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担任了十八年的所司代之后,板仓胜重向幕府请求了退休,然后因为他的任职颇得认可,幕府继续让他的儿子重宗来担任京都所司代的职务,从元和五年开始,到现在的宽永十年,他差不多已经担任了十四年的所司代。?  笔趣阁  w?w?w?.?b?i?q?u?g?e?. c?n

    父子两代人在京都任职所司代三十多年,号令上下威福自用,他们积累下来的威望和权势都十分惊人,简直可以到了无视朝廷的地步。虽然他表面上一直还算是对天皇和公家十分恭敬,但是内地里肯定是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的。

    也正是因为他的权势和积威,所以京都里面的公卿们对他十分忌惮,差不多有些谈之色变的意味。当鹰司教平说出了他的名字之后,就连身为公卿之中最高者的一条兼遐也不禁有些色变。

    “怕什么,这里就只有我们三个人了,难道还能漏到外面去?”二条康道却完全没有退缩的意思,“我们藤原家……已经沦落到了私下里都不敢说心里话的地步了吗?”

    这话一问,鹰司教平的脸色也变了变。

    是啊,他也是五摄家的后人,心里怎么可能没有那股愤懑?

    “哎……”他垂头长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说这些没用。德川家光毕竟还年轻,十年二十年后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呢?再说了,就算德川家内乱,最后武家还不会照样推出一个新的幕府来,又有多少区别?”

    “如果只知道随波逐流的话,我们还抱怨什么,默默忍受不就好了?可是你受得了我受不了。”二条康道却还是没有退缩的意思,“十年二十年后的事情,现在就可以做准备,至于新的武家……姑且不说到时候我等有机会借势夺回权柄,就算夺不回,反正再坏也不会比德川家更坏了。”

    “这……这……”鹰司教平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样子。

    如今的公卿内部就有着这两派的思潮,一派对战国乱世时代朝廷和公卿各家的惨象还记忆犹新,生怕国家再乱,于是觉得德川家纵使苛刻也可以忍受,对现状虽有不满但是也得过且过地混着;另一派则还在缅怀旧日朝廷的时光,相反在期待着德川家的治世赶紧崩溃,在乱世当中重建朝廷的地位。

    前一派人数居多,后一派人数少但是也不能小视,现在看来右大臣二条康道就是其中一员。

    “别吵了,你们两个,今天赏樱是盛事,说说心里话也没什么。”一条兼遐突然打断了他们的话,然后看向了二条康道,“右府,你的意思是,德川家很可能在不久之后就内乱,要现在做准备?”

    听到了这个问题之后,二条康道顿时就满心欣喜。

    身为皇子和滕氏长者,又是朝廷的席朝臣,他肯继续这个话题下去,实际上已经是一种表态了。

    “对,我听说,德川家光身边的人现在都在劝谏家光,要他赶紧把忠长处死。这些人……还真是害怕忠长继位啊……哈哈,德川家一向自诩纲常,结果连弟弟都容不下,他们的天下怎么可能长久?!”

    在继承了将军之位后,他经常和弟弟闹矛盾,几次治罪弟弟忠长,靠着还在世的秀忠保护,德川忠长才没有丢掉性命,但是被打压得十分厉害,家光以忠长脾气暴戾、滥杀无辜的罪名将忠长配到甲府软禁思过。

    可是就在去年春天,德川秀忠死去了,德川忠长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德川家光找了借口没收了他原本的封地,并且加强了对他的看管。

    上代将军秀忠一生宠爱正室崇源院,所以嫡子只有和她生下这两个儿子,虽然另外有一个私生子保科正之,但是他毕竟没有继承权。在家光到了三十岁还没有子嗣的现状下,忠长就更加成为了一个碍眼的存在。

    家光的亲信们原本就不喜欢忠长,在多年的辅佐当中自然也和忠长结了仇,他们和家光一样不希望“家光无嗣而终、忠长继位的情况”生,所以也一力地劝谏家光一定要杀死忠长以绝后患。现如今,忠长愈岌岌可危,眼看已经命在旦夕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军就会颁下处断要了他的性命。

    如果忠长死了,家光又一直无嗣,德川家也许到了那时候就会内乱吧——这也许更多是一种诅咒而不是真正会生的事实,但是并不妨碍那些反对德川家的人这么去盼望。

    一条兼遐和二条康道一样希望这件事生。

    “那……右府觉得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一条兼遐再问。

    他虽然满怀壮志和对德川家的忿恨,但是毕竟还是知道事理的,如今的朝廷只是一个空架子,没有钱没有人没有土地,纵使想要恢复旧日的荣光,也不知道从何处着手。

    “当然不能浑浑噩噩就这样一直过下去了!”二条康道马上回答,然后慷慨激昂地四处扫视着这两个人“左府,你是朝廷的脑,又是藤原家的长者,你身负朝廷和天下的希望,不能不为天下着想!”

    “为天下着想……”一条兼遐沉吟着,“我是想为天下着想,可是我应该怎么做!?我手里什么都没有。”

    “身为左府和摄政,怎么能说什么都没有?”二条康道皱起了眉头来,就连脖子都梗起来了,“你是摄政,代表着天皇陛下和国家大义,名分全部都在你的手里……朝廷又是天下人的正统之所在,你怎么能说什么都没有?”

    被二条康道这一番责备,让一条兼遐又是羞惭又是恼怒,“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朝廷的困窘,又何必拿这些话来指责我?我是左府,可你也是朝廷的右府,怎么没见你作出带你什么来?!”

    “谁说我们什么都做不了的?”二条康道却没有和他争辩,然后突然又摇摇晃晃地向他更加凑近了,然后放低了声音,“既然我们有大义,那就可以把大义用出来,借给那些可以用的人。”

    “借出大义……?”一条兼遐愈心惊了,他觉今天对方似乎特别奇怪,好像是有备而来一样。

    可是他还是不知道到底对方是怎么想的。

    “怎么借出去?现在……现在又哪里还有人可以使用这大义?”一条兼遐长叹了口气,“幕府如今握有这么大的优势,纵使有些大名也对他们心有不满,又有谁能够站起来将幕府击败?别忘了……当年后醍醐天皇可以逃出京都另立朝廷,是因为还有些忠臣义士心向朝廷。可是……可是如今天下还有谁人忠于朝廷呢?都慑服在德川家的淫威之下,不敢再有异动,朝廷纵使有大义在手里,也无法召集起人保卫朝廷……”

    在接近三百年前,当时是镰仓幕府的时代,不过经过两次抵抗元朝入侵之后,虽然镰仓幕府在两次成功击败了元朝的入侵,但受到当时经济形势和幕府的财政困难的影响,无法以应有的恩赏来奖励抗元官兵,导致了武士对幕府的不满日益增高。

    而当时的后醍醐天皇积极筹备倒幕计划,并且联络到了一部分对幕府不满的势力,但被身边的吉田定房告,幕府现了他的阴谋,后醍醐天皇携带三神器逃出京都,然后以比睿山的僧寺势力为据点,布檄文号召日本各地的义士起来举兵讨幕。但是幕府的军队很快追了过来,并且把他最后被包围在了笠置山。幕府以绝对的兵力优势攻陷了该城并逮捕了天皇。这就是元弘之乱。

    镰仓幕府将策划倒幕的后醍醐天皇废黜,拥立持明院统的量仁亲王即位,是为光严天皇。而且将后醍醐天皇本人也流放到了隐岐岛,这是一个专门用来流放贵族的恶劣地方。

    次年后醍醐天皇到达隐岐岛。但是当时倒幕的势力,比如护良亲王、河内国的楠木正成、播磨国的赤松则村等人,都活跃于日本各地,纷纷表示效忠于后醍醐,并且号召各地反幕府势力集结起来打倒镰仓幕府。

    于是元弘三年后醍醐天皇在名和长年等人的帮助下逃离隐岐岛,逃至伯耆国船上山举兵讨幕。镰仓幕府的执权(镰仓幕府自从初代将军源赖朝之后,就是北条氏专权,将军也被北条家架空,其领称为执权)北条守时派遣将领足利高氏前往征讨,但是足利高氏带着大军向那里进的时候,因为一直早就心怀野心,却倒向了后醍醐一方,举起了尊皇讨逆的大旗。

    足利高氏的军队攻陷了幕府的六波罗探题,然后一路向幕府进军,此后新田义贞在东国举兵,攻陷镰仓,北条氏和镰仓幕府就这样一起灭亡了。

    回到京都的后醍醐天皇同时废除了幕府和摄关制度,建立了天皇独裁政权,由天皇自行任免官职,这就是之前历史上的建武新政。建武新政表面上是复古,事实上建立了天皇****政权,并且排斥武家,一般只重用公家之人。

    然而,足利高氏(这个时候已经被天皇赐名为足利尊氏)的野心却并没有因为镰仓幕府的垮台而熄灭,他想的并不是做天皇下的忠臣,而是想要效仿源赖朝,自己也做架空朝廷的将军。他趁着后醍醐这一番激进改革、失去了武士们和一部分贵族势力的支持的机会,再度举兵,很快就打进了京都。

    足利军入京后,后醍醐天皇曾逃往比睿山抵抗,但是足利尊氏建议达成和解,后醍醐天皇将三神器交出,并且幽禁了后醍醐天皇,再度宣布废掉他的天皇之位。

    然而后醍醐天皇还是没有放弃,他再度找机会逃出了幽禁他的地方,然后声称交给足利尊氏的三神器是赝品,自己本人逃到了大和国的吉野,然后开设南朝朝廷,将足利尊氏等人指为朝敌,从此开始了日本的南北朝时代。

    在新田义贞、怀良亲王等等将领的支持下,后醍醐天皇暂时维持住了朝廷的安稳,并且在几年后死去,死时还遗命继承自己皇位的后村上天皇“讨灭朝敌、夺回京都”。

    然而,世事不如他所愿,南朝相比北朝来说,资源和军力都太过于弱小了,经过了六十年当中多次战争攻防后,南朝的势力日渐衰退,再也难以抵抗室町幕府的攻击,最后终于南朝后龟山天皇把自己宣称是真货的三神器交还给了北朝天皇,结束了南北朝时代。当时的幕府将军足利义满也成为了源赖朝之后日本最有势力的武家长者。朝廷和公家对抗武家,也以最终的体面投降作为了终局。

    当时镰仓幕府和接下来的室町幕府都没有如今江户幕府这么大的领土和经济实力,然后天皇这边还有一群忠臣良将来作为辅佐,可是即使如此,后醍醐天皇和他的子孙们六十年的抗争,仍旧最后还是以向室町幕府投降作为了结,如今朝廷哪里还能看到铲除掉德川幕府的希望?熟知历史的一条兼遐自然只能心中充满了苦闷,看不到任何希望。

    不过,他也知道这些掌故二条康道肯定也是十分清楚的,既然他还敢这么说,一定还有什么别的主意。一点侥幸的心思,让他禁不住对二条康道有些期待。

    “怎么能说没有希望?如今德川幕府倒行逆施,早已经惹得天怒人怨,只要有机会,肯定会云起响应,到时候江户幕府肯定会和镰仓幕府一样如残烟一样消失无踪,让我等一吐心中的恶气。”二条康道果然如同他所希望的那样不慌不忙,好像真的心里有什么成算一样。

    “那……那到底怎么做?要靠谁?我……我身为左大臣,还真的看不到能够靠谁!”又是好奇又是着急的一条兼遐忍不住追问了,现在他的酒意早已经消失了,整个人都因为激动紧张而颤抖着,“靠前田家?他们虽然有百万石领地,但是他们全无忠心,也最怕德川家,哪里有胆子起事?靠岛津家?他们家倒是幕府的仇人,可是……可是他们现在被幕府压在了萨摩藩一点小小领地里面,哪里还有实力再起来反对德川?至于其他人……我看遍了天下,可是哪里又找得到楠木正成这样的人……”一边说,他又长吁短叹起来,沉痛之情溢于言表。

    “是啊,左府说得对。”鹰司教平也连连附和,“现在人心不古,哪里还有忠臣可找?人人都只想着私利,又有谁肯为了朝廷冒杀身之祸……”

    “如果在日本找不到,在日本之外来找不就好了吗……?”就在他们垂头丧气的时候,二条康道突然冷然说。

    这冷森森的语气,让两个年轻人后背突然一凉,然后对视了一眼。

    “你……你的意思是……”一条兼遐颤声问。

    其实他的心里已经大约猜到了二条康道的意思了,只是还不敢相信,所以想要再确认一下而已。

    “日本现在是已经没有实力足以和德川幕府对抗的人了,可上在日本之外现在就有,而且有比幕府强得多的势力。”二条康道果然说出了他心中的那个才想,“在中国,现在大汉已经横扫了四方,军势锐不可当。而且,他们的军械也令人叹为观止,铁炮能够打得比西洋人贩运过来的那些打得还好,他们海上的炮舰也可以和西洋人最好的炮舰争锋……他们既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军队,对付幕府那应该是轻轻松松。”

    他虽然说得不慌不忙,但是两个年轻人都已经听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从外国借兵讨伐幕府,这是日本有史以来都从未做过的事情啊!

    “这……这不行吧?日本之事终究是日本之间的事,不应该牵涉到外国去……”鹰司教平下意识地就想要反驳。“我们不能引狼入室……”

    然而,一条兼遐的想法却和鹰司教平完全不同。现在的这个憋屈生活,他早已经受够了,因此只要找到一根救命稻草都想要抓到底。他只是有些迟疑而已,不明白为什么二条康道这么笃定。

    “大汉……大汉会为了日本之事而对幕府出兵吗……?”

    当他这么问的时候,二条康道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大半了。

    “如果是一般的皇帝,他当然不会管,可是……我听闻大汉如今的开国皇帝是一个雄才大略而且喜欢征伐四方的人,就和当年的忽必烈一样,只要我们能够打动他,他就可能会效仿忽必烈,征伐日本。”

    “可是我们拿什么打动他?”一条兼遐马上问。“我们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啊?”

    现在朝廷和公家手里没有什么资源和筹码,他不知道该怎么打动中国的皇帝为日本朝廷出兵。

    “我们没有,但是日本是有的。”二条康道再度笑了出来,不过这次的笑容里面却多了不少深意。“大汉和之前的大明不同,十分注重商业,看重钱财,所以一开始就寻求和日本通商……日本有的是金银,到时候拿这些金银来换取大汉扶助朝廷夺回朝政大权不就好了?”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