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什么?”两个人都是大惊失色,“此言何解?”

    新朝重视军队,而且军队里面的勋贵也是最多,因为文武分离,多年来骄悍之气越来越盛,两位朝臣对军方的一些跋扈行径一直都是心有余悸,乍听到这个消息,谁不震动。笔趣阁  w?w?w?.?b?i?q?u?g?e .cn

    “你们可别吓着了。”丞相倒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按照皇上的意思,以后内阁当中要增设两个部,一个专管6军一个专管海军,其脑也作为内阁大臣,从6海军当中选出。”

    一听到这个消息,心惊之余两个朝臣也暗暗叫苦,军方的人在内阁之外就已经如此骄横了,以后进入内阁那还不是一样颐指气使?

    “你们也知道厉害啊,但是这是皇上的意旨,我们只能遵从。”丞相微微叹了口气,“而且,我再告诉你们吧,预定第一任的6军大臣,就是纪国公陈昇,现在太子已经到了辽东,把这个意思告诉他了,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该回京了。”

    这个倒并不是很出乎意料,毕竟纪国公战功赫赫,是新朝定鼎的最大功臣之一,威望是军内最高,他来出任6军大臣,恐怕也是名正言顺。只是……更加让人头疼了,谁能跟这样的人别苗头?

    “你们也别摆出这副样子来,陈昇这个人你们还不知道吗,是刚峻了一点,但是不是个不讲事理的人,他能够进来是好事,没准还能够帮助我来弹压6军将士呢,毕竟那些虎贲可不大服我。再说了,他的弟弟是财相,是我们的老同僚,难道他会不给弟弟面子吗?”丞相不期然间又开了个玩笑,“所以啊,既然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那就得想想办法,怎么化坏事为好事。”

    “丞相看来,打完日本之后对西班牙人再打,就是化坏事为好事吗?”周学智似乎明白了什么。

    “对,现在海军一直摩拳擦掌,想要大展拳脚,打西班牙人的话,一定要依赖海军,他们是绝对会拥护的。”丞相微微颔,“6海军大臣同时进了内阁,而且都是积年的老将,不是公就是侯的,气焰都是能冲到天上去的,要是他们都站在一起说话,那内阁还有你们说话的地方吗?所以要想个办法,拉一边压一边,让他们不至于一起朝着内阁脾气。海军是新创的,胃口和脾气都没有6军那么大,而且又是陛下的心头肉,拉海军一举多得,只要海军大臣一直支持内阁,6军就算有什么意见也不至于让大家太难做。”

    新朝的军队规模极大,每年需要消耗的军费都是个巨大的数目,一直都让内阁有难以支应的感觉,关键是军队还一直都不领情,反而觉得内阁拖拖拉拉,阻碍了他们攻城略地的步伐。6海军大臣入内阁以后,这样的争吵恐怕会越来越多,与其如此不如一开始就早作打算,让军方的声音不统一总比让他们一起来威逼内阁要好。

    可想而知,内阁以后在针对两位军方大臣的问题上,恐怕有得忙碌了。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周学智已经大致了解了丞相的真正意思,他也不敢再与丞相争执了,“丞相深谋远虑,佩服佩服。”

    “不过因势利导而已,哪里谈得上深谋远虑啊。”丞相摇了摇头,“说实话,我身为雍国公,倒也不怕内阁多上两个6海军大臣,这么做也是为了以后的那些丞相啊……对了,我要跟你们说清楚啊,牵制6海军都只是为了国家公义而已,绝对没有针对纪国公的意思,等到纪国公回了京,你们决不能怠慢了他!”

    “丞相大可放心,纪国公是何等威望,何等的英雄人物,我们敬仰佩服都来不及,哪里敢怠慢他!”孔璋连忙表态,“我们倒是怕纪国公带兵打仗多年养出了威风,对我们呼来喝去呢!”

    “纪国公可不是那种人,他这个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从来不计较个人私利的,就是有些峻刻不太会说话,你们不用担心太多。”丞相先是辩解,然后顺势又扫了他们两人一眼,“这么说来,你们是不反对我这意见了?”

    “但凭丞相定夺。”两个人同时回答,周学智也不再唱反调了。丞相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了,不管他有理没理,都没必要和他争执了。

    “那好,我们就顺着这个意见继续往下说吧。”丞相再喝了一口茶,然后定了定神。

    “打西班牙人,其实和这次打日本人一样,打只是个手段,不是目的,打完了是为了和谈的,不是为了和他们不死不休。所以,打之前我们就要想着怎么谈和。这就要靠两位了,毕竟一直以来能够跟西班牙人打上交道的就是你们。你们现在就要做准备,拿出到时候和西班牙人谈和的方略来。”

    周学智心里暗暗叫苦,他本来就是反对和西班牙人打仗的,结果现在却要担负上到时候尽快促和的责任,这岂不是强人所难?

    他的犹豫当然也落入到了丞相的眼中。“商相,我知道这个要求让你有些为难,不过还请你以国家大事为重,不要落入意气之争。”

    “我岂敢以私心耽误国事?丞相放心。”这个帽子太重了,商相当然不敢背上去。

    “其实商相也不用太过担心,西班牙人本土远在万里之外,和西班牙人交战,还真废不了太多功夫,需要费心的是怎么胁迫他们答应我们的条件而已。商相负责我国商务这么多年,谈判一定是很在行的了,能者多劳,这当然得让商相来负责。”丞相仍旧微微笑着,“不过,成事在天,若是到时候西班牙人一定不肯谈和,陛下和我都不会怪你。”

    “谢丞相……”周学智总算松了口气。“下官定当尽心竭力。”

    在商相全盘接受了丞相的意见之后,三位重臣一时无语,都在默默消化自己刚刚得到的信息。

    “这件事是定了调子了,不过和你们这一谈,我突然现我们还有一个地方做得很不够啊。”过了一会儿之后,丞相突然沉吟着说。

    “丞相是指什么?”孔璋有些不明所以。

    “我们对西洋各国的国情都太不了解了,简直就像是在盲人摸象,只能靠着估计来行事。”丞相不紧不慢地说,“这样是不行的,我朝以后还会继续向海上扩张,和西洋各国的经贸往来只会越来越大,要是继续这样两眼一抹黑,还怎么为国谋利益?”

    “丞相的意思是……?”两位大臣相互看了一眼。

    “西洋诸国林立,但是我们现在直接打交道的也不过是寥寥几国而已,所以我们只能够根据传教士们给的只鳞片爪来对付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少了很多可以利用的机会。其实既然诸国林立,那相互之间就肯定是矛盾重重,其中大有我朝施展纵横之术从中牟利的空间,浪费了岂不可惜!?前明喜欢关起门来不问世情,自以为大明就是天下,西洋不过一隅,这种想法我们可要不得。”

    在西洋合纵连横?

    因为实在有些震惊,孔璋和周学智都显得一片茫然。

    “不知道……不知道丞相到底打算怎么合纵连横呢?”好一会儿之后孔璋才问。

    “我现在哪里知道?对西洋的情况,我和你们一样不甚了了。但是就因为大家都不甚了了,才需要进一步去了解,而不是故步自封。”丞相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这样吧,作为第一步,我们派出一个使团去西洋,让他们看看现在西洋各国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再看看又有哪些国家与西班牙人不睦,可以为我朝所用……”

    “派遣使团去西洋?”这两位朝臣更加惊讶了。

    “怎么,很奇怪吗?西洋人多久之前就来到我们的家门口了,结果我们却故步自封,自以为这小小一隅就是天下,结果让人家直接打上门来了,不光海外的子民被人屠戮,西洋人还上了岸,把澳门给占了不说,还四处虎视眈眈。这种情况不能持续下去了,从今以后大汉应该睁开眼来,多多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不能局促一隅。”

    “丞相说得有理……很有道理。”两个人心思各异,但是还是纷纷点头。

    “你们干脆今天就开始准备吧,孔璋你在外务司里面先组一个使团,趁着我们还没有跟西班牙人动手,先渡海去西洋,带好国书一个一个国家去,好好看看西洋,看看他们好的地方在哪里,坏的地方又在哪里,别净只等着别人跑上门来。”丞相开始下了命令,“挑几个归附了我们的西洋人,让他们带过去做向导,要老实可靠的。另外,商业部也挑些人,和这些西洋国家把通商的事情也都谈好,多与几个国家通商,我们就多了几分纵横西洋的本钱。”

    “会不会……会不会兴师动众,动静太大啊?”孔璋微微犹豫了一下。他的手下里面,精通西洋各国事务的人实在太少了,如果要组织一个使团的话,那他手底下就不剩下几个这样的人才了,以后和这里的西洋人打交道也会麻烦许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