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过,除了夸奖你们之外,他也说了一些问题,他说使团这些年来一直都有人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包庇亲戚、甚至自己参与到高丽经商当中,霸占了不少高丽人的产业,大横财,这些事是真的吗?”太子低声问。?  笔???趣?阁 ??? w ww.biquge.cn

    “这……臣虽然一直严加约束,但是,确实有些人参与到了其中,臣有失察之过。”施高艺感觉很为难,但是他不敢再欺瞒太子了,只好认了下来。

    “这些人里面,有没有驻军的军官?另外,有没有辽东军的军官也参与到了其中?”太子继续追问。

    施高艺感觉更加为难了,这事肯定是有的,可是人家刚刚为自己说了好话,自己哪里能够去说人家的坏话?

    “大汉文武分离,使馆驻军虽然名义上听从臣的节制,但是其实臣并不能对他们号施令。另外,大汉一直尊重武臣,臣也着实不敢干涉武事,至于辽东军,臣从没有去过辽东,就更加没有联系了……所以,对驻军和辽东军的问题,臣实在不太清楚。可能……可能也许有吧。”为了不得罪军方,施高艺宁愿采取了装糊涂的方式,失察总比得罪他们要好。

    “你和驻军的军官朝夕相处,居然不知情?那好,我告诉你吧,纪国公已经跟我承认了,驻军确实参与到了其中。而且不光是驻军,就连辽东军也参与了,里面有不少人都私下里包庇他人经营商业,甚至还自己来亲自经手。”

    纪国公居然这么老实就承认了?施高艺有些吃惊,他以为以纪国公的名望之高地位之尊,太子应该没办法太过于逼迫,却没有想到这位元帅居然自己跟太子坦白了情况。

    纪国公这么一手,既然他陷于仓促之间的被动,但是又无形当中为他推开了大多数的责任,毕竟如果辽东军牵涉到其中的话,他这个使团团长的责任就小了很多了。

    “原来……原来真有此事,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施高艺感叹了起来,“殿下,朝廷一直都有严令,不允许军人参与到商业经营当中,辽东军内有些害群之马顶风作案,确实大大不该,需要大力整饬!”

    “辽东军的问题自然有纪国公来处理,不用施团长劳心,纪国公既然能把这件事上报给我,那他自然也知道应该怎么处置。”太子并没有为他的表现所动,“施团长,我只问你,这些事情你都参与了没有?”

    “绝无此事!”施高艺马上大声喊了出来,“殿下,我在高丽多年,一直都以维护大汉的利益为己任,若说有时候过于蛮横,没有注意迎合高丽国主和朝廷的观感,那确实是有,臣以后也会尽量更改,但是违法大汉律令的事情,臣绝对没有做。臣敢誓,若有欺瞒太子,任凭处置!”

    他说得十分自信,不过确实也是实际情况,他被任命为驻高丽大使,一直都想着要更进一步往上爬,所以十分注意保住自身的干净,虽然为了扩大收入收了不少下面商人和下属孝敬,但是明显的不法之事还真的没有做。

    他下面的人,许多人自觉升迁无望,就打起了为自己挣个养老钱的心思,他虽然知道但是也装作不知情,反正就是不参与其中,所以他也敢于对着太子誓。

    “没有就好……”太子微微点了点头,“施团长终究还是懂得大节。”

    得到了太子的这句认可之后,施高艺一下子感觉自己又有了力气。

    他在官场上任职了这么久,深知朝堂上的规矩——你在外面任职,肯定不会完全没有问题,总会犯下一些错误的,但是只要大节无亏,并且完成了上司给出的既定目标,那就还算有功无过。

    新朝鼎立,因为是起于微末之间的,所以君臣上下都有务实质朴的风格,而且朝中上下都是精通本身事务的官员,并非只会言辞不通俗务的文臣,所以不喜欢虚唱高调,更不喜欢凡事都诉诸于道德人心。

    太子这样一个定调,无异于朝廷认可了他这么多年来的功劳,认为他的过只是小过,还属于可以挽救和信任的官员。

    虽然心里如释重负,但是他的脸上变得更加凝重了。

    “太子殿下教训得是,以后臣一定会引以为戒,会让使团的官员更加注意行事方法,另外……臣还会约束部下,绝不会让他们再继续胡作非为!”

    他哪里知道,太子却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你是使团团长,如果你的部下胡作非为,那你也脱不了责任,要说你现在才知道他们胡作非为,那更加是昏聩不明。”太子抬起头来,直视着施高艺,而施高艺则心虚地垂下了头,“失察、昏聩,至少这两项是免不了的,施团长,虽然你是外务司的官员我并没有办法直接辖制,但是我既然负责巡阅辽东,那就有责任纠察官员。我会写信给国内说明情况的,外务司想必会参考一下,到时候他们会酌情处理的,你且等待他们给出回复结果吧。”

    太子殿下虽然不是他的直属上司,但是他是何等身份,他亲自修书斥责的官员又有哪个会不处理?虽然外务司司长孔璋是他的大靠山,他不会撤自己的职,但是想必这次处分是免不了的了,至少之前为了升迁为未来的外务部副部长的图谋恐怕会落空了,国内的同僚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保住了大使的职位,但是却要面对国内未来的处分,这种结果也让原本踌躇满志的施高艺顿时就心若死灰,但纵使满心的委屈和痛楚,他也只能默默向太子垂。

    “太子教训得是。”

    “好了,你先回去吧,这阵子你在金州待着,等我启程去高丽的时候,你就跟我一起去吧,等到战事一开,到时候就要麻烦你了。”太子突然微微笑了出来,“施团长,一事论一事,你之前有过一些过错,但是那毕竟是过去的事情了,只要到时候你协助我办事得力,我再写信国内夸奖你也是可以的。将功补过,请你记住这句话。”

    施高艺睁大了眼睛,他愕然之下,终于也明白了太子的意思。

    “臣谢太子殿下!”他站起身来,再度深深向太子一揖。

    接着,他转身,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驿馆。

    ……………………

    傍晚的海面一片金碧辉煌。

    夕阳西下,赤红色的太阳被红色的霞云包裹,天空燃烧着一片片橘色的霞光。大海,也被这霞光染成了金黄色,海浪点点,反射着金色的光线,就像一片片金色的鳞片一样。

    就在这一片霞光下,辽东军司令官、元帅纪国公陈昇,和自己的几位亲信的辽东军高层军官一起站在港口的栈桥边,静静地看着他面前的太子殿下。

    大汉的太子殿下,将会在今天的傍晚,结束自己在辽东的巡阅,然后启程前往高丽,准备投身到自己生涯当中的第一次大事业当中。

    他的心里既有感慨,也有无限的期许。面前的这个少年人,在这短短的半个月的相处当中,给他留下了一个十分深刻的印象,也让他对国朝的未来更加有了信心。

    有了一个秉性聪慧学识丰富,而且仁善之外又不失刚毅质朴本性的太子,大汉这个他协助皇上一点一点拼出来的王朝,未来肯定会继续延续自己上升的轨道,并且带着他的子民走上一条更加繁荣富强的道路。

    而他,这么多年功劳也立够了,仗也打足了,也确实该回京城去好好休息一下了。

    海风在海面上吹起了高高的浪花,然后渗入6地,激烈地扫荡着每一个人。一艘艘庞大的运输船,以及护卫在它们身边的战舰,也都张开了自己的帆,巨帆在晴空之下张开鼓满,让岸边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依照之前的港务官员的安排,今天金州港各个栈桥都会以恭送太子殿下离开辽东的名义全部封港,所有的货物和客流运输都会强制停下来,以便方便辽东军运兵。并且太子离开的时候还特意被选定在了傍晚,以便掩盖这次太子离辽时的运输规模。

    一个团,整整一个团的大汉士兵,以及一个被精选出来的骑兵营,总计数千人马将会在这一晚当中被运送出辽东,投身到大汉对日本的远征当中。

    这些士兵,现在都在各个栈桥边排出了整齐的队列,随时准备上船。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现在还是不知道大汉准备向日本出兵的事实,还以为自己要坐船被调到另外的哪个战场上,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士气,这些官兵个个昂挺胸,战役高昂,都想着在未来的战事当中为国立功,为自己博取功勋。

    就要走了。

    太子有些不舍地看了看陈昇,最后向他微微垂。

    “纪国公,我要走了,还请以后多多保重。”

    “太子殿下也请珍重!”纪国公陈昇蓦地伸出手来,揽住了这个矮他一头的少年人的腰,然后用力摇晃了一下,“臣到时候在京里,静候太子殿下的捷报!”

    太子从他这摇晃当中,感受到了这个一向内敛的中年人此时的激昂情绪。

    “嗯。”他用力点了点头,“我绝不会辜负父皇和叔叔的期许的!”

    接着,他挣开了纪国公的手,然后转身慨然向前走去。然后,他踏上了梯子,走上了他之前乘坐过的大汉北方舰队旗舰嵩山号。

    “上船!”也就是在同一时刻,军官们同时下了命令,士兵们以整齐的行列踏上了运输舰放下的木制梯子,走上了运输舰。

    明明是数千人的大军,却如同一个人一样,动作整齐而且寂寞无声,只有脚踏在踏板的有节奏的声音在海边回荡。

    太子登上了嵩山号之后,马上来到了甲板上,看向了远处的海岸,他视之为叔父的陈昇,一直都岿然站在岸边。两个人很快就对上了视线,然后就这样凝望了许久。

    随着士兵们一一上船,岸上的行列越来越短了,最后,每一艘运输船都已经装载好了士兵。接着,骑兵也开始沿着特制的木板登船,这些穿戴浮夸炫耀的骑兵,个个器宇轩昂,牵着自己的宝贝战马走上了运输船,骑士们静默无声,但是马匹当然就没有人的智慧了,纵使都已经被戴上了马嚼子,但是呜呜呜呜的声音仍旧此起彼伏,宛如笙箫在奏曲一样。

    不过笙箫原本演奏起来都会有萧索的意味,但是今天这一幕,更多的确实意气风的高昂,犹如是在为出征鸣奏一样。

    很快,骑兵营也已经走进了各自的运输船。

    “殿下,军士们都已经上了船了,可以开船了。”蔡德走到了太子的后面,低声禀告。

    是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太子没有回头,只是默然点了点头。

    “开船!”得到了允许的北方舰队司令官蔡德,马上转过了头去,冲着后面的水手大喊。

    “开船!”这个命令被一层一层地下达,最后桅杆上的瞭望台上的水手也打出了旗号。

    船锚被铰链拔了出来,略带寒意的春风猛涨起巨帆,以自然界的巨力,帮助水手们一起让这艘船像港外动了起来。

    船慢慢地晃动了一下,微不可闻,好像是幻觉一样,但是很快这种运动就很明显了,海岸正以肉眼可见的度离他们而去。在他放目所见的远处,太阳已经渐渐地沉到了海面以下,只剩下了最后一抹残光,马上就要天黑了。

    在船已经渐渐离开了港口的时候,而纪国公陈昇还是站在栈桥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太子。就在船即将离开港口的时候,他缓缓地伸出手来,迎着太子重重挥了几下。一代人就这样目送着新一代人接过了他们的旗帜,走上了光辉的征程,夺取新的胜利。

    接着,陈昇再也没有做别的表示,转过身去看着旁边的参议官宁泽光。

    “走吧,我们趁夜上路,是该回沈阳了。”

    “今晚就走吗?”宁泽光有些意外。“天色已晚,干脆明天早上出吧。”

    “不,今晚就走!”陈昇一点也没有动摇,“离开沈阳这么久了,积压的事情还多得很,这要是不抓紧时间来处理,还要京里等着我们吗?”

    “是!”眼见上司已经做出了决定,宁泽光也不再多说,两足一顿,马上应了下来,“我这就去为元帅准备!”

    然后,陈昇头也不回地向城内走了过去,身后跟着一大群随从和军官。

    太子一直站在舰尾,他看着只能看到陈昇渐渐离去的背影,直到最后,一切都隐匿在了昏暗当中,就连港口的岸边也变得模糊不清了。

    船是往东行驶的,他站在舰尾正好能够看到日落,在他的视线里,最后一丝残光也消失在了山的后面,整个天地都沉入到了黑夜里面,等待着下一轮的日出。

    什么都看不清了,耳中也只剩下了海风撞击船帆的声音,以及海船划开海面时海浪的拍击声。

    这些声音就像是鼓点一样拍击着他的胸膛,让他的心情久久都难以平复。

    因为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再也不是要对每个长辈唯唯而诺的小孩了,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大人,一个需要自己做决定、而且自己承担责任的大人。而且,因为太子这个身份,他需要承担的责任比绝大多数人要高,他以十四岁的年纪,成为了一直征伐日本的军队的总镇守官,而且可以决定几个国家的命运。

    这个国家,这支舰队,这群士兵,多少人的期盼都已经压到了他的身上……而且这种期盼,以后只会越来越多。

    但是,我是绝对不会退缩的,因为我是父皇的长子,是大汉的太子。

    迎着呼啸而来的海风,太子长吸了一口气,细嗅其中淡淡的咸味。

    “太子殿下在想什么呢?”后面突然响起了一个稚嫩少年的声音。

    郑森一边问,一边站到了太子的身后,好奇地看着他。

    “我们就要离开大汉了,恐怕要很久才能回来。”太子伸手扶住了甲板上的栏杆,然后低声说,“你想不想家?”

    “偶尔想过,不过没有经常想。”郑森的回答十分老实,“我离开家好多年了,早就习惯了,京城又不是我的家。”

    “这倒是啊……”太子点了点头,“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你母亲是日本人,这次我们要去打日本,你会不会感到心里不舒服?”

    “我母亲是日本人没错,可是她已经嫁给我父亲了啊?有倒是出嫁从夫,她既然嫁给我父亲,那就是大汉的人了,跟日本就没有关系了。”郑森以难得的严肃表情回答,“再说了,跟着太子出来,太子说要打谁就打谁,我哪想过那么多!”

    “你还……你还真是单纯。”太子禁不住笑了出来,“不过,单纯也是好事,反正想那么多也没意义。”

    接着,他又重新抬起了头来,看着远方已经一片漆黑的天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