想到这里,他原本的忐忑不安也骤然消失了。

    “多谢将军!多谢将军……”他嘴唇微微颤动,“若我国朝廷有恢复权位的那一天,必不敢有负****!”

    “使者到时候也会成为贵国朝廷的功臣,被后人所敬仰的。”赵松微微笑了笑。

    接着,在太子的命令下,这行人都走下了山岭,一同来到了谷地当中。在各处士兵们的欢呼声当中,太子先是来到医卫兵们的驻地,巡视了一下伤兵的恢复状况,并且勉励他们早日康复,再为国效劳。然后他在赵松的带领下来到了骑兵们的驻地。

    此时已经收队了的骑兵们正在临时营地里面休息,有些人躺在地上休息,有些人在擦拭自己的武器,有些人则在给自己的马匹喂草料。

    但是当太子进入了营地之后,他们马上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慌忙想要列队迎接太子。

    “不用来行礼了,你们今天已经累了一天了,现在就好好休息吧。”太子却挥手制止了他们,示意他们继续休息,“我只是来探望一下而已,你们不用紧张。今天你们打得很不错,这才是我们大汉军人应该有的风采,我已经跟你们的赵旅正说过了,要他们重重表彰你们!希望你们能够再接再厉,在踏上日本之后还能够像今天一样打仗!”

    接着他连续夸了好几次这些骑兵,惹得这些人阵阵欢呼。立功的机会很多,但是太子殿下亲临表彰的机会可是很少,以后可以拿来跟别人吹嘘了。

    太子知道自己年轻很小,之前也从没有过带兵打仗的经验,所以军队尊敬他但是不亲近他,服从他的命令只是因为他的身份而已,对他并没有多少爱戴,所以他想要用亲自和底层官兵接触的方法慢慢地在官兵当中树立自己的形象和威望,也只有这么做才能够真正地尽职责。

    他不畏辛苦,走到了很多士兵面前嘘寒问暖,并且问起了他们各自的家庭情况,然后鼓励他们继续奋勇作战。

    不过,在和他们的对话当中,太子现相比普通的步兵来,这些骑兵的出身来历要复杂得多,有些人是徐淮本地家境殷实的良家子弟出身,在赵字营的崛起过程当中慨然从军,有些人则是前明的边兵,因为大汉建立之后投降而被编入了大汉军队当中,还有些人甚至就是蒙古人。

    问过了他才明白过来,骑兵需要长时间的训练,而且还需要和军马的默契配合,对装备的要求也很高,相比训练两三个月就能初步成军的步兵来说实在太金贵了一点。大汉四处征讨,骑兵也一直都在扩军,但是国内训练骑兵的度跟不上这个需求,所以大量吸收原来处于敌对势力方的精兵充入到自己的骑兵队伍当中。

    虽然之前大家曾经各为敌人,而且相互间的厮杀很厉害,但是大汉对这些降兵却待遇不错,虽然无法担任正职的指挥官,但是军饷和其他待遇却并不会缺少。有了优厚的待遇能够养活自己和家人,原本的一些宿怨就算不得什么了,哪怕仇怨最深的蒙古部落的人也没有那么强的民族观念。

    除了能够充实编制人数之外,这些人在行伍多年,作战经验十分丰富,也可以给新兵传授他们的经验,让大汉骑兵的实力以更快的度膨胀。

    现在大汉的骑兵和蒙古部落的骑兵交锋的时候已经稳占上风了,和日本骑兵比起来那更加是天壤之别。

    在太子巡视的时候,骑兵营的营正曾广一直都陪同在他的身边。这是一个身形粗豪的中年人,他是徐淮出身,早年就加入到了赵字营当中充任骑兵,在大汉军队当中服役多年之后成为了营正。因为勤练武艺的缘故,哪怕到了如今的年纪他的肌肉还是十分达,手上还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和赵松不同,他留着一头短,不过一指长的青色头被往后梳理,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不过,这种型在骑兵当中十分流行,一来是和那些蒙古人时常相处所带来的影响,而来也是为了方便戴头盔而不至于气闷。

    “殿下,将士们一直都憋着劲,都想着立功,谁也不会懈怠的。”眼见太子很高兴,他也有意说一些豪言壮语来讨好太子。

    “只要有这股气就好了。”太子点头表示鼓励,“你们都是辽东军里面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今天的表现也证明了这一点,我今天不只是口头表彰你们,只要你们以后还是这样的表现,会写信给京城,在父皇面前也夸奖你们。”

    “谢殿下洪恩!”曾广大喜。

    他一心想要的就是提高骑兵的地位,在以前的军队当中,骑兵一直都是最精锐的兵种,是被主将们当做用来决胜时的法宝。地位最重要待遇自然也最为优厚,可是在新朝建立之后,因为火器大幅度的展,再加上打建奴和蒙古人的战事十分顺利,所以军队里面就出现了轻视骑兵的想法,认为大汉军队里面只要继续展更先进火器,那么任何敌国的骑兵都无法和大汉军队抗衡,自己这边骑兵的作用也会日渐减少,只能起到袭扰的作用。

    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虽然骑兵依旧待遇还不错,但是最受重视的兵种却已经变成了炮兵,武备学堂里面算术这一科也受到了极大的重视,规定最优秀的学生必须学好算学。因为炮兵最需要的就是计算距离和弹道。这种做法坚持了多年,搞得其他兵种内有怨言说大汉军队已经都快变成了算盘先生了。

    眼见骑兵的地位开始降低,升迁的机会比不过其他兵种,骑兵内部自然也在着急,一心想要表现出自己的重要性,挽回在高层心中的地位。

    “对了,曾营正,我今天在山上观阅的时候,看到了你们操演的全过程,你们快整军然后一举突破军阵,确实打得十分漂亮。不过……也有人说你们是捡了演练的便宜,如果是在实战的时候,你们在冲到炮兵阵地之前就会受到极大伤亡,然后再也冲不下去了,更加不可能突破到炮兵阵地。他们还说我朝打蒙古人就是这么打的,他们拿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太子突然正色问对方,“我不太明白军事,但是看他说得似乎也太极端了一点,所以想要问问你的看法,也算是兼听则明吧。”

    “殿下,此言大误!”曾广一听就有些着急,马上就辩解了起来,“没错,今天臣等是占了演练的便宜,没有在冲锋的时候受到多少伤亡,可是将士们的意志是摆在那里的,臣等是实打实地对着军阵和兵刃冲锋,而且硬是趟过去了!若要真是实战,这股气势也绝不会有所衰减,作为大汉的骑兵,大家只知道勇往直前,绝无退缩!”

    “可是打仗也不是单凭气势吧?”太子还是有些疑问,“虽然气势很重要,但是若无视情势一味蛮干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

    感谢大家,更新恢复,但好不容易存下来的稿子消耗的差不多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