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管心里想什么,能够在远过自己人数的敌人的围攻当中坚持了两天两夜,保住了自己和几位战友的性命,这就是真正的勇敢了。?  笔趣?阁??  w?ww.biquge.cn太子觉得论迹不论心,该授勋的还是要授勋,再说了,他肯在没有别人知道的情况下说出自己害怕过、想要逃跑,这是诚实,他觉得不能因为一个人诚实而惩罚对方。

    “来,把勋章给我。”

    在太子的命令下,旁边的托盘又被送回来了,他从托盘上拿起了勋章,然后走到了这个士兵的面前。

    “还请再接再厉。”他又说了一遍,然后将这枚勋章凑了过去。

    已经止住了泪水的廖小栓,呆若木鸡地看着太子给他继续授勋,他原本以为说出这一切之后自己就会被取消资格,而且也做好的心理准备,但是他没有想到太子殿下居然还是给他授了勋,并且还在全军面前夸奖他。

    泪水再度从他的眼眶中滚落,但是他这次却不再恐惧,反而满是感激。

    “殿下…………多谢殿下!”他的嘴唇颤动,说着不成调子的话,“多谢殿下!”

    太子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将这枚勋章挂在了他的胸前,铁质的勋章散出银白色的光华,将这位瘦小的士兵衬托得倒有了几分坚毅。

    “殿下……请让俺随您一同去打日本!”廖小栓突然大喊了出来,“俺一定拼命帮您打!”

    “好。”太子仍旧微笑着,“到时候一定带你去。”

    接着,他从这位犹在流泪的士兵身边走过,走向了另外一个身材颇为高大壮实的人身前。从军服的式样和徽饰来看,他是一个团正,高级军官。

    “这位是第八团的团正毕肃,刚才廖小栓所属的就是他这一个团。”给太子解说的军官还没有从刚才的变故当中回过神来,所以解说有些心不在焉,“前几个月,就是他带着所属的团一路西进,在作战行动当中,打得蒙古科尔沁部残匪抱头鼠窜,斩获极丰,而且所部损失很小,胜利班师回到沈阳。经过辽东军军议署的审定和陈元帅的同意,决定给他颁一枚三等银兰勋章。”

    在夹杂着敬佩和艳羡的视线当中,毕肃岿然不动,但是眼中的那一抹自得和兴奋,确实怎么也无法掩盖的。

    银兰勋章是除了元帅专有的金梅之外的最高等级的勋章,纵使是第三等,那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轻易得到的,只有多年积功而且被上层看好的高级军官才能够得到。能够得到这样一枚勋章,也就代表他被高层所重视,有了更进一步提升的可能性。

    太子从旁边的托盘里面又拿起了一枚银质的兰花勋章,然后向这位团正凑了过去。

    “还请再接再厉。”因为这位团正身材实在太过于高大,所以太子只好微微踮起脚尖才将这枚勋章顺畅地别到了他的胸前,当然没有人对这颇为滑稽的一幕笑出声来。

    在被授予了银兰勋章之后,毕肃的脸微微有些红,就好像喝了酒一样。

    “谢……谢太子殿下!臣以后将继续拼死作战,为国效劳!”

    “毕团正,你们之前是在进军蒙古吗?”等到授勋完成之后,太子将自己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蒙古……蒙古不是曹国公那边的大军负责的吗?”

    太子这无心的一问,倒是让毕肃一下子犯了难。

    其实太子说得没错,在大汉初立的时候,为了明确作战职责,朝廷给大汉各地的军团划分了各自的职权和战区,陈昇为的辽东军负责的是辽东以及更北的战区,而曹国公吉香则负责针对整个蒙古地区的作战。

    在最初,辽东有建州女真,即使打败了努尔哈赤之后还有许多残余力量,可以供辽东军来进行打击,功勋可以说是源源不断,一直巩固了辽东军第一位的位置。然而,好景不长,从几年前开始,建州女真已经被清剿得差不多了,哪怕一直向北进军,也经常得不到好的战果。

    没有光辉的胜利就没有功勋,没有功勋就难以和其他各军争锋,很快沈阳就陷入到了烦扰当中,甚至有人暗地里抱怨辽东军剿贼剿得太积极凶狠,以至于把贼都给剿完了。

    抱怨归抱怨,大汉军纪森严,如同前明那样玩养寇自重的把戏是绝对不行的了,得另外想办法。想来想去,最后大家就想到了“扩展战区”的办法来。从辽东往西去就是蒙古,在这一路上有许多蒙古部落,而他们也算是大汉的敌人,只要去清剿他们也能建立功勋。

    于是,从几年前开始,沈阳就经常部署前去西方的征讨行动,一支支部队不断地被调遣前往蒙古地区征讨,给蒙古各个部族带来了极大的恐怖,尤其是那些定居在离辽东极近的部族,比如那次全团一起征讨的科尔沁部。

    科尔沁部原本算是蒙古强部,拥有十分强大的实力,而且在建州女真崛起的时候极受笼络,可以说是建奴最大的依仗。而在大汉建立之后,它也成了大汉的重点打击对象。曹国公吉香指挥麾下的漠北军几次动了针对它的征伐,在几次会战当中将这个部族的主力军队打得支离破碎,再也不敢和大汉军队争锋,他们为了躲避征讨,分裂成了多支小股部族,四处流窜,更别提骚扰大汉的边境了。

    但是即使他们已经无法给大汉造成任何威胁,他们也依旧无法逃脱大汉军队的打击,虽然漠北军因为有许多更大的目标,已经将主力向更西转移,但是辽东军却没有放过他们,将他们当做了征讨的目标。

    苦于在大汉驻辽东军和驻蒙古军两支大军的不停打击下,早已经衰弱的科尔沁部现在更加衰弱,已经到了濒临消失的境地,再也不复当年的辉煌。

    辽东军的这些小动作,漠北军也心知肚明。不过漠北军一直都有更多敌人可以去打,所以他们并不是特别反感这种做法,再加上吉香元帅很念旧情,所以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朝廷自然也并非毫无所觉,然而他们体谅辽东军的难处,也觉得应该需要用不停打仗的办法来保持辽东军的战斗力,所以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这当然并非长久之计,所以朝廷内部一直都有调辽东军去其他地方继续作战的议论,此次征日作战恐怕也有类似的考虑在。

    这些军内的争斗毕肃作为团正是心知肚明的,但是他也知道不应该和太子说,所以他就有些犹豫踌躇了。

    “科尔沁等部蒙古宿怀匪心,一直都在抢掠残杀我大汉生民,而且他们行踪飘忽不定,逐水草而居,并不是一直呆在蒙古,反而时常来到辽东就食。”想了片刻之后,他以一种稳妥的方式回答,“我等为国杀敌,四处征讨,也无暇顾及他们到底是女真还是蒙古了!我们这次是顶着风雪一路进军的,到了大漠里面的时候因为风雪太大,就连向导都丢了方向,所以才造成那么多将士们失散,幸亏将士三军用命,硬生生地克服了困难,在风雪当中四处进军,最后浴血奋战绞杀了两千蒙古战兵,俘获牛羊妇孺军资无数,”

    “妇孺?”太子的注意力被这个词引开了。“妇孺也要一起带走吗?”

    “是的,殿下,在辽东的时候,根据陈元帅的训令,凡顽抗大汉天军的部落,一旦被击破就要把胆敢反抗的精壮男子全部处死,而妇孺也必须带走。”毕肃十分平静地回答,“这些部族民游牧而居,不服王化,而且大漠当中搜索不易。如果我们只杀掉反抗的部族兵的话,那么他们有妇孺在,还是可以很快就恢复元气,然后生生不息,世代为患。所以之前中原屡次攻伐,都无法将其尽灭。鉴于此类教训,所以元帅就觉得必须要斩草除根,才能让中原万民得一个平安。对辽东部族是如此,对蒙古部族自然也是如此。”

    虽然他说得平淡无奇,好像已经习惯了一样,但是话里话外的血腥气仍旧让太子微微打了个寒噤。可想而知,在进行清剿的时候,辽东军到底有多么决绝无情。斩草除根,这短短四字里面,到底隐藏了多少血泪?

    “那那些妇孺……抓回来以后怎么处置?”太子忍不住再问。

    “妇女的话,大军当中颇有老兵未曾婚配,所以可以指派给老兵婚配,剩下的就授予移民,毕竟移民里面多为男子,妇女极少。”毕肃马上回答,“至于孩童……也是授予移民,准备作为以后开荒的劳力。”

    “本朝不许蓄奴,切不要因为小利而坏了大节!”太子一听大惊。

    在前明时代,法令形同虚设,豪门巨室多蓄有大量私奴,尤其是在江南,大地主拥有大量奴仆,多至上千人。这种做法一来有违于人伦,而来也使得社会矛盾极度激化,在前明末年江南就多次出现奴仆不堪忍受压榨揭竿而起的事例。

下一章          上一章