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幕府是倾力,大汉也是倾力!”周璞也懒得跟他们讲赵松在国务会议上讲过的‘四必胜’,这个时候越是夸大自己的实力越是能够说服对方。? ?? 笔趣?阁  w?w w .?b?i?q?u ge.cn“大汉的幅员和资源岂是区区幕府能比,征伐幕府是天子钦定的战事,也是倾全国之力的战事,到底哪边实力更强,想必两位心中有数吧?”

    周璞一面压制住心中的慌乱,一面让自己的话尽量具有条理性和说服力,他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这番话确实听上去有些可信,让原本有些动摇的两人重新又生出了信心。

    他知道,自己对这两个人说的话,很快就会传达到那位岛津藩主的耳中,所以越是能够对他们造成深刻印象,就对自己越是有利。

    “如此说来倒也很有道理……”江夏明闲轻轻点了点头。

    “对了,还有一个消息,我也是最近才收到的,今天告诉两位,以安两位之心。”周璞突然又笑了起来。

    “什么消息?”

    “这次在高丽负责后方统御大军的,是我朝的太子殿下。他是被天子亲自派往高丽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好这一仗。”周璞笑眯眯地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对方,“你们看,天子连太子殿下都已经派出来了,难道还会容忍此战有个闪失?”

    在和岛津家接洽的时候,周璞有意先将太子殿下亲临负责一事隐瞒了下来,以免让这些人看低自己的地位。没想到,这个隐藏下来的机密现在倒是可以拿出来给这些人鼓劲。太子亲临高丽,用的名义是巡视,所以声势一定很大,岛津家只要稍微去核查一下,自然就会知道真伪,他也不怕对方查证。

    “太子殿下……”两位岛津家臣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展。

    的确,如果大汉的皇帝真的把自己的太子派来负责此战的话,想来他们应该就肯定是倾全力来进行这一仗的吧。

    “这个消息十分重大,我们会禀告给藩主的。”江夏明闲深深地向周璞作了一揖,“周大人这段时间辛苦了。”

    …………………………

    船很快就回到了长崎,这些家臣们一如往常,被安排到了商馆外面购置的住宅当中休息,而周璞则回到了商馆当中自己的房间歇息。为了掩人耳目,商馆当中给他安排的房间十分简陋,不过他也不为己甚。

    他没有歇息多久,大汉商馆的专使刘靖就马上来到了他的房间里面,跟他报告了一个消息。

    原本已经从之前的惊讶当中恢复过来的周璞,很快就被这个新的消息给重新震撼了。

    “京都的朝廷,主动派人来找我们?”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刘靖。

    “没错,我们已经核实了,确实是京都的人,而且是公卿之人,虽然地位较低。”刘靖点了点头,不过显然也是刚刚从震惊当中恢复过来。“他是冒充商人跑到长崎来的,一路上走得可不舒坦,现在我已经安排他在商馆当中休息了。”

    接着,他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封信交给了他。“这是他交给我的密信,说是当今日本的法皇陛下亲自写就的,请求我们转递到京城呈给圣上御览。”

    居然是法皇要写信给天子,而且做得这么隐秘……周璞慢慢地心里有了点数。“信里面是说什么的?”

    还没有等刘靖回答,他就自顾自地拆开了信,拿出了其中的信纸。

    信是全用汉字写的,好几张信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笔锋钩转十分有力,看得出写信的人具有很深的汉文功底。

    信很长,但是周璞很快就阅览了一遍,除却那些繁文缛节的客套话之外,重要的信息倒也不多——日本的法皇陛下请求大汉天子出兵帮助讨伐幕府的叛逆,代价是愿意将日本的一些金银矿山交给大汉来经营。

    最后,信的末尾写上了“边鄙国君,万不得已向天子乞怜,若能得大汉天子之助,愿永世为大汉屏藩,代代忠顺”,然后落款上盖了法皇本人的私印。

    “……居然有这等事……”看完之后,周璞重新将信放回了信封,然后小心翼翼地又交回给了刘靖。“有没有可能是伪造的?”

    “刚刚看到的时候,下官也难以置信。”刘靖苦笑。“不过我试探了这个使者几次,他不像是在作伪,应该是真的。再说了,有谁会没事找我们开这种玩笑呢?”

    “看来这法皇是真的被幕府给欺压狠了啊……这字字句句读来倒让人有些可怜。”周璞长叹了口气,然后突然他大笑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我还正愁没有门路联系到京都,没想到这朝廷自己主动派人过来求援了啊!”

    “可见我大汉确实是得天之佑。”刘靖适时地凑趣了一句。

    “是啊,我大汉得天之佑。不过光有天佑还是不够的,事在人为。”周璞霍得站了起来,之前疲乏的身体现在又重新充满了精力,“刘大使,带我去见那位使者吧!”

    “请跟我来,大人。”

    刘靖马上带着他走出了房间,来到了那位使者被安排的房间当中。

    此时,这位使者正躺在榻上睡眠,他几天来一直都在赶路,身体十分疲乏。

    周璞凑近了过去看了一下,现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年纪的年轻人,皮肤倒是挺白净的,看上去比实际上要年轻一些。和一般的武士和农民不一样,他的头上留着长长的头,并没有剃。

    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以后,这个年轻人马上醒了过来,他先是警觉性地四处扫视了一遍,现来的两个人当中有一个是他刚刚交谈过的大汉驻长崎专使之后,他马上就放松了警惕,不过仍旧疑惑地看着跟他一起进来的周璞。

    “真是辛苦您了……”刘靖的脸上堆起了笑容,然后说出了刚才两个人商量好的说辞,同时用手指指了一下周璞,“这位是我们国内朝廷派过来巡查长崎商馆的官员,周大人。真是太巧了,他才没来多久,您就过来了……”

    “在下桥本实村,乃藤原北家支流后裔,见过大人!”一听到刘靖的介绍,桥本实村打了个激灵,然后陡然挣扎着从踏上坐了起来。

    这一见面就自报家名和源流,这作风看来还真是有些像那些京都的公卿。周璞和刘靖暗中对望了一眼,心里都感到有些好笑。

    “在下周璞,是大汉商业部的一介微末官员而已,见过使者。”周璞忍住了笑,以一种十分温和的态度看着对方,“使者这一路上怕是十分劳累了吧,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或者再休息下?”

    “大人,在下领命之后,因为事关重大,所以中途不敢有半点懈怠,一路上确实十分劳累,承蒙大人关心。”桥本实村不懂什么商业部之类的名词,不过从大汉专使对他的态度如此毕恭毕敬来看,他应该绝不是口中自谦的什么小人物。

    也正因为如此,他将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这个青年官员身上,“不过,现在大事要紧,还请大人为我国朝廷伸张正义。”

    “贵国法皇的信,我已经看了,确实声情并茂,令人动容。”周璞有意地上自己显得并不怎么热衷于此事,“不过……请求我国天子出兵,这确实有些匪夷所思,让我们非常难办。”

    “还请大人帮一帮弊国朝廷!”桥本实村一听就有些着急了,“若不是仰慕大汉,渴盼大汉伸张正义,弊国朝廷断然不会出此下次,实在是因为心慕中原之风华,法皇陛下才求请天恩……”

    “这可不是伸张正义那么简单的事情……”周璞还是显得有些为难。“您也知道,如今我朝初定天下,现在百废待兴,实在不是对外出兵的好时候啊。”

    “还请天使代为转达!在下负有将这封信确保送往****的责任,绝对不能有负所托。”桥本实村突然垂下了腰来,就这样跪在了周璞面前,“在下也知道,军国大事并非儿戏,是绝对不能轻易妄动的,只是想要请求天子考虑一下弊国朝廷的哀请而已,若是天子不愿意出兵襄助,我们也绝对不会有怨言。”

    如此坚决的请求,倒让周璞和刘靖两个人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接着,这位使者又重新直起了腰,然后从自己身上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布袋子递给了周璞,“大人,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还请收下吧。”

    周璞并没有伸手去接,他从布袋的缝隙看到里面金光灿然,看来都是小小块的金子。

    “这可如何使得?”竟然被他当成了是在索贿,周璞心里也是哭笑不得,“无功不受禄,不用这样。”

    “大人辛苦奔波,又要为弊国转呈信件,是我们劳烦了大人,那给出一些酬报也是理所当然的,还请大人不要推辞!”桥本实村的语气仍旧十分诚恳,把这一小袋金粒直接递到了他的胸前,“大人,这只是现在给到的报酬而已,若是大汉天子真的兵为弊国伸张正义,弊国必将对天子和大人感激淋涕,到时候还会有十分百倍的酬报!”

    周璞看了看旁边的刘靖,而刘靖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别开了视线,表示自己对此事绝对不会干涉。

    “既然贵国朝廷如此热情,那我也只好却之不恭了。”周璞勉强地笑了笑,然后将这一小袋金粒收到了自己的手中。

    周璞和刘靖都是在朝廷为官的人,大汉对官员的薪金都定得很高,按理说来是不会有什么生活上的困难的,不过既然在官场上,那开销就不会小,各种迎来送往都需要,再加上外务司衙门里面素来清寒,所以周璞在外务司做官的这几年,并没有积攒下多少钱,日子过得挺紧的,再加上现在在异国各处四处联络,更加需要金钱的支撑——而刘靖就不一样了,他是驻长崎的专使,专门负责两国的商业往来,又是天高皇帝远,每年的俸禄之外的收入十分丰厚。

    趁着接过来钱袋的间隙,周璞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观察了一下这些金粒子的成色,还用手暗中称量了一下,借着他多年海商的经验,他很快就看出了这些金子并不纯,掺有不少的杂质。

    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日本朝廷的使者肯定是不会胡乱行事的,用杂金来作为贿赂交给自己,只能说明他们的经济状况确实十分窘迫,拿不出太多的钱财。

    这些朝廷公卿们的日子,还过得真是惨淡……他忍不住在心里暗笑。

    “多谢大人!”桥本实村大喜过望,突然有俯跪了下去,“若是真的能够等来天兵,弊国朝廷绝不会忘记大人的大恩!”

    法皇的信能否打动大汉的天子,现在谁心里也没有数,不过现在只要能够让这些人将这封信转达到那里,至少是存了一份希望。

    “无妨,无妨,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周璞笑着摆了摆手,“只是,最近还请你深居简出,不要再轻易离开使馆,以免露出行迹。等到国内有了回音,我再转达给你,到时候你再去回复给贵国朝廷。”

    “大人,如果可以的话,可否能让我跟随您一同前去大汉,让我面见大汉天子?”桥本实村突然问。

    写信过去就怕石沉入海,如果能够亲身去面见天子,甚至是他手下的大臣的话,那想必会更有希望得多。

    “这怕是有些为难……”周璞犹豫了一下,“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幕府禁止日本人出海在外,大汉的商船在离港的时候也要经过排查的,若是货物还好说,但是一个活人就难了。万一被幕府的人检查出你的话,这岂不是坏了大事?”

    其实他拒绝对方,除了这个考虑之外还有别的心思。这个使者虽然看上去确实是朝廷的人,但是如今太子殿下就在高丽,他想要先同殿下那边沟通一下,看看如何处理。

    “还请大人再帮忙一下。”桥本实村继续恳求,“我知道这样会让大人为难,但是大任在身,实在不敢懈怠。我……我会汉文和汉语,而且型也和大汉人无异,长崎并没有认识我的人,只要我小心扮演一下,应该没有问题。”

    “……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那我就答应你吧。”沉默了片刻之后,周璞点头答应了对方的意见,“不过,还是要请你先呆在这里,学习一下大汉商船上的情况,以免到时候出海的时候露出了破绽。”

    “谢大人!”桥本实村对这个宽宏大量的大汉官员,感激得无以复加,不住口地跟他感谢。

    “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吧,饭菜等下会有人送来的,这些天请轻易不要离开房间。”周璞又叮嘱了几句,然后和刘靖一同离开了这间房间。

    “周大人,看来我们离大功告成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啊。”刘靖一出房门就喜形于色,“这么快就已经和九州多位大名以及日本朝廷搭上了联系,朝廷派大人过来,真是选对了人!”

    “我能够如此顺利,这也是靠了刘大人运筹之功。”周璞也十分知趣地吹捧了一下对方,“若无刘大人多年在长崎经营,我此行又怎么会有如此顺利?”

    说完两个人一阵大笑,好像成了多年的知己一样。

    “大人,这个使者到底应该怎么处理?”笑了一会儿之后,刘靖再问,“该不该把我朝现在的意图告诉他们呢?又该不该真的把他带到国内呢?”

    “此事事关重大,必须慎重处理。”周璞低声回答,“不管怎么说,信是需要呈递到国内去的,至少可以作为我们出兵的一个口实,刘大人,劳烦你指派一个绝对信得过的人,借故将他派回国内,让他顺便把信带过去吧。”

    “这是自然。”

    “至于使者……问过太子殿下再说吧,太子殿下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周璞低声回答,“太子殿下总镇高丽,我们若是现在开始就请示他的话,想必他会很高兴的。”

    刘靖呆了一下,然后马上明白了周璞的用意。“大人高见,大人高见!就按大人说的来办!”

    “如果刘大人没有意见的话,那现在就开始调人吧……此事拖延不得。”周璞笑着说,“太子现在在高丽国都,过得几天应该就可以收到消息了”

    “我这就去办!”

    …………………………

    已经就快到黎明了。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东方的天空开始出现一点点的白斑,深夜漆黑的天幕,终于也出现了一丝丝的光亮。

    汉城即将迎来新的一天,看上去这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好像千百年来一样沉闷。

    然而,这种沉闷只是一种表象而已,莫大的骚动,早已经在暗处酝酿了多时,即将到了爆的时候。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