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东乡重方脸色骤然一变。?  ?笔?趣??阁 ? w?w?w?.?b?i?q?u?g?e?.?cn

    他是岛津家的家臣,而且外面也有不少人认识他,如果事情真的败露了的话,就算他自杀岛津家也会被追究,但是那时候藩主就可以把一切都担在他自己的身上,宣称是他一个人和大汉私通,保存岛津家的最后根基。也许自己自杀之后没多久,藩主就会自己剖腹谢罪吧。

    他明白,藩主已经作出最后的觉悟了。

    接着,仿佛是有千钧重担压到了肩头上一般,他微微地弯下了腰来。

    “是!”

    岛津忠恒没有再说话,骑着马不紧不慢地向着家臣们等待的地方跑了过去。

    当周璞和岛津忠恒回到刚才见面的地方时,周璞带来的随从们也都松了口气。在他被岛津忠恒带走的时候,岛津忠恒的家臣们也把他们隐隐然包围了起来,大有一得到命令就动手的意味,他们在警惕之余也都期盼周璞能够顺利完成预定的目标。

    “大人,怎么样?”一位商馆当中的官员小心地问他。

    “一切顺利,我等总算没有辜负国恩。”因为心情极好,现在周璞已经是满面春风。

    接着,他又回头指了指跟在自己后面的两位岛津家的家臣。“这两位是藩主派过来跟我们接洽的,以后一般都会跟在我的身边,他们都熟悉九州的地方情况,可以协助我。另外,你跟他一起想想办法,把商馆里面的武器都送过来给萨摩藩。”

    “是!”这位官员马上也变得和周璞一样兴奋了。

    在把江夏明闲和东乡重方都介绍给了自己带过来的随从们之后,周璞马上跟岛津忠恒提出了告辞。岛津忠恒也没有再留难他,直接就放他们离开了。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岛津忠恒已经满面凝重,再也不复之前的轻松。

    “藩里的藩士都已经召集起来了吗?”他低声问旁边的一位年老家臣。

    “已经开始秘密召集了,不过为了保密,现在召集的都是最忠心可靠的藩士,还有一些不太可靠的人没有召集……”

    “做得很好。”岛津忠恒赞许地瞥了他一眼,“现在还早,宁可少召集人也要保密。还有,你这段时间不要做别的事情了,把藩内有不稳迹象的人都排查一下,列出名单来。不光是和幕府私下有往来的人,岛津义久的余党也要戒备!”

    这位家臣低下了头来。

    “等到汉人的武器到了手上,优先交给这些召集起来的藩士使用。”岛津忠恒一边骑马,一边以十分平静的语气下令,“你等着我的命令,等到要起事的时候,你要把这些人统统格杀勿论,不许有任何人漏网。”

    然而,家臣的反应却很大,全身在马上都抖了一下。

    “义久公的余党也要……”

    他还没有说完,岛津忠恒就已经转头过来看向了他,这森严的视线,让家臣马上僵住了。

    “是。”他慢慢躬下了身来,伏在了马背上。

    岛津忠恒的父亲是岛津义弘,他是先代岛津家督岛津义久的弟弟,岛津义久是战国之时有名的大名,也就是在他的带领下,岛津家在九州岛大肆扩张了势力,并且在耳川之战当中战胜了当时九州最大的大名家大友家,成为了九州岛最强大的势力。

    在精明强干的弟弟们和家臣们的辅佐下,他们拿下了大半的九州,踌躇满志想要将整个九州收入囊中然后北上逐鹿。然而,这时候日本本州岛上的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政权却突然崛起,让他们的梦想顿时化为乌有。

    在丰臣秀吉动九州征伐时,因为压力过大,岛津义久选择了向丰臣秀吉臣服,而丰臣秀吉也不打算和他们拼个死活,只是约束了他们的扩张,承认了他们在萨摩和大隅两国和日向一部分县郡的封地。

    后来丰臣秀吉因为重病缠身而身亡,他的政权再度摇摇欲坠,岛津家的野心重新萌动,然而在关原之战当中,因为岛津家最初是站在反对德川家的立场之上的,所以在德川获胜的战后,就面临了十分危险的局面。

    岛津家为了讨好德川家康,于是让岛津忠恒继承了家督的职位,然后前去江户谢罪,并且得到了家康的谅解,总算避免了家族覆亡的惨烈后果,并且勉强保住了之前的大部分家族领地。

    然而,岛津忠恒虽然得到了这个家督名号,但是一切并不是那么顺利。

    岛津义久虽然名义上让出了家督的职位,但是因为之前多年的家督生涯,他培育了大批的亲信,并且通过这些亲信牢牢地把握住了藩内的实权,俨然就像是个太上家督,依旧是作威作福。

    岛津义久没有活到成年的儿子,只有三个女儿,因此为了让岛津家族领地的继承名正言顺,他把自己的三个女儿都嫁给了岛津家族的成员,其中身为他侄子的岛津忠恒就娶了他的小女儿岛津龟寿,并且成为了他的养子,岛津忠恒也因此而被挑选作为家督。

    但是,岛津忠恒和这位即是堂姐又是正妻的岛津龟寿的感情并不好,结婚十几年之后仍然无所出,于是引了父亲和丈夫两个人之间更大的矛盾,岛津义久和岛津忠恒当中因为权力就展开了十分激烈的斗争。

    因为畏惧岛津义久这位老藩主的威望和压力,岛津忠恒一直都采取了隐忍不的斗争策略,直到岛津义久病重然后病逝之后,他才开始了极为残酷的报复。

    其中有代表性的就是世代辅佐岛津家的家臣平田家。

    家老平田增宗,因为一直拥护岛津义久,被他下令处死,而增宗的儿子当中,一个被勒令自杀,两个被流放到外海岛屿当中;平田增宗的弟弟平田宗规,则和两个儿子一起被全部屠灭,原本在岛津势力内赫赫有名的家老平田家,也就在他的残酷手腕之下被迫销声匿迹。

    在平田家的下场的恐吓下,岛津家内部其他对岛津忠恒不满的势力也噤若寒蝉,再也不敢与他作对了,于是岛津忠恒也由此真正地享受到了家督的权力。

    他的正妻岛津龟寿,也在岛津义久死后不久就被他勒令搬到领地内的国分城当中居住,并且在几年前郁郁而终。而在重新建立了绝对权威之后,岛津忠恒也终于可以一展心中的**,先后娶了多名侧室,生下了数十名子女。

    在岛津义久死后,排斥岛津义久的余党,巩固自己在岛津家的势力和权威,一直是岛津忠恒坚定推行的政策,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岛津义久的支持者们,大部分只能隐忍,默然承认岛津忠恒的。

    没有人想得到,他对这种现状还是没有心满意足,居然还准备把这些余党统统赶尽杀绝——要知道这些人里面有很多人是岛津家的人,是他的亲戚啊。

    岛津忠恒已经打定主意参加大汉针对日本的行动了,在他看来,只要押宝压中,以后他就是当仁不让的九州岛统治者,而且拥有了大汉的武器支援,再也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也不需要有任何顾忌。也再也没有理由留下那些反对者的性命了。

    风不断地在林间和草木间吹拂,扫得草木当中不时地出沙沙声,就好像千军万马在其中穿行一样,仿佛心有所感似的,岛津忠恒整理了一下羽织的纽扣。

    “今天的山风,真是喧嚣。”

    在周璞联系上岛津家的时候,大汉京城的内阁也终于收到从长崎使馆转过来的荷兰人想要联合大汉攻打西班牙人的消息。

    因为长崎的使馆地位十分特殊,是同时接受商业部和外务司的双重领导,所以为了不得罪上司,驻长崎的使节同时向这两个部门布了密信,然后因为深感事关重大,这两个部门也同时将这个消息上传到了丞相的案头。

    于是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大汉丞相、雍国公王兆靖当即就让秘书们文通知商业部和外务司两个部门的直属官员,在第二天下午觐见他,以便探讨对策。

    这种会议是临时加派的,按规定是不能够耽误其他的事,只能在原本的工作时间之外再抽出时间来处理。商业部和外务司都是事务繁多的衙门,所以这两个部门的脑——商相周学智和外务司司长孔璋都暗自叫苦,但是丞相亲召又有谁敢不来?所以他们接到了通知以后也只好推掉了所有的日程,在当天的下午来到了紫禁城武英殿当中觐见丞相。

    好在丞相处理国家事务的度一向很快,他们也没有等上多久,丞相就带着几位秘书和书记官来到了武英殿的偏殿当中。

    秉持着一贯的务实作风,稍微见礼之后,丞相就直接坐了下来,然后直奔主题。“荷兰人的事情我现在还没有上报给皇上,不过这是大事,今天必须要报了,所以今天我们要商量出个建议来,附在奏章上一并交给陛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