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金荩国没有回话,只是皱紧眉头板着脸离开了,而他走后李珲一直笑声不绝。?? ?笔?趣阁  w?w?w?.?b?i?q?uge.cn

    而此时太子正在自己所居住的庆会楼当中接见群臣,大汉的使团官员和军官们今天已经齐刷刷地聚集此地,好像把这里变成了真正的高丽朝堂一样。

    和几乎彻夜未眠的赵松以及使馆文武官员不同,这一晚他倒是睡得十分深沉,直到天已经大亮的时候才醒过来,然后马上得到了周围侍从的奏报,告诉他赵松率领着大汉在高丽的驻军,已经进入了王宫并且控制住了整个汉城。

    对于这个预料之中的结果,太子并没有感到兴奋,反而十分平静。不管是别人的奏报,还是他自己的观察,他都确信大汉的驻军要绝对优越于那些不堪用的高丽兵,而且他们绝对不会有为了李珲反抗****的决心。

    “赵旅正果然英雄了得。”当来到群臣集聚的楼阁当中时,太子先朝赵松赞誉。“听说这次是第一个冲到了景福宫的,果然是我大汉屈一指的勇将!”

    “太子谬赞了,臣愧不敢当。”赵松垂对太子行礼,“臣在辽东的时候就经常身先士卒,早已经习惯了。另外,一想到太子殿下还在景福宫当中,臣也不敢怠慢,只想着尽快来到殿下身边,护卫殿下的安全。”

    “我在这里能有什么不安全的?”太子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又不是打仗,不用这么如临大敌。倒是真打仗的时候,旅正可千万不能再这么做了,旅正之前是战将,自然以勇猛为优先,身先士卒可以鼓舞麾下兵将的士气,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旅正是一方主将,身上所系的是全军官兵的祸福,绝对不能自己去身冒奇险。身先士卒率众冲锋的事情,就交给你麾下的军官来做吧。”

    “臣明白了,谢太子提点!”赵松也知道太子说得十分对,所以马上应了下来。

    “已经过了一早上了,汉城各地有没有起什么乱子?”太子移开了视线,继续问其他人。

    “启禀殿下,高丽的朝臣士大夫并无异动。”第一个应声回答的是驻高丽大使施高艺,“臣等已经在地位重要的高丽朝臣家中布下的眼线,他们都说没有任何异常。”

    “看来金荩国还真有几分能耐,这些大臣要么是他的同党,要么就被他震慑了。”太子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了副使张道彦,“高丽城内都一片平静吗?”

    “启禀殿下,一切平静,士民生活一切如常,并没有人多谈论此事。”张道彦马上回答,“城中的市场和商铺也照常营业,入城的士兵已经得到了命令,绝对不允许干扰商铺的营业,至于那些想要趁乱闹事的贼子,也都被予以严惩。”

    “那汉城城外怎么样?”太子再问。

    “启禀殿下,汉城城外也一切如常,并无异动。”这次开口的是负责把守汉城城外的王运。“虽然刚刚听说城内骚动的时候有些高丽军队军心浮动,但是在我们解释了具体情况之后也都选择了按兵不动。这些军兵在数年之前李珲复位的时候都曾被我军狠狠地打过过,这几年的整训也是由我军来负责的,所以他们都对我们心有余悸,轻易是决不敢动的。”

    城内没有异动,城外也没有,虽然消息过得不久肯定会传到各地引骚动,但是得到了李珲诏书又有自己坐镇,想必是没有哪个宵小敢于生乱的,就算有,那也不过是等着被大汉军兵打成齑粉而已。太子相信驻军的两个营就已经可以弹压住高丽国内了,更何况在海上还有源源不断赶过来的军队。

    自从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太子就有条不紊地和自己身边的文武臣僚们部署此事,同时还写了一封奏报送回了京城。不过,为了抓紧时间,他并没有等到国内的回信就直接下令动了手。

    现在想来,一切竟然比设想的还要顺利许多。

    初次按照自己的判断来行大事,就马上得到了如此顺心顺意的结果,让太子心里大为欢欣和激动,只是为了保持在众人面前的仪态,才勉强维持没有泄出来。

    就在这时,一位侍从走了进来,然后凑到了太子的耳边报告了金荩国前来求见一事。

    “国主想要见我?”听完他的报告之后,太子有些吃惊。

    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按他看来李珲应该惶惶不可终日才对,没想到居然主动来求见自己了。

    “殿下,事到如今,不用见他了吧?”仍旧对李珲怀恨在心的施高艺连忙进言,“眼下大局已定,他就算不合作也没有别的路可走,再见他又有什么意义?徒然让人厌烦而已。”

    太子却没有立刻回绝,反而微微沉吟了一下,最后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也罢,就让他来见我一见吧。”

    “殿下?”施高艺有些吃惊,生怕到了这个地步李珲又绝处逢生,“现在又何必再见他呢?他若是作出一副痛哭流涕的丑态,反倒坏了殿下的心情,”

    “这景福宫本来就是他家的地方,我既然已经让他落到这个地步了,见见他又何妨?”太子不满地扫了他一样,“现在事情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不管他说什么结果也不会再更改了,难道施大使认为我是个随心所欲胡闹反复无常的小孩子?”

    “臣不敢……”施高艺被吓得再也不敢多说,其他人也都不再出声,再也无人表示质疑。

    自从太子来到高丽之后,这一段时间里已经在这些文武官员当中建立了威信,再也没有人胆敢把他当成少不更事的孩子了,现在在他作出决定之前还会建言几句,决定了之后就只能唯命是从。

    “带他进来吧。”

    得到了太子的命令之后,没过多久,金荩国就重新去找到了李珲,然后他被侍从带进了庆会楼,除了两位贴身的侍从护卫之外,其他的文武官员都已经回避了。

    当李珲来到二楼的时候,太子坐在窗边,一言不地看着对方,背后的阳光并着山风和水色投入到了他的身上,宛如他才是这座王宫的主人似的。

    “臣参见太子殿下。”在侍从的牵引下,李珲走到了太子的面前。

    “不用跪了,请坐吧。”还没有等他毕恭毕敬地行礼,太子就直接话了。

    李珲身边的侍从不由分说,强行扶住了他,然后把他放到了太子旁边的座位上。这种近乎于不讲情面的做法,倒是很能够体现两个人之间现在的差别了。

    好像是在寻思该怎么开口似的,一直都没有说话,

    “国主,现在你恐怕得听我的安排了。”李珲坐上了座位之后,太子继续说,“既然我们已经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那你现在就应该明白,事情是没办法回头的了。我让贵国的领议政大臣来找你核定诏书,是为了让我们彼此之间都能留个体面,请你按他说的去做吧。”

    “殿下,臣今天过来,并不是向殿下求饶的,臣知道事到如今让殿下回心转意是不可能的,事情也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所以太子殿下请放心,臣不会惺惺作态,让大家都为难的。”李珲却低下了头,给出了一个让太子出乎意料的回答,“殿下请放心,臣在来之前已经把国玺交给了金议政,他已经把诏书传出宫外了,很快就可以传遍全国。到时候大家就知道我高丽延祚有望了……”

    虽然他努力说得平静,但是太子也能够听得出来对方内心深处的失落和恐惧,他也理解对方的心情,所以有意也放缓了语气。

    “既然如此那就最好。国主也请放心,我们只是为了贵国的安定才这么做的,并没有加害国主的想法。只要国主按照我们的意思行事,那就绝不会有人能够威胁到国主的安全,国主可以继续在宫中颐养天年,就算是嗣子的生父乃至金议政本人,我们也决不允许他们对你不敬。”

    这本来就是他的既定方针,他之所以摆明干涉高丽国主,自己来为高丽指定王嗣,一是为了顺应自己属下们的心愿,同时解决高丽的国祚问题,但是更主要的是为了在高丽朝廷、乃至大汉的文武官员们面前立威,让他们明白自己的权力和意志,而不是将自己当成少不更事的孩子来看。

    现在两个目的都已经达到了,这些文武官员都已经对他心有忌惮,而高丽朝廷更加只会唯命是从,以后他在釜山坐镇的时候行事就会十分方便,再也没人可以掣肘。

    既然本身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也不打算再跟李珲为难,左右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就让他在这宫里老死也没什么。

    “臣多谢殿下的厚恩。”李珲再度顿对太子表示感谢。“臣现在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年纪,精力不济,就算要臣打理国政臣也是忙不来的,以后能够从纷杂当中解脱出来,真要感谢殿下。”

    他这么不断感谢的样子,反倒让太子感觉有些别扭了,甚至怀疑对方是以这种方式来嘲讽自己,泄心中的怨愤。

    “国主不必谢我,我这么做确实是觉得有些对不住你,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会因为歉疚而改变主意了。”他微微沉下了脸来,想要以这种方式告诉对方这已经是能够给他的最好的结果了,“不过,我国当年出兵帮助国主复国,让国主在潦倒不堪的情况下重新登上王位这么多年,应该已经算是对得起国主了吧?”

    “臣绝无讽刺殿下之意,还请殿下明察。”李珲突然苦笑了起来,连连为自己身边,“真的,在臣看来,今天的结局虽然让人有些遗憾,但也算是一种解脱吧。臣对殿下绝对没有怨恨之意,要说怨恨的话,也只能怨恨自己……”

    “怨恨自己?”太子不明所以。

    “是啊,落到如今的地步,只能怪自己吧……”李珲一边苦笑,一边伸手抚摸了自己的脸,摸到了那一片结疤血肉模糊的眼眶,“臣多年之前就应该成为孤魂野鬼了,如今得蒙天幸,能够再度成为国君,还能再怨怪什么?殿下,我只想请问你一个问题,请你看在我毕竟多年侍奉大汉甚为恭敬的份上,不要隐瞒,如实回答我吧。”

    “什么问题?”太子不置可否。

    “现在大汉的军队应该已经控制整个国都周边了吧?以****的强兵,想必不会有疏漏的,臣只想问……这一天来,可否有过朝臣为臣申辩,或者有士民为臣鸣不平,哪怕是私下里而已?殿下不必担心,臣绝没有侥幸心,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臣只是想问问而已。”

    “没有,一个都没有,至少到现在是如此。”太子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也不是骗你。”

    “一个都没有……”李珲笑得有些惨然,“果然一个都没有。”

    “为什么是这个结果,国主应该心里有数吧。”太子平静地回答,“若非国主之前倒行逆施,败坏人心,又怎么会被臣下宫变推翻?既然当年都没有人说话,那如今就更加不会有了。”

    “败坏人心……确实如此,确实如此。”李珲苦笑。“一步错,步步错,到头来已经无法回头了。可是,殿下,这天下哪有一开始就想要败坏尽人心的国君呢?初为国主的时候,臣想的也是如何治理好国家,让天下士民称颂!只可惜……只可惜……哎……”

    他突然摇头丧气,满是沉痛,而太子也没有说话,任由对方长吁短叹。

    片刻之后,李珲总算是恢复了平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臣不是嫡子。臣年轻的时候就是被当成继承人来培养的,文学武略都学过,可是在臣已经成年的时候,臣的父王……却和新封的王后诞下了嫡子。嫡庶之别,就是天渊之别,父王纵使让臣登了位,却还是有无数的小人,想要借着那个嫡子……借着那个嫡子搏一把拥立之功,就好像今天的金议政一样。”

    “所以你就杀了弟弟?”太子冷声问。

    “是的,臣害怕,然后就杀了弟弟。处在那个位置,没人会不害怕,做梦都怕自己丢掉了权力,坠入万丈深渊,容不得一点威胁。只要有一点威胁,就要铲除、扑灭,杀尽……当时臣就是这么想的。”李珲以冷淡的态度叙述着往事,但是却不自然地带上了一些寒气,让太子都有些毛骨悚然。

    接着,李珲又恢复了平静,然后苦笑了起来,“为了权位,要残杀兄弟,太子殿下一定很难想象吧?可是在我国历史上却例子不少,纵使****历代,也是比比皆是,没有别的缘故,到了那个位置上……就由不得人了。所以,殿下我真的特别羡慕你,你是嫡长子,是天生的继嗣之人,又在一开始就被立为了太子……不用处死谁,只要活着就终有一天能够平平安安地继位,让人羡慕,太让人羡慕了!”

    太子却并不感到高兴,相反他只感觉心里有些堵。

    李建成也是嫡长子,也是太子,他继位了没有?他的脑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奇怪的想法。

    本来那些为了君王之位兄弟阋墙的往事,对他来说只是历史书上枯燥的字句而已,可是真正碰到、听到当事人在自己面前一脸平静地叙述时,他才现这种事离自己到底有多近。

    权位在前,又有几个人能够一直保持住亲情……他蓦地突然又有些理解对面这个枯槁老人了。

    “杀了弟弟之后,人心就大乱了,人人都觉得臣是个暴君,可是正因为如此,为了能够驱使他们,我就必须越严厉,甚至残暴,直到最后把人心都给涤荡了干净。当时大明叫臣帮忙去打建奴,可是臣一看就知道大明打不过,所以不愿意配合,更给了国内的反对派以口实。”李珲平静地继续说了下去,“最后……就是宫变了,没什么可说的,这是臣咎由自取,如果臣能够做得好一点的话,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接着,他又长叹了一口气,“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所以也没有多大意义,臣今天来找殿下,只不过是想要倾诉一下心里话,真的,就是倾诉一下心里而已,臣只想让殿下知道,臣并不是一开始就是个昏聩残暴的君王,而是真心想要治理好国家,成为一代明君,成为后世楷模的……因为在臣看来,也许能够理解臣的也就是殿下一个人了,我……我已经活不下几年了,我真的不想到死了的时候,所有人还是都把我当成是疯子,是嗜血的狂徒,哪怕只有一个人不这么想也好。当然,这也许是臣胡思乱想也说不定。”

    “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对弟弟动手,不管是胞弟还是庶弟。”沉默了许久之后,太子突然说,“所以,我们是不同的,我能够成为一代英主,承继父皇的大业,而你……只能像现在这样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