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其实他这话也是半真半假,日本幕府的官员借着闭关锁国的机会来限制勒索中国商人的现象确实很多,但是这种贸易其实对中国也是比较有利的,因为幕府现在只跟中国和荷兰人通商,无形中也自己为中国排除了不少竞争对手。?  笔趣阁  w?w w .?b?i?q?u?g?e?.?c?n不过,岛津忠恒毕竟已经很久没有牵涉到两国通商的细节当中了,他自然也不知道其中的关窍。

    “为了两国通商贸易,为了一些金银……”岛津忠恒微微眯起了眼睛,“你们真的只是为了这些目的而已吗?”

    “不知道藩主是指什么?”周璞有些惊讶。

    “你们汉国的皇帝,是个大英雄,我害怕他。”岛津忠恒突然说,“要是他打到了九州却又不想要撤军,那时候我就成了日本的罪人了。”

    你会害怕成为什么日本罪人?你要是害怕成为日本罪人,就不会跑来见我了,无非是怕我们大汉的军队打败日本之后把你的九州老巢也给抢走吧……周璞心里微微一哂。

    “这一点,藩主尽管放心!我朝天子只是想要为日本主持道义而已,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日本素来非中国王土,而且也算是个恭敬藩国,中国绝无侵占日本土地之理!”周璞一脸的义正词严,他当然不可能把朝廷打算在战后割去长崎港的事情给说出来了,“另外,岛津家多年来都据有九州,只是被幕府强取豪夺,以至于现在只能困守萨摩藩,我国也觉得幕府这种做法违背公义,在战后,九州岛一定要回复到原来的状况。”

    “大汉打算在战后把九州岛送给岛津家?”岛津忠恒白色的胡须又是微微一颤,“此话当真吗?”

    “这是大汉皇帝亲口所言,哪里有可能是假话?”周璞昂然回答,“藩主想想,日本之土,千百年来都不是中国王土,日本之民也不是中国之民,如果要占据日本国土,中国就要兴师动众,要花上多少时间和钱财?占了这里又有何用?难道是为了把日本之民变成中国之民……那不是白白浪费钱财吗?我朝天子英明睿智,是绝对不会做这种徒劳无功的事情的。只要战后日本能够恢复纲纪,然后恢复两国之间正常的藩属和经贸往来,我朝自然就会息兵撤军,让两国共享安平。”

    岛津忠恒终于动心了。

    他现,这个年轻人说得都很有道理,他根本没有理由拒绝。中国皇帝劳师远征,不大可能一直维持在日本兴起大军攻伐,只可能是打败了幕府之后,获得了满意的赔偿就大部分撤走——至于要花钱送这些人走,那也是朝廷和幕府花钱,跟他有什么关系?

    而且,如同这个年轻人所说的那样,以大汉海军的实力,只要能够占据九州岛,就算进军北上受挫,至少依靠海军以及萨摩藩的力量来据守九州岛是不成问题的。

    如果一切顺利,就直接上洛,让日本改天换地,一吐多年来的恶气;如果有什么不顺利,至少也可以依靠大汉海军的力量据守九州,割据一方,同幕府分庭抗礼。

    只要能报幕府一直欺凌自己的仇恨,然后把九州岛全境都纳入到岛津家的势力版图里面,朝廷怎么样,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一想到这里,这个老人终于不再犹豫了。

    德川家康和德川秀忠都已经死了,那就和德川家的小鬼再拼一次吧!

    “你们现在能够给我多少铁炮?”他突然睁大了眼睛,冷冷地盯着周璞。

    “什么?”被他这么一盯,周璞微微一惊,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没有想到,这个老人刚才还在质疑,但是怎么毫无征兆地就突然谈到了这个问题。

    “大汉的皇帝不可能既然要我帮忙,不可能只是让你带几句话过来吧?他要给我什么,你是大汉皇帝派过来的专使,不会不知道。”老人的语气还是很平淡,但是其中已经多了几分狠厉。“你们现在能够给我多少铁炮?”

    他口中的铁炮,其实不过是火枪而已,而且是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当年贩售的火绳枪。这些火绳枪十分原始,威力不大,但是在引进日本之后,迅地成为了日本人战国时代当中互相征伐的利器。不过,近年来,不少大汉的军工工坊制作的火枪也流入到了日本,虽然数量很少而且大部分都被幕府自己直接垄断,但是还是有一些流入到了岛津家的手里,这些火枪的做工比之前他们所拥有的铁炮要好上太多,无论是射程、火力还是稳定性都大大过了他们原有的概念,让他难以置信居然是大6工匠自己制作的。

    他对大汉这次征伐日本这么有信心,其中的一个原因也是大汉军队的火器实在太犀利了,绝不是他或者幕府大军能够匹敌的。

    “如果说铁炮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在最初的惊愕之后,周璞很快反应了过来。

    出京之前,在丞相本人的协调下,他和外务司还有6军一起参加了一个闭门的会议,然后在这个会议当中他就提出了可能需要给日本合作者一些军火支援的要求。然后这个要求很快就被满足了。

    大汉十分重视火器和研,而且因为战争一直延绵不绝,所以对火枪的需求十分之高,在从业多年的工匠们精益求精的研之下,大汉的火枪精度越来越高,而且火力也越来越强,每隔几年就会出现武器的换代。每次火枪换代,都会优先供应6军前线部队装备,然后就会有大量火枪被淘汰。这些淘汰下来的火器,大部分会低价流入民间,成为边疆民众或者猎人的武器,而有一部分就被堆放到了仓库当中,准备到时候回炉销毁。

    于是,为了满足周璞的要求,6军的参会官员们就想到了用这些淘汰下来堆在仓库的火器废物利用转送给支持大汉的日本大名。根据他们的了解,日本的火器水平很低,而且一直都是依靠外部的商人输入,质次价高。即使这些被大汉军队淘汰下来的武器,算起来也比他们的要好上不少。

    得知了这一情况之后,周璞喜出望外,马上就带上了自己的人,跟着这些6军的官员到了京城周边的仓库当中,然后挑选了大批的武器。在他启程的时候,这些武器被伪装成了瓷器,分散装入到了多艘中国商船当中运到了长崎港,然后又被运到了长崎商馆当中集中了起来。也亏得幕府的长崎官员多年承平之下麻痹大意,而且对中国没有戒备之心,所以事情办得十分顺利,如今长崎商馆当中已经有了不少武器。

    “有多少?”岛津忠恒略微急促地问。

    “三五百支火枪,都是精工细作的,大汉最好的火枪。”犹豫了片刻之后,周璞干脆决定把现在集中的武器都送给岛津家,“如果藩主需要的话,这些武器我们都可以送给你们。”

    “那还等什么,赶紧想办法送过来。”岛津忠恒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你们有多少武器就给我多少,我帮你们这么大的忙,事前要这么点报酬不过分吧?”

    还没有等周璞再说什么,他就往后面招了招手,然后把两位家臣都叫了过来。

    “江夏,东乡,你们两个等下跟着他回去,听他的安排!”

    “是!”虽然心里想法各不相同,但是两位家臣都俯接受了命令。

    因为牵涉全家的兴衰荣辱甚至身家性命,所以岛津忠恒之前有些犹豫,但是在周璞的劝说之下,他已经做出了决定,而只要做出了决定,他就又会变成年轻时那个雷厉风行的岛津当主。

    “藩主果然深明大义!”眼见对方已经完全按自己的心意,答应了成为王师前驱,周璞也喜不自胜,“请放心,武器我们会想办法尽快送到藩主手中的,绝不会耽误了藩主的大事!”

    “以后你们不要再找我了,就通过他们两个人和我联系吧,江夏精通汉语,又十分忠心,是个可靠的人。”岛津忠恒突然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我这次打猎已经够久了,该回去了。”

    “多谢藩主!”周璞再度深深地作了一揖,“藩主请放心,我朝大军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集结出,藩主重新夺回故土的日子近在眼前!”

    岛津忠恒没有再说话,而且挥了挥手,然后重新勒住马头,转向朝着来路重新踏了回去。

    一路上他有意放慢了度,然后示意他的心腹家臣东乡重方跟在自己的旁边。

    “主上有何吩咐?”东乡重方知道藩主的意思,于是低声问。

    “以后你和江夏要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替他带路,然后把他的动向都告诉我。”岛津忠恒放低了声音,“他要什么东西或者想要去哪里,你一定要想办法帮助他。”

    “是。”东乡重方再度应下。

    “另外,他的幕府的敌人,而且身上也背负了太多秘密,如果幕府的人找到了他,你要保护他不让他落到幕府的人手里,如果实在无法逃脱……”岛津忠恒看着远处年轻人骑着马的矫健背影,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你就把他和江夏都杀掉,然后自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