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按照中朝太子殿下的指令,釜山港很快就以港内出现了瘟疫以及因为风灾受损需要重建的理由暂时封港,在釜山的商人,要么被驱离了港口,要么甚至就被关押了起来,一时间这座港口忽然冷清了许多。笔趣阁  w?w?w?.?b?i?q?u?g?e .cn

    不过,很快港口就重新繁忙起来了,在这几天里面,满载着士兵、战马和弹药乃至各种物资的运输船,源源不断地来到了这座港口,将自己的货物倾泻到了这座港口当中。

    而在花了几天时间处理了繁杂的政事之后,太子也终于得到了一点空闲,带着几个随从来到了港口市场。

    就在他的注视之下,这些运输船从雾中穿出,在虚影当中慢慢浮现出自己的轮廓,然后一点一点地向港口靠近,最后停留在了港中。

    接着,前排的运输舰放下了悬梯,然后里面的士兵以整齐的队列从走了出来,他们走下了船之后,在岸上军官的喝令之下重新调整了队形。然后,运送物资和军械的运输船靠岸,在军官的命令下,他们和港口的民夫们一起帮助运输船卸货,将船中的物资纷纷搬下来。

    这种繁忙而且井然有序的景象,既说明了大汉官员和将领们准备作战的细致和精干,也充分说明了大汉国力的昌盛。不知道为了准备这场战争,上上下下包括自己做出了多少的努力和准备,如果是在之前的朝代的话,他们肯定也没有如此财力和物力,将一支装备了天下最精良的武器的强军,投入到这样的战争当中吧。

    看着这一幕幕壮观的景象,太子心中再一次深感自豪。

    他的手里拿着一封信,是父皇写给他的,昨天才收到,信里面提到了他在高丽做的事情,表示完全认可,同时还表示了勉励,要求他再接再厉,将后续的事情做得更好。

    虽然信里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太子却能够从里面淡淡的几句话当中读到父亲对自己的期许。也正是因为信里的那些话,让他感觉自己付出再多辛劳也是值得的。

    不过,在太子的注视下,在这一艘艘运输船的间隙当中,他现好像有一艘形制与运输船不同的小船在穿行其中。这艘船张着白帆,在日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刺眼。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下了封港令了吗?在运输舰卸货的时候怎么会有别的船行驶到港口里面来?太子心里一下子充满了疑惑。难道是负责封港的人失职了吗?

    他连忙吩咐旁边的人去查证到底怎么回事,接着,马上就有小型的战船围住了这艘船,将这艘小船逼到了栈桥边停了下来。

    在太子的注视下,全副武装的水兵登上了这艘船,然后将船上的人都一一押解了下来。

    在他的命令之下,船上的人被盘问了一番之后,侍从马上又回来跟他禀报。

    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这艘船是大汉驻长崎场馆派出来的,而船上的人除了使馆的职员之外,还有一个人,赫然是那位日本朝廷派去长崎的使者,也就是他点名要求先送到釜山过来的那个人。

    “把他们都带到我的行在去。”太子马上下令,然后带着自己的侍从们骑上了马,先行赶回去了。

    桥本实村此时正在十分惶恐的境地当中。

    他是昨天下午登上了大汉商馆的船离开长崎的,长崎的大汉专使满足了他的意见,承诺说要将他送去大汉的国都去朝见大汉天子。

    一登上船,他就陷入到了无法抑制的激动当中,因为他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整个朝廷的命运都压到了他的身上,他必须用任何可以用的方法,达成法皇陛下和右府大人的心意,也达成他的先祖多少代人以来的夙愿,一夜内他都在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然而,正当他还在畅想未来的时候,情况却往他预想之外的地方展了,他现他所坐的船仅仅过了一夜就往一座港口内行驶了过去,而且船刚刚入港就有一些战船围住了这艘船,并且一群凶神恶煞的士兵走到了船上,然后将他们都粗暴地押了下来。

    虽然并没有多少地理知识,但是桥本实村至少是知道从日本出,一天是到不了大汉的,所以他的心里顿时就充满了忐忑和恐惧,怀疑事情出问题了,幕府已经察觉到了自己这边的阴谋。

    他并不是担心自己的生命,既然已经决定领下这个任务,他早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他真正担心的是因为自己而坏了大事,如果真要是这样他就是万死莫赎的罪人了。

    他十分慌忙,但是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下了船之后他左顾右盼,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这里的建筑同日本的建筑风格大相径庭,而且还有许多大型的舰船在港中穿梭,看上去像是个繁忙的商港似的,不过这些大船里面走下来的却不像是商人或者水手,而是穿着奇奇怪怪但是十分整齐的人,看上去健壮而且训练有素,应该是士兵。

    还有一些船中运下来了马,这些马匹比他在日本所看到的那些马要高大健壮得多。而有几艘船就更加奇怪了,卸下来的货物,赫然就是大炮!

    就在他的注视之下,一艘艘的神秘大船,将士兵和武器倾泻而下,送上了自己面前的大地。然而他虽然看得很入神,但是身后押解他的人却没有兴趣同他多说,一直在后面推搡他,要求他快点赶路。他们说的是汉语。

    这到底是哪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如同异域一般的景象,让桥本实村彻底陷入到了迷乱当中。

    然而,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供他感叹了,在卫兵的押解下,桥本实村被迫离开了繁忙的港口,带向了内6太子所居住的地方,而他乘坐而来的那一艘船,因为已经被确认了身份,所以被带到了港口内驻泊,船上的人们也被重新安顿了下来。

    虽然一点点深入内6,桥本实村现周边明明看上去是个城市,但是这里却好像人烟稀疏,看不到多少来往的路人,只有穿着奇怪军服的人在四处穿行,他们普遍个头较高,而且身体强壮结实,看得出来一直都有着良好的供应。

    在沿路上,他还一直能够听到不绝于耳的喧嚣声,除了很多人一起呐喊所汇聚成的嘶吼声以外,时不时还有大炮轰击的轰鸣,震得他耳朵有些生疼。

    这光怪6离的一幕幕,让他越来越觉得奇怪,仿佛自己在区区的一天行船当中就来到了域外一样。

    “这位……这位……”桥本实村大起胆子问起了押送他的士兵,但是他想了许久,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只好含糊带过,“请问我们现在在哪里,已经到了大汉了吗?”

    “没到没到,这里哪儿会是大汉!”士兵一个不耐烦地回答,然后又用力推搡了他一下,催促他快点走。

    因为日本的公卿贵族学习汉语都是使用唐音、并且千百年来流传下已经有许多变异,他的汉话腔调有些怪异,士兵勉强还能听得懂,却只会感到有些反感。

    “那……那这里是哪儿?是哪一国?你们为何能说汉话?”尽管明知道再追问下去已经很危险了,但是责任在身,桥本实村还是大着胆子继续问了下去,“还请……还请告知给我!”

    “这里是高丽,你来高丽了。”也许是看他有些可怜,另一个士兵插话,回答了他的问题,“好了,接下来你也别多问了,问了也不会告诉你,殿下想让你知道的话,你什么都能知道!”

    “这里是高丽?还有殿下,殿下是谁??”一个个震撼性的消息让他更加迷惑了,他连连追问。

    不过他心里也稍稍定了下来,至少现在他没有被人出卖,落入到幕府的手中,只是被送到了高丽。不过他现在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长崎的大汉使团冒着风险将自己送出来,却只把自己送到了高丽,而且为什么这里还会有这么多说汉话的士兵。

    不过他的好奇心注定是无法得到满足了,这些士兵很有默契地再也不跟他谈论任何信息,只是一路将他押解到了城郊之外。

    他们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村落,盖得十分简陋,除了少数一些砖瓦房之外,到处都是茅草屋,而在这些房屋的旁边是一个巨大的工地,数十幢木制的建筑正在平地上拔地而起,到处都能够看到施工的工匠和劳力,喧嚣一片。

    为了将一切细节保密,同时也是为了体现和官兵一起同甘共苦的精神,太子婉拒了釜山地方官员们所提供的住所,将自己的行在定在了一处军营旁边,当然他的居住条件要稍微好上一些,是村落里面富户原本的住处。

    这处军营原本是一个小山村,因为大汉军队的需要而被强行征用了,居民要么被了遣散金迁到内地,要么被作为劳力安插到了劳工局里面,正在各处工地当中为了大汉军队而兴建各种工程。

    平心而论,虽然已经做出了种种努力,但是因为大军骤然齐致,因此釜山现在能够提供给官兵的生活条件并不高,所以太子这种仿效父皇和官兵同甘共苦的举动,也确实达到了安定军心的效果。

    遵照太子的吩咐,这位日本朝廷的使者很快就被带到了太子的住所当中。

    公卿们以风雅为重,一贯不事生产也不参与劳动,所以身体普遍虚弱,桥本实村自然也不例外,一路上走路,他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结果来到这里之后连休息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士兵们带到了这居所的堂屋当中。

    他一进堂屋,就现一个少年人正端坐在正座上,正冷静地看着自己。这个少年人穿着汉式的服装,衣着朴素,但是神情严肃,而且好像有些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不能以少年人视之。

    桥本实村看出了他应该身份尊贵,所以虽然全身疲乏,但是不敢坐下来,只是战战兢兢地看着这个少年。

    太子轻轻地挥了下手,示意这些士兵们退开,然后重新看向了桥本实村。

    “坐下吧,一路上走过来你应该是累了。”

    “谢谢……”桥本实村如释重负,马上就坐了下来。

    然后,有侍从送上了茶,桥本实村面前也放下了一杯,他如蒙大赦,连忙拿起了茶杯,因为实在已经又累又渴了,所以他也顾不得公家的体面,仰起脖子将茶水一饮而尽。

    “你就是日本朝廷派往大汉的使者,对吗?”等到对方已经稍稍恢复了状态之后,太子平静地问。

    听到了这个问题之后,原本有些放松下来的桥本实村骤然有些紧张,但是犹豫了片刻之后,他知道自己抵赖也没有意义,所以老实点了点头。

    “在下正是朝廷的使者,应法皇之命前往大汉。还请……还请阁下能否放行,让我得以去面见大汉天子?在下必定感激不尽。”

    “你要见大汉天子做什么?”少年人却没有回复桥本实村的要求,反而再问。

    “……在下此行,是为了代法皇前去向中国天子问好,以便加强两国之间的亲密关系。”他这一行的真正目的,是绝对不能跟外人透露半点风声的,所以他支支吾吾地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日本朝廷已经和中原几百年不曾来往了,为何突然就要派使者来大汉?而且事前并无报备,不像是两国朝廷之间的来往吧?”太子却丝毫不为所动,“再者说来,我听闻如今日本政事大权都集中在幕府的手中,朝廷不过是傀儡而已,为何贵国法皇能够派出使者?”

    如此不客气的质问,让桥本实村涨红了脸。

    “幕府虽然现在乱政擅权,威凌主上,但是我国朝廷大义名分在手,才是最有资格和外界来往的一方。”他勉强回答。

    “贵国的大义名分,我不清楚,也不想争论,不过,你自己都已经承认如今贵国是幕府****,那贵国朝廷恐怕不能代表幕府。”太子仍旧没有接受对方辩解,“我看你还是请回去吧,对大汉而言,幕府的使者恐怕比你要有用,至少他们可以谈有意义的话题。现在我国境内已经有了幕府的使节了,实在不好再把你送入国中,以免引两国之间的纠纷。”

    “敢问阁下是谁,何以能够代替大汉朝廷做判断?”桥本实村终于忍不住了,他霍得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看着这个少年,“接纳不接纳我这个使者,自有大汉朝廷和大汉天子来下判断,又何须要阁下劳心?”

    明知道自己现在性命都掌握在对方的手里,可是一听到对方居然想要中断自己的行程,送自己回日本,桥本实村也顾不得担心自己的性命了,“我是大汉驻长崎的使团特意送回大汉的,完成使命之前,绝对不会回国!”

    少年人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桥本实村,神情也越来越严峻,正当桥本实村以为自己可能就要遭遇杀身之祸的时候,这个少年人突然笑了起来,而且笑得有些欢畅。

    “哈哈,这个人倒也有些胆识,难怪能派出来当使者。日本朝廷里面毕竟还是有些人才啊。”他一边笑,一边冲着旁边的角落里一直默不作声的几个人说。

    而这时候桥本实村才现他们,他们也都走到了这个少年人跟前。

    “使者还请见谅,”一位文士打扮的中年人冲着桥本实村行了下礼,“乍闻使者过来,我等又不知道使者是何等样人,殿下不得已先试试使者,还请见谅。”

    这个中年文士说话多了些文气,倒是符合桥本实村的所期望的那种形象,不过他还是有些懵然,对事情的突然变化感到不知所措。“殿下……?”

    “先介绍一下,鄙人乃是大汉朝廷官员张道彦。”这个中年文人继续说了下去,然后又把视线放到了少年人的身上,“而这位,就是我们大汉朝的太子殿下。”

    “大汉的太子殿下……?”桥本实村怔住了,呆呆地看着少年人,这个结果比他事前所预想的任何结果还要更加脱离现实,他自然也难以相信。

    “现在这么说你想必不会相信,不过反正你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该弄清楚的到时候自然就会弄清楚了。”太子淡然一笑,“你这一行,贵国法皇的亲笔国书带到了身上没有?”

    太子这么做,一方面是试探这位使者,看看他到底是哪种人,以便判断将不将他送回到国内,另一方面却是少年人的心思作祟,想要那这个使者取乐。

    一听到对方提到了法皇亲笔国书的事情,桥本实村不由得更加相信了几分,因为国书的事情他除了大汉商馆的两位官员之外,跟谁都没有提起过,这个少年若是知道,那只能是通过使馆的报告,虽然不一定真是太子殿下,但是他肯定身份不凡。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