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过即使如此,国书还是不应该给他,因为这是要呈递给大汉天子亲阅的。笔趣阁  w?w?w?.?biquge.cn

    “你若是带在了身边,那就算不答应,我也能拿到手里看看。”就在他还在犹豫的时候,太子又说,“所以又何必委屈自己?拿来给我看看吧,我也只是看看而已,看完了自然会交还给你。其实大致内容我已经知道了,无非不过是请****出兵而已吧?我只是想要看看信而已。”

    虽然语气十分平缓,但是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更加盛了,桥本实村看了心里有些怵。他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现在别无选择,于是从怀里将那封他视若珍宝而且打算交给大汉天子的信给交了出去。

    侍从送到面前之后,太子一把拿了过来,然后将信拆开了拿到手上看了起来。

    他受过多年教育,虽然文学占据的比重不大,但是至少也有了基本的文学素养,他现这封信写得很不错,到最后不禁都小声念了出来。

    “此文写得声情并茂,用情至深,真乃感人肺腑。”他叹了一声,然后将手中的信交还给了桥本实村,“我身为大汉太子,联想到贵国朝廷如今的窘迫处境,真是感同身受,恨不得父皇能够立刻派兵,为贵国朝廷排忧解难,恢复正统的江山!”

    “谢……谢谢殿下!”桥本实村大喜过望,连连向他道谢,连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太子殿下也顾不得了。“若能够得殿下襄助,弊国感激不尽!”

    “信里说若是我国真的能够出兵,而且击败了幕府,让贵国朝廷重新得回大政,贵国就打算用一些金银矿来偿报我国……此言可当真?”太子再问。

    “弊国是海外小国,物穷人寡,唯一可以称道的不过是些许金银矿藏而已,若是大汉可以出兵解救我国于水火,那大汉就是弊国的恩人,这种再造之恩是怎么偿报也不为过的。若是真的能让弊国恢复纲纪,弊国愿意成为大汉的藩国,世世代代忠诚无尽,一些金银矿藏自然也应该献给陛下,任由陛下处置。”桥本实村按照预先拟定的说辞,十分恭敬地回答。“弊国朝廷受到武家幕府胁迫欺压已久,这些武人不仅没有对弊国朝廷毫无尊敬,对其他邦国更是恶名昭彰,心心念念的只有残杀掠夺而已,在几十年前,他们就曾渡海入侵过高丽,造成了天大的祸乱,好不容易才被大明所击退。为了不让类似的事情再重演,恳请大汉为弊国除此大害!”

    其实,入侵高丽的是丰臣秀吉,他并没有开幕成为征夷大将军,反而附庸风雅一心想要成为朝廷公卿,并且最终得到了天皇的赐姓并且成为了朝廷官位的顶点——太政大臣,他入侵高丽,倒不如说是日本朝廷入侵,反而是开了幕的德川家,因为吸取了丰臣家的教训走向了闭关锁国,从未想过要入侵大6——不过,这些东西,桥本实村也不打算跟太子细说,他只要煽动起大汉对武家的反感就行了。

    “****幅员辽阔,物阜民丰,什么物产矿产都有,本来就不缺什么金银矿。”太子摇了摇头,显得对对方的话不以为然,“不过,贵国朝廷被幕府欺凌至此,确实让人义愤填膺,我真心希望父皇能够降下谕令,天兵为贵国恢复纲纪。”

    听到太子如此说,桥本实村自然大喜过望,不过他虽然没有什么治政的经验,但是脑子也并不笨,知道所谓只想帮助日本恢复纲纪,不想要什么矿产金银之类的话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完全不能当真。

    随着形势开始好转,理智也渐渐地回到了他的心头,他开始对今天的经历感到很疑惑。他感觉自己被送到了高丽来并不是什么意外,而是刻意为之的结果。

    如果这么想的话,疑点实在太多了,为什么长崎商馆要刻意将自己送过来?为什么这位自称为大汉太子的人会在高丽?尤其是……为什么这里会突然集结这么多大汉的士兵?他们究竟是在对付谁的?

    “殿下,我在过来的时候,听到押送我的人说,我们是在高丽,这是真的吗?”他正色问。

    “他们居然跟你说这种事?回头我一定要处置他们。”太子脸色微变,然后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没错,我们现在是在高丽。”

    “那么在下还想要再问殿下,我们现在是在高丽的哪里呢?殿下又是为了何事来到高丽的?”桥本实村再度追问。

    太子一下子有些犯难,和张道彦对望了一眼。

    “使者旅途劳顿,今天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张道彦笑着说,“使者想必也是急着要去大汉京城的,我们过几天就会有船去京城,只要有殿下的肯,到时候使者就可以赶往京城面见陛下了。”

    虽然心里还有太多疑惑想要得到解答,但是从这些人的脸上,桥本实村也明白了他们现在不肯透露给自己太多东西。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他不得不忍住了疑惑,跟随着引路的侍从走出了这间宅邸,向这里给他安排的居所走了过去。

    “他倒是起疑了。”等到他被带走了之后,太子轻轻地叹了口气,“看样子还真是没办法糊弄过去啊。”

    “一路上这么奇怪,还看到了这么多大张旗鼓的舰队和兵士,再傻的人也会起疑吧,更何况还是个聪明人。”张道彦苦笑了笑,“殿下,怕是瞒不住这位使者了。”

    “瞒不住就瞒不住吧,反正总是要跟他们说清楚的。”太子沉吟了片刻,“明天我就去找他,告诉他我来高丽是为了什么,大汉的大军在高丽齐聚又为了什么,把能告诉给他的都告诉给他。”

    “这样……这样不太好吧?”张道彦有些迟疑,“殿下,日本朝廷找我们是为了向我们求援的,他们想要借兵,可是如果他们知道在这之前我们就已经决定要对日本出兵,恐怕会影响他们的观感,若是他们反而因此不愿意和我们合作,倒是麻烦。”

    “他们已经落到了这个地步,难道还能跟我们讨价还价吗?我们决定出兵去打击幕府,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对他们总归是好事吧?”太子反问,“父皇和内阁的决议是要在战后扶助日本朝廷,以牵制各地的豪族大名,我不信他们会拒绝这种安排。再说了,如今我军已经是箭在弦上,就算他们不肯同意不肯合作,又能怎样?是他们求着我们,不是我们求着他们。”

    “殿下明鉴。”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意见,但是看到太子已经做出了决定,张道彦自然也不会多说,垂领命退下。

    在简陋的民居当中,日本朝廷的使者桥本实村又过了忐忑不安的一夜,他进入了这个被大军重重保卫的村庄,心里却只想着怎么完成使命,昨天一天的经历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所以他彻夜难眠。

    一大早,他就在浑浑噩噩当中被看守他的士兵叫了起来,士兵的脸色很难看,态度十分粗暴恶劣,并且再也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因为昨天向他透露了信息,所以昨天押送他的那几位士兵都受到了处分,兔死狐悲之下,再也没有人肯跟这个日本人多说半个字了。

    很快,他就被押到了昨天那位自称大汉太子殿下的少年人面前。

    “使者昨天休息得如何了?”相对于有些萎靡的桥本实村,太子倒要精神得多,他一看到桥本实村,就颇为亲切地问,“看样子还是颇为劳累,不若等下和我们一起用下早点吧,虽然粗陋,但是可以提提神。”

    “多谢……殿下。”因为对对方的身份还是有几分怀疑,所以桥本实村这个称呼喊得还是勉强,“敢问殿下,昨天在下想要问的几个问题,今天可以给出答复了吗?”

    “你倒是真的心急。”太子微微笑了笑。“好吧,既然使者如此殷切,我们告诉使者也无妨。此处大军聚集,是为了远征日本,讨伐贵国的幕府,我来到高丽,也就是为了统帅这些军队,避免生乱。”

    “什……什么?!”因为所听到的信息实在太过于耸动桥本实村禁不住喊了出来,然后难以置信地看着太子,“殿下……此言当真?”

    “使者既然已经看到了这么多端倪,难道还想不到这里吗?那倒是让我有些失望了。”太子仍旧微笑着,“我们待人,最讲究示人以真,既然使者问到了,那我就原原本本告诉使者了。”

    他的笑容虽然和煦,但是桥本实村却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暖意,只觉得口干舌燥,心头狂跳。“……敢问殿下,贵国是何时做的决定,又是为了什么目的想要讨伐幕府?”

    这个问题事关重大,虽然朝廷向大汉借兵是为了讨伐幕府不错,但是若是大汉之前就已经打算出兵,那朝廷的立场就显得尴尬了——大汉若是因为朝廷提出的条件出兵,那胃口还可以揣度,若是自行就已经决定出兵了,天知道胃口是放在哪里了?

    如果是最坏情况的话,那么朝廷不仅无法取得借兵的主动地位,而且还有和幕府一起被大汉当做敌人的风险,那还真不知道应不应该期盼幕府输掉了。

    “使者何必如此惶急?”太子却仍旧为笑着,显得从容不迫,“使者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脱出日本,为的不就是说服我国出兵去征讨幕府吗?现在还不用使者多费唇舌,我们就已经准备去征讨幕府了,使者应该感到宽慰才对啊。”

    “既然……既然不是为了弊国朝廷的请求就已经打算出兵了,那贵国自然早已经有所考虑,还请殿下明示!”尽管明知道自己的处境已经十分危险了,但是重任在身,桥本实村还是大着胆子追问。

    “好吧,既然使者如此焦心,那跟你明说也无妨。”太子仍旧从容不迫,按照昨天的想法继续说了下去,“我们之前和幕府来往多年,实在受够了幕府的妄自尊大和肆意妄为,幕府与我国通商本来是好事,可是他们却不思借着这个机会修好两国的关系,反而经常对两国的贸易往来横加梗阻,并且多次欺压我国的商人,公然对我国的官员索贿,造成了我国商业的重大损失。尤为恶劣的是,在最近,幕府还以各种借口,突然中断了对我国的铜出口,使得我们上下怨声载道。就因为这些原因,父皇不得已而痛下决心,打算动征伐,来教训一次幕府,让他们懂得收敛。”

    作为****大国,明说就为了觊觎别国的金银去动征伐有些伤及脸面,所以尽管朝中在私下里说得十分直白,但是明面上还是要找些借口。好在两国来往多年,商业上的摩擦自然接连不断,要找些借口也还算容易,比如幕府这次突然中断铜出口就是很好的借口——虽然其实在幕府中断铜出口之前大汉就已经决定要对日本出兵了。

    “另外,父皇出兵,也确实是看不惯幕府****擅权,欺凌贵国的朝廷,造成贵国纲纪混乱。他认为幕府行事如此肆无忌惮,其本质原因就是他们乃是乱臣贼子,靠着架空朝廷夺取权力,所以百无禁忌。”在讲出了理由之后,太子又适时地安抚了一下对方,“所以也不能说他完全没有考虑过贵国的朝廷。”

    “那……他打算怎样对待弊国的朝廷?”桥本实村颤声问。

    “当然是要恢复贵国的纲纪,让贵国朝廷夺回当年的执政之权,重新名正言顺地治理日本国了。”太子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可以跟你明说吧,我们原本就打算万一得胜就胁迫幕府让权,将大权奉还给贵国朝廷。”

    “这……这……”桥本实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殿下此言当真?”

    “使者莫非不相信吗?难道我又有什么必要诓骗使者?”太子冷笑着问,“贵国是千年古国,有千万士民,而且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文化和习俗,若是要完全占据贵国,我国不知道要花费多少钱粮人马,耗费多少精力财力,又有何用处?只要能够恢复贵国的纲纪,想必贵国朝廷会对我们心怀感恩之心的吧?到时候只要恭敬我国,不再使两国的经贸往来横生枝节,也就可以了。”

    太子这一番合情合理的解释,终于也说动了桥本实村,不管是出于情理,还是出于个人的意愿,他都愿意相信这个少年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殿下的意思就是,如果贵国出兵打败了幕府,只要我国朝廷对贵国毕恭毕敬,而且不再阻挠两国商贸往来……贵国就愿意扶助我国朝廷?”

    蓦地他现自己说得还不够,连忙再加上了一句,“当然,我们所答应的金银矿也是一定会奉送给大汉天子的。”

    “当然如此了,只要贵国朝廷如此深明大义,我国当然会有所回报。”看到对方如此乖觉,太子笑着点了点头,“现在使者还有什么疑惑吗?”

    一想到自己的使命,在刚刚踏上大6,甚至还没有到大汉的境内时就已经完成了,桥本实村突然感觉到有些如释重负,好像身体都轻了几分。

    他知道大汉绝对没有那么好说话,但是那至少是战后的事情了,只要幕府倒台,大汉终究是需要日本有一个维持国内的政权的,而除了心怀感激的朝廷之外,他们又哪里还有别的更好的选择?只要能够讨好到大汉的天子,那公家就肯定会有出头的时候。

    现在担心的只有一个问题了。

    “那请问殿下,贵国打算何时出兵,又打算派出多少军队?”他郑重地再问太子。“殿下,幕府虽然凶顽横暴,但是他们毕竟掌权日久,在弊国经营多年,有许多目无君上的乱臣贼子奉他们为主,实力不容小觑。”

    “我们当然不会小觑他们,既然决定要征讨幕府,自然就会认认真真地去做。”太子马上回答,然后向旁边招了招手,“恐怕你也看到了吧,我们已经在高丽集结了很多军队,并且在国内外一直都调集军械和物资,不惜代价,一定要击垮幕府,让天下得以安宁。”

    他不会告诉对方大汉的这支远征军只有几千人,以免对方惊惧。这些已经远离世事几百年的公卿,当然不会理解军事,也不知道大汉武备的昌盛和军械对其他国家的碾压,若是听到大汉军队的只有这么一点数目,恐怕立时就会打退堂鼓吧。

    在太子的招呼下,几位侍从很快就走过来了。

    “带我们到演武场去,我要陪使者观阅一下大军的操练。”太子简短地下达了命令。

    太子的命令很快就得到了执行,在一群卫兵的带领下,太子和桥本实村等人一起出了他们居住的村落,然后来到了旷野当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