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倒是个真正的商人。?  笔???趣?阁 ??? w ww.biquge.cn”松浦隆信眼见他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倒生出了几分佩服,“你就不怕因为触犯禁令,被幕府处罚吗?”

    “藩主若是不想要和我们通商的话,恐怕就不会同意接见我们吧?”周璞马上反问,“贵藩不想要输入我们的商品,那自然就要找商品输出给我们了,现在铜最是有利可图,所以我们就想要从藩主这里进口铜,等到这次的商机一过,我们再购买其他商品。”

    “你们想要长期和我们保持贸易?”松浦隆信微微皱起了眉头,看上去不太理解。

    “如果藩主同意的话,我们愿意一直同贵藩保持贸易往来。”周璞马上回答,“长崎虽然好,但是毕竟是在幕府的直接管制之下,有些时候就不太方便,还要依赖于别的渠道。”

    “你们……是有特殊门道的商人?”松浦隆信的表情更加凝重了,他紧盯着周璞,“在大汉你们也有门路吗?”

    “要说有也是有吧。”周璞不置可否。“藩主若是肯和我们先做上这样一笔生意,以后我们想必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

    接着,房间里面突然陷入到了沉默当中,松浦隆信闭上了眼睛,好像在思考什么大事一样。

    “好……我可以帮你们去找铜,帮你们从平户港输出。”半晌之后,他突然重新睁开了眼睛,然后看着周璞。“但是相应地,为了维持这种交易,你们也要把一种商品输入到我们这里来。”

    “藩主……想要从我们这边进口商品?”周璞一阵惊愕,这位藩主刚才不是还在说不想从大汉输入商品吗,怎么突然就改口了。

    “嗯,我确实是想要从你们这里购买商品。”松浦隆信不动声色,“而且是只有像你这样的有门路的商人才能经营的商品。”

    “藩主是指什么?”周璞还是十分不解。

    “你们大汉的火铳,威力十分惊人,而且精工细作,精度很高。”松浦隆信以一种十分沉稳的语调说,“我想要从你这里进口一批火铳,费用就从铜当中抵扣。”

    “什么?”周璞越惊诧了。“藩主要火铳……这可是幕府禁止一般大名进口的商品啊?”

    大汉的火器十分精良,而且因为产量大、路途近,所以售价相对西洋火器也十分便宜,这也成为了日本上下趋之若鹜的商品,不过为了防止各地的大名借此坐大,幕府也严厉禁止大名输入火器,周璞没想到刚才还那么对幕府禁令那么当真的松浦隆信,转头就跟自己要武器。

    “是的,我要火铳。”松浦隆信仍旧不动声色,“你们都是来自中土的商人,来日本都是为了钱,不会有那么多顾忌吧。”

    “要说顾忌,确实是有,不过……如果藩主硬是需要的话,我们倒也不是不能想办法。”过了片刻之后,周璞迟疑着回答,好像十分顾忌一样。“但是,数量不会太多,而且要等一段时间,毕竟我们需要时间来筹措。”

    虽然表面上十分为难,但是他的心里已经乐开了花,没想到这次的拜访居然比预想当中还要顺利。松浦隆信答应配合走私铜,还想要输入大汉的火器,可见对幕府并没有那种从心底里的畏惧,到时候想要策动他们也和岛津家一样反对幕府,应该也是很有希望。

    “那好,我就等着看到你们的诚意。”松浦隆信霍得站了起来,“不过你们先要给我们定金,我们可不能白忙活一场。”

    “定金的话,我们很快就会送到贵藩来。”周璞马上回答。

    “那好,你们回去准备定金吧。”松浦隆信从踏上站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

    在午后的暮色下,周璞等人离开了平户城的天守阁,重新坐上了荷兰人的商船,准备赶回长崎。

    “不知大人对松浦氏为何如此客气?”就在他们即将返回到长崎的时候,呆在周璞身边的东乡重方忍不住问了。“松浦氏无非是一小藩,领地内没有多少武士,就算是加入到我们这一方,到最后也帮不了多少忙,大人和他们搭上线,只会平白增加我们面对的风险而已。”

    “九州地域很广,贵藩虽然势力强大,但是也不能保证一定可以很快控制全岛,为了达成使命,我还是需要另外再找一些帮手,这对我们两边都有好处。”周璞客客气气地跟他回答,“松浦氏虽然力量不强,但是他们终归在九州盘踞了多年,如果可以借用他们的力量的话,对平定九州来说是一个助力。再说了,松浦氏与幕府有深厚的仇怨,他们只要善加引导的话,一定会乐于同我们合作——从今天拜访他们的效果来看,我们此行还是值得的,他们果然有别的野心。”

    他知道虽然名义上这个东乡重方是岛津义弘安排过来保护自己的,但是实际上也担负有监视的任务,他跟对方说的任何话都有可能被报告到岛津义弘本人那里,影响到两边的合作。所以他一直对这个精通剑术的家臣十分尊敬,从不以下人视之。

    同时,他之所以积极地寻求同九州其他豪族的联络,也是为了不过于依赖岛津氏,如果大汉在进攻九州之后只有岛津氏可用的话,那对大汉来说并非好事,对他自己来说也不是好事。他必须找到一些人来依靠或者说扶持,利用他们来削弱现在以及以后岛津氏的影响力。

    “松浦氏有别的野心,恐怕对我们来说并非是好事,大人。”东乡重方仍旧板着脸,看来还是没有被周璞说服,“大人如果真要把松浦氏也拉进来的话,事后又该怎么酬报他们呢?九州可不大。”

    周璞与岛津义弘密谈的时候,给岛津义弘开的条件是大汉在平定了幕府之后,将除了长崎之外的九州全岛分给岛津一族,也正是为了这个诱人条件,岛津家才义无反顾地参与其中,成为引狼入室的先锋。出于他们的立场,自然不愿意九州再有其他的豪族也参与起来,分割他们原本视为囊中之物的九州岛——就连松浦氏的领地他们也都想拿走。

    周璞当然看得出这位年轻人的心思,为了缓和气氛他微微笑了笑,“你不必担心,我们大汉重信守诺,说了的条件是不会反悔的,就算松浦一族也参与了进来,之前许诺给贵藩的领地也绝对不会少。”

    “大人这是何意?”东乡重方更加不明白了。

    “如果松浦氏真的参与到我们打倒幕府的大业当中,那自然也就是功臣,功臣是需要奖赏的,不过并不一定要在九州给予奖赏。战后,如果松浦氏立下了功劳的话,贵国朝廷可以将他们重新封赏,封到其他地方去……其他帮助大汉的豪族大名,也可以照此办理,只有这样归附我们反对幕府的人才会越来越多,不是吗?”

    东乡重方默然思索了片刻,最后轻轻点了点头,不再多问了。幕府当政之后,对各地大名的移封改易十分频繁,许多有力大名都被移动过领地,所以周璞所说的办法在他看来并非没有道理。松浦氏在战后被送到其他地方,纵使扩大了封地,也不会再对岛津氏的九州岛带来什么负面影响。

    “大人能够牢记之前的承诺,我们感激不尽。”就在这时,旁边的江夏明闲也开口了,“大人之前送过去的那批火器,藩主已经收到了,而且对质量十分满意,果然是大汉的精工制品。不过……藩主觉得数量太少,想要大人在近期尽快再补充一批送过去。”

    在两边达成了默契之后,周璞应岛津义弘的要求,通过江夏明闲等人将大汉商馆现在所收藏的武器偷运了一批送给了岛津义弘,岛津义弘测试了这批武器之后感到十分满意,然后将它们装备给了自己最亲信的一支家臣武士队伍,不过为了继续扩军,他还想要从周璞这里得到更多武器。

    “运输武器十分不容易,我们已经将馆藏的武器大部分给了贵藩了,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再运一批给到贵藩。”周璞轻轻摇了摇头,“还请藩主大人再稍稍等待一段时间。”

    其实现在大汉商船一直都将武器大量偷运到长崎商馆当中,商馆内已经有了不少储藏,但是周璞并不想要将商馆里面的武器现在就都给对方,所以借故推辞了一下。

    “时间宝贵,还请大人要尽快将武器运过来。”江夏明闲接受了周璞的解释,但是还是在继续催促,“现在的武器太少,连让藩主的亲随全部武装起来都不够,藩主马上就要对藩中的反对势力进行肃清了,如果没有你们送过来的武器,恐怕要耽搁很久。”

    岛津义弘想要在起事帮助大汉进军九州之前,先突然举兵肃清萨摩藩内自己的反对势力,如今已经迫在眉睫,所以他将自己从大汉商馆得到的武器优先供应给了自己的亲信随从,随时准备动。

    “我知道了,回去我就催促一下他们。”周璞点了点头,“不知道贵藩到时候到底能够调动多少人马?”

    周璞问到的这个问题直指要害,所以东乡重方回答之前稍稍犹豫了一下。

    “这要看藩主肃清藩内反对势力有多顺利,毕竟如果不先做到上下齐心的话,就不能够全员战备,否则就会提前惊动幕府,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似乎是不想在周璞面前示弱,所以语很快,“若是一切顺利,藩主得以肃清反逆的话,大概在夏天的时候能够召集起三四千人。”

    “若是一切都顺利的话,还是只能召集三四千人?”周璞有些诧异的反问,“为何如此少?”

    他确实有些奇怪,明明岛津义弘拥有号称物产接近七十万石的封地,人口至少也有几十万之众,为何在参与大事的时候只能拿出这么点人。

    “兵贵精不贵多,打仗靠的是精兵不是随便堆人数,周大人想必也是明白的。”东乡重方神色有些尴尬,“岛津氏在战国的时候多年打仗,积累了许多富有战争经验、带兵打仗多年的家臣和武士,他们可以各自领兵,最后合成一直大军。如今日本承平多年,以前的老将已经大多数凋零了,碍于幕府的规定我们又不能大规模练兵,所以仓促之间拿不出足够的武士来带兵了。若是给我们一两年时间,也许可以整备出两三万人,但是从现在到夏天,我们能整备出三四千人已经很不容易了,若是召集农夫随意编制军队,固然可以凑出人数,但是那样的军队有什么用?”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周璞点了点头,接受了对方这个看上去合情合理的解释。“贵藩抓紧准备吧,到时候能召集起越多兵越好。”

    其实东乡重方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没有像他透露。萨摩藩在检地的时候号称石高七十万石,其实真实的产出大概只有三四十万,因为萨摩藩临海,经常要遭受自然灾害的侵袭,而且雨水较其他地方为多,所以农业并不达,能养活的人口比实际上要少得多,他不愿意将藩内的窘迫状况透露给周璞。

    “我们当然会尽全力去准备,毕竟是身家性命所系。”这时候江夏明闲也开口了,“只是若只有我们尽力,大事终究是不成的,最终还是要看大汉和幕府交战的结果。若是大汉不能够一举击败幕府的话,那我们岂不是白白忙活一场……”

    他是明国归化人的后裔,三代人都侍奉在萨摩藩,早已经把自己视作为了日本人,因此说起这话来倒也并不感到有什么不对。

    “何出此言?”周璞隐隐然感觉有些对方好像话里有话。

    “周大人,实不相瞒,最近我们收到了一个消息,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江夏明闲一直盯着周璞,“幕府将军德川家光打算要明年提兵上洛,现在他们已经在天领之内调集兵员,预计在几个月内就能集中起大量兵力。虽然这不是因为现了我们的图谋,但是从结果来看,也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了……”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周璞因为震惊而略微睁大了眼睛。

    “大人,我们是不会跟你开玩笑的。”江夏明闲一字一顿地回答。

    难怪今天这两个岛津家的家臣显得那么奇怪,原来是收到了这样的坏消息,心里产生了动摇。

    德川家光想要提兵上洛,向朝廷和西日本的所有大名示威,而且从这两个人的口气来看,应该是倾巢而出的规模,至少数目是足够吓人了。可想而知,等到大汉向九州和本州岛进军的时候,幕府方面肯定已经提前集结好了大量军队,无论是向京都和九州进、还是固守江户和关原老巢,都会给大汉的军队带来更大的麻烦。尤其是这次朝廷派出来的大军只有一个旅……

    这个坏消息必须马上转达给朝廷,让他们尽快想办法应对才好。

    一瞬间他的脑子急转动,竟然没有说出话来。

    但是很快他就现旁边这两个人都在暗中观察他,而且眼神都有些闪烁。

    不好,绝对不能露怯!他心里暗想。

    岛津家原本就还没有完全牵涉到其中,现在也在暗自寻着退路,如果自己表现得手足无措的话,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因此而动摇,甚至干脆直接放弃。如果真的放弃了的话,自己恐怕也会有性命之忧吧。

    一想到这里,周璞强行压住了心中的慌乱,反而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仿佛是在嘲笑幕府此举一样。“这倒是我们的好运气啊!太好了!”

    “这有什么好的?”东乡重方不明白他的意思,连忙追问。

    “幕府越快集结军队,他们就越会来跟我们的军队决战,这难道不是好事吗?”周璞以极度自信的神态往旁边扫了过去,顾盼之间信心满满,“两位知道,我来之前,我们的领兵将军最担心什么吗?”

    “什么?”他们果然顺着周璞的意思问。

    “我们最担心的就是幕府军队集结迟缓,不能和我们的大军快决战!不能决的话反而对我们不利。”周璞有意加大了音量,显得更加富有感染力,“我们的领兵大将认为,打垮幕府军队容易,但是一直维持大军的后方供应却很麻烦,若是战事拖延,不仅后方的压力会加大,而且前线官兵的士气也会受到影响——毕竟是在异国他乡作战。而且,我们的军队毕竟是远征外国,不好分散到各地去清剿。所以他心心念念的,就是怎样刺激幕府,让幕府尽快集结起大军和我军决战,只要决战当中打垮了幕府的主力军,那么以后他们就再也无法抵抗了,靠着各地起事的大名就能清剿掉他们的残余势力……所以,你们看,这难道不是个大好的消息吗?真是天助我朝啊!德川家光此人刚愎自用,而且妄自尊大,他集结好军队之后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寻求同我们决战的,到时候大汉天兵就会让他灰飞烟灭。”

    “大汉大军,真的能够压倒幕府的倾力之兵吗?”东乡重方再问,“周大人,幕府大军虽然装备不如贵军,但是数量总归是摆在那里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