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然而,他很快自己又笑了。笔趣阁  w?w?w?.?biquge.cn“不,不用说了。”

    这种事情哪里会有什么把握可言,无非不就是在赌一把而已。自古以来中原王朝在汉人当道的时候就没有主动兵来征伐日本的事例,他们无非就是看着现在大汉的皇帝行事大大不同以以往的汉人皇帝,所以才抱有一线希望而已——连他们自己的都知道,自己这就是一线希望,不成功的可能性要比成功的大。

    但是即使如此,法皇也想要试一试,碰碰运气。如果成功,他就可以和白河法皇以及后醍醐天皇一样,打倒自己的政敌,独自以天皇的身份执政,再也不用受人压制,过得像如今这么凄惨——纵使那时候要奉大汉为宗主国,但是至少也是个藩国君主。

    如果失败,那也……那也不过是和现在一样,在忍气吞声当中过上一辈子,然后老去,默默死掉,又有什么区别?反正他既然已经决定要赌一把,那就绝对不能再回头了。

    “什么时候能把桥本派出去?”他再问。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如果陛下写好了书信的话,我马上就会转交给他,让他赶赴长崎。”二条康道马上回答,“桥本氏并没有收到多少监视,实村只要推说身体不适在家静养,就不会有多少人关注,到时候只要找到机会把信交给大汉驻长崎的专使,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法皇当然听得出来这是二条康道在隐晦地建议他尽快行事,把信写好赶紧交给桥本实村带走,不要再犹豫拖延了。

    而他现在也下定了决心。“好,我现在就准备写,过几天我传召御医的时候你们就过来拿吧,事不宜迟,拿到信你们就派人过去!”

    “谢陛下!”二条康道大喜,然后跪伏在了地上,“臣等决不辜负陛下托付之事!”

    在下达了命令之后,法皇重新又沉默了。

    写完信,然后送到了那里,接下来就是看天意了。如果天意还眷顾自己、还眷顾朝廷的话,大汉的皇帝也许就会响应自己的求请,兴起大兵征伐幕府,而那个时候幕府一定也会陷入到内忧外患当中,最后消灭得无影无踪,德川家光这个骄横跋扈的将军也一定会受到报应。

    可是,和子……和子那时候怎么办?她可是德川秀忠的女儿啊?法皇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因为之前德川家光实在太过于骄横跋扈,所以他实在忍耐不住想要抓住一切希望来打倒幕府,在策划的时候,他心里也充满了对德川家的憎恨,就这么决定了下来。可是当一切成为定居的时候,他又想到了和子。

    虽然她是德川家的女儿,但是多年来她一直都侍奉着自己,从来都没有像家光那样行事过,可谓是情真意切。刚才她过来探访自己的时候,那种关心和歉意也是没有作伪的。

    这么多年,身处在朝廷和幕府之间,每次冲突都要她想方设法来弥合裂痕,对她来说也是很辛苦的吧……

    管不了那么多了,到时候再说!这一瞬间的犹豫,很快就被法皇抛却到了身后。

    他握紧了自己的手,好像恨不得立刻就写信一样。好不容易他才抑制住了自己心中的冲动,保持住了法皇应有的仪态。

    “你们先回去吧。”他轻轻挥了挥手。

    ……………………

    在这深夜当中还未入眠的,并不是只有朝廷而已,在江户城当中,这个国家另有一群人也同样难以入眠。而且相比于已经被夺走了一切权力、全心全意只想着打倒幕府的朝廷,这群人要考虑的问题要多得多,也复杂得多。

    与崇尚浮华和文化的京都相比,江户要更加严肃得多,这是一座按照德川将军家的需要和爱好,一年年堆积起来的城市。一切的肃穆庄严,都是为了体现德川将军一族的威势和财富。

    如同大多数城市一样,江户城是由一个个年轮一样的城廓构成的,城中的居民们依照权势地位的差别由外向内次第安居。从外城密密麻麻如同繁星点点的民居往中心进,人口越来越稀疏,建筑也越来越宏大,恰如其分地体现着幕府权力中心的意义。

    当来到这座城市的最中心时,长长的护城河将内城和外城分割了开来,内城也分作内郭和外郭两个部分,外郭靠外,是侍臣和町人们混居的居住地,而内郭则是一家的居住之处,也是德川幕府将军和他那些幕臣们处理政务的地方了,毫不夸张地说,这里才是如今日本真正的神经中枢。

    内郭因为是将军的居所和权力的中心,所以建造得格外气派,连绵的殿堂楼宇。这些殿堂楼宇依照中心的曲轮被分做了好几个区域,同时各个御殿也依照不同的分工承担了不同的职能,本丸御殿是将军居住和处理政务的地方,最为紧要。西之丸殿本来应该是上代将军、大御所德川秀忠和他的正妻崇源院的居所,不过因为将军德川家光的母亲崇源院于几年前在德川秀忠和德川家光上洛期间死去、德川秀忠本人在去年死去了,如今已经无人居住。而又因为现将军并没有子嗣,再加上将军喜欢安静,所以这么多厅堂楼阁,现在反倒是空旷寂静,看不到多少生气。

    本丸御殿分作三个部分,表殿,中奥和大奥。表殿是将军接见幕府大臣以及幕府大臣们互相会商办公的地方,中奥是将军本人处理政务的地方,而大奥则是将军安寝以及女眷的居所,除了将军本人之外,不允许其他男性进入。

    在御殿和西之丸殿之间,有一个高地,这是整个江户城地势最高的地方,被命名为红叶山,这座山上建造了日枝神社,现在已经成为了德川家的家庙,供奉有德川家康和德川秀忠父子两代的灵位。

    之前的丰臣秀吉喜欢附庸风雅,通过几次讨好朝廷,让当时的天皇赐姓给他为丰臣氏,并且将丰臣氏也列为公卿的家族之中。得到了这样的殊荣之后,他还没有满足,于是想要让自己神格化,并且得到了丰国大明神的神位,用这种方法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同时巩固自己的统治。

    到了德川治世之后,家康当然不愿意居于秀吉之下,他通过胁迫的方式,也让朝廷给他尊了一个神位“东照大权现”,所以幕府和一般民众现在提起家康的时候会尊称神君,而且幕府还在各地修筑了供奉他的东照神宫。

    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了,按照一般时节来说,将军已经要回到大奥之中休息了,幕府的执政官员们也应该离开了他们白天办公的表殿回到各自的居所当中,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奇怪,表殿的会议厅当中,一群幕府的执政大臣今天并没有离开,反而齐聚在这里,召开一次特别会议。

    扑腾晦暗的烛光,照得每个人的脸都有些模糊不定,也让殿中的气氛变得更加阴沉。

    会议参与者都是幕府的最高层官员——酒井忠世、松平信纲、土井利胜、稻叶正胜、酒井忠胜、内藤忠重六位老中,以及大老井伊直孝,他们现在可以说是整个日本的权力主宰者,辅佐将军德川家光统治日本。

    大老井伊直孝是他们当中的头衔和名望最高的人,也是本次会议当仁不让的主持者。虽说头衔是“大老”,但是他今年不过也只有四十四岁而已。他出身于井伊家,是战国名将、被誉为德川四天王之一的井伊直政的次子,因为年少时卓有才华,十二岁的时候就在德川家康的身边担任侍从,在两次大阪征伐当中都表现十分骁勇,一直都深得幕府历代将军信任,井伊家也在幕府统一了日本之后,成为了谱代大名当中的重要一员。

    正是因为这种欣赏和信任,所以在井伊直政死后,德川家康下令让他这个次子继承了井伊家的家督职位,十八万石的家族封地分到了十五万石,而他的长兄井伊直胜只得到了三万石的封地。

    家康死后,他一直得到秀忠和家光两代将军的信任和重用,在一年多前,德川秀忠在临死的时候还特意托付他继续好好辅佐家光,另外授予了他大老这个独一无二的称号,由此也可以体现出他在幕府当中的地位,堪称是席臣僚。也就是为了表示对他的尊重和感谢,德川家光在不久之前将井伊家的领地扩张到了三十万石,成为了谱代大名当中领地最大的一家。

    而在老中们之中,地位最高的则是土井利胜。土井利胜今年刚好六十岁,他是席老中,掌握着莫大的权势和影响力。

    他原本是战国大名水野信元的小儿子,水野信元在战国当中作为小领主为织田氏效力,到处参战,并且为家族打下了二十四万石的封地。但是在天正三年,因为听信了谗言,织田信长怀疑他暗中和自己的敌人武田胜赖私下有勾结,于是在三河大树寺将其斩,水野家的封地和家名也就烟消云散。

    幸存下来的这个小儿子,就被家康的家臣土井利昌收养,并且改名土井利胜,成为了德川家的家臣。因为在德川家崛起的过程当中作战勇敢,而且多次立下功勋,他得到了幕府的重用。

    同时,因为关原之战当中他曾经和秀忠一同进军,被秀忠视作亲信,在德川秀忠成为将军之后,愈受到重用,并且在家康死后,他设法暗中煽动德川秀忠排除掉家康时代的专横权臣本多正纯,将他革除掉了幕府一切职位,从而成为了幕府当中老中的席。

    他是幕府当中出了名的辣手人物,一手制定了许多针对朝廷和各地大名的政策,可以说极受畏惧。在秀忠死后,为了表彰他多年的辅佐,德川家光特地将他的封地扩增到了十六万石。土井一家也因此成为了谱代大名当中的有力者。

    坐在土井利胜旁边的是酒井忠世。酒井家是德川家(当时还是姓松平)麾下最早的家臣家族之一,甚至和松平家本身就是同支源,可以说是幕府家臣当中最为受信任重用的家族,有好几个支族都被列为了谱代大名。

    酒井忠世因为出身于这样的家庭,所以一直都备受幕府器重,老早就成为了幕府老中,到如今已经有二十年之久了,他的年纪比大老井伊直政还要大上十几岁。现在也可以说是席的老中,同样是幕府的最高层官员。

    在场的另一位老中酒井忠胜,是在十年前出任老中的,他也出身于酒井氏分家,算起来还是酒井忠世的堂弟(他们的父亲酒井重忠和酒井忠利是亲兄弟,都是德川武将酒井正规的儿子),一家人里面堂兄弟两个同时出任老中,可见幕府对这家人的倚重和信任。

    不过,酒井忠世最近的身体不大好,一直多病症,所以在场的人们当中,他的脸色最为难看,苍白没有血色,而且精神也十分不振,一直都半闭着眼睛。相比于年纪差不多大、野心勃勃的土井利胜,他要显得存在感薄弱许多。

    松平信纲则是其余人当中最为地位优越的,他出身于松平氏的分家,可以说是老中当中的亲藩代表,地位十分然。同时,他也是从小就跟在将军德川家光的身边作为侍从小姓长大的,和将军的关系非比寻常。不过他为人低调,一向不多话,所以并没有和他人造成过什么冲突。

    相比于前面出身和地位极高的五个人,内藤忠重以及稻叶正胜两位老中地位要低得多,不过,正因为如此,相比于前面几位,他们与将军德川家光反而要更加亲近许多。

    内藤忠重一直都是家光的亲信,还一直负责家光幼年时的教育,可以说是极受尊重和信任。

    而稻叶正胜则更是不同寻常,他是家光的乳母春日局,他也一直从小就随侍在家光身边,在家光因为不受父母喜爱而岌岌可危的时候一直跟随着他,可以说和家光具有兄弟一般的情谊。也正是因为具有这种情谊,家光一上将军大位就开始着力培养提拔他,仅仅二十六岁的年纪,他就成为了幕府的老中,如今不过三十六岁,他就已经当了十年老中了,可见其受信用的程度。并且,德川家光还屡次给他增加封地,如今已经具有了八万五千石的领地,可以说借此成为了大名的一员。

    因为家光对乳母的孺慕之情,春日局的影响力,并没有仅仅只限于大奥内而已,就连幕府的朝堂上都渗入了。

    不过,虽然是在场的人们当中最为年轻的一个,但是稻叶正胜的身体最近却一直疾病缠身,甚至几次吐血,脸色甚至比酒井忠世还要难看几分,看上去寿命已经延续不了多长了。有传言说将军打算在他万一死去的情况下,让他的外甥堀田正盛来继续接任老中职位,可见将军对春日局一家人的信任和依赖。

    这些人都是以领主的身份臣服于幕府将军,并且拥有着和将军家各种各样的亲缘关系,依靠血缘和亲信来统治日本,这是德川家康一手缔造的统治体系,如今还是行之有效地运行着。

    在昏暗的烛光下,这些人的表情都晦暗不定,内敛而又深沉,几乎都不将喜怒表现出来,虽然面貌各自不同,但是简直是像戴着同样的一副面具一样。

    就在这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当中,地位最高的井伊直孝终于开口了。

    “柳生那边有回复了吗?”

    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也许是为了追求威严感吧,他的语气不紧不慢,显得有些老气横秋。

    “柳生元斋现在已经去了大汉的京城,和大汉的朝廷开始交涉了。”临时负责和大汉交涉事宜的老中内藤忠重也以几乎同样的语气低声回答。“不过,从他的回信来看,大汉的态度很强硬,要求我们尽快重开贸易,另外补上之前的缺额……”

    听到了这样的答复之后,不光大老井伊直孝微微一怔,就连其他老中也是一阵惊愕。

    “居然是这样的答复?”酒井忠世慢吞吞地看向了内藤忠重,“柳生还说了其他什么事情吗?”

    “没有,柳生就是说大汉对他催逼很急,但是一直跟他只提这两条意见,没有其他意见。”内藤忠重表示自己并没有隐瞒,“另外,柳生报告说,大汉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强硬,不过待遇倒还是不错,一直都以使节的待遇来招待他。”

    “看来大汉是着急了。可是如果大汉着急的话,为什么他们却还是在拖着谈判,一步不让呢?”另一位酒井家的老中酒井忠胜说出了大家心里的疑惑,“我们已经将立场摆得这么清楚了,如果他们真的觉得不可接受,那就不必再和柳生谈判;如果他们觉得需要铜、可以妥协的话,现在就应该在谈判中退让,提出新的条件了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