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正因为熟知内情,所以在他如此疾言厉色的时候,鹰司教平也根本不敢多话,只是默默垂。?笔??趣阁?  w?w?w?.?b?i q?uge.cn他已经明白了二条康道的意思了。

    “天皇陛下身为天照大神的血裔,一直有神明庇佑,皇太后的儿子统统夭折,一定是神明的意旨吧。”就在这时,一条兼遐突然又长叹了口气,“如果是男孩,神明肯定又会让他夭折的,这是命中的定数,无可奈何啊……”

    接着,他一边叹气,一边借着月光,一步步地走下了长墙,然后摇摇晃晃地向寺内等待的随从那里走了过去。

    “命运自有定数,浮生不过转瞬即逝,不如换歌一场……”二条康道也跟着念了了起来,然后也跟在后面走了下去。

    鹰司教平怔怔地站了一会儿,最后也叹了口气,跟着他们两个走了下去。

    他也不知道,命数到底会怎么拨弄今天在场的三个人,又能多管多少事呢,不如随波逐流吧。

    他们三个年轻人口中所说的这几位日本名义上的至尊们,今夜自然也居住在皇居当中,履行着自己每天仪式化的生活。

    皇居笼罩在夜色当中,殿堂和墙宇默然无言,大殿的四周,古树参天,绿树成荫。殿内外寂寞无声,夜幕缭绕。一切都是那么地如同寻常,好像千年之间什么都没有生过一样。几百年前那些以风雅自命的平安时代皇族公卿们,在这里唱和往来,这声音好像一直都在回荡,直到现在,悠然中带着无限的哀愁。

    皇居其实并不大,而且多年来因为皇室的财富越来越少而变得越来越古旧,并且因为历史上的几次失火而变得越倾颓,只有在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几次出资资助皇室之后,皇室才得以在四十年前和二十年前分别修缮了一下皇居,当然大部分还是没有能够完全修整只是重整了几个大殿而已,四处散落的斑驳砖瓦以及其中夹杂的青草,无声无息地诉说着这个朝廷的命运。

    从南门建礼门进去,不用多久就可以看到紫宸殿,这是皇宫中的正殿,只有在天皇继位、元服、立皇太子或者重要的节日当中才会开放,是最重要的仪式举办地,如今大殿还在封闭当中,寂然无声地矗立在月色之下。

    从紫宸殿西北方向走不了多远,就来到了清凉殿,它原本是天皇日常居住作息的地方,但是在四十年前的天正年间,朝廷拿着丰臣秀吉献出的金钱修建了御常御殿,于是这里不再承担天皇居所的任务,改为天皇举办日常仪式的地方。

    如今的日本天皇,此时就在御常御殿当中,乖乖地站着,伸出手来,等着侍女们将她身上的那些繁赘的衣饰都除下来。

    她今年九岁,身体还十分矮小柔弱,但是天皇的职责所在就是扮演仪式,所以日常的装扮是一点也不能马虎的。

    她现在身上穿着天皇专用的黄栌染御袍,这御袍十分累赘,下内衬着“下袭”(日本的一种服装名),后摆还拖着的长长的“裾”,她的腰间别着束身的石带,脚上穿用的是彩色织物制作的鞋履,头上还戴着高高的冲天冠。这一套繁复的装束,虽然为了适应天皇年幼的身体而都特意做得小了一号,所以看得好像把她裹在了里面一样。

    侍女们先取下了高高的冠,然后在背后取下了她身上的石带——日本的这些天子装束都是传自中土的,不过在多年的时间流传之后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比如他们将束带的皮革部分成了两段,然后束腰时都位于后身,前身以绳系结。

    当使女将冲天冠以及蓬松但是厚重的御袍都取下来以后,披散下来的头垂落在了天皇的两肩,终于看上去像是一个年幼的女童了。

    这个小小的天皇,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仿佛是被从铁笼子里面给拉出来了一样,原本的沉默和严肃也仿佛被褪去了一样,整个人都焕出了童年的活力。

    接着,她直接轻轻一跳,抬腿从脚上的彩色织履当中脱了出来,好像要借此来泄一下今天终于不用再穿这一身累赘的喜悦之情似的。

    “陛下,不要做出这么轻率的举动!”然而,几乎就在一瞬之后,她的后面就传来了一声呼喝。

    听到了呼喝之后,年幼的天皇立刻脸色一紧,然后马上重新绷了起来,乖乖地再度站直了。因为她听出来了,后面说话的人是她的母后。

    接着,她乖乖地转身,然后毕恭毕敬地行了礼。

    “你是天子,就应该拿出天子的气度来,这么不稳重怎么能行?”母后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对她的责备,而是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她的身前,“既然当了天子,而且到了这个年纪,你就应该好好地展示天子的威严,以后这种举动再也不许做了。”

    因为怀胎已经好几个月了,她的肚腹已经高高隆起,连带得动作也变得迟缓了许多,不过她的态度十分严肃,倒也没有因此而失坠威严。说是皇太后,但是她实际上如今才不过才二十六岁而已,青春的痕迹并没有从她的身上消失,她的面孔仍旧姣好,反倒因为多年的皇后生涯而加上了几分威严。

    “是,母后。”天皇乖乖地低下了头。

    “不时时牢记自己是天子,拿出应有的样子可不行。”和子皇太后一边说,一边从旁边的侍女的手中拿起了便服,然后自己套在了女儿的身上。

    虽然教训女儿的语气十分严厉,表情也十分严肃,但是她的动作却十分轻柔,小心地为女儿穿好了衣服,然后拿起梳子来又为她梳起了头,很快就将她的头梳理好了。

    武家出身的皇太后,是德川家康的孙女儿,性格也似乎染上了那位家康公的几抹颜色,十分刚强而且讲究规矩,不肯让人半分。

    再加上,她的女儿是将近千年以来的第一位女天皇,本身就让她背负了许许多多暗地里的骂名,说她为一己之私借着娘家的势力强行欺凌朝廷,所以她就越想要让女儿表现得更好,不要出现任何可以让人指摘的地方。

    这种要求对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确实太艰难了,所以在内心深处和子皇太后也是十分怜惜自己的这个女儿的。

    在母后给自己梳头的时候,天皇微微眯起了眼睛,好像十分享受这种抚弄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这种抚弄终于结束了,天皇也重新睁开了眼睛。

    “今天的和歌学得怎么样?”和子皇太后又重新变得严肃了,低声问自己的女儿。“权大纳言给你上课的时候,你有没有好好学?”

    根据德川家康所指定的《禁中并公家诸法度》,天皇的法定职责就是主持仪式和学习各种艺能和和歌,因此和子皇太后一直都十分重视女儿在和歌等等方面的学习,屡次过问。

    “权大纳言”是指如今朝廷当中任职权大纳言的公卿、花山院家的家主花山院定好。花山院家同样是藤原北家的一个分家,虽然地位上并不如五摄家那么高,但是也位列在清华家之列,算是一个高等的公卿家庭,这一家人世代也在朝廷当中任职,家主经常也偶尔能够进位左右大臣之列。这一家人世世代代都对和歌有些研究,再加上地位也十分尊崇,所以和子皇太后就选择让家主、现任职权大纳言家主花山院定好。

    这位花山院家主每隔几天就会来到皇居里面,然后教导天皇陛下的和歌学习。

    “权大纳言今天也跟以前一样,教了我一些规则,然后将自家写的一些和歌绯句写给了我,叫我自己学。”兴子天皇眨了眨眼睛,然后低声回答。

    也许是害怕母亲责备,她马上又加了一句,“所以我今天就自己学了那些和歌,还照着抄写了几遍……”

    小小的女童现在还不到十岁,现在就已经成为了天皇,不自觉地就懂了太多人间的俗事,她已经明白了为什么父皇有一天突然剃光了自己的头,以及这代表什么意思,以及为什么自己突然就成了天皇陛下。

    但是她不明白的还有太多东西,甚至懵里懵懂还看不到。比如为什么父皇和母后的关系那么奇怪,以及母后为什么经常怀有深重的忧虑,以及公卿大臣们到底是如何看待她这位天皇陛下的。

    但是她也看得出来,花山院定好教导她和歌,也并不是十分认真,不过是敷衍了事而已。不过她毕竟是个孩子,也没有那么热衷于学习,权大纳言没有认真教她也不着急。

    然而,和子皇太后的反应却完全不同,她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双手,几乎抑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公卿们因为讨厌德川家,连带得也把厌憎和仇恨传递到了她的女儿身上,这个心结虽然她努力想要弥补,怕是解不开了。

    这样的天皇,对她来说究竟有什么意义?

    阴差阳错当中她被扶上了天皇之位,但是这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好处,她要从小背负那么多要求,要承受那么多人的憎恨反感,而且这一生都只能孤独终老……这样的代价,就换来做一个仅仅负责仪式的天子头衔,实在太不值了。

    可是纵使心疼女儿,她也只能看着她走上这一条注定悲剧的道路,这种无力的痛苦实在太让人揪心了。

    “母后?”因为和子皇太后一直都沉默不语,兴子天皇禁不住抬起头来看着她,“母后不要生气,我以后会好好努力,靠自己来学好和歌的……”

    这清脆的童言传到和子的耳中时,她只感到眼睛一酸,泪水几乎涌了出来。

    但是她忍住了这种冲动,然后轻轻地把女儿抱在了怀里,然后抚弄着女儿肩膀上的头,“好,很好……就这么做。别人不帮你,你就要自己努力,靠自己来学好,绝不要让任何人笑话你。他们……他们也就这些本事了。”

    “嗯。”虽然不知道母亲心中的想法,天皇还是点了点头。

    在母女两个人对话之间,天皇已经换好了装束,现在就和皇太后的其他女儿一样打扮。

    “走。”皇太后转过身去,然后迈动了脚步。

    “是。”天皇垂跟在了后面。

    她知道,母后这是要带她去见太上法皇。

    法皇虽然已经出家了,但是一直住在皇居里面,除了换了个日常居所并且剃了头而已,对她来说其中并没有太多区别。当上了天皇之后,她也经常要去见父皇,并没有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皇居确实很小,和子皇太后和兴子天皇很快就和侍女们一同来到了法皇陛下所居之处。

    她们等候了一下,很快就得到了法皇的允可,得以入内。

    走进去之后,很快就看到了坐在榻上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披着袈裟,头也光秃秃的,就像是个一般的僧人一样。不过他的面色红润,显然保养得还算很好,但是他的形容严肃,表情甚至有些淡漠。

    一见到这个中年人,皇后就和天皇一起按照礼节向上皇行礼。

    皇后和女儿进来,他却没有什么太大的表示,只是招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们走到榻前来。

    “兴子,艺业学得如何?”等到天皇走到了自己跟前之后,法皇伸手抚摸了一下天皇的脸,然后低声问。

    “兴子学得很认真,现在大有进步,陛下。”还没有等兴子回答,和子皇太后就马上回答。

    “哦,那就好。”法皇也没追问,直接就点头表示认可,看来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接着,房间里突然陷入到了异样的沉默,仿佛一下子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似的。

    平常,虽然身份有些尴尬,但是法皇和和子皇后的感情还算不错,多年来也一直保持着来往,生下了好几个孩子,但是在最近,因为一个消息,所以两边的感情也连带得变坏了一些,和子皇太后知道自己被迁怒了。

    在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每次幕府搞出了什么大乱子,欺侮了朝廷,法皇总是要生气很久,然后就和这位来自德川家的皇后关系冷淡很长一段时间,久而久之和子也习惯了,在他气头上也不会触犯天颜,静静地等待圣上消气的时候。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即使知道陛下还是在气头上,她也还是想要提一提。

    “关于家光上洛的事情,陛下真的不打算改变决定了吗?”她低声问法皇。“就算不在紫宸殿上接见,朝会以后在这里见一见也可以吧……”

    就在不久之前,朝廷收到了来自幕府将军德川家光的敕书,表示父亲秀忠过世,自己想要上洛面圣,还请朝廷允许。

    虽然这是在请朝廷的允许,但是大家都知道朝廷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好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他的要求。但是,本着厌恶德川家跋扈的心态,法皇还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出了一点点的反抗——他表示自己现在已经是出家人,不想理会俗事,所以不准备参加朝廷迎接德川家光陛见的一切活动,也不打算接见这位幕府将军。

    这样的举动,自然引了幕府的不满,但是法皇坚持己见,就是不肯改变主意。

    因为不想看到法皇又和幕府产生争执,和子皇太后尽管知道法皇听了一定会不高兴,但是还是鼓起勇气来劝谏法皇,只是效果就一直不尽如人意了。

    “朕已经出了家了,凡尘俗世,交给俗世之人办就好了。”果然,她今天也得到了法皇同样的回答,“如果皇后这么想要见弟弟的话,到时候自己去见不就好了?”

    这冷淡的话,听得和子心里一阵紧,感到愈难受了。

    她是上代将军的女儿,现任将军的妹妹,但是又是天皇的皇后。所以一直以来,她作为皇后和皇太后夹在幕府和朝廷之间,实在太感到辛苦了。

    她努力想要弥合两边的关系,修补公家和武家的裂痕,之前就是在她的劝说之下,幕府拨款帮助皇家修筑了比叡山麓下的修学院离宫,并且在朝廷和幕府生冲突的时候,还多方奔走,希望能够消除矛盾。

    然而,事与愿违,虽然她已经十分努力,但是朝廷、尤其是丈夫本人,和幕府的关系还是急地冷却了下来,最后竟然闹到了丈夫干脆出家让位的地步。

    她也知道,这多半是幕府的责任,也多次写信给哥哥德川家光,劝谏他为了德川家的名誉和天下人的观感着想,稍稍收敛一下锋芒,可是幕府那边却一直把她的话当成耳旁风,屡次借着各种借口和事件来打压朝廷的威望,连带得让她的立场变得更加艰难。

    她不知道这种煎熬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大概应该要到死为止吧。

    先代德川秀忠生了五个女儿,其中几个都作为联姻对象嫁给了政敌,比如她的大姐千姬,就被嫁给了丰臣秀吉的儿子、当时已经是地位岌岌可危的丰臣秀赖,后来德川家为了完全巩固对日本的统治,又兴兵讨伐丰臣秀赖,经过了大阪冬之阵和大阪夏之阵两次战争,最后逼迫丰臣秀赖自杀,让丰臣氏的势力也就此化为了历史的残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