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国之君,每天要处理数量庞杂的事务,不可能把中央和地方的奏章都看完,前明通过设置司礼监来帮助国君处理国事,总算才能应付过来,但是新朝废除了太监,大大缩减了宫廷的规模,皇帝身边的机要处只能签收奏章,并不能代皇帝来批阅。???????笔趣阁 ? w?w?w?. b?i?q?u?g?e.cn为了减少精力的消耗,在经过了几年的磨合之后,新朝中枢也形成了惯例,平常的公文直接由内阁批阅签,重要的事务则由内阁写成简略的公文递送给皇帝,一般还要附上内阁的建议,以便加快事务的处理流程。

    荷兰人的借兵提议牵涉到了军事,这是由皇帝才能决断的大事,所以内阁也必须报告上去,为了加处理并且尽快做出建议,丞相不得不召集了两位大臣一起商议。

    点了题之后,丞相也没有再浪费时间,直接就看向了孔璋。“孔司长,荷兰人这事归根结底是外事,应该是由你来负责的,你和外务司的官员们,有商量出了什么结果没有?”

    “回丞相,我们是前天才收到报告的,当天就马上上报了,所以留给我们这边的时间也比较仓促,一时间恐怕难以做出万全的判断。”先给自己做了一个铺垫之后,孔璋说出了他征询的几位外务司官员的意见,“不过,依照我国看来,西班牙人和荷兰人之间的争斗,只不过是西洋人狗咬狗,他们谁赢谁输,本来也不会事关到我朝的利益,毕竟不管是谁,他们都要寻求和我国通商……”

    一边说,孔璋一边小心注意丞相的态度。

    丞相不置可否,面色也十分沉静,只是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茶,但是孔璋知道,从这个习惯性动作来看,丞相并不太满意他的这个回答,于是他更加坚定了之前的决心,马上话锋一转,“不过……南海濒临我朝海疆,又是商路的交通要道,如果我朝一直袖手旁观,那也说不过去。我等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可以趁着西洋人的内乱,扶持一派打压一派,不仅可以加固我朝对海疆的控制,甚至……甚至在外海获得一些领土据点,也未可知……总之,这是个好机会,不可轻易放过。”

    “所以司长的意思就是要答应荷兰人的提议,参与其中?”丞相还是不动声色。

    “经过我司内的研讨,确实可以如此做。”孔璋点了点头,不过为了给自己留些余地,他又加上了解释,“不过……参与其中并不一定意味着要真的和荷兰人一起对西班牙人打仗,这个度可以之后再定夺,可以明助也可以暗助,总之……我们是觉得,不应该袖手旁观。”

    他现在是丞相的直属官,又一心想要谋求把外务司变成外务部,成为一个真正的内阁大臣,所以行事最需要考虑两点——其一是要讨好丞相,顺着他的意思;其二是要体现外务司的重要性,让外务司的升格有理有据。

    西班牙人和荷兰人的争斗,本来确实是不至于影响到大汉的利益,但是如今荷兰人已经求上了门来,如果在机会上来的时候还要碌碌无为的话,那就与宗旨背道而驰了,而且肯定也不会得到丞相和陛下的欢心。

    所以和司里面的那些专门负责西洋事务的外务司官员们研讨之后,他们最终还是得出了需要干涉的结论。

    “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丞相放下了茶杯,然后看向了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商相周学智,“商相,你意下如何?”

    “回丞相,我觉得倒还要稳妥一些为好。”周学智不紧不慢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如今西洋人之间混战,不断厮杀,到了现在还没有分出个胜负来,既然胜负未分,那么我朝又何必去参与其中?他们的根本重地是在西洋,不在这里,如果我朝襄助荷兰人,那要是西班牙在西洋赢了,岂不是让我们前功尽弃?再说了,比起西班牙人占据的吕宋来,依我看同西洋人的贸易要对我朝更加重要得多,尤其是西班牙人手中的黄金白银,更是对我朝至关重要。我朝若是两不偏帮,西洋人之间纵使打得再厉害,也要同我们通商,将黄金白银贩运过来,若是我朝参与到了其中,不管东海南海荷兰人是胜是败,这美洲的白银流入一时是肯定会断绝的……也许荷兰人会在战后给予我朝一些补偿,但是这岂能够和损失的白银相比?再说了,如果我朝帮助荷兰人打赢了这仗,日后我朝前往西洋的商路上,就是荷兰人一家独大了,这恐怕也不是好事……”

    周学智是商相,平日里一直都致力于开商业,扩大国朝的收入来源,因而也最看重商业的稳定。在他看来,西洋人的内斗无非就是狗咬狗,和中国的利益牵不上关系,如果参与到了西洋人的内斗当中,就会极大地影响到中国的商业利益,更加有可能把荷兰变成垄断东西洋贸易的唯一一家海商,那还不如不做。

    眼看自己的意见被人直接推翻,孔璋不安地抽动了一下,可是丞相还是不置可否,只是喝着茶,看来是打算让自己和商相争辩一下再拿定主意吧。

    “句句从商业出,商相真可谓务实称职……”他先笑了笑,打算跟商相套下近乎。

    “我既然身为商相,那自然要在商言商,为国朝的商业考虑。”周学智却是一脸的肃然,好像不买账。“就事论事,从国朝的商业利益来考虑,确实没有必要牵涉其中,荷兰人的提议,一口回绝掉就是了。再说了,荷兰人现在自己内部还没有统一意见,反而是通过长崎先行传话的,既然如此我朝又何必参与进去?”

    孔璋是司长,他是大臣,在他看来地位是有高下的,再说了,他是随同皇上起家的老部下,并不需要和这个半路才投靠赵字营的司长搞得太亲热。

    因为感受到了对方那种隐隐的排斥感,孔璋也有些不高兴了。“司长为了国家的商业来考虑,但是孔璋觍居国朝的外务司,也要从国朝的外务利益来考虑。荷兰人现在是我朝外贸的最大主顾,又一向和我朝没有直接的冲突,他们来请求我们帮忙,是相信我朝的实力和诚意,如果轻易回绝的话这岂不是伤了两边的默契?”

    “我身为商相,一手主持两边的贸易往来,倒是从没有听说过我们和荷兰人有什么默契。”周学智还是没有给孔璋颜面,“没错,现在荷兰人卖给我们香料,木材,还帮我们运来西洋的技工和机械,但是这些事其他人都能做,又不是非荷兰人不可,荷兰人也不是为了喜欢我们才同我们交易,还不是为了资财,何以见得我们就得唯荷兰人之命是从?没这个道理。”

    “商相,我也没说要唯荷兰人之命是从。”孔璋心里越来越不高兴了,脸色也沉了下来,“我身为大汉的外务官员,自然想的都是怎么为大汉扩大影响,扩张领地!”

    “孔司长的拳拳忠心,自然是没人怀疑的,只是事有轻重缓急,现在也没必要忙着跟西洋人四处放火吧?”周学智倒还是气定神闲,“况且还是帮着西洋人打西洋人。”

    “虽然说都说西洋人,但是毕竟还是有不同的,荷兰人奸诈狡猾,但是谋求的还只是通商挣钱,西班牙人可是凶残暴戾的恶狼。商相莫要忘了,几次在吕宋屠杀大汉子民的,正是盘踞在那里的西班牙人,前前后后有数万人遇难,前明朝廷昏聩,置之不理,难道我朝能够置之不理吗?”

    “你……”周学智没想到孔璋居然拿这种话题来堵自己,于是眉头都皱了起来。“孔大人,一事归一事,西班牙人当年屠杀大汉子民,肯定是罪大恶极,但是那毕竟是多年以前的事情,要怪就怪前明积弱,以至于让西班牙人肆无忌惮。现在就不同了,我朝国势蒸蒸日上,已经吓得住压得住西班牙人了,我们用通商来威胁他们,他们也已经几次保证,再也不会做类似的事,所以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一直提了。孔司长也不要用大汉子民这个偌大的名头来压人,逼得大家只能听你的意思行事!说句为大汉子民报仇倒是轻松,反正怎么都在不败之地,可是世事哪有那么简单?要是只想着报仇的话,这里要报仇,那里也要报仇,这天下还有没有宁日了?”

    因为被孔璋他的话越说越重,也隐隐然有些指责的意思了。

    “商相这话可就有些重了!”孔璋也没有退缩,“我也没说为了报仇就必须要去打西班牙人,我的意思只是说西班牙人狼子野心,豺狼成性,和一般的西洋人相比要更加要心狠许多,葡萄牙人荷兰人虽然也是心怀诡诈但是至少还对我朝有几分敬意,这些西班牙人不教训几次还真的不行,我是极其赞同帮助荷兰人对付一下西班牙人的,如果能够把这些西班牙人统统驱逐出吕宋甚至整个外海的话,不说为之前的死难子民报仇雪恨,对我朝来说也有不少好处。”

    *********

    “天,朝”居然是屏蔽词,真是莫名其妙的跪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