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随着他这句话,另外两个支持他的老中也随声附和,而酒井家的两位老中以及一直默不作声的土井利胜则干脆将视线别了开去,装作没有看到这些人的争执。??? ??笔???趣?阁??  w?w?w?.?b?i?q?u?g?e.cn

    “事关大纳言和德川家的声誉,如何能叫小事?我看没有比这更大的事了。”井伊直孝冷冷地说,再也没有了退让的意思。“既然大御所大人在仙去之前托付我参与大政,我就应该为了幕府的安定殚精竭虑,如果我怕劳累,那才是对不起大御所。”

    在他抬出已故的德川秀忠之后,其他老中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殿堂再度陷入到了死寂当中,气氛比刚才还要僵持了几分。

    “上樣(将军大人)驾到!”就在这时,将军侧近人呼喝声在殿内响了起来。

    井伊直孝和几位老中连忙离席下跪,恭迎将军的到来。

    在一群侍从的簇拥之下,身着宽袖长裾的小直衣正装,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的幕府将军德川家光,一步一步地从门口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神情严肃的年轻人,他的脚步很慢,但是头高高地昂着,并没有注视到旁边跪着的几位重臣。他的五官柔和,但是刀削一般的浓长眉毛却让他多了几分严厉,他头上留着两边削光的月代型,头顶的头被束带小心地编扎在了一起。

    他今年还只有三十岁,但是已经当了十年的将军,所以早已经在自己的臣下面前树立了威严。

    也许是小时候不受父母关爱的缘故,他的性格十分要强,并且几近于酷烈,从不允许任何人违逆于他。

    在就任将军不久之后,在一次各地大名前来江户朝拜的场合当中,他公开告诫这些大名们“我的爷爷和父亲,他们曾经也臣服于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和诸位同殿为臣,彼此之间曾经有同僚的情分,而我和他们不同,我是天生的将军,所以只会以对待臣下的方式对待你们!”

    这种言虽然狂傲自负,但是慑于幕府的强大实力,各地大名也只能够忍气吞声,对他毕恭毕敬地跪拜。而德川家光也借着类似的种种手段,极度地打压了各地的大名和京都的朝廷,建立了幕府的绝对权威。

    这样一个性格的人,想要把亲弟弟迫害致死,倒也不足为奇吧。

    一步步地走到了殿堂的御榻上之后,原本默不作声的德川家光慨然转过身来,然后重重地挥了挥手。

    “起来!”

    这几位幕府重臣这才起身,重新坐到了各自的案几之后。

    接着,他的目光下移,从领头的井伊直孝慢慢往后看了下去,最后停留在了一直胸口在剧烈起伏的稻叶正胜身上。

    稻叶正胜勉强地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

    “正胜,辛苦你了,最近你的事务都交给别人吧,好好静养。”德川家光无视了其他人,先向正胜问好。

    这既是关心对方的身体,也是借由他来把真正的命题引出来。

    “谢谢将军大人关心,我……我办完了现在手里的事以后,一定会静养一段时间,”稻叶正胜还是勉强笑着,“不过,现在有一些大事,必须要我们尽快处置……”

    “是忠长的那些事吗?我也已经听到了报告。”德川家光马上接过了话头,然后看向了大老井伊直政,“刚才你们是在讨论对忠长的处置吧?有了结果没有?”

    这直视的目光有若实质,刺得井伊直孝心中一痛,那种重压感又增加了几分,好像呼吸都有些困难似的。

    他明白,今天大家既然齐聚,那一定是将军本人的授意,他也早就做好了将军亲自到场的准备。可是当将军真的到场之后,他才感到,想要坚持原本的立场到底有多难。

    “将军大人,经过了一番商议之后,我个人的意见是,最好让我来亲自调查核实……”他鼓起了心里残存的勇气,尽量平静地看向了将军,“如果确认大纳言真的有对将军大人图谋不轨的举动的话,那就重重处分他……如果查无实据的话,那还是不要……”

    然而,他还没有说完,将军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你现在身负幕府重任,不应该为了这些小事分心。明年上洛的事宜,都要由你来安排,可不要出现疏漏,丢了幕府的脸面。核查的事,交给别的老中来做就好了。”

    一般说来,明年幕府将军上洛,觐见天皇陛下,确实是现在幕府工作的重心。幕府架空了朝廷的职权,因此绝对不能在朝廷面前失去了威风。

    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大御所刚刚去世不久的时间点上,更加不能让那些对幕府心怀不满的人产生不轨的念头。所以,在将军德川家光的授意下,这些重臣们决定在明年集结幕府的全部兵力,合同将军本人一同上洛,借此来展示幕府无可撼动的实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幕府预计到时候可能会有十几万人随同家光进行武力示威,如果保障这群人一路上的供应,就成为了天大的麻烦事,只能交由最重要的几位幕臣来负责。

    大老亲自负责此事并不足以为奇,可是在现在这个场合下,却具有别的意味了。

    井伊直孝知道,如果将军指派别的人来审查的话,那大纳言的性命肯定就保不住了,因此他最后还是决定努力一下。“将军大人……大纳言……大纳言毕竟是德川亲藩,千万不能草率定罪……”

    “啪!”将军手中原本半张开的折扇骤然合上了,出了一声清脆的闷响,也打断了井伊直孝最后的抗辩。“不用再讨论了,按照我的命令行事!”

    他的脸色变得越严峻,直视着井伊直孝。

    井伊直孝踌躇了片刻,最后只好低下了头来。随着担任将军职位的年限日益增长,将军本人也越来越显示出了独断专行的性格来,敢于跟他抗辩的人,一定会被重重治罪。

    纵使现在自己身为大老,但是终究只是幕府的一个谱代家臣而已,又有什么能够改变将军本人的意志呢?继续说下去的话,不光大纳言的性命保不住,恐怕就连自己也会牵连进去吧,于事无补。

    大御所,您在天上能看到吗?我已经无能为力了,请谅解我吧……他在心里暗叹。

    眼见大老本人再也没有说出别的话来,将军严峻的表情总算稍稍放松了一点。

    “将军大人,请让我来主持对大纳言的审查吧。”就在这时,稻叶正胜突然话了,语气虽然虚荣,但是态度却很坚定。“我一定会小心甄别,早日调查出事实真相。”

    “你……?”将军略微犹豫了一下。“丹后守还是先静养吧。”

    “大人,请让我来主持!”稻叶正胜突然伏在了案上,态度十分坚定。

    自从重病缠身之后,他自觉自己的寿命已经快到终点了,因此也没有了多少顾忌,一心想要帮主君解决掉最大的心病。再说了,自己一个将死之人来背上迫死将军之弟的骂名,总比其他人背上要好。

    从他坚定的表现当中,德川家光也感受到了自己这位小的决心,他呆了片刻,最后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好吧,那就让你来主持此事吧,不过……记得多保重身体。”

    “是!”稻叶正胜慢慢地从案几上抬起了头来,他的脸色愈苍白了,好像一个词就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

    看着他如此病气的样子,德川家光心里也颇为恻然。他真的舍不得自己的小兼好友就这么离开人世,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人生于世,当真是如同浮萍一样,只能听凭天意摆布啊。他的心头突然冒出了和京都那些公卿们相似的感叹。

    为了摆脱这片刻间的伤感,他转开了话题。

    “除了处置忠长之外,你们刚才在商议别的什么事吗?”

    “将军大人,我们刚才在讨论如何应对大汉。”松平信纲马上回答,然后将自己这群人刚才商议的过程和结果都告诉给了德川家光。

    “做得很好。”德川家光听完之后,用折扇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左手,以此表示自己的认可,“两个月后,如果柳生还没有重大的事变报告的话,就按之前你们商定的办法来削减两个贸易,然后派出一个使团过去。除了内藤之外,使团的人选务必要精挑细选,要选那些精通中国文化的人去,增进两国之间的关系,让他们也理解我们的苦衷。”

    此时的日本人,基本上都对中土的文化和富庶心有仰慕,再加上大明援助高丽,间接帮助自己削弱了丰臣家的实力,以及大汉积极开拓对日本的贸易的缘故,所以德川幕府上下对中国也算是比较有好感,哪怕是德川家光本人,也不希望两国之间的关系因为自己一方限制贸易规模的举措而崩坏。

    “将军大人所说的都是正理。”一直不怎么参与论争的土井利胜,这下就逢迎起将军来,“我们一定会慎重挑选使团成员,维护两国关系。”

    其他老中们也回过神来,连连附和,宣称将军大人英明。殿堂里面一扫刚才的阴霾,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压抑。

    如果有谁现在能看到这一幕,又有谁会相信就在前一刻不久,上代将军的一个嫡亲儿子的命运,就已经被人决定了呢?

    “使团的成员,能够见到大汉的皇帝吗?”就在这时,德川家光好像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派过去的使团规格足够高,而且态度足够谦恭,奉上了足够的贡物的话,也许能够见到那位大汉的皇帝陛下吧。”土井利胜小心翼翼地回答。

    虽然其实他对使团到时候到底能不能见到大汉的皇帝心里没数,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作出一个符合将军心意的回答。

    “能见到他啊……”德川家光微微地点了点头。“他可以说是现在整个天下最为杰出的英杰吧,在使团里面安排一个会绘画的人吧,如果能见到他的话,回来之后把他的画像画下来,让我看看他到底是何等的英姿。”

    这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他年纪轻轻就继承了将军大位,然后统治了一个千万生民的国家,但是正因为如此,他也深切地理解了维持一片基业到底有多么不容易。

    正因为如此,他也更加佩服那位从寒微当中奋起,最后打下了如此广袤疆土的大汉皇帝。

    他一直都难以相信,这个打下了偌大疆土,并且威震四方的盖世无双的英雄,年纪居然也没有比他大很多。

    怕是只有大唐的李世民,才会立下他这等英雄功业吧。

    “好的,大人,我们会在是团里面安排画师的。”负责带领使团的内藤忠重马上应了下来。

    在对方接受了命令之后,德川家光又垂下视线。

    “大汉的皇帝,有机会真想看看他的真容。”

    接着,他又甩了以下自己手中的扇子,以此来表示自己决定结束会议,离开表殿。

    其他重臣们再度离席,跪在了两旁。

    “将军大人回殿!”在侧近人的呼喝当中,德川家光昂离开了表殿。

    位处于汉江入海口的江华岛,原本是一片荒芜之地,历来都被作为高丽皇室和贵族们犯罪后的流放拘禁地。当今的高丽国主李珲,在被李倧等人动政变赶下台之后,就曾经和他的儿子一起被流放到了这座岛上。

    后来,在拘禁的清苦生活当中,他的儿子因为试图逃亡而被赐死,而他则在数年之后,被打出“恢复纲纪”旗号的大汉军兵救了出来,接着被大汉的大军送回到了汉城当中,再度成为了高丽国主。

    为了感谢中朝的大恩,重新复位的李珲除了口头上的感激之外,还用各种实际行动来对中朝表示了感谢。他在汉城当中迎入了大汉的使团,并且让渡了许多高丽的利益给大汉,其中一条,就是允许大汉在江华岛上驻军,实际上就把这个伤心地割让给了大汉。

    这个岛的位置优越,居高临下控制着汉江流域和平原,离高丽国都汉城很近,而且又是天然可以据险而守的岛屿,所以大汉也充分利用了它的地理价值,将它改造成了一个军事化的据点。现在岛上不仅有大汉的6上驻军和堡垒,而且还开辟了一个可以供海军各型战舰停泊的军港。

    因为大汉军队的入驻,而且时不时还有军舰到来停泊,所以岛上多了不少人气,也给岛上的居民平添了不少商机。除了可以做这些大汉官兵的生意之外,岛上原本就种植着大量人参,很快就成了大汉国内的紧俏商品,可谓供不应求。

    在名声传开了以后,各地的客商蜂拥而至,看中了这里有驻军保护的安全性和可以直通大汉官方的便利性。岛上的民政机构都是大汉这边派驻建立的,因此和国内一样也非常鼓励展商业,在几方因素的共同促使下,这里很快就变成了一个繁忙的商港,展日新月异,虽然不能和金州港相比,但是比起高丽其他海港来已经要繁荣的多。

    在这种情势下,岛上的居民并不怀恋李朝,因为相比李朝那些如狼似虎的官吏和敲骨吸髓的苛捐杂税,现在的大汉官员们并不压榨他们,反而让他们因为岛上的繁荣而变得富裕,所以反倒希望大汉能够一直占据这里,让他们的这种好日子能够持续下去。

    就在清晨猎猎的海风当中,有一支大汉海军的舰队悄无声息地驶入到了江华岛上的海港里面。因为此时时间还早,大部分岛民还没有起床劳作,而天际线只是模模糊糊的,一切都被隐匿到了昏暗当中。一切都如同往常,仿佛就是一支大汉舰队进行平常的巡航,来此地略作停靠而已,岛上的人谁也想不到,这支舰队的规模到底有多大,又到底是为何而来的。

    “太子殿下,江华岛虽然经由大汉海军经营,但是毕竟落入我手的时间还不是很长,所以开得还不尽如人意,军港能够停靠的军舰数目太少,无法囊括本次随殿下出巡的舰队。”在嵩山号装饰得最为华贵的舱室当中,大汉北方舰队总司令官、琅琊侯蔡德恭恭敬敬地对太子解释,“所以,除了一部分舰队以及运输舰可以跟随太子殿下停靠江华岛之外,另外一部分战舰将直奔釜山港,还请殿下谅解。”

    “无妨,有几艘战舰停在这里就够了。”太子随手挥了挥手,“不过,舰队停靠之后,一定不要闹出动静,不可惊动岛上的百姓。”

    一来他不希望大军惊扰百姓,二来也是为了保密的需要,这支舰队和上面搭载的6军官兵数量众多,江华岛又多有商旅,如果消息传出去的话,那幕府肯定会很快就得到风声的。

    “殿下所言甚是,”蔡德点了点头,“臣先已经下令了,各处战舰上的官兵务必保持静默,滞留期间不允许离开战舰,更不允许出港滋扰百姓。同时,岛上的军港也将封闭,不允许居民和商船靠近,务求保密。不过……”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