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蒙古这样的匪徒,怎么能和我们大汉相提并论!”他不自觉地提高了音调,“当时蒙古人是趁着中原大乱才打进中原的,他们只知道烧杀抢掠,哪里知道什么水战?他们的军队上下也不齐心,形势一不利就溃灭了。?笔趣??阁?  w?w?w?.?b?iquge.cn我朝可就不一样了,我朝的海军举世无双,就算是西洋人的海船也只能躲着我们的战舰走,只要我们想打,海上渡过来,幕府里面没人挡得住,以幕府现在在九州的力量,只要有藩主您的配合,我们夺取整个九州岛易如反掌!”

    他大肆夸耀大汉海军的实力,明里是说幕府挡不住给岛津忠恒壮胆,实际上也是暗里在威胁他,告诉他大汉并不依赖他的合作,催促他早点下定决心。

    “再者说来,当年镰仓幕府能够抵挡住蒙古人的进攻,很大程度上也是靠了运气。”眼见岛津忠恒还是不说话,周璞继续说了下去,“那时候蒙古人根本不懂海上时令,碰上了两次台风,结果让舰队和运输船统统葬身鱼腹,远征大军变成了孤军,于是军心涣散,在幕府军队面前失去了斗志,这才全军溃灭。如今以大汉海军的实力,大可以挑选一个好的时节动进攻,难道这种运气还能再来一次吗?”

    岛津忠恒白色的胡须微微颤动了起来。

    他是萨摩藩主,也算是见过世面的,知道大汉海军的厉害。当年的荷兰和西班牙人在海上何等嚣张,结果现在在大汉海军面前也只能收敛锋芒,老老实实和大汉以及日本通商,可见大汉海军的实力。

    “如果有大汉海军的全力支援,确实可以抢在幕府反应过来进占九州。”他承认了这个事实,但是很快话锋一转,“可是,幕府据有的是整个日本,而不是九州一个岛而已,等到拿下九州岛以后,幕府可以集结整个日本的大军,再来和你们决战,那时候你们能够打赢吗?我知道你们大汉的军队能征善战,但是日本是日本,你们是渡海过来打仗的,和蒙古人又有多少不同?你们大汉的军队可不是一定可以战胜三河武士的!”

    他的神情十分严肃,而且语气十分不善,显然对大汉能否最终战胜幕府感到有些怀疑。

    周璞先是不动声色,静静地听完了以后,他突然昂大笑了起来。

    这突然而来的大笑,让岛津忠恒有些惊愕,他皱起眉头看着周璞,不明白这个大汉的特使到底突然的什么疯。

    其实周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他只是学习自己从三国演义评书里面的谋士而已,据说大笑可以先声夺人,给别人以一十分自信的印象。

    “藩主这话可就说错了!我们大汉的大军多少年来南征北战,打下了多少疆土,打败了多少敌人,大汉军队用的武器也十分精良,哪里是幕府大军可以打得过的?况且,当年德川家靠着三河武士打出了什么很漂亮的仗吗?三河武士真要那么厉害,德川家康怎么会在大阪城下都被逼得快要自尽?再说了,幕府承平这么多年,上上下下不重视武备,现在哪里还有什么三河武士?只有一些花天酒地的江户小儿罢了!靠着这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江户小儿,难道能够和我们大汉的大军来对抗吗?”

    周璞一边说一边笑,一副对幕府军力十分不屑的样子,而岛津忠恒则沉默不语,隐隐然却好像有些同意他的看法。

    在征战日本的时候,德川家就不以武力强横著称,打仗也并没有什么特别漂亮的表现,所以一直都有很多有实力的大名心里不服气。德川家康趁丰臣秀吉暴死的机会,和其他同僚决裂并且窃夺日本政权,但是在两次征伐大阪的时候都吃过大亏,甚至有传说他在第二次征伐大阪城的时候因为敌军一路突击到了本阵之前差点要剖腹自杀,虽然这个传说不知道真假,但是这个传说能流传开来确实也证明了一直有人不服他。

    幕府夺取日本政权已经几十年了,多年承平之下,原本的武备也开始松弛了下来,而且幕府的机关和大部分军官都居住在了江户这个繁华城市当中,很快就浸染上了游手好闲的习惯,这些年来“江户小儿游手好闲,只知道吃喝玩乐”已经成为了日本各地的共同印象,在一直和幕府有对立倾向的萨摩藩,这种歧视性的观念就更加深入人心了,说实话,也就是因为对幕府的战斗力心怀疑虑,岛津家才会大起胆子来回应大汉这边的试探。

    岛津忠恒当年是跟随过小西行长和父亲岛津义弘一起征伐过高丽的,和大明当时最精锐的部队也交手过,在关原之战被德川军包围的时候更是跟随父亲一起直接冲破德川军阵,从关原战场上安然逃脱,他本来就没有多么畏惧德川军的战力,只是因为两边地盘体量相差太大,只好忍气吞声而已。

    “就算幕府军已经不比当年了,但是大汉毕竟是远征,还是没有必胜的把握。”也许是为了颜面,岛津忠恒还是保持了质疑,不过调子已经缓和了许多。

    “幕府虽然势大,统治了整个日本,但是国力怎么能够和大汉相比?大汉的幅员几十倍于日本,人口和财力也是幕府所远远不及,只要大汉倾全国之力来进攻,幕府怎么肯能抵挡得住?”周璞继续说了下去,“藩主当年也是去过高丽,和大明军队交过手的,当时的大明边军战力有多强藩主不会不知道,可是就是如此强大的大明边军,碰到大汉军队也绝对不是对手,那大汉军队大兵压境的时候,藩主还怕打不过幕府军吗?”

    岛津忠恒毕竟远在日本,不知道具体底细,他只知道当年他面对大明边军的时候可以打得十分艰难,屡屡灰头土脸,既然能够改朝换代,那大汉的军队肯定就会比这些边军更加精锐,他哪里知道后来边军****崩坏、最腐朽不堪见到建奴望风而逃的底细?

    岛津忠恒心想,只要大汉军队有当年大明边军的实力,再调集几万大军过来,那应该就足以打败幕府军了。

    为了给岛津忠恒信心,周璞有意夸大了远征军的实力,说得好像大汉要倾全国之力来打败幕府一样,而且他还从岛津义弘的亲身经历来着手来讲,更加增添了说服力。他估计岛津忠恒根本不会想象得到大汉军队到底有多强,所谓为了避免对方动摇,他根本就不打算告诉对方大汉只调兵数千人而不是倾国进攻的事实,不管骗也好威胁也好把岛津家送到大汉的战船上,只要他上了战船协助了大汉军队占据九州岛,那时候难道还怕岛津家反悔?

    岛津忠恒继续沉思着,周璞先是静等着对方考虑,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开口催促。

    “藩主考虑得如何了?”

    就在这时,岛津忠恒突然抬起了头来,然后以十分生硬的表情看着他。

    “你们,到底想要从日本得到什么?”

    “大汉天子身为万邦之主,看到幕府欺凌架空日本国君,生起了义愤,想要为贵国恢复纲纪,让乱臣贼子得到应有的下场!”周璞愣了一下,马上回答。

    “你再说这种话,我就让人杀了你。”岛津忠恒冷声说道,他丝毫不为所动,然后还看了看骑马停在不远处的家臣东乡重方。

    他可不会相信大汉的皇帝是为了什么君臣大义而决定攻伐日本的,自从镰仓幕府开始,甚至从之前藤原家的摄关政治开始,天皇被架空已经快有五六百年了,中间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风云变幻,中土又不知道兴起了多少个王朝,然而这些王朝除了蒙古人之外都没有兴起过为保卫纲纪而讨伐日本乱臣的想法,虽然他不怎么了解大汉的皇帝,但是从他的行迹来看,怎么看都是一个心怀异心然后趁势而起的乱臣贼子,哪里对纲纪有什么热爱?

    再说了,要说乱臣贼子,难道岛津家自己就不是乱臣贼子吗?要说藐视朝廷,他自己也算一个。

    “藩主莫要生气,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眼见对方如此反应,周璞也笑了出来,“其实,我朝是怒于幕府一直不礼敬我朝,屡屡在贸易上做限制,极大地影响了我国的利益。幕府一直闭关锁国,限制两国贸易,给我国带来的极大的贸易损失,而且幕府的通商官员贪婪横暴,也让我国的商人受到了极大损失,我国讨伐幕府,既是为了让日本恢复纲纪,也是为了让两国能够一直正常友好地通商,巩固两国之间的经贸往来。”

    他看了看岛津忠恒,现对方还是不置可否的样子,于是就继续加了一句,“另外……我国现在刚刚改朝换代,天下还有些疲敝,需要加大引入一些日本的金银来稳定民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