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好处?我刚才说了那么多可没见到有多少好处啊?”做了一通以后,周学智的态度也放缓了一些,“孔司长,你是内阁的外务司司长,不是军队里的虎贲,什么都想着要用刀兵来解决,那我们做什么?到时候都让军队去办事就算了,商业部和外务司干脆都关门?别的不说,不管我们怎么帮荷兰人,那是真要跟西班牙人翻脸的,到时候西班牙人不从美洲搬来白银,到时候怎么办?难道派海军再带人过去,把美洲都占下来吗?”

    周学智的话有理有据,而且隐约之间就扯上了文武之争,一下子堵得孔璋有些理屈词穷了。?? 笔?趣?阁  w?w?w?.biquge.cn确实,身为内阁官员,他也知道朝廷现在是在改革币制的关键时刻,每年都需要大量的金银进口,而据有美洲的西班牙,正是大汉输入白银的最大来源地,每年西班牙人都要从美洲大量起运白银送到吕宋,然后再用来同大汉交易,换成一船船的丝绸和瓷器再贩到欧洲,这一条贸易线对中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商相,我等也并没有想过要就此和西班牙人决裂,断绝白银输入……”孔璋也不得不放软了,“只是给西班牙人一些教训而已,让他们明白华夏子民绝对不好欺辱,顺便让我朝更加能够握有海上优势。西班牙人贪婪成性,又需要我朝的商品,纵使一时恼羞成怒断绝了贸易往来,也不至于决裂,他们很快就会接受现实,然后同我朝讲和,贸易一如往前。”

    “此言可有根据?”还没有等上党侯周学智质疑,丞相王兆靖突然话了。

    丞相突然的问话让孔璋一惊,但是很快恢复了镇定。“回丞相,此言当然有根据。想必丞相也知道,如今的西洋,欧洲各国那是诸侯林立,互相打来打去,战事一日不停,就如同……就如同华夏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一样。”

    “这个比喻有些意思,但是说的也对。”丞相点头表示认可。

    “丞相自然也知道,春秋战国的时候,列国的外交都是没有常性的,今天为了一些土地和人口打得头破血流,犹如不共戴天的仇敌一样,明天又会因为共同的利益而突然和好,仿若之前根本没打过仗一样。”

    “这话倒也没有错。”丞相再度点头认可。

    春秋战国时代各国确实是分分合合征战不休,齐楚,秦楚以及三晋就多次和平又多次交战,这些掌故,饱读诗书的丞相当然十分清楚。“你的意思是,欧洲诸国也如同春秋战国一样,打仗归打仗,但是不记仇,我们纵使和他们为敌,他们也不至于不死不休,反而会很容易谈和?”

    “我正是这个意思。”孔璋马上回答,“这些夷狄最无常性,眼里只有利益,因此我们也不需要用****大义来揣度他们,尽管从奸恶的地方想就行了。西班牙现在是欧洲一个大国,但是周边的敌国也十分多,这些敌国现在正在联合起来对付他,战事如火如荼,他们又哪里有余暇再来跟我们置气?况且,我们需要西班牙人带来的白银,西班牙人也更加需要我们的商品,他们不会跟我们一直死都不休,只要我们给了他们台阶下,他们就会俯。所以,以我们外务司的看法,我们完全可以襄助荷兰人把西班牙人打到只能苟延残喘,然后逼迫他们答应我们的条件俯求和,再和他们继续贸易。”

    “……你可有把握?”丞相皱起了眉头,探询地看着孔璋。

    显然,听到有这么理想的结果,他已经意动了。

    “十成的把握是没有,但是六七成是肯定有的。”孔璋一脸的笃定,似乎对自己的主意十分自信,“我们已经研判过了,只要我们做得好,让西班牙人没有拖延的心思,那他们就会壮士断腕,承认我们造成的既成事实,毕竟欧洲对西班牙人来说才是根本重地,他们要保住根本,就不会和我朝拼死对战。”

    “司长说的这个结果确实是最好的,不过,难道我们这么想西班牙人就会这么做吗?”眼看丞相有些倾向于孔璋的说法,商相忍不住插话了。“万一西班牙人不这么做,我们岂不是图谋全部成空?”

    “我们不是已经在打日本吗?只要把日本打下来了,也不会求着西班牙人,他们断绝几年贸易,我们就从日本人那里找补。”这下不是孔璋回答了,居然是丞相直接说。

    “丞相……”周学智有些吃惊。

    他不是惊诧丞相不接受他的意见,而是丞相这么说就代表他之前的腹稿就是倾向于孔璋的,那他刚才说的这么多话岂不就是反而恶了丞相?

    “日本盛产金银,只要我们让日本臣服,应该就能够得到足以满足朝廷需求的金银,无非是搜刮得狠一点还是松一点而已。”丞相的面色十分沉静,显然在刚才两位大臣争论的时候已经得出了主意,“西班牙人如果懂事,就好办,不懂事理那我们也过得去。所以是他们有求于我们,而不是我们有求于他们。”

    “可是……可是……”周学智还想说些什么,然后被丞相做了个手势打断了。

    “商相的考虑也不能说不对,国家大事不是意气之争,更不能够莽撞行事。但是……也不能只顾利益不顾大义,刚才你说的前朝的仇跟新朝没关系,这种话我们内阁私下里面说说没关系,要是传出去了多伤人心?上党侯,我这不是呵责你,你也是为国办事,只是出点不一样。”丞相再度摆了摆手,示意周学智不要为自己辩解,“但是你是商相,我是丞相,我不能完全从商业利益出来考虑问题,至少不能让天下人觉得我们要这么做。如今天下的形势你也知道,大明已经亡了,大汉已经坐定了天下,但是这才几年,人心还没有适应过来,他们老觉得大汉的皇上和内阁不伦不类。你想想,如果我们打出一个为华夏子民报仇雪恨的旗号去打了西班牙人,这对民心来说是多大的鼓动?那时候他们就会觉得,我们这个朝廷才是真为华夏万民着想的朝廷!”

    这段话倒是让两个朝臣同时色变。内阁的私下会议,向来百无禁忌,不过公然说大汉朝廷的是非,这话恐怕也只有丞相才敢说了。

    不过丞相的意思倒是明白,新朝初立,他想要用一次打着为华夏子民复仇旗号的对西班牙的战争,来为新朝进一步拉取民心,巩固权威。也就是说,他的主意要比孔璋还要激进,是要直接参与到对西班牙人的战事当中了。

    “丞相说得太对了,我们朝廷是国家公器,不能事事从商业出,商业固然重要,但是若是只考虑商业利益,我们不如直接去当富家翁去算了!”孔璋马上附和了丞相的话,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他这表现自然也让周学智有些不满,不过丞相话,分量自然和孔璋不同,他是不能公开反对的。

    “我朝现在在忙于日本战事,恐怕也难以脱身吧?”他迂回地表示了一下反对意见,顺便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无妨,日本空有海疆,却没有海军,对付他们那些破铜烂铁也不至于让海军就无处再调动力量了,只要把6军运上日本,大部分的战舰就可以再调走了。”丞相摇了摇头,“再说了,荷兰人现在也只是和我们来沟通而已,又不是叫我们现在就出战,时间还是有的。”

    也就是说,打完了日本,就马上转过来和西班牙人动手吗?

    “这是不是太急切了一点?各处烽火,国民也要休息……”

    “打仗有赚到的也有亏本的,如果是倾全国之力四处攻伐,那自然是亏本的。可是如果每次都只是量力而行,只是适当地派出武力而且能够得到足够补偿的话,那就是赚的。商相既然是做商业的,那自然也知道,亏本的生意宁可一桩不做,能赚的生意恨不得从早做到晚吧?”丞相难得地跟商相开了个玩笑,显然心情是甚好,“打日本,就是赚的生意,只要能把他们的金银挖出来,这么点军费都不算什么。打西班牙……如果做得好的话,也是赚的,我可听说,西班牙人在吕宋有很多储藏的白银,还有大量的种植园,这可都是财富啊,大可以满足朝廷所需。”

    接着,他脸上的笑容越浓厚了,更多了些说不清楚的意味,“再说了,打日本,是6军唱主角,打完了也该让海军唱唱主角了。”

    ……

    周学智和孔璋面面相觑,一下子都沉默了。他们都感觉到,丞相这话大有深意,而且牵涉到了极为敏感的文武问题。

    丞相不慌不忙地再喝下了一口茶,然后轻轻吐了口气。“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前几天我觐见陛下的时候,陛下告诉我,他决定以后6海军大员,就该成为内阁的人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